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网恋奔现激烈的干了一天知乎,贱妾的屁股还需要打

2022-03-22 13:52:3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等到早晨听到有人敲门,迷迷糊糊的起床,穿着睡衣,连脸都没有洗就去开门。门外,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沈爵长身玉立的站在那里,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一向清冷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笑容:&l

等到早晨听到有人敲门,迷迷糊糊的起床,穿着睡衣,连脸都没有洗就去开门。

门外,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沈爵长身玉立的站在那里,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一向清冷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笑容:“我给你们送早点……”

昨天,沈星回去后情绪没有太大波动,陈岚的事情没有影响到沈星,是沈爵最庆幸的事情,他知道,这是陆棠的功劳。

给隔壁带早点,是他的示好方式。

然而,陆棠看清门外是沈爵后,脸色骤变,厌恶的瞪了他一眼,“砰”地关上了门。

幸亏沈爵躲闪及时,不然,鼻子都要被拍扁了。

他望着紧闭的防盗门,一头雾水。

门内,陆棠背靠门板,胸膛起伏,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真是没想到,沈星居然不是陈岚的儿子,沈爵居然另外还有女人。

她的心里酸酸涩涩,又充满了愤恨,她将这种感觉归结为对沈星的疼惜。

一想到可怜的沈星被陈岚虐待,下毒,还下安眠药,她的心就像针扎一样的疼。

她甚至想,如果成功和沈爵离婚,她就带着孩子去国外,沈星要是愿意的话,她愿意带着他一起走,将他当做亲生儿子一样。

至于沈爵,婚内出轨,生子,连孩子的亲妈都不知道是谁,这样的父亲,不要也罢。

陆棠要去上班,出门时刚好沈爵也出门,楼道里只有两套总统套房,两套房的客人公用一部电梯。

所以,下楼梯,她不可避免的要和沈爵一同乘电梯。

“陆小姐……”沈爵喊住陆棠,想问问今天早晨是怎么回事,毕竟,他不记得曾经得罪过她。

“对不起,早晨不想说话。”陆棠将手里的包举起来,挡住沈爵的视线。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她看不到电梯究竟走到几楼了。

只听“叮”的一声,电梯停下来,陆棠看也没看,放下包快步就走了出去。

沈爵紧随其后走出来,发出悦耳的笑声。

“呵……”

放下包,环视四周,陆棠才发现自己下错了楼层,而始作俑者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心情很好的样子。

“捉弄我很有意思吗?”本来就对沈爵有气,现在就更生气了,想也没想的,陆棠举起手中的包快速给了沈爵两下。

这层楼是普通楼层,这个时间,是客人们出行的时间,所以,楼道里有很多等电梯和即将走过来等电梯的客人。

除了客人外,还有一些员工。

沈爵是豪爵酒店的老板,自然有不少人认识他,看到一个女人往沈爵身上砸,一个个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那位女士是总裁的女朋友吗?”

“看着很漂亮,可能是吧?”

“总裁的未婚妻不是陈岚小姐吗?”

“你的消息还真够闭塞的,陈岚惹怒了总裁,被勒令不许见小少爷了。”

“哦哦……”

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妇走过来,笑眯眯的看着陆棠:“姑娘,这是你男朋友吧?性格可真好。”

“他不是。”陆棠也不好对老太太横眉冷目,便言简意赅的解释了
然而,老太太并不信:“小两口哪儿有不闹别扭的?说开了就好了,小伙子性格好,模样好,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他不……”陆棠还想解释,楼梯门已经开了。

沈爵揽着她的腰,强势的将她带入电梯中:“我媳妇儿急脾气,多哄哄就好了。”

电梯门在老太太赞许的视线中关上了。

沈爵和陆棠乘坐的是专用电梯,所以,电梯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一想到沈爵不动声色的占她便宜,陆棠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沈爵,你要脸吗?谁是你媳妇儿?”

“不是你想我离婚,然后娶你?”沈爵发现,逗陆棠很有趣,女人长着一张绝美的天使面孔,生气起来活色生香,给人一种生动无比的感觉。

“你……”陆棠发现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怒瞪着他,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临下电梯的时候,索性又挥起包包,用力给了他几下:“君子动口不动手哦?”

说完,灵活的跳出电梯外,快步离开了。

长这么大,还从没有人敢打他,这种感觉令沈爵很新奇,本该生气的,他却一点儿也气不起来。

也许,在他心里,她是真的有些不同的吧?

他对和她做邻居充满了期待,来日方长嘛。

回遂城后,应医学研究院院长董云川邀请,陆棠去研究院报到,因为在疑难杂症,特别是癌症方面颇有建树,董云川破格给了陆棠主任医师的职称。

刚上班,一切都还在熟悉的过程中。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有几天没见的丁叮给她打来电话:“棠棠,你能……能来一趟夜色吗?”

丁叮发了定位,陆棠换了丑妆,打车赶往夜色,到了地方才知道,这里是个夜总会。

刚才听丁叮的声音,八成已经喝多了,说话都大舌头。

已经是傍晚时分,夜色里人渐渐多起来,这里都是有钱人夜间消遣的地方。

不知道丁叮怎么会想起来这里的?

丁叮告诉她的包间在三楼,推开门进去,里面坐着黑压压一包间的人。

除了坐在中间的白鹭外,都是生面孔。

上次在乔夫人的庄园,白鹭丢人丢大发了,在陈岚的挑唆下,恨陆棠恨得牙根痒痒,总想着将场子再找回来。

“哥们儿们,瞧我多够意思,给你们叫了小丑来表演,你们想看什么?要不要看小丑跳脱衣舞?”白鹭一看到陆棠,眼底的嫉恨就掩都掩不住。

都等不及陆棠走进来,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向她发难。

丁叮那个傻妞,不知是怎么被骗来的,此刻已经喝得如一滩烂泥一样,靠在沙发上,冲着陆棠傻笑:“棠棠……嘿嘿嘿……你来了啊?”

陆棠迅速算计了一下,发现自己想离开不算难,但要是将丁叮这个醉鬼也一起带走,有些难度。

丁叮是她的闺蜜,是在她最艰难的时候对她施以援手的人,她不能将丁叮丢在这里不管。

“呵……是白鹭啊?”想到这里,陆棠冷笑一声,信步走进去,“听说你上次在乔夫人的庄园里被丢出去了,怎么这么不受待见呢?明明乔夫人是特别好客的人。”陆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白鹭被气的脸都有些扭曲了。

“腾”的一下站起来,用手指着陆棠骂道:“你一个丑东西,谁让你乱说的?”

然后又对她身边的那些男人说:“你们都是死人吗?让她跳脱衣舞,给我把她的衣服剥光了,丢出去,我看她以后还见不见的人?”

有两个男人果然站起来,邪笑着向陆棠走过来:“虽然这娘们脸长得丑,不过身材不错,跳脱衣舞带劲。”

说话间,那两个男人就走到了陆棠面前。

陆棠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已经捏了两根银针,等那两人伸出爪子向她伸过来,她就闪身一避,将银针扎入那两个男人的穴位中。

那两个男人就像是瞬间被鬼附身了一样,哆嗦了一下,神情呆滞。

“诺,要跳脱衣舞的在那儿……”陆棠手指着白鹭,眼底一抹鄙夷划过。

其实,她这种小手段,如果用到一个定力足的人身上,不会立刻见效,至少效果不会这么好。

这两个男人一下子被控制住了,只能说明他们定力差,不是好鸟。

也是,能和白鹭这种女人一路货色的,能好到哪儿去?

“跳脱衣舞,对,跳脱衣舞……”那两个男人愣怔了一下,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转过身就向白鹭扑过去。

没有提防的白鹭被按住,男人的力量远不是她一个女人能比的,几下子她的衣服就被剥光了,要不是用手紧紧护住内衣,恐怕会被剥得一丝不挂。

旁边旁观的人见势不妙,急忙制住了那两个男人。

白鹭带着哭腔和恨意看着陆棠:“陆棠,你用了什么鬼手段?用了妖术吗?你这个丑八怪,妖女,我要你……”

陆棠提起一瓶红酒,冲着白鹭的头就倒下去。

红色粘稠的液体顺着她的头发脸颊滴滴答答的落下来,惊得她连接下来要说什么都忘了。

这个时候,丁叮忽然傻兮兮的抬起头来:“嘿嘿,棠棠,你真是太帅了?你是带我回家的吗?”

“给我抓住丁叮。”白鹭像是反应过来一样,指着丁叮喊:“陆棠,要想让我放了丁叮,你就听我的命令,不然,我让丁叮今天丢尽人。”

陆棠手中拎着空酒瓶,好看的眉毛蹙起来,投鼠忌器大约就是这个感觉了。

陆棠来夜色时,沈爵正在某个包间里谈生意。

陈锋出来打电话的时候看到了陆棠,进去和沈爵说了一声。

“总裁,陆棠来了。”

沈爵挑眉。

他对陆棠没感情,但不代表可以容忍陆棠在婚姻存续期内给他闹出什么绯闻来,毕竟,来夜色的男人可都是来寻欢作乐的。

当然,除了他这种正经的生意人。

生意已经谈到尾声,沈爵端起酒杯敬了合作方一杯酒,合作方受宠若惊。

要知道,沈爵是从不主动给人敬酒的。

“今天对不住,我有事先走一步,各位玩尽兴,账算到我身上。”沈爵说完,将杯中酒饮尽,走出包间。

白鹭见控制住丁叮,陆棠也不敢动了,当即得意的大笑,指挥着那些男人们去剥陆棠的衣服。

动漫关键词:贱妾的屁股还需要打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