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B就是要用来C的:怎么插才是对的

2022-03-21 13:31:1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霆琛,你能不能帮帮我……”声音有些哽咽,秦洛无辜的抬头看着陆霆琛。“怎么?”陆霆琛看着窗外愣神,见秦洛抱紧自己的胳膊,才猛地回神问了一句

“霆琛,你能不能帮帮我……”

声音有些哽咽,秦洛无辜的抬头看着陆霆琛。

“怎么?”陆霆琛看着窗外愣神,见秦洛抱紧自己的胳膊,才猛地回神问了一句。

“霆琛,你不觉得顾暖真的很过分吗?”秦洛试探的问了一句。“怎么办,凌沐阳本来就听她的,现在肯定更是让她骗的看不清现实,我爸今天下午说,凌沐阳断了我们秦氏和众泰的合作,他是在把我们往死路上逼。”

说着说着,秦洛抽泣了起来。

陆霆琛莫名有些心烦,他不傻,怎么可能不知道秦洛每一次都是在利用他。

只是以前他心甘情愿,现在有些疲惫了。

“你想怎样?”陆霆琛淡淡的问了一句。

秦洛心下一喜,以为陆霆琛想帮她。“霆琛,我们公布婚期吧,这样凌沐阳怎样也不敢太正大光明的对付我们秦氏了,好不好?”

满心期待的看着陆霆琛,秦洛现在唯一的救赎,就只能让陆霆琛娶了她。

她已经慌了。

那个人马上就要回海城,她必须找到靠山。

以陆霆琛的实力,就算是那个人,动她之前也要先掂量一下轻重。

陆霆琛深意的看了秦洛一眼,似乎察觉到秦洛在害怕。

而且迫不及待的想让自己娶她。

“你现在情绪不太稳定,还是先回自己家住一段时间吧,有伯父伯母照顾我也放心些。”

她在害怕什么?

说完,陆霆琛示意司机掉头。“先送洛洛回秦家。”

“霆琛……”秦洛的脸色瞬间煞白,有些慌乱。

“婚期的事情等你心情好些了我们再谈,不放心,有我在,凌沐阳不敢太明目张胆。”

秦洛悬着的心松了一些,但还是有些不甘心。“霆琛,上次在公司求婚时你送戒指,我很喜欢,是你帮我选的吗?我当时只是太害怕了所以才没有及时答应,但是我一直都带在身上,我现在就戴上好不好?”

秦洛是有备而来,赶紧从口袋里掏出当时的钻戒。

轻轻的想要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空气突然有些尴尬,秦洛有些慌了,用力想要把戒指套上,可不管自己怎么用力,那戒指的尺寸好像根本不属于自己。

陆霆琛僵了很久,有些失神的看着那枚戒指。

那是他找海城知名设计师画的设计稿,而这一枚钻戒,是顾暖当时最喜欢的。

他甚至忘了,连给设计师的尺码,都是量了顾暖的尺寸……

他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就对顾暖动心了。

可他却完全没有察觉到。

“尺码不对,我找设计师重新修改。”慌乱的从秦洛手中把戒指夺走,陆霆琛一路都有些心不在焉。

“霆琛,你能早点来接我吗?我想和你住在一起……”秦洛撒娇的说了一句,眼眶始终通红。

“好。”敷衍的说了一句,陆霆琛甚至都没有来得及下车送秦洛进家。

“去凌沐阳那!”

嘭的一声关上车门,陆霆琛紧张的用力握紧那枚戒指。

他现在,好想见到顾暖,把人绑回家,哪怕困在身边。

城西街路口。

凌沐阳紧张的跑到顾暖身边,激动的把人抱在怀里。“怎么想着出来?”

“好闷啊,想看看海城的大海,但是不知道怎么走。”顾暖抬头看着气喘吁吁的凌沐阳,冲他笑了一下。“怎么这么喘,跑着过来的?”

“那边……堵车,我怕你等我太久。”凌沐阳揉了揉顾暖的脑袋,笑着把人再次抱紧。“我带你去看海上的夕阳。”

看了眼时间,这个点赶去海边,正是最美的时候。

“好啊,我们不天黑,不回家,好不好?”顾暖的声音有些哽咽,趴在凌沐阳怀里闭上双眼。

心口收紧的疼痛。

她该怎么办?她该拿凌沐阳怎么办。

别对自己太好,她怕还不起啊。

对于凌沐阳来说,他已经承受过她死去一次的打击,如果她再次死去,他可怎么办啊……

顾暖啊,就没想着活。

不管背后算计自己的人查不查的清楚,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她不会做手术的。

所以,有限的生命,她想尽她所能去弥补凌沐阳。

却又自私的想着让他忘记自己。

“好!”凌沐阳沉默了很久,很坚定的说了好。

那天,是顾暖第一次见到海城的大海。

陪她看海的不是陆霆琛,而是凌沐阳。

她对海城的大海,执着于凌沐阳最初的承诺,却因失忆以后对陆霆琛的一句话而成了执念。

如果将来她死了,她希望骨灰撒进大海,这样……她能更自由一些。

“好美啊……”顾暖抬手想要触碰霞阳,好希望时间静止在这一刻。

“嗯……”突然,胸口像是有什么尖锐的利器刺痛,一瞬间她惊慌的连呼吸都很困难。

轻轻的放慢呼吸,刺痛感慢慢消失。

“暖暖?”凌沐阳担心的看着顾暖。

“我没事……”在失忆这一年的记忆里,顾暖时常感觉到胸口刺痛,疼起来的时候像是被针扎,生不如死。

那时候,她只以为是车祸的后遗症,没有想太多。

可现在,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暖暖,别怕。”凌沐阳抱紧顾暖,把衣服盖在顾暖身上。

顾暖失神的看着凌沐阳的外套。

原来,她也是有人爱的。

也有人肯把全部的温暖,都给自己。

天色慢慢昏暗,温度也瞬间降低。

凌沐阳怕顾暖着凉,趁着天没黑透带着顾暖回家。

凌家别墅。

陆霆琛等在外面等了很久。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等这么久。

手里始终都握着那枚钻戒,脑袋混乱的很。

“顾暖!”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凌沐阳开车带顾暖回来。

“陆总,大晚上的,有什么事?”凌沐阳在看见陆霆琛以后气压瞬间降到冰点,话语透着浓郁的隐忍。

“顾暖,我……”陆霆琛想说戒指的事情,却突然发现,说出来只会让她更伤心。

“陆总,天色不早了,我就不邀请你进家了,慢走。”顾暖的心收紧了一下,不明白陆霆琛到底想干什么。

“顾暖,我想和你聊聊。”陆霆琛只是想再争取一下,如果顾暖肯原谅他……

他知道顾暖是因为孩子的事情对他绝望了,可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聊的。”

拉着凌沐阳的手腕打算回家,顾暖没有给陆霆琛任何机会。

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陆霆琛了。

“我想,把这些东西还给你,这本来就是你的……”陆霆琛拿了一个手提袋,伸手塞在顾暖手里。

顾暖没有回头,握着手提袋的手慢慢握紧。

终究,她没扔……洗手间,顾暖窝在角落里打开手提袋。

里面是程继舟送的那块手机,还有陆霆琛唯一送过她的那条手链。

眼泪滴落在手链上,顾暖身体颤抖的厉害。

曾经,她是多么珍惜这条手链。

连自杀,都不舍得把它带走。

缓缓起身,顾暖把手链扔进了马桶,手指发抖的摁了冲水键。

这一年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都该结束。

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屏保还是她偷拍杂志上的陆霆琛。

想把手机一块扔掉,可犹豫了片刻,顾暖还是换了屏保,把手机留了下来。

“咳咳咳!”胸口突然刺痛的厉害,顾暖忍不住摔在地上抱着马桶咳了一地鲜血。

身体发麻的厉害,刺痛感让她连头皮都在颤抖。

拿着手机的手用力握紧,顾暖隐忍的闭上双眼。

在她失忆的这一年里,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她害怕的厉害,跑去告诉了保姆,可保姆却说她死不了,死了也是活该……

那时候,因为陆霆琛不重视她,所有人都在欺负她。

而陆霆琛呢?每次把她折磨到力竭,就算她咳血死在床上,他都不会担心一下。

第二天,清晨。

凌沐阳一早就去了公司。

顾暖起床看了眼窗外,给程继舟打了个电话。

“程医生……我是顾暖。”

那边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打电话来的是顾暖。

“小兔子?找我有什么事儿?”程继舟笑着问了一句。

“我……想找你做个检查……”顾暖隐约记得,她被人绑架的时候,秦洛曾经出现过,并且在她半昏迷的时候,对她做了什么……

但她不是很肯定。

“身体不舒服?”程继舟慌了一下,他倒是找M国的导师看过顾暖的情况,必须尽快手术了,即使手术风险很大,可拖下去……必死无疑。

“您现在方便吗?我马上过去。”

顾暖紧张的挂了电话,偷偷离开别墅,打车去了医院。

海城医院。

拿到顾暖的检查结果和CT,程继舟的头皮有些发麻,连手指都颤抖的厉害。

“这一年的时间,你怎么熬过来的?”程继舟小声问了一句,四下看了一眼。“你不想让别人知道?”

顾暖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陆霆琛……讨厌我说不舒服,所以……失忆以后我……是傻的。”

程继舟握着检查结果的手指发麻的厉害。“报警吧,你能撑到现在,这根针没有刺穿你的其他器官还能绕过主动脉没有大出血简直就是奇迹!”

这已经不仅仅是伤痛了,这是犯罪。

有人在顾暖体内扎了一根钢针,已经刺穿肺部,目前虽然暂时没有发现积液和感染,但已经出现咳血现象。

程继舟当医生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就算拿给他师父看,估计也是震惊的厉害。

这根针是怎么避开食管气管等部位刺穿左肺的?

“不用报警……”顾暖摇了摇头,看来她的猜想是对的。

她被绑架昏迷前的记忆,是真实的。

“你知道是谁对不对?”程继舟有些生气,用力把检查结果摔在桌上。“必须尽快手术!还有你脑部的淤血凝结,再不手术你会死,两个手术都迫在眉睫,时间必须错开。先开胸腔把钢针拿出来,一旦肺部感染,生不如死你知不知道!”

顾暖眼神有些游离,双手慢慢握紧。

她当然知道这是谁干的。

是秦洛……

可她能怎么办?打了秦洛两巴掌陆霆琛都心疼的要死。

她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跟我说实话,这件事……包括你被绑架失忆的事情,是不是都和秦洛有关系?”程继舟气的脸色发黑,一开始他还不能确定。可当知道顾暖恢复记忆居然是顾家大小姐以后,他十分肯定。

早年他在M国读博的时候就听说过顾家大小姐和凌沐阳早在十几岁就是一对恋人,后来秦洛去了M国,死皮赖脸的追着凌沐阳不放。

他还调查过秦洛在M国的车祸记录,确实和顾暖有点关系。

顾暖震惊的抬头看着程继舟,诧异他为什么会知道。“你……”

“我就知道是她!”程继舟气的站了起来,拿出手机打算给陆霆琛打电话。

看看他喜欢的是个什么东西!

心如蛇蝎也不过如此!

秦洛那女人明明第一次见面就认出了顾暖是顾家大小姐,可她简直是实力派演技。

现在看来,之前顾暖失忆,跟踪和对付顾暖的那两个人八成就是秦洛派来的。

“程医生!”顾暖心慌的摁住程继舟的手。“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想秘密手术,可以吗?”

顾暖的声音有些发抖,双手也抖的厉害。

“为什么?那种女人就应该受到法律制裁!”程继舟不解。

“哈,我没有证据。”顾暖笑了,她没有证据。

而且陆霆琛不会信她。

程继舟沉默了片刻,一年了,确实什么证据都没有了。

“这不是个小手术,虽然现在医疗技术发达,你想完全不被人知道,是不可能的。”

“我不想让他担心。”顾暖垂眸,他说的是凌沐阳。“他已经因为我的事情迁怒秦家,秦氏现在被凌沐阳压得很紧,如果被他知道……我怕他会发疯。”

“他很爱你。”程继舟叹了口气,这种时候,他无法替自己兄弟说话。

因为凌沐阳确实比陆霆琛更爱顾暖。

“那你怎么跟他解释,你至少要住院半月以上,而且你现在的状况,脑子里的淤血也必须尽快清除。”程继舟小声问了一句,看顾暖的眼神越发深邃。

体内一根钢针,一年的时间她到底是怎么忍过来的?

还有陆霆琛,这一年的时间,他是真的没有把顾暖当过人吗?

“那个以后再说吧,也不着急这一时。”顾暖笑了一下,如果不是这根钢针刺穿肺部,她连钢针也不想取出来。“我会想办法让凌沐阳放心的。”

“傻子……”程继舟摇了摇头。“本以为你恢复记忆会聪明点,还是个傻子。”

顾暖冲程继舟笑了一下,她本来也不怎么聪明。

“谢谢你了,程医生,这么麻烦你。”顾暖对程继舟还算信任,这个人……比陆霆琛要关心她的死活。

“得了,别谢我。”程继舟气的脸色越发难看。“那秦洛呢?你就打算这么放过她?”

顾暖眯了眯眼睛,嘴角的笑意越发深邃。“秦洛?我顾暖别的本事没有,既然记忆已经恢复了,不玩儿死她,不是我性格。”

程继舟愣了一下,惊愕的张着嘴不知道要说啥。

要是失忆的顾暖,这几个字是说不出来的。

可从现在的顾暖嘴里说出来,莫名让人打了个寒颤程医生,给我点时间,我会尽快来手术。”

“你最好不要拖得太久,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程继舟警告。

“今天来找程医生,还有一件事。”顾暖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来看病只是次要的,关键是为了这个……

“听说程家在海城一直都是做医疗这块的,恒生生物是您家的吧。”顾暖笑着再次开口,瞬间换了一副生意人的面孔。

程继舟眯了眯眼睛,手指轻轻敲打这桌面。“嗯哼?”

“恒生生物在HIV药物和疫苗这块的资金投入过于巨大,以至于公司入不敷出,所有的经费几乎都砸在了里面,而且一直没有很显著的成效,公司也没有上市的前景,没人肯投资。”顾暖再次开口,皙白的脸颊没有一丝血色。

“确实,我父亲确实求过人,但没有风投公司看中这一块,现在的人都喜欢回钱快的东西,这种风险过大的盘,没人愿意啃。”

程继舟点头,HIV项目已经快要被迫中断了,那是他父亲这一辈子的心血。

“我以顾氏DR集团的名义对恒生追加投资,不管成与不成,我占恒生25%的股份,与你们风险共担,如何?”顾暖的要求并不过分,甚至有点送钱的意思。

程继舟惊了许久,连陆霆琛都让他去劝自己的父亲早些停止这个项目的研究,顾暖是失心疯还是真傻?

“程医生别误会,我想以此打开海城市场,我们DR在海外确实举足轻重,但未曾真正进入海城。何况,秦氏名下除了地产,最看中的就是他们手下的西华制药。既然恒生收了我的投资,干不倒秦氏的西华,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顾暖的话透着深意。

虽说是威胁,可这种威胁明显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恒生本就压西华一头,若是追加投资,几天之内让西华倒闭都是小意思。

“就这一个要求?”程继舟乐了。

“不不不,这是次要的,我投了钱,你得让我回本不是?”顾暖赶紧摆手,在商言商。

“先动手术。”程继舟指了指桌上的病例,拿人家的手软。既然DR愿意投资,那完成人家这点小心愿也是应该的。

至于陆霆琛……

大兄弟啊,对不住了,谁让你的小白莲……这么恶毒呢。

惹了她惹不起的人,就是原罪。

叹了口气,程继舟打算找陆霆琛好好聊一聊。

早就提醒过他别把人欺负的太狠了,还以为这小家伙是个兔子。

没想到是只吃肉的狐狸。

离开医院,顾暖一路都在看着窗外的风景。

海城,原本活在凌沐阳给她的故事里,是她最向往的城市之一。

可现在,却连一砖一瓦都让她想要逃离。

“嗡!”

手机在口袋里不停地嗡鸣。

顾暖愣了一下,程继舟送她的那块手机,知道她手机号的人很少,可对方是陌生来电,不是程继舟的电话。

“喂?”

“你好,快来一趟捷克酒吧,你朋友从昨晚开始就在这喝的烂醉,我们谁也弄不走他!”电话那边,酒吧的人有些不耐烦。“我们看了他的手机,所有未接通电话都是打给你的。”

顾暖愣了很久,昨晚她把这块手机关机了,谁给她打电话了?

“捷克酒吧?你们不认识喝醉的人是谁吗?”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他喝成这个样子,我们哪知道他是谁,趴在这一晚上了!赶紧的,再不来我把人扔出去了!”

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顾暖犹豫了一下,看了眼手机。“师傅,去捷克酒吧。”

酒吧。

顾暖赶到的时候,那人还趴在卡座的沙发上,喝的烂醉。

这是喝了多少酒……

“先生?”顾暖靠近问了一句。

“暖暖……”那人趴着哼了一声。

顾暖站着的身形麻木了一下,心口刺痛的慢慢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不用猜都知道,这个趴在沙发上,喝到狼狈的男人是陆霆琛。

她不是没见过陆霆琛喝多,很多次喝多时……他都在喊秦洛的名字。

“姑娘,这人你到底认不认识?”酒吧的人过来问了一句。

“不……不认识。”顾暖猛地起身,快速想要离开。

“顾暖!”陆霆琛醉意还没有清醒,听见顾暖的声音,下意识喊了一句。“我渴了,给我倒杯水。”

顾暖的脚步僵了一下,回头看了陆霆琛一眼。

哈,从骨子里,还是把她当奴隶看。

端起桌上的不锈钢冰块桶,顾暖上前扯住陆霆琛的衣领,从头顶倒了下去。

酒吧的工作人员倒吸一口凉气,这人虽然喝的狼狈,但从头到脚手机手表都价值不菲,不然他们也不可能到现在都不敢把人扔出去……

这女人来了就倒冰水?

“嗯……”打了个寒颤,陆霆琛猛地站了起来,气压极低,脸色也暗沉的很。

工作人员瞅了陆霆琛许久,觉得眼熟。

但他现在狼狈的很,实在没把这个酒鬼和杂志上衣冠楚楚的陆霆琛联想到一起。

“清醒了?”顾暖冷声问了一句,顺手把冰块桶扔在了桌上,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

“顾暖?”眼底的低气压在看见顾暖的一瞬间消散,陆霆琛诧异的看了眼四周,他昨晚喝多了?

他昨晚是瞒着助理自己跑来陌生地方喝酒的,没想到喝多了……

“吆,陆总没喝失忆呢?”顾暖讽刺的笑了一下。“怎么,您这是又跟秦洛求婚失败了?跑这里借酒消愁?”

记得陆霆琛第一次跟秦洛求婚失败的时候,他把所有的怒意都发泄在了自己身上。

她有了孩子啊……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下腹部一阵刺痛,顾暖全身都紧绷的厉害。

那个孩子,是她和陆霆琛永远都跨越不了的鸿沟。

“顾暖!”见顾暖讽刺完要走,陆霆琛狼狈的追了上去,用力扯住顾暖的手腕。“你怎么……来了?”

顾暖愣了一下,她为什么要来?

“如果知道是你,我一定不会来。”

“顾暖,你怎样才肯回到我身边?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行不行?”陆霆琛说的有些没底气,以前的小傻子还好,可现在的顾暖,可是顾家大小姐。

“陆总觉得我堂堂顾家大小姐缺什么是只有你陆霆琛能给的?”顾暖回眸笑着问了一句,片刻做了个了然的表情。“对了,找虐,找虐只有陆总能满足,可惜我没有受虐倾向,一年还不够遍体鳞伤吗?”

陆霆琛低眸,无法反驳。

凌沐阳低眸看了眼顾暖手中的袋子,没有多说。

心口有些酸涩,终究他迟了顾暖一年,有些东西,还是变了。

动漫关键词:小B就是要用来C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