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被强行糟蹋H 男人睡到半夜突然要女人抱抱

2022-03-21 13:38:1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陆铭煜的手僵了一下,捏着乔安的下巴想要吻她的侧脸。突然有些慌神,窗外电闪雷鸣。陆铭煜站直了身子,开始担心了。苏晴……现在在哪?苏家老宅。“贺城你杀了我

陆铭煜的手僵了一下,捏着乔安的下巴想要吻她的侧脸。

突然有些慌神,窗外电闪雷鸣。

陆铭煜站直了身子,开始担心了。

苏晴……现在在哪?

苏家老宅。

“贺城你杀了我吧……”苏晴眼中没有求生的欲望,意识渐渐模糊。

“杀了你?我不舍得……”贺城自嘲的笑了一声,看着身下狼狈不堪的苏晴,双手发麻。“大小姐,你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你可是苏家的大小姐,高高在上……”

苏晴的呼吸渐渐衰弱,直到完全没有了意识。

“该死!”暗骂了一句,贺城起身去拿药箱,又用浴巾将苏晴裹了起来。“早就告诉过你……陆铭煜就是个混蛋。”

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开心了吗?

门当户对就那么重要吗?

苏震业你看着自己的女儿落到这个地步,你高兴了吗?

小心翼翼的处理苏晴手上的伤口,贺城的眼眸暗沉的越发厉害。

擦干了头发,贺城把人横抱了起来,抱进苏晴以前的房间。

和客厅的脏乱不同,苏晴的房间就像是天天被人打扫,干净的一尘不染。

把人放在床上,贺城伸手摸了摸苏晴的额头。“还好今晚跟着你的人是我……”

他想让苏晴知道人心险恶,可这么多年了,她什么都没有学会。

“大小姐,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幸福吗?”

自嘲的笑了一声,贺城躺在苏晴身侧。“那个陆铭煜就是个骗子,我很早以前就跟你说过,可你不信我,还打我……”

“你是不是更喜欢骗子,喜欢对你不好的人?那我骗你,伤害你……”

“轰隆!”窗外电闪雷鸣。

苏晴下意识害怕的蜷缩起身体,往有温度的地方躲了一下。

贺城的身体僵了很久,低头看着蜷缩在他怀里的女人。

上次他这么抱着苏晴,还是在五年前……

两次唯一相同的,便是苏晴都是半昏迷状态,全然不知情。

“我爸说我生来就是你们家的下人,这辈子都不该对你有任何想法……凭什么呢?”

苏晴没有说话,往贺城怀里又蹭了一下。

“你这样,我会忍不住要了你,我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你知道的……”贺城声音有些沙哑,起身想做些什么,可看见苏晴惨白的脸,叹了口气躺了回去。“算了,这次放过你,下次……”

橡树湾。

“苏晴没有回来?”陆铭煜回到家,发现苏晴还没有回家。

气压越发冷凝,陆铭煜双手用力握紧。

连弟弟的死活都不顾了,真是好得很!

夜不归宿!她能去哪?除了骆嘉臣那,她还能去哪!

该死!

骆家别墅。

“少爷,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骆嘉臣沉默了很久,伸手将金丝框的眼睛摘下仍在桌上。

“这么大的雨,晴晴肯定吓坏了。”骆嘉臣声音有些沙哑。

“少爷,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让苏晴小姐彻底对陆铭煜绝望,您永远也得不到您想要的。”

骆嘉臣的手指麻木了很久,只有这样,她才能彻底对陆铭煜死心。

他也不想这样……

“骆嘉臣,苏晴呢?”陆铭煜冲进骆家,伸手拽住骆嘉臣的衣领。

身上的衣服和发丝都已经湿透,陆铭煜几乎片刻没有停留便赶来骆家找苏晴。

一想到苏晴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就像是要发疯。

“陆铭煜,我还没有跟你要人,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这句话应该我问你,苏晴呢!”骆嘉臣用力将人推了出去,气压冷凝。

陆铭煜深吸了口气,四下看了一眼。

他不信苏晴没有来找骆嘉臣。

整个海城,除了骆嘉臣,苏晴还能去找谁!

“苏晴!”陆铭煜四下找寻。

可依旧没有苏晴的身影。

“你把人藏哪了?”陆铭煜气压冷凝的看着骆嘉臣。

“你大可以把这里翻找个底朝天!”骆嘉臣用力握紧双手。

陆铭煜蹙眉,看骆嘉臣的样子确实不像是撒谎。

没有来找骆嘉臣,苏晴会去哪?

……

苏家老宅。

“醒了?”贺城冷声开口,将热水放在桌边。

苏晴惊慌的坐了起来,紧张的看着自己的衣服。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贺城扯破,可很明显贺城昨晚没有碰她。

“我没有奸……尸的习惯!”贺城冷笑,伸手扯住苏晴的胳膊用力把人扯到床下。

苏晴吓得厉害,摔在床下呼吸急促的很。“你放我走吧,我不会和任何人提起你……”

“你的话还能信吗?”贺城眯了眯眼睛,半蹲在苏晴身前。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滋滋……”贺城笑的痞气十足。“曾经高高在上的苏家大小姐,如今却只能认我欺凌,连个来救你的人都没有,真是惨……”

苏晴的呼吸有些凝滞,全身抖到发麻。

有这样的机会,贺城肯定要好好践踏她的尊严。毕竟以前的苏家……高高在上,现在的她,却如同淤泥中求生存的蝼蚁。

苏震业去世,苏家一切都变了。

“如果苏家还在巅峰,小姐现在应该是怎样的高高在上?”贺城扬了扬嘴角,手指不安分的划过苏晴的脸颊。“可惜啊……苏家败落了,你父亲也被人害死了,而你却心安理得的嫁给你的杀父仇人,过着苟且卑微的生活。”

苏晴没有说话,心脏已经麻木到生疼。

杀父仇人……

“苏晴,你可真够贱的。”

苏晴抬头看了贺城一眼,知道贺城口中的杀父仇人说的是陆铭煜。“我爸爸死于车祸……”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贺城笑了,笑的讽刺,笑的眼泪都快要涌出来了。

“是我亲眼看见,他陆铭煜让人在你爸爸的车上动了手脚,还打电话告诉你爸爸说你出事了,你爸着急离开才会中途出了车祸,明白了吗?”贺城一字一句的告诉苏晴,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一个视频文件。

“本想着用这视频敲诈陆铭煜点儿钱。”

贺城笑的极其残忍,将手机放在苏晴眼前,强迫她看下去。

视频大概是几年前了,陆铭煜和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在街角谈话。“我不希望苏震业能活太久,明白了吗?”

“您想怎么做?”

“我已经娶了那个傻子,你应该也看得出来,那个傻子就是苏震业唯一的软肋,把人绑走,告诉苏震业去赎人,让人在他的车上动点儿手脚。”

……

视频拍的很晃,一看就是偷拍的。

苏晴眼中透着浓郁的恨意和惊恐,情绪像是在崩溃的边缘。“每天在自己的仇人身下求欢,真的像个傻子一样被人肆意玩弄,凌辱,你开心吗?”

……

“贺城你闭嘴,你闭嘴!”苏晴有些失控,声音透着浓郁的绝望和嘶喊。

“不敢听?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当初在学校欺负你的那帮流氓,那些让你害怕的噩梦,没有一件不是陆铭煜故意的,他故意找了那些校外人欺负你,伤害你,然后英雄救美出现在你面前……目的,就是要让你爱上他,让你像个傻子一样乖乖把他想要的一切都拱手奉上!”

“你闭嘴!”苏晴呼吸有些急促,控制不住自己的扬手给了贺城一个耳光。

空荡的老宅回荡着耳光的回音,贺城和苏晴两个人都瞬间安静了下来。

苏晴开始害怕了,因为贺城的样子太过凶狠。

眼前的男人……捏死她仿佛就像是捏死一只小鸡仔。

“既然落在我手里,那就乖乖听话,我们来打个赌,如果陆铭煜找来……发现我把你欺负了,你猜他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你?”

贺城扬了扬嘴角,看了眼时间。“也许陆铭煜早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

苏晴僵硬的坐在地上,像是没了灵魂的木偶。

一切,都在陆铭煜的算计之中。

从始至终,点点滴滴,一切的一切,都是陆铭煜设计好的。

海城警局。

陆铭煜在警局守了一夜,让警方帮他调取监控找苏晴的下落。

“陆先生,这里应该是苏家的别墅区。”

离开警局,陆铭煜松了口气,苏晴居然会回那里……他居然没有想到。“开车去苏家。”

自从苏震业去世以后,苏晴痴傻的厉害,从没有回过那里。

他也从来不允许苏晴离开家里半步。

一个傻子,出去便是不知死活。

苏家老宅。

陆铭煜深吸了口气,想着怎么好好跟苏晴解释,让她跟自己回家。

客厅的门被推开,陆铭煜蹙了蹙眉,他厌恶苏家,所以和苏晴离婚以后他便将这里拍卖了。

客厅布满烟头和酒瓶,酒气十足。

“苏晴!”下意识心慌,陆铭煜担心苏晴会出事。

卧室的门被推开,苏晴如同没有灵魂的木偶,衣衫凌乱的坐在床上,眼神空洞。

贺城腰间围了浴巾,似乎一点儿也不惊讶陆铭煜会找过来。

精壮线条分明的胸口竖着数条狰狞的疤痕,还有一些暧昧的抓痕,浴巾是湿漉的,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两人刚刚经历了什么。

空气有些凝结,陆铭煜的呼吸有些急促。

“嘭!”几乎是下意识冲上去给了贺城一拳,陆铭煜全身发颤的厉害。“你对她做了什么!”

贺城扬了扬嘴角,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陆总,男欢女爱,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会看不出做了什么?”

陆铭煜眼眸透着浓郁的怒意,回头想让苏晴给他一个解释。

苏晴就那么安静的坐着,抬手将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脖子上的吻痕明显。

“解释!”陆铭煜发狂的扯住苏晴的胳膊,想要苏晴给他解释。

只要苏晴说她不是自愿的……

“陆总不是都看到了吗?我们已经离婚了,和男人上床……很不可思议吗?您和乔安……不是连孩子都有了?”苏晴沙哑着声音开口,每个字都像是刀子,一刀刀切割着她的喉咙。

“啪!”陆铭煜几乎是下意识扬手给了苏晴一个耳光,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厌恶,憎恨,还有……恶心。

苏晴笑了一下,耳朵嗡鸣的厉害。

就是这样的眼神,就是这个眼神。

她痴傻的这些年,已经看习惯了。

陆铭煜的怒意像是压制不住,心口像是憋了一团火,几乎要将她燃烧殆尽。

他不想放开苏晴。

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想将这个女人的双腿打断,就那么关在家里。

除了他,任何男人觊觎和触碰都该死。

“你就这么犯贱饥渴?骆嘉臣也就算了,一个这种肮脏到臭水沟里活下来的男人你也看得上眼?”陆铭煜感觉苏晴是故意的,故意报复他,故意做给他看的。

贺城倚靠在一旁的墙壁上,痞子气十足的冷笑了一声,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陆铭煜对他的评价。

苏晴看了贺城一眼,又看了看陆铭煜。

眼前的这两个男人,都让她恶心。

“我这种被你踩在淤泥里的傻子,和臭水沟里的老鼠……才是绝配。”

苏晴的声音沙哑的厉害,透着浓郁的嘲讽和冷意。

贺城倚靠在墙上的身体僵了一下,双手慢慢握紧。

陆铭煜深吸了口气,抬手捏住苏晴的下巴。“你以为你这样气我,我就会放过你了吗?苏晴,别太天真了,你们苏家欠我的,你还没有还清。”

苏晴抬头看着陆铭煜,眼眶泛红中透着浓郁的恨意。

“如果只是为了报复我,你大可不必这么作贱你自己。不管你下贱到什么程度,都必须留在我身边,否则……我有一百种方式来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信你可以试试!”陆铭煜是真的生气了,每个字都透着浓郁的威胁。

苏晴胸口像是被插了一把刀子,全身发抖到呼吸困难。

“苏晴,你可别忘了,你弟弟还在我手里。”陆铭煜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伸手将人扯进怀里。

冷意的看了贺城一眼,陆铭煜伸手将毛毯盖在苏晴身上,将人横抱在怀里。

苏晴没有挣扎,只是淡淡开口。“你以为我还会被你骗吗?除非你能让我见到他……”

她要看看,她的弟弟到底是死是活。

“激将法?”陆铭煜冷笑。“好啊,我现在就带你去见。”

贺城下意识紧张的握紧双手,他在等苏晴求他,只要苏晴求他……别让她被陆铭煜带走,他就算是杀了陆铭煜都不会再让对方碰她一下。

可偏偏,苏晴连回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讽刺的笑了一声,贺城抬手点了颗烟。

下水道苟延残喘的老鼠。

她形容的还真是极佳。

……

西华街,地下室。

西华是海城唯一还没有被开发到的贫民区,早就被政府画了开发区,可当地村民却一直聚众闹事不肯搬走。

四周的空气透着浓郁的酸臭味,这里的人都挤在原先没有拆迁的老旧房子里,到处都是乌烟瘴气。

苏晴冷凝着气压走在陆铭煜身后,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好好看看,这就是你弟弟生活的地方。”

伸手将苏晴困在怀里,陆铭煜指了指一间阴暗的地下室。“你要知道,苏震业死了,他绝对不能活着,因为我不能让他来跟你我争夺苏家的产业。”

苏晴身体震了一下,感觉现在的陆铭煜有些可怕“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没有杀了他,而是一直养着他到现在……”

苏晴上前了一步,透过地下室的铁门看了眼里面。

里面的环境很脏乱,腥臭味浓郁。

苏晴想过陆铭煜不会让她弟弟好过,但没想到他会这么残忍。

“你是有多恨我。”苏晴小声问了一句。

“这只是你们苏家对我做过的十分之一而已,这你就觉得残忍了吗?那苏震业对陆家做过的一切,要拿什么来还?只靠苏家的产业就能弥补吗?”陆铭煜的情绪有些失控。

示意身边人把门打开,陆铭煜从背后捏着苏晴的下巴。“好好看看这个男人,你同父异母的弟弟,是他妈妈害你妈妈去世,你难道不恨他吗?”

地下室,一个男人蜷缩在角落里,可能是常年不见阳光,他的皮肤白皙的吓人,眼神透着深邃的怒意。

苏晴双手有些发麻,回头看了陆铭煜一眼。“可以让我们单独聊聊吗?”

“苏晴,别再挑战我的忍耐性。”陆铭煜深意的看了苏晴一眼,见她眼眶泛红,便转身离开。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苏晴,是你姐姐。”苏晴冲他笑了一下,眼前的男人和她记忆中的有些不太相似。

男人抬头看着苏晴,警惕的厉害。“季野。”

季野……

他是跟着母亲姓的。

“你愿意跟我走吗?我不会伤害你。”苏晴半蹲在季野身前,抬手触碰他脏乱的发丝。“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一点一点的要回来,从现在开始,我们姐弟相依为命……不去伤害别人,可也绝对不能让别人这么践踏我们,好吗?”

苏晴在想,她和季野的处境又何尝有什么不同。

陆铭煜为了报复苏家,将她锁在身边,将季野关在地下室。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恨苏家。

就算是苏家欠了他的,也该还清了。

从现在开始,她苏晴……要为自己,为了苏家活着。

季野眼神灼灼的看着苏晴,许久点了点头。“好。”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苏晴给骆嘉臣发了信息。“西华街567号,地下室,我会尽量拖延时间。”

抬头看着脏乱的环境,苏晴深吸了口凉气。

陆铭煜,他们之间早就该彻底有个了断了。

“见过了?可以乖乖跟我回去了?”门外,陆铭煜声音有些冷凝,既然苏晴为了报复他可以那么轻易的和别的男人上床,他也没有什么往日的情分可以和她讲。

只要把人困在身边,怎样都好。

“你怎样才肯放过我弟弟?”苏晴抬头看着陆铭煜。

“乖乖留在我身边,只要你不离开我,他就能安稳的活着。”陆铭煜面色冷的厉害。“如若你听话,也许哪天我高兴了,就会把他从这里接出去。”

“陆铭煜……”苏晴笑了一下,笑的有些无力。“把我留在你身边,那乔安呢?如果你的宝贝乔安知道你还将我这个傻子困在身边,不会生气,不会伤心吗?”

陆铭煜蹙了蹙眉,用力握紧双手。“你少用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来讽刺乔安,乔安和你不一样,她心思单纯只想留在我身边。我会娶她,但你……也别想离开我。”

苏晴的身体僵硬的厉害,像是被雷劈中一般疼的厉害。

乔安心思单纯,和她不一样……

眼泪在眼眶打转,苏晴还是倔强的没有让它涌出来。

陆铭煜啊陆铭煜,当真将她的一颗心都拿来践踏了。

“把人带去御景那边,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离开半步!”陆铭煜看了助理一眼,示意他先把人带走。

“那乔安小姐那边……”助理心口一紧,把苏晴小姐困在御景,那橡树湾……

“不许她知道。”陆铭煜气压冷凝,就算是报恩,他也应该娶乔安。

苏晴抬头看了眼天空,仰头不让眼泪涌出来。

陆铭煜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是给了她足够的勇气和决心了。

……

地下室。

“季野,你不是一直想见你姐姐,我带她来看你了。”等苏晴离开,陆铭煜走进地下室,嘴角微微上扬。

“你说我姐是个傻子。”季野抬头,目光灼灼。

“只是突然清醒了。”陆铭煜耸肩。“不过,我有很多种办法让她继续痴傻。”

“陆铭煜!我杀了你!”季野突然有些发狂。

他没有亲人了,也没有家人了,唯一知道的,便只有这一个姐姐了。

五年前他找回海城,并不是想要苏家的产业,也不想要继承什么人的家产。他只想有个家,只想见见自己的父亲,看看那个只活在传言中的姐姐。

可陆铭煜却找到了他,怕他回来争抢苏家的产业,将他困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一困就是多年。

“在你有能力杀我之前,先想办法从这里走出去。”陆铭煜深意讽刺,转身离开。

季野的眸子泛红的厉害,愤怒让他有些失去理智。

总有一天他要将他所承受的一切都还回去!

……

“陆总!不好了,杜助理那边出了车祸,苏晴小姐……逃走了!”

回橡树湾的路上,陆铭煜接到了手下的电话。

气压瞬间冷凝,这女人疯了吗?

为了逃离他身边,连命都不要了吗?

“嗡!”

手机再次震动。

“陆总,方才有一伙人突然出现在西华街,把季野带走了!”

陆铭煜拿着手机的手指用力握紧,骨节分明的咔咔直响。

苏晴!

今天的一切,是她故意的!

她故意和那个男人上床刺激他,故意让他带她去见季野!然后把人带走!

好得很,开始学着算计他了!

额头的青筋跳起,陆铭煜的气压冷凝到让司机都瑟瑟发抖。

他倒要看看,苏晴能逃到哪里去!

……

苏家老宅。

“这房子已经属于陆铭煜……”苏晴紧张的闪躲,害怕的看着半路将她劫走的贺城。

“陆铭煜这么记恨苏家,早就将这里拍卖。”贺城用力握住苏晴的手腕,将人困在身下。“听话点儿,别乱动!”

苏晴惧怕贺城,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能任由他给自己擦拭额头的伤口。

“跳车逃走,小姐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贺城冷笑,捏着苏晴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苏晴眼眶泛红,如果陆铭煜是折磨她的魔鬼,那眼前的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么想逃离陆铭煜,小姐是终于想明白了想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吗?”见苏晴不说话,贺城再次开口。“我可以帮你。”

“你怎么帮我?打官司也是需要钱的!”苏晴下巴疼的厉害,话语透着讽刺。

他不过就是苏家管家的儿子,最刺痛他的便是身份卑微身无分文了。

“苏晴,这些年一直和自己的杀父仇人睡在一起,你开心吗?”贺城的话透着浓郁的残忍。

苏晴抬手捂住耳朵,想让贺城闭嘴。

她不敢想,不想想……不能想。

动漫关键词:被强行糟蹋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