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紫黑粗大噗呲捣出白沫,一次销魂交换经历

2022-03-22 13:40:4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唇上柔软温热的触感,陌生而新奇。唐果活了两世,连男人的手都没有牵过,脑子宕机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这是被吻了!被强吻了!对方,还是个渣男!她甚至能感觉到,渣男张嘴了!这还了得?作为一名

唇上柔软温热的触感,陌生而新奇。

唐果活了两世,连男人的手都没有牵过,脑子宕机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这是被吻了!被强吻了!

对方,还是个渣男!

她甚至能感觉到,渣男张嘴了!

这还了得?

作为一名医生,唐果的第一反应,不是身为女性被男人给轻薄了,而是渣男私生活混乱,他会不会有什么脏病?

有些脏病,那可是会经唾液传播的!

“放开……”

唐果想要推开顾西程,可她低估了男人的力量,明明费劲了力气,对方却纹丝不动。

渣男平时吃的是钢铁吗?

顾西程浑身滚烫,头痛欲裂,面对怀里不安分的女人,摁住她的肩膀,“别动!别乱动!”

“什么?”唐果挑了挑眉,嗤笑,“你觉得我会听你的?”

被轻薄了,还要顺着对方,她看起来像个智障?

“不听话的女人……”

咣!

突然,门被撞开了,伴随着探照灯强烈的光线,很是刺眼。唐果本能的抬手挡住了眼睛。

“挡什么挡?现在知道丢脸了?”

唐果:……

什么情况?冲进来的,是警察。

同样错愕的,还有顾西程。他头疼的抵着额头,清冽的目光中带着怒意。

“谁让你们冲进来的?”

“扫黄大队!不许动!赶紧分开!女的靠墙站好!男的把衣服穿上!”

“头儿,这儿又抓着一对!男的和女的都在!”

“一起带走!”

“是!”

警察涌上来,分别架住唐果和顾西程。

这真是无妄之灾。唐果忙解释,“警官,你们误会了,我和他不认识的。”

“不认识?是你的新主顾?”

唐果语滞,被警察的话给惊着了,一时忘了反驳。

“放开!”

顾西程挣开钳制,嗓音低沉,好似从喉骨的深处蹦出,英俊的脸透着一股刀削阔斧般的锐气和阴鸷。

淡漠的扫了眼唐果,顿时清醒了,又是这个胖女人!

只要遇到她,就没有一件好事!

“你们觉得。”顾西程眉目间隐着冷蔑的笑,“我会花钱,找这么个女人?我瞎吗?”

“嘿,那可没准!口味独特的人多了去了!”

“少废话,全带走!”

半小时后,某警局。

“老实交代!”警察猛地一拍桌子,试图震慑住唐果。

唐果眉眼平淡又犀利的看着对面,“警官,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没做过的事,你要我怎么交代?”

“呃!”

隔壁桌,顾西程低吼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什么都没做!我和这胖女人没有任何关系!”

“没做?那怎么没穿衣服抱在一起?”

顾西程语滞,没法解释,他也没有义务跟他们解释。索性往椅子上一坐,撩开手。在看到唐果时,瞪了她一眼,那眼神极为嫌弃。

“嘁,跟她做,我得多瞎?”

唐果听见了。

默念,两次,这话他说了两次。很好,激起了她的怒意。

“警官。”

唐果看向对面,指了指顾西程。

“我交代,这个人,他拉我进房间,吻了我,还抱了我……”噗。

周围响起忍不住的嗤笑声。

顾西程社死当场,脸丢尽了!他竟然对胖女人下手,还吻了她!

唐果扭头看他,“闭嘴吧,我说的不是事实?”

是,是事实。

顾西程百口莫辩,额上青筋暴起,太阳穴突突直跳!

门口一阵骚动,一同涌进来不少人。

“果果!”

廖舒尔和林妩也在其中,韩硕则是带着律师来捞顾西程的。

唐果淡然一笑,“你们来了?算着你们也该来了。”

“哎哟,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廖舒尔咋咋呼呼。

林妩拉了拉她,“先跟警官解释清楚。”

“哦,对对!”

“警官,我们是唐果的朋友,今晚我们是去那里聚会的,她是去上洗手间……”

韩硕带来的律师也在跟进。“警官,这件事确实有误会……”

吵吵闹闹,总算是把这件事给说清楚了。

警察把口供放在唐果面前,“签了字,就可以走了。”

“好。”

唐果签下名字,站起身。走向顾西程那边。

“果果,你干什么去?”廖舒尔没叫住她,只好拉着林妩一起跟着。

“你。”

没有指名道姓,但所有人都顺着她这个字,目光齐齐集中在了顾西程身上。

顾西程斜着眼角,“有事?”

“嗯。”唐果颔首,极为认真,“你有没有什么病?”

顾西程:……

韩硕看兄弟一眼:这是关心你?

马上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

唐果皱眉,“我的意思是,你刚才吻了我,是湿吻……会有唾液交换,你有没有什么,传染病?”

韩硕&廖舒尔&林妩&众警官:……

顾西程瞳仁重重一缩,怒意直冲天灵盖,阴沉的眼神仿佛要吃人。

爆喝:“死胖子!”

“啧。”唐果皱眉,揉了揉耳朵,这么大声,耳膜都要震破了。

人渣,还没有风度,像有躁狂症。

“算了。”

唐果冷静的选择了放弃,“你不会告诉我,我自己会去医院做检查。”

说完,转过身。

“舒尔,阿妩,我们走。”

廖舒尔、林妩机械的点头。“哦,好。”

“哈!”

顾西程阴郁的俊脸勾着星星点点的冷笑,“疯了吧?死胖子是疯了吧?”

韩硕意味深长的看着兄弟,语调上扬。“湿吻,真的假的?”

有几秒钟的死寂。

“真的!”韩硕震惊,“竟然是真的?怎么回事?”

“滚!”

顾西程一张脸像是凌晨时分即将爆发的风平浪静。

他哪儿知道怎么回事?

韩硕替兄弟找起理由来,“是不是头太疼了,看错人了?”

顾西程没说话。

当时是头疼的厉害,但是,人是清醒的,吻下去的时候,知道眼前的是唐果。可是,他却把她拉进房间,还吻了她。如她所说,湿吻。

为什么?

他不知道,就像是中了邪一样。

别说,胖女人的嘴唇,还挺软……该死,他在乱想什么?真是中邪了!

门外,廖舒尔追着唐果,八卦之心熊熊燃起。“果果,真的假的?真,亲了啊。”

林妩拽了她一把,“别烦唐果,那男的看着挺会玩,别真的有脏病。”

唐果皱了皱眉。

渣男有没有脏病不知道,但一定有病。刚才她注意到,渣男脸色白的不正常,太阳穴处鼓动的厉害,呼吸也不稳——这是病容。

“走吧,我让张叔把车停在路口了。”

三人前脚刚走,一辆银灰色玛莎拉蒂驶进了警局大院。

车门开开,顾怀庆拄着拐杖,急匆匆的冲进了警局大厅。

“臭小子,看你还往哪儿跑!”

“西程呢?西程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糟了!老爷子来了!”

顾西程本就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瞬间绷紧,“那我先走了!”

“喂,西程!”

韩硕拉不住人,顾西程直接跳了窗。

下一秒,顾怀庆踏步进来,看到韩硕一点都不意外。“哼,就知道他跟你有联系!”

“顾伯伯。”

韩硕讪笑着,“您误会了,我也是和您一样接到消息才赶来的。”

“西城呢?”

顾怀庆懒得跟他废话,“呵,又跑了?看他这次往哪儿跑!”

“老爷!西少爷在这儿!”

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

顾怀庆勾唇一笑,跨步出去。韩硕赶紧跟在后面。

“松开!”

顾西程刚跳下窗,就被梁森带着人给逮着了。

狼狈中怒火升腾,“小爷也是你们能造次的?”

“不敢,西少爷,您别为难我们。”

咳。顾怀庆轻咳两声,顿时所有人收了声。除了顾西程。

顾西程看向自己老子,混不吝的挑着眉梢。“老头挺威风,这是把自己儿子当仇家追杀啊!”

“胡说八道!”

顾怀庆最听不得这个话,拐杖用力杵着地面。

“别成天说这种屁话!你老头我只有你一个种了!”

“别。”顾西程完全不买账,勾了勾唇畔,那笑意浓稠,但却不达眼底。

“亲老子干不出逼儿子这种勾当!”

“混账!”

顾怀庆气的脸红脖子粗,“我这是为了谁啊?你真想像你几个哥哥一样?走在我前面?”

提到几个早逝的哥哥,父子俩一起沉默了。

“哎。”

顾怀庆叹口气,想到儿媳妇那样,试图劝解儿子。

“是,唐果是胖了点。但是,女人嘛,不就是那么回事?你家里养着她,保着命要紧!至于其他的,又没拦着你找女人……在外面,你想要多少个,想要多漂亮的,顾家还能养不起吗?”

“别说了!”

顾西程爆喝着,打断了顾怀庆。

拳头紧握,死死盯着顾怀庆,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苍白的近乎透明。

“老东西!自己是个祸害,还要逼我跟你一样!办不到!”

顾西程喘息粗重起来,陡然扶住了脑袋。痛苦的哼哼。

“呃……啊!”

“哎哟!西程啊!头又疼了?”

顾怀庆吓坏了,忙顺着儿子。“好好好,是爸胡说!你别生气,别动怒啊!身体要紧啊!”

顾西程高大的身子摇摇欲坠,顾怀庆扔了拐杖,慌忙扶住儿子。

嘴里喊道:“都看着干什么?瞎了?还不快来扶着少爷!”

于是,顾西程在倒下前,被一群人给扶住了。

“这可怎么是好?”

顾怀庆老泪纵横,儿子的头痛症是越来越厉害了!他的命根子哟!

……

唐果做完运动,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称了一下体重。撩唇,温温淡淡的笑:“轻了5斤。”

这个速度,和减肥狂人比,算不上快。

但她是医生,知道怎么样做,才能既保持健康,又不会导致后续的反弹。

这副身体太胖,目前这个强度,正合适。

再有两三个月,就能减到120斤,说不上苗条,但算的上标准体重了。

来到书房,打开电脑。

唐果眼睛一亮,“彬州大学有回复了!”
“喂!胖女人!”顾西程暴躁的起身,眼底染着震惊。

“闭上你的嘴!别胡说八道!”

唐果充耳不闻:“要不是你们来了,不知道他还会对我做什么。”

动漫关键词:一次销魂交换经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