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s货你是不是欠c了 快穿生猛H

2022-03-22 13:41:2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你好,翻译的样章我们已经收到,教授看过表示很满意。请你在三天内,工作时间来一趟彬州大学生命工程学院教研室。我们面谈。”YES。唐果舒了口气,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

“你好,翻译的样章我们已经收到,教授看过表示很满意。请你在三天内,工作时间来一趟彬州大学生命工程学院教研室。我们面谈。”

YES。

唐果舒了口气,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

早早睡觉,养足精神,第二天一早赶去了彬州大学。

依旧是老张送唐果去的彬州大。

老张边开车边笑着问:“太太是去找那个念大学的朋友吗?”

这指的是林妩。

唐果不清楚顾家是否介意她工作,所以并没有解释。

“嗯。”

“挺好的。”老张笑笑,“学校安全。”

老张这是被昨晚山海城的事给吓着了。

彬州大不让外来车辆进,老张便在校门口等着,唐果在门口做了登记才进去。

按照沿路的指示牌,唐果顺利找到了生命工程学院教研室。

教研室的门没关,里面很安静。一眼看过去,一个人都没有。

唐果抬手在门上敲了敲,“你好,请问有人在吗?”

没人回答。

唐果又敲了敲,“请问有人在吗?”

“谁?”

这声音来自旁边的侧门,随即有人出来了。是个年轻男人,大概三十左右的年纪,个子很高,洗旧的棉质白衬衣配西裤。五官淸俊,眉眼间透着学者的儒雅。

想必,是这里的老师。

“老师,你好。”

唐果神色恭敬,“我是来应聘兼职翻译的,昨天我收到了邮件,让我三天内过来一趟教研室。”

“你?”

男人听她说完,蹙眉打量着她,似乎不太相信。

唐果明白,又是因为她这副相貌。

她点点头,“是我,我能不能胜任翻译,和我的体重没有关系,不是吗?”

男人愣了下,露出些愧色。显然,他刚才的确是以貌取人了。

“你叫?”

“唐果。”唐果自报姓名。

男人一听,不免又多看了她几眼。

唐果皱了眉,“老师,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负责这件事的人……”

男人刚张了嘴,突然又顿住了,指了指沙发。

“坐下说。”

“谢谢。”唐果淡声笑着。

男人从一只抽屉里取出几张纸,翻了翻,再抬头面对唐果。

“你的翻译,教授很满意。所有来应聘里的人里,你的是最好的。”

岂止是最好,简直堪称完美。

“谢谢。”唐果神色淡淡。以她的能力,这本就是应当的。

她这样镇定,男人挑了挑眉,眼里有惊艳也有赞叹。

男人继续说到:“教授的意思是,希望可以长期聘用你做外援翻译。”

“因为你不是正式员工,我们提供的薪资是千字100,你如果同意,我们可以签份合同。”

唐果核算了一下,在这个时代,千字100算不上高价,但好歹是份收入。

积少成多,慢慢来。

“我同意。”

“那行。”

男人取出准备好的合同,摆在唐果面前。

唐果签完字,男人把一只文件袋递给她,“这是第一期翻译的稿子,时限是两个星期。这一期比较赶,能来得及吗?”

唐果思忖了,点点头:“来得及。”

就是会比较辛苦。

“那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唐果接过文件袋,“要是没有别的要求,那我就告辞了。”

“嗯。”男人颔首。

“老师再见。”

“再见。”

唐果抱着文件袋,出门吐了口气。那位老师是不是忘了找她要学历证书?

正好,她拿不出来。

教研室里,去上洗手间的助教回来了,对着刚才接待唐果的年轻男人。

“沈教授,你怎么在这儿?是有事要吩咐我吗?”年轻男人正是他自己口中的那位教授:沈季白。

沈季白看了眼助教。

“那个唐果来过了,合同签过,稿子我也拿给她了。”

“啊?”助教十分不好意思,“麻烦沈教授了,我不该走开的。”

“没事。”

沈季白摇摇头,转身要进自己办公室。

“哎。”

助教突然叫住他,“沈教授,你忘了找唐果要她的学历证书了。”

“?”沈季白愣了下,“哦,是。”

助教失笑,“沈教授……”

“小事,以后再要也是一样。”沈季白完全不放在心上。补了一句。

“稿子翻译的很好,要不要都无所谓。”

“……是。”助教笑着附和,“这不是手续问题吗?”

“嗯。”

沈季白没在意,想着唐果的翻译稿还有她的外貌。暗暗感慨,啧,上天,果然是公平啊,才华和美貌不可兼得。

校门口。

老张见唐果这么快就出来了,有些吃惊:“太太,这么快?”

“嗯。”唐果拉开车门上车,“林妩要上课的,我就是来找她借点书看。”

“那回清湖湾?”

“对。”

老张载着唐果回了清湖湾。

唐果一刻都没有耽搁,抱着文件袋上了书房,打开稿子,粗略算了一下,十几万字,她能拿到少说一万块稿费。

接下来的几天,唐果除了运动,几乎都耗在了书房里,连睡觉,都是困极了,在书房的沙发上胡乱凑合。

唐果没睡好,没睡好的不止她一个。

医院。

外间。

顾怀庆在和人说话。

“大师,新娘已经进门了,怎么,西程还是这样?”

大师面无表情,“没圆房吧?”

“……哦。”顾怀庆恍然,“大师的意思是,还得圆房?”

大师一哂,“那是自然,不圆房,这婚事就算不得真。”

顾怀庆想想唐果那个样子,也觉得委屈了儿子。

“大师,您看,会不会算错了?”

“嗯?”大师皱了眉,显然不高兴了。“顾老,这些话不要再说,新娘是老天的意思,顾老是要逆天行事吗?那贵公子的性命可就……”

“不不,不敢。”

顾怀庆忙摇头,讪笑着:“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师请坐,这是上好大红袍,您请……”

里间。

韩硕剥了只蜜橘,朝病床上的顾西程扬扬手。“吃不?”

顾西程嫌弃的给了他一记白眼,“刚上厕所洗手了吗?”

“没。”韩硕大笑,把橘子塞进了嘴里。“哈哈……”

笑过后,叹息。

“你说,你这病,顾伯伯的话也许有道理。”

顾西程睨着他,眉眼间虚弱的暴躁。“你也老糊涂了?”

“不是。”

韩硕说的挺认真。

“你这病,什么检查都做了,结果都正常。但你头痛是事实吧?越来越严重也是事实吧?无缘无故的,可不就像被诅咒了?”

“少放屁!”

顾西程漠然的嗤笑。

“凡事必有因,这些医生没查出来,是他们没本事!”

“是是是。”韩硕见他激动,也不敢再说,“我信你没用,你爸不信啊,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说到顾怀庆,顾西程慌忙掀开被子坐起来。

“你要干什么去啊?又跑?”顾西程扫了眼韩硕拉住他胳膊的手,凉凉道。

“不跑?等着老头押我回去跟唐果圆房?”

“噗!”

韩硕笑喷,他是见过唐果了,那模样,是个男人都没有食欲。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上次泳池那事,顾太太好像没什么反应啊?”

“哼。”

顾西程漠然的笑了下,嘴角的弧度里都是算计。

“一次不怕,多来两次,她还能不怕?”

吓死她,这就是西少爷的策略!

顾西程斜睨着韩硕,“帮不帮?”

“西少爷。”韩硕耸耸肩,苦笑,“还有第二个选项吗?”

“有,去死。”

“帮!”

……

十几万的稿子,唐果四天完成了差不多一半,她也整整四天没有出清湖湾半步了。

直到周末,廖舒尔带着林妩来把她挖了出来。

“你也要出来逛逛,比阿妩还宅,都快长草了,知道吗?”

廖舒尔不满的巴拉巴拉。

“你说的对。”唐果笑着接受了建议,“那就出去逛逛。”

这次没去山海城,而是去了白马商业街。

白马商业街主打购物,既有高端的荣泰中心,也有接地气的大众城隍庙,还有各种淘货中古市场。

“哎?”

廖舒尔瞄了眼唐果,语气又酸又羡慕。

“果果,你在这儿买东西,可以不付钱吗?”

“嗯?为什么?”唐果没听懂。

廖舒尔吃惊,“不会吧,你不知道吗?白马是顾家第一控股的!”

“……哦。”唐果失笑,摇摇头,“我还真不知道。”

廖舒尔拽了拽林妩,“阿妩,果果讨厌不?有钱人果然是不在乎钱啊。”

“噗……”这话,把林妩都给逗笑了。

三个女孩逛着,唐果作陪,上一世她对购物逛街就没什么兴趣。

廖舒尔和林妩在看衣服,她则进了对面的中古店,也不买什么,随便看看。

“果果!”

廖舒尔她们进来时,用力拍了她肩膀。

“在这儿看什么呢?要买什么?”廖舒尔四处扫了扫。

“你这是在给你太奶奶买东西吗?这些,她可不一定会看得上。”

什么?

唐果捕捉到了信息,“我太奶奶?”

“怎么,你不知道?”廖舒尔短暂的惊讶,撇撇嘴。

“也是,他们什么时候拿你当唐家人了?”

接着解释。

“你太奶奶下个月做90大寿,唐家这次要大办,连我家都受到邀请了。”

廖家也在生意场,有商务来往,收到邀请很合理。

唐果听了,眉头轻蹙。

她确实不知道。唐家也没有邀请她。

并不算意外,只经过上次的事,就想唐文中把她放心上,这不可能,唐果也没想过。

太奶奶的生日,是个机会。

唐果记下,既然知道了,就不能错过。

“累了。”廖舒尔一左一右,挽着唐果和林妩。

“喝奶茶吗?我来买。”

廖舒尔掏出钱包。

“好。”

两人也不跟她客气。

廖舒尔去排队,唐果和林妩在边上等着。都不是多话的人,一时间相对无言。

唐果目光游离,看着人来人往。

突然,视线一顿,心口猛然一揪,像是漏跳了一拍!

“唐果?”林妩注意到她神色不太对。

唐果顾不上理会林妩,突然拔腿跑了出去!朝着汹涌的人群…

动漫关键词:快穿生猛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