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冲破那层薄膜的阻挡\硕大还在体内抱着下车

2022-03-22 13:44:5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一秒、两秒,直到谢凌云进了雕花铁门,唐果才清醒过来。——她被谢凌云给无视了!谢凌云连多看她一眼都没有,完全把她当成了陌生人!“呵。”唐果嗤笑出声,&ldquo

一秒、两秒,直到谢凌云进了雕花铁门,唐果才清醒过来。

——她被谢凌云给无视了!

谢凌云连多看她一眼都没有,完全把她当成了陌生人!

“呵。”唐果嗤笑出声,“有意思。”

渣男段位挺高,渣了前任,干脆看见了当做没看见,装作不认识。

也对,当初谢渣就是因为嫌弃她这副样子才抛弃的她,再见面当然是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手机响起,是廖舒尔打回来的。

唐果接起:“喂,舒尔。”

“果果,对不起啊!”

廖舒尔正一路小跑着,气喘吁吁,“我刚才上了个洗手间,没接到你的电话!我现在出来接你了!很快啊!”

“不着急,慢点。”

“要快的快的!”

路上,和谢凌云擦肩而过。

只言片语落进谢凌云耳朵里,谢凌云猛地停下,回过头。廖舒尔已经跑远了。

谢凌云皱眉,是他听错了吗?刚才那个女孩,是喊了‘果果’吗?

果果,果果……

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刚才在门口遇见的那个胖乎乎的女孩,他看着很眼熟,却又想不起来是谁。被‘果果’两个字一提醒,再一想——那女孩像的不是别人,正是唐果!

怎么会?

谢凌云满腔疑惑,想要弄个清楚。脚下步子移动。

“凌云。”

却被叫住了。

唐慕瑶一身香奈儿当季新款小礼裙,衬着她年轻的脸庞、精致的妆容,娇嫩鲜艳。

唐慕瑶笑着走向他,开口带着几分羞涩。

“你离开彬州这么多年了,怕你记不得路,我来接你。我们进去吧。”

“嗯,好。”

谢凌云只好把疑惑压下,跟着唐慕瑶往里走。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女孩儿一会儿,会进来的吧?

……

唐家是家族企业,在彬州发展的数百年,这座老宅也经历了不少岁月的涤荡。一代代人修复保养着,维护的很是不错。

现如今的唐宅,俨然是座中西合璧的宅院,整个彬州都并不多见。

因着唐老太太的90寿辰,整个宅子灯火通明,客似云来,好不热闹。

唐家现在的掌权人,是唐文中的父亲唐博礼。唐博礼这一辈,只有他一个儿子,并没有产生什么继承者纠纷。

自从两年前唐文中的母亲去世后,唐博礼衰老的很快,精力上比较吃紧,已经在考虑卸任的事。

唐博礼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唐克维、小儿子唐文中以及女儿唐莹莹。

唐克维和唐文中在公司里都有自己的派系,如今时代不同了,女儿和儿子一样都有继承权,唐莹莹在公司里的地位同样不容小觑。

而唐博礼对三个孩子,现在是一碗水端的很平,继承者最后花落谁家还真不好说。

唐氏今年有个重要项目要开,交给谁负责迟迟没定。

由于项目很大,和市政部门还有合作,董事局传言,能负责这个项目就离继承权八九不离十了。

是以,唐文中他们几个最近都铆足了劲,想要拿下项目的负责权。

是以,今天说是唐老太太的寿辰,但唐文中他们却是抱着讨好老太太的心思来的。

唐家上下都知道,唐博礼最是孝顺。

能在今天让唐老太太开心,唐老太太一高兴,在唐博礼面前说上一句,比他们辛苦一年都有用。
暗夜笼罩。

万籁俱寂的时候,感官的刺激就显得格外清晰。

“嗯……”陆棠吃痛地醒来,身上伏着的黑影,霸道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黑影闷哼着,声音中透着一丝沙哑……

痛并混杂着羞耻的些许愉悦感,令陆棠怒从心来,她艰难的伸手摸索着,将床头的瓷瓶砸向黑影的后脑,瞬间,世界安静了。

她用尽全身力气才将昏死过去的男人推到一旁,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他的胸膛,掌下的肌肉结实匀致,就算看不清,也知道一定很有料。

就算再有料,也不能抹掉他强迫她的事实。

一想到睁开眼,前世今生几十年没被破掉的身子就这么被强行破了,陆棠就恨不得用枪崩了男人的脑壳。

她胡乱地抓了一件衣服披上,趁着夜色,从那座碉堡一样奢华的建筑中逃出来……

……

三年后。

国际机场的候机室两旁挤满了人,来接人的举着牌子不住张望。

陆棠一袭拉风的黑色长风衣,雪肤墨发,冷傲的气质与众不同。

她的身边立着一只大行李箱,两个豆丁一左一右推着行李箱,一边推一边交流:

“哥哥,你看,宝宝在飞机上写好的钢琴曲,回去我弹给你听哦?”粉雕玉砌的小姑娘只有两岁多,大眼睛乌溜溜的转动,充满了灵气,把一张写满音符的纸递给身边的小男孩,灵活的小胖手还将围巾扎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

“好的呢。”小男孩扬着小脸,一双睿智的大眼睛里满是对这里的好奇。

一只蜜蜂飞过来,小男孩招招手:“小可爱,卫生间在哪里?”

蜜蜂拍动着翅膀,在空中拐了个弯,向一旁飞过去。

小男孩扯了扯身边风华卓绝的女人,仰着头脸上浮现着焦急。

“麻麻,我尿急。”小男孩捂着裤裆,眼角眉梢都写着着急。

“去吧。”陆棠一直在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她的儿子陆阳虽然只有两岁多,但已经比很多大孩子都要棒了。

陆棠带着女儿陆米在一旁等,等了一会儿还不见陆阳出来,便让陆米在外面看行李,她去里面找陆阳。

在卫生间门口喊了两声不见陆阳出来,陆棠终于有些着急了,想也没想就走进了男卫生间。

卫生间里没有陆阳,却有一个男人在小解,陆棠进去时角度太好,该看到的都看到了。

虽然看过很多岛国片,可还真没见过如此天赋异禀的。

犀利透着寒意的视线扫了过来,男人那双深邃的凤眸中,裹挟的不止怒火,更是滚滚惊雷。

男人用带有压迫的视线俯视着陆棠,一米七的她站在他身边竟然只到他肩膀,身高不占优势,气势上就矮了一截。

陆棠耳根红了红,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视线往男人身上位一扫,又漫不经心的移开,轻哼了一声:“没什么可看的。”

沈爵磨了磨牙,什么?

居然有这样的女人,心安理得的闯了男卫生间不说,还敢嘲笑他?

“呵……”沈爵一手拎着腰带,腾开一只手,大掌向陆棠抓过来。

见势不妙,陆棠腰身向后一弯,弯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然后恶作剧的拽了男人的裤腿,用力往下。
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就露了出来,沈爵彻底黑了脸。

然而,没等他腾出手来找她,女人已经脚底抹油,溜了。

陆米在卫生间门口等妈妈,一个女人急匆匆的跑过来,没长眼睛似的撞了陆米一下,然后倒打一耙:“没长眼睛吗?没见过这么没教养的小孩儿。”

陆米被气的小脸通红,她怒瞪着那女人,鼓着腮帮子吹气口哨来:“嘘嘘嘘……”

豆丁虽小,口哨吹得可真好,抑扬顿挫,高低起伏的,就是不知什么调儿。

那女人急着找人,快步往前走,刚走了两步,一股热流顺着裙子滴答下来。

陆棠从卫生间里出来时,顺手将包里的墨镜卡在脸上,刚才那一幕,实在太丢人了,要不是她心理素质够好……

正想着,冷不丁看到一个女人以奇怪的姿势半蹲着,脚下是一摊可疑的黄色液体。

不远处,自家那个小捣蛋鬼陆米吹口哨正吹得欢。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尿裤子了?”陆棠经过那女人身边时,就已经认出了她,陈岚,冤家啊。

陆棠这具身体的主人,刚出生时被抱错了,陈岚被原主的亲生父母养育长大,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原主反而受了很多苦,经历了无数坎坷。

而这些,都是拜陈岚所赐。

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

她家小米就是有这个本事,操纵音乐的能力超凡脱俗,定力稍弱的人就会一不小心着了道儿。

陈岚快要气哭了,本想着等人群散了,人不多时找助理来帮忙,没想到就这么被戳穿了。

“你这是尿失禁?是不是忘带纸尿裤了?”陆棠满脸“关切”的看着陈岚,声音平静中不经意地拔高了几度,四周的人渐渐将视线投过来。

陈岚转头愤怒的瞪着陆棠,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如此气质卓绝,美丽无双的女人,她竟然不认识。

最可气的是,这女人又不认识她,为什么让她当众下不了台?

陆棠冷笑着勾了勾唇,她现在的样子,和过去那个皮肤暗沉,脸上有黑斑的女人简直是判若两人,陈岚能认出来才怪。

“这么大人了还尿裤子,好羞羞,好羞羞……”陆阳不知从哪儿钻出来,刚跑过来就看了这么一出热闹,作为家里唯一的小男子汉,他当然不能让麻麻和妹妹孤军奋战。

于是跑过去冲着陈岚扮鬼脸,有节奏的晃动着小屁股,吸引了更多人往这边看过来。

陈岚直接被气哭了,窘迫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就没见过这么恶劣的人,还有那两个小孩,他们是恶魔吗?

“好了宝贝,这位阿姨尿裤子就够丢人了,被太多的人围观恐怕会羞的活不下去的,我们是礼貌的小朋友,还是先离开,给她留点面子吧?”

要不是担心卫生间那男人出来场面太尴尬,陆棠真想继续恶搞陈岚。

陆棠颇为遗憾地拉了两个孩子离开。

陈岚气的差点儿昏过去,这就是给她留面子?一次次将她的面子踩在地上磋磨,这能是给她留面子?

动漫关键词:硕大还在体内抱着下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