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荷兰18videos极品-是拔出来之后还是在里面呢

2022-03-21 13:39:3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苏晴心里很清楚,她就算是死了,陆铭煜也不会多为她流一滴眼泪。害她到这一步的人可是他陆铭煜。她为什么要折磨自己让他过的幸福?贺城松了口气,吹了吹热粥放在苏晴嘴边。“

苏晴心里很清楚,她就算是死了,陆铭煜也不会多为她流一滴眼泪。

害她到这一步的人可是他陆铭煜。

她为什么要折磨自己让他过的幸福?

贺城松了口气,吹了吹热粥放在苏晴嘴边。

“我自己吃……”苏晴害怕的看着贺城,自己伸手接过花生小米露,味道很香,是用破壁机打碎的小米和花生糊,喝了以后胃里暖暖的。

贺城也没有继续阻挠,只要苏晴肯吃东西。

“胃里是空的,喝了粥以后再喝点排骨汤。”贺城又把排骨汤倒在碗里。

“既然是来看我笑话的,就没有必要这么虚伪,想要什么……你可以直说。”苏晴可不相信贺城会有这么好的心。

贺城心口紧了一下,笑的有些苦涩。

在她眼里,自己就是十恶不赦?

“还真是总能被你猜中,陆氏最近在谈一个未来城的项目,这个项目,我想拿。”贺城耸了耸肩,一点儿也没有掩饰。

苏晴咬了咬牙,她就知道贺城没安什么好心。

……

陆氏集团总部。

“陆总,苏小姐已经出院了。”

陆铭煜的气压瞬间冷凝。“什么时候出院的,你们的人怎么看着的!”

“苏小姐没有走正常的出院程序,所以……”手下有些心慌。

“一群废物!”

“陆总,方才法院发来传票,你要不要看一眼。”见陆铭煜气压冷凝的走出办公室,助理紧张的追了上去。

“这种事情你自己不会看着处理吗?公司的事情法务是干什么的!”陆铭煜有些烦躁。

“陆总,是您个人的传票……”和公司没有关系。“是苏小姐正式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在一年内重新分配离婚财产。”

助理紧张开口,声音压的很低。

陆铭煜走着的脚步僵了一下,回头快速将传票拿在手中。

离婚财产划分?

呵……

苏晴,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

“她人在哪!”陆铭煜冷声问了一句。

“苏小姐……出院以后就去了律师事务所,这会儿应该还在等您。”助理有些紧张,苏晴这是打算和陆铭煜彻底撕破脸了。

助理心里很清楚,苏晴一定是被逼到绝境了才会如此。

这些年,无论是痴傻还是不痴傻,苏晴都对陆铭煜极其容忍。

他这个外人反而旁观者清,可他不能说,也不能有任何的怜悯之心。

金城律师事务所。

陆铭煜刚进事务所就看见苏晴安静的做在落地玻璃后面,她看起来很单薄,虚弱消瘦的身形让人有些心疼。

脸色煞白的厉害,像是没有任何血色。

陆铭煜不明白苏晴为什么要做这些无谓的挣扎,为什么一定要惹恼他,这对她又能有什么好处。

“回家!”推开门,陆铭煜蹙了蹙眉,站在苏晴身前。

苏晴似乎在愣神,许久回神看了陆铭煜一眼,眼神有些空洞。“你来了……”

五年了,她痴傻了五年,也陪伴了这个男人五年。到头来家破人亡,胎死腹中。苏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陆铭煜,是恨,还是淡然。

陆铭煜下意识握紧双手,看到苏晴那张脸,全身和心脏都像是被人狠狠的扎了一刀。

“既然来了,还请陆总和我的律师谈一谈吧。”苏晴声音有些沙哑,看起来整个人都是虚弱的。

“你好陆总,我是金城事务所的律师,我叫赵鑫明。”律师冲陆铭煜笑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金城?”陆铭煜冷笑,气压冷凝。

金城律师事务所是骆家的合作事务所,很明显是骆嘉臣找的这个男人。

“你确定要多管这个闲事?”陆铭煜的话语透着浓郁的威胁。

“根据新婚姻法规定,一年之内夫妻任何一方有权提出婚前财产重新划分。”赵鑫明推了推眼镜,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何况苏晴小姐的医疗诊断书在这,在此之前苏晴小姐没有自主意识的能力,所有的签字与口头承诺均无效。”

陆铭煜不悦的蹙了蹙眉,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给这些人脸了。双手用力握紧,手指关节咯咯作响。“起来,跟我回家!”

苏晴没有动,像是连抬抬手指得了力气都没有。

“别让我再说第二次!你想让苏氏的老员工……”

“陆总那天在电话里的话语我都已经通话录音了,所以陆总没有必要再重复一遍了,您这么威胁我……是真的在乎我苏家的那点儿家产吗?”

苏晴笑了一下,陆铭煜不在乎。

他陆铭煜个人资产过千亿,他会在乎苏家这点儿残羹剩饭吗?

他已经把苏家嚼干净了,根本不怕任何人来跟他争抢。

深吸了口气,陆铭煜后槽牙磨的咯咯作响。

先是和别的男人上床激怒他,然后骗他去见季野,在和别人联手带走季野,如今又和骆嘉臣一起找律师算计他!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他,想要看他笑话吗!

“你确定要与我为敌?”陆铭煜脸色异常难看,周身的气压让赵鑫明这种见惯了形形色色大场面的人都有些忍不住发怵。

不得不承认,陆铭煜是整个海城最不能,也最不想得罪的存在。

苏晴安静的坐着,沉默了很久。

和他为敌?真是笑话……

“说话!”苏晴的态度明显激怒了陆铭煜。

“陆总想让我说什么?在你眼里心里,我们一直都是敌人不是吗?”苏晴笑了,眼眶不受控制的泛红。“不,不对,不是敌人,是仇人……”

杀父仇人。

“你身体不舒服,现在跟我回去。”陆铭煜抬手揉了揉眉心,语调下意识压制了一下。

他还在把苏晴当小傻子,以为哄两句她就会跟他回家。

苏晴嘲讽的笑了起来,坐在沙发上笑的直不起腰,笑的泪水模糊了视线。我还死不了,这些年这样被你折腾蹂躏都没死,现在更死不了。陆铭煜,你还真是一直把我当个傻子。”苏晴慢慢起身,脸色苍白的看着对方。

“律师函和法院传票都已经收到了吧?如果陆总不打算私了,那我们就只好上公堂了,我猜媒体肯定也很想报道一些关于豪门恩怨的八卦事件。”

“苏晴!”陆铭煜满是怒意的吼了一声。

苏晴身体发抖的厉害,差一点儿就要站不稳当。

“苏小姐。”赵鑫明眼疾手快的扶着苏晴,深意的冲陆铭煜笑了一下。“陆总,苏小姐的情绪有些不稳定,我想我还是与您的律师沟通吧。”

陆铭煜连看都没看赵鑫明一眼,只觉得他抱着苏晴肩膀的手有些刺眼。

伸手把苏晴扯到怀里,陆铭煜低气压的开口。“我们好好聊聊。”

“没什么好聊的。”苏晴想要把陆铭煜推开。

“一定要我威胁你才肯乖乖对话对不对!”陆铭煜压低声音,几乎咬牙切齿。“我不会强行带你离开,只是聊一聊,我不想和你走到这一步,也不想让外人来参与我们之间的事情!”

苏晴只是觉得可笑,可既然陆铭煜想聊聊,那就聊聊吧。

看着苏晴和陆铭煜离开,赵鑫明深意的扬了扬嘴角,眼眸透着丝丝精光。

……

“为什么从医院离开,怎么不说一声?”陆铭煜冷声问了一句。

“没有必要。”苏晴淡淡回答。

“为什么突然想要回苏家的产业。”陆铭煜再次开口,还算平静。

“因为那本来就是属于我的。”苏晴没有抬头。

“那是你们苏家欠我的!”陆铭煜的情绪微微有些失控。

“那是苏家欠你的,不是我苏晴欠你的,陆铭煜……你害我家破人亡,害我胎死腹中,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你这么对我?”苏晴抬头看着陆铭煜,想让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陆铭煜明显楞了一下,似乎是在心慌。

不知不觉,他竟然对苏晴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情吗?

“那孩子就是孽种,我没有怪你和骆嘉臣暗渡陈仓你还有脸……”陆铭煜眼神有些闪躲。

“暗渡陈仓?”苏晴笑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和任何人有了孩子都和陆总您没有任何关系。”

苏晴的呼吸有些不顺畅。

陆铭煜,说话还是那么字字诛心。

“苏晴!”陆铭煜有些生气。

许是没有想过两人之间的关系,会到了今天这一步。

他以前有想过,就算苏晴是傻子他也会养她一辈子,却不肯放手让她离开。

“既然话不投机,那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聊得了。”苏晴转身就走。

陆铭煜上前扯住苏晴的胳膊,用力把人摔在了墙上。

苏晴疼的眼泪都涌了出来,视线灼热的盯着陆铭煜。“你还想干什么!”

“跟我回家……”陆铭煜还是不想就这样让她走。

苏晴笑了一下,挣脱开自己的手臂。“回哪个家?”

陆铭煜气压有些冷凝。“橡树湾。”

苏晴全身颤了一下,橡树湾……

她听到这三个字都会下意识发抖。

“陆总,您确定要带我回橡树湾?”苏晴笑了。“乔安应该还在家里吧?她还活着吗?”

“苏晴!你没必要对乔安这么刻薄,说话这么尖酸!”陆铭煜有些生气。

苏晴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可原来心脏还是会疼。“不这么刻薄,难道要让我和她其乐融融相互扶持,共同侍君吗?”

“你!”陆铭煜突然觉得苏晴不傻以后这张嘴太过凌厉。

“别做梦了。”苏晴笑了一下,她永远也不会再回那个地方了,那个曾经所谓的家,不过就是给她全部屈辱的牢笼罢了。“抱歉陆总,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苏晴!”见苏晴转身上了骆嘉臣的车,陆铭煜的双手瞬间握紧到咯咯作响。

这个女人怎么敢……就这么离开!

……

蓝庭旋转餐厅。

“饿了吗?”骆家臣宠溺的问了一句,让服务员点菜。

“你现在住在哪?”骆家臣随意的问了一句。

“苏家老宅。”苏晴也没有掩饰,胃里有些翻江倒海。

“陆铭煜肯把老宅还给你了?”骆嘉臣楞了一下,明明陆铭煜把苏家老宅竞拍出去了。当时他有想过自己把老宅拍下来,可陆铭煜从中作梗,就是不肯把房子拍给他。

后来听说是一个海外华人将房子拍走。

“不是。”苏晴摇了摇头。“我让你帮我调查贺城这个人,你查到了吗?”骆嘉臣摇了摇头。“他的资料很空白,我能查到的你全部都知道,至于他失踪以后的事情,没人知晓。”

“是他把苏家老宅的房子拍下来的,就算那房子不值钱在海城中心地段还是老洋楼了……市场估价也要在七千万左右。”苏家老宅是海城早些年开发的高档独栋别墅,是苏振业为了庆祝她出生买的,听说那时候便在四千多万左右。

苏晴只是疑惑,一个管家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

这些年他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将苏家老宅拍下来的人居然是他?”骆嘉臣也楞了一下,微微蹙眉。

确实没有想过会有这个一个人凭空出现。

以前他对贺城也有了解,苏家管家的儿子,就是一个下等人而已。

就算身手不凡,长相不错也绝对不可能成为他的威胁。

所以一直以来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陆铭煜身上,可听苏晴这么一说,这个贺城确实不得不防。

“我会在让人调查,先吃点东西。”骆嘉臣给苏晴点了些海鲜和爱吃的牛排,她并不知道苏晴住院的事情,也不知道苏晴胃出血以及有可能无法再生育。

苏晴看着餐桌上的精致餐点,突然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不仅仅没有胃口,还有些反胃的厉害。“我……”

她胃不好,医生说不能吃太多海鲜和生冷难以消化的食物。

“怎么了?不合胃口吗?”骆嘉臣紧张问了一句。

苏晴摇了摇头,笑着吃了几口,若是说自己不能吃那便显得太矫情了。“嘉臣,真的谢谢你……”

“说什么谢谢,太见外了,你也知道我对你……”沉默了片刻,骆嘉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晴晴,你和陆铭煜已经结婚了,你现在也已经看清楚他是个什么人了,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好好对你。”

苏晴安静的坐着,喝了红酒以后,胃里刺痛的厉害。

沉默了很久,苏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骆嘉臣对她真的很好,她也明白,如果没有骆嘉臣,她甚至都活不到现在。

“我刚……清醒,你给我些时间。”苏晴想,她需要时间好好想清楚,如果她还忘不了陆铭煜,那也是对骆嘉臣的不公平。骆嘉臣紧张的抬手握住苏晴的手背。“你放心,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

苏晴紧张的扯回自己的手,下意识起身深吸了口气。“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在苏晴转身的一瞬间,骆嘉臣眼底的笑意渐渐消散。

这么多年了,他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一天。

……

“骆总,您让我准备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交给媒体?”

趁苏晴去洗手间,骆嘉臣接了个电话。

“等苏晴下定决心要和陆铭煜决裂那天。”骆嘉臣笑了一下,再次开口,很快了。

只要陆铭煜传出婚讯,苏晴一定会彻底对他绝望。

“那未来城的项目……”助理有些犹豫。

“放心,只要陆氏受到波及,未来城的项目我们一定会拿下。”骆嘉臣挂了电话,活动了下手指。

陆铭煜这些年太过顺风顺水了,也是时候让他承受点儿挫折了。

无论是未来城的项目还是苏晴,他都要定了!

未来城的项目是海城规划,陆氏主要参与的科技村投资,是整个国内第二大硅谷科技庄园。

占地面积256.7平方公里,建成后将会是海城科技风向的新指标。

未来城的项目招标一直握在陆铭煜手里,听说是因为风华科技的董事长对陆铭煜异常欣赏,而且风华科技董事长的女儿对陆铭煜有意思,所以风华科技在竞标上帮了陆铭煜很大的忙,明眼人都能看出风华科技打算把陆铭煜当女婿和接班人来培养。

假如陆铭煜在和苏晴离婚后没多久传就出和乔安这种女人的婚讯,怕是会让风华科技对陆铭煜失望。

如若在趁机煽风点火,那陆氏必然受到波及,到时候看陆铭煜还能拿什么握紧未来城的这块肥肉!

……

从蓝庭离开,苏晴忍不住心口的恶心,趴在陆家老宅门口直吐。

她让骆嘉臣先回家了,她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吃下去的那些东西已经全部吐了出来,血腥气极重。

喉咙里腥甜的厉害,越是吐血她便越是恶心。

无力的摔在地上,苏晴呼吸有些加重。

她跟了陆铭煜这么多年,竟然比不过一个乔安在他身边短短几个月。

果然,她还是忘不了陆铭煜,也无法回应骆嘉臣。

“起来。”身后,薄凉的声音透着微怒。

苏晴下意识握紧双手,呼吸越发加重,他怎么来了。“陆铭煜?你……来看我笑话?”

“你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听话……”陆铭煜很烦躁,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

苏晴没有说话,有些无语。

乖乖听话……

见苏晴一直坐在地上,陆铭煜伸手把人拽了起来。“以后不许喝酒!”

他以为苏晴只是因为喝了酒才吐成这个样子。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命令她,威胁她。

伸手将人横抱了起来,陆铭煜只觉得苏晴轻薄的像是一张纸。

苏晴没有挣扎,她已经没有挣扎的力气了。

不远处,贺城戴着鸭舌帽躲在树干后面,他原本不放心苏晴想过来看看,可没想到陆铭煜会早一步……

手中还提着保温盒,贺城自嘲的笑了一声,转身将饭盒扔进了垃圾桶,径直离开。

“洗干净!”被扔进浴室,陆铭煜气压冷凝的开口,拿着淋浴从上到下冲洗着苏晴的身体。

苏晴全身惨白,没有意思力气。

气若游丝的躺在浴缸里,慢慢蜷缩起自己的身体。

陆铭煜拿着花洒的手僵了一下,呼吸有些凝滞。

苏晴的后背有一道疤痕,是新伤。

是那日乔安流产他推了她……

手指微微有些发颤,陆铭煜的声音有些发颤。“是你活该,谁让你怀了骆嘉臣的孩子……”

苏晴眼皮沉重的厉害,手指下意识捂住肚子。“如果这样想……能让你开心些,那也挺好……”

“苏晴,我们不能回到以前吗?”陆铭煜将苏晴从水中捞了出来,紧张的抱紧。

“回到……我像个傻子一样任由你凌辱的时候?”苏晴全身无力,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

陆铭煜呼吸有些凝重,抬手抱着苏晴的脑袋吻了上去。

他不得不承认,面对苏晴……他的欲望总是高涨的吓人。

“陆总若是喜欢奸……尸,就尽管碰我……”苏晴用尽全部力气把人推开。

可陆铭煜只当苏晴是喝多了,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样子。

把人清洗干净从浴室抱了出去,陆铭煜附身将苏晴压在床上。

“陆铭煜!”苏晴眼前发黑的厉害。

胃里和小肚子都疼的厉害,她才流产没有多长时间,陆铭煜还是个人吗?

自嘲的笑了一下,苏晴放弃了抵抗,陆铭煜什么时候把她当人过?从来都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从来都把她当一个泄欲工具而已!

轻轻吻上苏晴自己咬破的唇瓣,陆铭煜感觉舌尖有些腥甜。

微微蹙眉,身体滚烫的厉害。

他想要苏晴,从她还是个傻子的时候就没有改变过。那种感觉好像是发泄,又好像是上瘾……

但除了她,却又好像谁都没有感觉。

和乔安发生关系那次他喝多了,把乔安当成了苏晴。

可从那次以后,他一次都没有碰过乔安。

他不想,也不愿意。

“晴晴,听话好不好……我想要你……”

苏晴的身体突然僵住,全身发麻的越发紧绷。

晴晴……

他有多少年没有叫过自己这个名字了?

感觉苏晴不再抗拒,陆铭煜误以为苏晴妥协了。

极尽克制的放轻自己手上的力道,可苏晴依旧感觉自己好像在死亡的边缘游走。

明明,她被陆铭煜侮辱践踏了无数次,可每一次都是这么痛不欲生。

夜色渐渐浓郁,苏晴的意识也越发游离。

“以后乖乖听话……别再惹我生气。”事后,陆铭煜从浴室走了出来,轻轻揉了揉苏晴的脑袋。

苏晴无力开口,只想让他快些滚蛋。

肚子疼的像是要撕裂,苏晴全身直冒冷汗。

好疼……

真的好疼。

她好想求求陆铭煜,求他把她送去医院。

“我先走了,这个时间段了,乔安自己在家我不放心。”陆铭煜起身,穿戴整齐。

苏晴的双手用力握紧,指甲掐入血肉,全身酸痛。“这么担心你的小情儿,你就不怕她知道了……会伤心?是她满足不了你呢,还是陆总的欲望无处宣泄……”

乔安自己在家他不放心,那把她当什么?妓……女吗?就算是妓……女,还知道要钱呢……

自己算个什么东西,真是可笑的肮脏。

“苏晴你已经不是傻子了,我们之间这层关系……短时间内我不希望乔安知道。”毕竟乔安现在身体不好,还刚刚被她推倒而失去了孩子。

乔安刚刚失去孩子,就算是替苏晴还债……他也不应该这个时候让乔安受到任何刺激。

“陆铭煜,你真恶心。”苏晴笑着说了一句,眼泪像是刀子流进心底。

下腹部突然有些温热,苏晴疼的不自觉开始呻吟。

陆铭煜接了个电话就匆忙离开了,很明显是他的小白莲又开始找他了。

血液已经浸透了雪白的床单,苏晴已经到达了自己所能忍受的极限。

伸手去摸索床头的手机,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她不想死……

“啪!”手机摔在了地上,苏晴却无力去捡起。

从床上摔下,苏晴全身发颤的蜷缩起身体。

她会死吗?死了也算是解脱吧?

意识有些恍惚,苏晴仿佛回到了很多年以前。

“晴晴,你爸爸要是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怎么办?”陆铭煜送了她一束很漂亮的香槟玫瑰。

一束玫瑰便把她彻底的骗走了。

“你这么好,我爸爸怎么可能不同意呢?”苏晴笑着抱紧陆铭煜,那时候的她感觉花是香甜的,天是晴朗的。

若是能回到过去,她一定……亲手将陆铭煜推开,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永远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

呼吸渐渐衰弱,苏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

也许从痴傻被陆铭煜囚禁在身边的那一天开始,她便已经死了。

“苏晴,你要相信我,我也永远不会伤害你。”

曾经,信誓旦旦说着不会伤害她的人,如今却像是凌迟一样一刀刀割在她身上。

血腥气越来越重,苏晴的眼皮也越来越沉重。

“阿煜……”

她多希望陆铭煜能回来,哪怕回来看她一眼,救救她,把她送去医院。

她好疼,真的好疼。

动漫关键词:是拔出来之后还是在里面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