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性刺激性色爽爱小说 乱子伦小说500短篇

2022-03-21 13:44:5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是么?”舒情扬唇反问,看来这徐婉儿是设了个圈套来冤枉她投东西。她倒要看看,徐婉儿这出戏要怎么唱。“究竟怎么回事?”徐老爷子蹙眉问道,其实他并不很相信

“是么?”舒情扬唇反问,看来这徐婉儿是设了个圈套来冤枉她投东西。她倒要看看,徐婉儿这出戏要怎么唱。

“究竟怎么回事?”徐老爷子蹙眉问道,其实他并不很相信霍云城的未婚妻会偷东西,可是自家孙女言之凿凿,还有人亲眼看见,由不得他不信。

“是这样的,刚才婉儿给我们看她钻戒的时候,舒情正好经过,她好像很喜欢这个钻戒,盯着看了很久。”白岚上前一步,煞有其事的说道。

舒情:??

她什么时候喜欢这个钻戒了?还盯着看了很久?

白岚顿了顿,继续说,“后来我们就去跳舞了,婉儿把钻戒取下来放在包里,但是我们跳完舞之后,钻戒就不见了。”

“是的,后来我们就在宴会厅找,遇到这个服务员,她说看见有人拿了我的钻戒,而这个人就是舒情!”徐婉儿按捺住心中的兴奋,跟着补充。

今天她设下了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舒情肯定毫无招架之力,到时候舒情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霍云城又怎么可能娶这么一个小偷?

只要霍云城和舒情这个乡巴佬解除了婚约,霍家少奶奶的位置,还不是她徐婉儿的?

看着徐婉儿和白岚一唱一和,舒情冷笑了一声,凌厉的眸光直视那个服务员,“你亲眼看见我拿了徐婉儿的钻戒?”

服务员忙垂下眼帘,不敢和舒情对视,却点点头,轻声道,“嗯,我亲眼看见的。”

“不用怕,你把真相说出来!”白岚向服务员使了一个眼神。

服务员心领神会,“刚才我去洗手间,看见舒小姐拿着那个钻戒戴在手上,她看见了我,就慌慌张张的把钻戒藏她提包里面了。”

“舒情,还不赶紧把钻戒还给婉儿!我们霍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霍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和霍倩走了过来,一声怒斥。

“姨妈,你别生气,这和我们霍家有什么关系?”霍倩见状,忙安慰道。

她又狠狠的瞪了舒情一眼,“这个乡巴佬和我们霍家没任何关系,我哥是不会娶个小偷进门的。”

霍倩这么说,更是让众人坚定的相信,舒情偷了徐婉儿的钻戒,不由议论纷纷。

舒情冷眼看着面前这些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场戏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既然这样,请舒小姐完璧归赵。”徐老爷子的脸色很差,竟然在自己的寿宴上发生这种事情,而偷东西的还是霍云城名义上的未婚妻。

舒情有些不耐烦,不想再和他们都啰嗦什么,“我都说了不是我拿的。”

“是不是你拿的,把你的提包打开给我们看一下就真相大白了!”徐婉儿见舒情想走,一个健步上前挡住了舒情。

周围的几个保安,见徐老爷子挥了挥手,也将舒情团团围住。

见这个架势,舒情不由的拧眉,看来今天不把这事情解决了,她还走不了了。

想了想,舒情把手中的提包递给了徐婉儿,“既然你这么想看,那你拿去看吧!”

徐婉儿接过舒情的提包,眸光微不可见闪过一抹得逞的得意,落入了舒情的眼中。

徐婉儿将提包递给了保安负责人,“你打开检查一下。”

保安负责人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接过提包,拉开拉链。

下一秒,众人一声惊呼,“真的是她!”

徐婉儿那个亮闪闪的钻戒,赫然正躺在舒情的提包中!“这就是我的钻戒!”徐婉儿很是激动,极其鄙夷的看向舒情,“舒情,果然是你偷的!现在人赃俱获,人证物证俱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见那钻戒果真在她的提包中,舒情依然是神色淡淡,并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她预料之中的事情。

在那个服务员指证她的那一刻,舒情就可以肯定,钻戒必定是在她包中。

她被人栽赃嫁祸了。

而且很明显,栽赃嫁祸的那个人就是徐婉儿。

“舒情,其实刚才你就把钻戒还我并向我道歉的话,我可以既往不咎的。”徐婉儿眼角的余光瞥到她心目中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声音柔和的不像话,和刚才嚣张跋扈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婉儿,你就是太善良了,像舒情这样的小偷,绝对不能姑息!我们还是报警,让警局处理,公平公正!”白岚和徐婉儿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徐婉儿点点头,“那,就报警吧。”

“舒情,你这是咎由自取,偷窃这么贵重的东西,可不是小罪,等着坐牢吧!”霍倩眸中闪过得意,忙和舒情撇清关系。

舒情脸上依然清风云淡,仿佛此刻被人指指点点的人并不是她。

报警么?

正合她意。

当着警察的面,揭穿徐婉儿陷害她,更有意思。

“什么事?”

一声熟悉的男子声音,拉回了舒情的思绪。

抬头看去,映入她眼帘的,是霍云城那挺拔的身影。

剪裁得体的西服将他完美的身姿勾勒的淋漓尽致,英俊霸气的面容帅气逼人,凌厉幽深的双眼眸光犀利,宴会厅的灯光给他周身镀上了一层金色,周身气场庞大到让人忍不住俯首称臣。

“霍少!”

人群纷纷向两旁后退,自动让出一条道路,霍云城迈着沉稳的步伐,向舒情走来。

“云城,舒情她偷了我的钻戒。”徐婉儿恶人先告状,委屈的咬了咬唇瓣,“是爷爷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霍云城蹙眉,薄唇微掀,“不会是她。”

嗯?

舒情惊讶,霍云城……是在帮她说话?

“哥,你别被她骗了!”没等徐婉儿再度开口,霍倩抢先道,“有人亲眼看见舒情她偷了徐小姐的钻戒,刚才保安也从舒情的包中找到了这个钻戒,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都看见了!”

“就是啊,其实我也不相信舒小姐会偷东西,毕竟她是你未婚妻。可是……”

徐婉儿话说道一半顿了顿,往霍云城身边靠了靠,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众目睽睽,我们大家都看见我的钻戒在她包里,总不能是钻戒自己张腿跑进去的吧?云城,你改不会偏袒舒情吧?”

一股浓浓的绿茶气息扑面而来,舒情淡然站着,徐婉儿这演技,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要不然奥斯卡金奖非她莫属。

听了徐婉儿的话,霍云城幽深的眸光落在舒情身上,淡淡问道,“你拿了吗?”

舒情对视上他的眸光,微微一笑,“如果我说没有,你信吗?”

“我信。”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霍云城脱口而出。

她的眸光坦荡,那种自信和光明磊落是装不出来的,他愿意相信她。

舒情笑了笑,没想到在她被千夫所指被人冤枉的时候,霍云城愿意相信她。

“哥!”霍倩恼怒的跺了跺脚,她不明白,这个乡巴佬有什么好的,难道真的还能把霍云城给迷住了?

“你没拿,那戒指怎么到你包里的?”收到了徐婉儿的眼色,白岚会心开口质问舒情。

舒情直视徐婉儿,勾了勾唇,“当然是有人栽赃嫁祸放进去的。”

舒情的眸光犀利,看的徐婉儿一阵莫名的心虚。

难道这个乡巴佬知道什么?

不可能!

她的计划天衣无缝,是不可能出错的,舒情这个乡巴佬,就等着进监狱吧!

“去调监控。”霍云城俊脸一沉,吩咐一旁的助理林岩峰。

“是。”林岩峰点头,应声去了监控室。

舒情眉睫微动,宴会厅的大厅是装有监控的,只要看了监控,就能知道是谁拿了徐婉儿的戒指。

但是,既然徐婉儿处心积虑设了这么一个圈套陷害她,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让人看监控呢?

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林岩峰回来了,“总裁,宴会厅的监控坏了。”

“坏了?”霍云城微微眯了眯眼睛,面无表情。

这事果然有蹊跷。

徐老爷子的寿宴,酒店一定是很重视的,又怎么会正好这么巧,监控坏了呢?

舒情秀眉皱了皱,“其实很简单,如果是我拿的,那这戒指上就会有我的指纹,只要请专业人员验一下指纹,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舒情,你别故作玄虚了。”徐婉儿看看舒情,又看看霍云城,故作大方,“这样吧,你向我道歉,那我看在云城的面上就不追究了。”

只要舒情向她道歉,就表示舒情偷了她的戒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自己是贼。

就算霍云城刚才说相信她,可只要她亲口承认,霍云城一定会很失望。

更何况,霍夫人一定不会让一个贼做自己儿媳妇。

她还能落个心地善良、大方得体,提高自己在霍云城心目中的地位,一举两得。

舒情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眸光湛清,“怎么,徐小姐不敢验吗?”

舒情的目光仿佛有一种穿透力,徐婉儿被盯得不自在,咬着贝齿,“舒情,既然你自己不识好歹非要验指纹,我又有什么不敢的?”

“好啊,那就清警察过来查个清楚。”舒情波澜不惊。

她没有碰过那个钻戒,上面自然不会有她的指纹,只要验一验就可以证明她的清白了。

“云城,你看……”霍老爷子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霍云城,毕竟舒情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霍云城打了一个电话,很快警局局长亲自带着鉴证科的同事来到了宴会厅。

“霍总,这是我们鉴证科最优秀的同事。”局长把鉴证科同事往前推了推,恭敬说道。鉴证科的警察很快就得出了检验结果,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根据我们化验的结果,在这个戒指上面有舒小姐的指纹。”

舒情的心中咯噔了一下。有她的指纹,这怎么可能呢?

她根本就没有碰过那个戒指啊。

这个警察是霍云城叫来的,按理说不应该被徐婉儿收买,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徐婉儿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套取了她的指纹。

“舒情,现在检查结果也证明了,你确实偷了我的戒指,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徐婉儿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局长,他偷了我的戒指。”徐婉儿指着舒情说道,“请你们把他带走,秉公处理。”

“舒情,你真的偷了徐婉儿的戒指吗?”霍云城勾唇问道。

尽管表面上的证据全部指向了舒情,但是霍云城却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虽然他和舒情只认识了短短几天,但是霍云城觉得,舒情不会是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当然没有。”舒情的面色依然是波澜不惊。

“化验结果都出来了,你还敢狡辩!”徐婉儿怒视着舒情说。

“哥,你还理他干什么呀?我们霍家不认识这种小偷。他根本就配不上你!”霍倩也不忘落井下石,恨不得狠狠的踩上舒情几脚才好。

“对不起舒小姐,请你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配合调查。”局长上前一步,说道。

既然有人亲眼看见舒情偷了戒指,而戒指也是在舒情的包中找到,在戒指上化验出了她的指纹,那的确舒情是最大的嫌疑人。

根据程序,他们需要带舒情去警局协助调查。

“不用了,我可以证明我根本就没有碰过这个戒指。”舒情淡淡的说道。

虽然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极其具有穿透力,有一种让人不容置疑的肯定。

“你证明?你还能证明什么?明明白白就是你偷了我的戒指!”徐婉儿提高了几分声音,眉眼之中抑制不住兴奋。

现在证据确作,在别人看来舒情偷了她的戒指,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舒情再怎么垂死挣扎都没有用。

乡巴佬,等着进监狱吧!

“我当然有我证明的方法。”舒情的唇角扬起了一抹从容淡定的笑容。

她侧头对着身旁的局长说道,“请把戒指给我。”

局长看了一下霍云城,得到了他默许的目光,就把戒指递给了舒情。

舒情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目光落在那个服务员身上,“你说是亲眼看见我拿了戒指吗?”

服务员忙不迭的点点头,“当然了,是我亲眼看见的。”

舒情眸光一沉,沉声说道,“那就请你看好了。”

舒情伸出手,向众人展示,“请大家看清楚我的手。”

只见她玉指芊芊,手指光滑白嫩。

众人不知道舒情要干什么,不由得窃窃私语。

霍云城面色冷凝,一直顶着舒情的眸光,带着几分探究。

面对着千夫所指,面前的女人是那样的从容不迫。

她身上的那种自信和淡定,怎么看都不像是从乡下来的农村女人。

他也很想看看,在这么多不利证据都指向她之后,舒情还可以怎样证明自己的清白。

只见舒情把戒指握在手中,几分钟之后,她的手指开始变得红肿,还起了很多小疙瘩。

“怎么会这样?”众人惊讶的盯着舒情的手。

舒情眸色一凝,把戒指又递给了警察,轻咳一声说道,“我对白金过敏,而这个戒指的戒托又是白金做的。

相信你们也看到了,只要我的手一接触白金,我的手就会过敏,变得跟现在这样,又红又肿,还会起红疙瘩,没有几个小时是不会恢复的。

如果徐婉儿的戒指真的是我偷的话,我的手早就会过敏,但是你们也都看到了,刚才我的手是好好的。只是在我接触到这个戒指之后,才变成这样。

也就是说,在那之前,我根本就没有碰过那个戒指,所以不可能是我偷的。”

舒情一边说,一边向众人展示着她的手。

“不,这不可能!”徐婉儿不可置信的盯着舒情的手,失声喊道。

怎么会这样?舒情怎么可能这么巧,正好对白金过敏的。

“一定是你动了手脚!”徐婉儿从警察手中一把夺过戒指,仔仔细细的看着,想从中看出什么问题来。

可是,戒指的的确确就是她的那个,没有任何问题。

徐婉儿的脸色变了又变,这怎么可能!

明明是天衣无缝的计划,现在怎么可能失败了!

徐婉儿惊慌的样子,尽数都落入了舒情的眸光中,她扬了扬唇角,用另外一只手,拿过了戒指。

“如果你还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再给你演示一遍。”

结果依然是一样。

她的手一接触到这个戒指就开始过敏。

“现在可以证明,这个戒指并不是我偷的吧。”舒情一字一句的说道。

“确实,舒情小姐对戒指过敏。所以这个戒指不可能是她偷的。”在一旁看了事情经过的警察局长低头道。

“谢谢。”

舒情向局长倒了些,凌厉的目光直视那个服务员,“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可能亲眼看到是我偷的戒指?”

“我……”服务员面色慌张,吞吞吐吐,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徐婉儿。

徐婉儿咬牙,眸光中充满了威胁。

服务员一个哆嗦,突然像着舒情跪了下去。

“对不起,舒情小姐,其实这个戒指是我偷的。”服务员战战兢兢的开口说道。

“是吗?”舒情扬了扬唇角,显然并不相信她。

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而已,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量偷徐婉儿的戒指来冤枉她呢。

更何况她也没这个能耐,来设计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对不起,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偷了徐小姐的戒指。”服务员一边磕头,一边痛哭流涕的忏悔,“请你们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的,再也不敢了。”

见服务员认下了所有的罪行,徐婉儿微微的舒了一口气

动漫关键词:性刺激性色爽爱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