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车文越详细越好推荐古言 有幸嫁给你po

2022-03-22 13:42:0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唐果一怔,瞳仁皱缩。不好!“我劝你不要乱来……”然而,晚了。‘咣当’!唐慕瑶手上一松,竟然是把那盆兰给砸到了地上!瞬时,盆兰碎了。花盆的碎片


唐果一怔,瞳仁皱缩。不好!

“我劝你不要乱来……”

然而,晚了。

‘咣当’!

唐慕瑶手上一松,竟然是把那盆兰给砸到了地上!

瞬时,盆兰碎了。花盆的碎片和泥土溅的到处都是。

唐慕瑶抬起脚,踩在了那株兰花苗上,高跟鞋底狠狠碾了碾!

“哎哟!”

老板心疼的不得了,“你这、你……你怎么能这样?”

慌忙蹲下收拾,兰花苗已经烂了,“这活不了了啊。”

“哎呀。”

唐慕瑶拿手挡在唇边,做作的让人作呕,“怎么会这样?这么不小心,让我放下,却又不接好。”

挑衅的睨着唐果。

“这都踩烂了,不能要了呢。”

“哼。”陈玉蓉挽着唐慕瑶,“看你们还得意!一株烂草而已!还当个宝贝!瑶瑶,走!”

“好,换个地方逛。”

唐慕瑶痛快了,转身要走。

“站住。”

身后,唐果淡声道,声音轻的让唐慕瑶心生疑惑,不由转过身来。

“什么?”

唐果的声音接近温柔,“摔坏了东西要赔的,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

嗯?唐慕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以至于放声大笑。

“哈哈……你让我赔钱?”

唐果颔首,“不然呢?”

“哈哈。”唐慕瑶笑的停不下来,“可笑!我就是不赔,你能拿我怎么样?”

“不赔?”

唐果波澜不惊的笑。

“你这是破坏私人财物,那只能让警察来帮忙了。”

廖舒尔推了下林妩,“阿妩!”

林妩马上拿起手机。

默契的配合。

“你敢!”唐慕瑶盛气凌人,不以为意,“你吓唬得了老板,可吓唬不了我!”

唐果转身去问老板:“店里有监控的,对吗?”

刚才进来时,她就注意到了,不过是再确认一下。

“这……”老板犹豫,他怕惹事。

唐果提醒他,“老板,我没有钱的,放走了她,你可就赔了。”

老板一听,再不犹豫:“对,有监控!”

唐果满意勾唇,朝唐慕瑶冷笑,“吓唬你?我又不是你妈,逗你玩吗?没那个工夫。有监控,人证、物证,要么你赔钱,要么报警。”

“我就不赔!蓉蓉,我们走,啊……”

话音未落,一声惨叫。

唐果扼住了她的手腕,捏住她的麻筋,不需要太大力,就能让唐慕瑶又痛又麻。

“跑?行,跑啊。”

“你……胖成这样,一身蛮力!”唐慕瑶感觉胳膊都快失去知觉了。

唐果无所谓的笑笑,“那也是我的本事。羡慕吗?”

“你、你……”

挣脱不了,唐慕瑶恼羞成怒,气急败坏,“赔就赔!不就是钱吗?”

另一只手掏出了卡递给了老板。

赔了钱,唐果才松开了她。

“啊……”唐慕瑶揉着手腕,愤恨的瞪着唐果。“这么点小钱,我会在乎?花钱买你不如意,我高兴!”

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蠢货。

“嗯。”

唐果恢复了懒懒的样子。

“姐姐高兴就好。”

唐慕瑶噎住,感觉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走着瞧!”

撂下这句话,气冲冲的掉头就走。

陈玉蓉追了出去:“瑶瑶,等等我!”

街对面车上,顾西程勾了勾唇,唐果赢了?挺能耐啊。也是,他不就被她害得有家回不得,还进了警局?谁惹上她,谁倒霉。

至于她们的恩怨,他不清楚,也不关心。

唐果轻吐口恶气,唐蠢货还想抢她的东西?抢走了她的父亲,抢走她的家、她的未婚夫,甚至,抢走了她的未来……

以后,绝不会了。

“果果。你这姐姐,可真讨厌!”

廖舒尔和林妩上前来,唏嘘道。

“你好酷啊。这性子,和以前不一样了啊!”

以前的唐果,在同学里是默默无闻,谁都能欺负她。

唐果一笑而过。“人都是会变的。”

“只是,这盆兰买不成了。”

老板说,“新货还要等一个月。”

唐老太太的寿辰可等不了,没办法只能退了定金。

出来的时候,林妩在唐果边上,轻轻说了一句。

“性子变了,挺好的。”

嗯?唐果微怔,去看林妩,她若无其事的样子,像是什么都没说。

唐果失笑,这个林妩,似乎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三人一路往前走,突然,一道颀长的身影窜了过来,抱住唐果,往前一扑,紧接着,‘嘭’的一声巨响!

一时间,地面都在震动!

唐果失去重心,直直往前栽去!

“喂!”

顾西程低喝,就胖女人这吨位,要是栽倒了还不得摔出好歹来?

没错,这道突然冲出来的颀长身影就是顾西程。

来不及多想,顾西程一个侧身,伸出胳膊挡住了唐果,稳稳的托住了她,给了她一个缓冲。

呃!

顾西程痛苦的闷哼,感觉胳膊都要碎了!他为什么要管她?让她摔就是了!

“啊?怎么回事?”

廖舒尔吓得哇哇直叫,“地震了吗?是不是地震了!”

当然不是地震。

是一只灯牌摔了下来,就在唐果他们刚出店门时,从店铺二楼直直砸了下来!

正中的位置,就是刚才唐果站的地方。

要不是被人扑倒在地,那这会儿她已经被砸成了肉饼。

冷静如唐果,也不免心惊。

唐果从地上起来,首先不忘道谢。“谢谢,你有没有事?”

顾西程穿着连帽衫,戴着口罩,唐果看不见他的样子。

口罩下顾西程暗暗冷笑,有事!怎么没事?他的胳膊都要废掉了!

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摇摇头。

“没事。”

顾西程扫了眼唐果,“倒是你,小心点,人可只有一条命。”

“果果!”

廖舒尔凑了过来,心有余悸,“你没事吧?吓得心脏都要掉了!是吧?阿妩?”

林妩正仰着头往上看,又去看地上的灯牌。见状,唐果也加入。

“从这二楼掉下来的……”

“哎哟。”

店门推开,老板走了出来,“怎么回事?好好的灯牌,怎么掉下来了?”

“老板,是不是灯牌时间久了,老旧了?”林妩发问。

“老旧?”老板苦笑摇头,“正因为老旧了,两天前才刚换的新的!这怎么这么不结实,说掉就掉了?啧。”

一边咂嘴抱怨,“得找他算账去!”

林妩看了眼唐果,“灯牌是新的。”

和他们刚才观察的结果一致。

这样一来,这件事就蹊跷了。好好的新灯牌,怎么会说掉就掉下来了?

“呀,血光之灾!”廖舒尔嘴快,“果果,你这是犯了冲啊!”

唐果和林妩相视而笑,同时摇了摇头。

“你们别不信!”

廖舒尔气恼不已,嚷嚷着。

“果果,你可别忘了,你是给顾家冲喜的!听老人说,冲喜就是填命的啊!讲不好,你这一灾,就是为了顾少爷挡的,顾少爷他……还好吧?”

“别乱说!”

林妩听不下去,捂住了廖舒尔的嘴。低喝道:“你这张嘴,要么不说,要么乱说是不是?”

唐果却想起来前些天发生在清湖湾泳池的那件事。

当时,差一点,她就要被电得没了小命!

一次是意外,两次呢?未免太过巧合。

“唐果。”

林妩不赞同廖舒尔的说法,但也替唐果担心。

“这事,总觉得不对劲。会不会,你得罪了什么人?”

“她能得罪什么人?”廖舒尔咋呼着,“她在彬州就只认识我们,还有唐家一家。我看,就是冲喜闹的……”

“少说两句!”

唐果失笑。林妩的话提醒了她,她得罪了什么人?难道真是唐家?

不像,这两次‘意外’看起来惊险,但,唐果觉得背后的人并不是真的想要她的命。更像是……吓唬她。

会是谁?又是为什么?

“对了……”

唐果猛然记起救命恩人,想说要不要带他做个检查,或者给点报酬。

却发现,他已经不在了。

“人呢?”

廖舒尔和林妩齐齐摇头,“不知道啊,刚才还在,走了吧?”

就这么走了?

唐果轻蹙眉头,若有所思。是她的错觉吗?虽然没看见男人的样子,却对他有种强烈的熟悉感。

还有,他说的话,似乎是意有所指?

巷口,顾西程坐进车里,摘下口罩,揉着胳膊。

“嘶!”

把韩硕给一惊,“怎么了这是?”

“还用问?”顾西程神情俊美沉郁,“你刚没看见?”
“看见了啊。”

韩硕环抱着胳膊,眨眨眼:“所以,你这是伤着了?”

“废话!”

顾西程喉间抑制不住的闷哼声,揉着胳膊。“你让座山压一下试试?啧,吃什么长的胖嘟嘟的!怀疑我胳膊碎了!”

“噗!”韩硕笑眯眯的乜着眼,一点不同情他,“谁让你出手挡那一下?英雄救美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美?就唐果?”

顾西程禁不住抖了抖肩膀,“她算哪门子美人?我那是心善!”

他只是想吓唬唐果,让她知难而退婚,不是要了她的命。

其实,顾西程心里也犯嘀咕。

他从来不是什么善心人,但唐果栽下来那一刻,他根本不及多想,身体似乎不听从脑子的指挥,就那么出手了。

似乎见不得胖姑娘受伤?

他这是怎么了?

“行,心善的西少爷。”韩硕大笑着,根本不相信他的屁话,“那这次能管用吗?”

“看她的脸色,是吓着了。”

抛开那一丝疑惑,顾西程愉悦的勾了勾唇,继而瞪向韩硕,“愣着干什么?赶紧的,我要看医生!”

“是,西少爷。”

韩硕正准备发动车子,手机响了。

看了眼屏幕,韩硕顿时神色大变,激动的拍着顾西程:“喂!西程、西程!”

“拍什么?怕我胳膊没断?”

顾西程吸着气,脸色白了几分。

“不是,你快看啊!”

手机还在响,韩硕顾不上道歉,把手机递到他面前。

顾西程蹙眉乜眼看过去。

瞬间,呼吸窒住。

见他呆住了一动不动,韩硕急了,“发什么呆?你倒是接啊!响半天了,再不接,她可就要挂了!”

话音刚落,铃声停止。

果真,挂断了。

“啧。”韩硕盯着顾西程,审视着他。“怎么不接?”

顾西程扯了扯唇角,露出灰败的笑意,颓丧的不成样子。

但只是一瞬。

顾西程抬了抬下巴,倨傲冷淡的道,“她打给你的,我接什么?”

“废什么话?人打给你你肯定没接吧?她这是打给我?彬州谁不知道咱俩好得穿一条裤子?”

“谁跟你穿一条裤子?我没那么恶心。”

顾西程嫌弃的拧了眉,不耐烦道:“赶紧的,去医院,胳膊要废了!”

韩硕张了张嘴,想劝他两句,但想想还是算了。西少爷这个脾气,又臭又硬,从来不听劝。

“行,咱去医院。”

……

唐果无功而返。

给唐老太太的礼物落了空,至于再准备什么,还得再考虑,索性还有时间。

眼下,她有件事要确认。

回到清湖湾,唐果去找了老张。

“张叔。”

老张恭敬的起身站好,“太太,你有事吩咐?”

她蹙眉,扬起脸说出心中所想:“我想见见顾少爷。”

“这……”老张犹豫,“梁管家说……”

“我知道有人照顾他。”唐果明白他的意思,平静的陈述。

“请你把我的意思转告给梁管家,新婚这么多天了,我只是想要见见我丈夫,尽妻子的义务。”

老张说不出拒绝的话,怔怔的点头。应了,“我知道了,太太。”

“麻烦你了。”

“哪里,应该的。”

唐果这么做,有她的想法。

这桩婚事里,出面的一直是顾怀庆,那位顾少爷倒像个傀儡。

直觉告诉她,两次‘意外’又‘死里逃生’,只怕和顾少爷脱不了干系。

猜想对不对,见了顾少爷才知道。

当晚,唐果在书房里译稿,老张带来了梁森的回复。

动漫关键词:有幸嫁给你po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