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宝宝我们去卫生间里做动作:无力承受他的索要

2022-03-21 13:26:4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医生……”顾暖声音抖的厉害,颤颤巍巍的再次开口。“救救我的孩子……求你。”程继舟惊愕的低头,双手用力握紧。洁白的浴巾上

“医生……”顾暖声音抖的厉害,颤颤巍巍的再次开口。“救救我的孩子……求你。”

程继舟惊愕的低头,双手用力握紧。

洁白的浴巾上,鲜红一片。

“顾暖!顾暖!”

“救救……救救孩子……”

“求求你……”

顾暖不停的恳求,身体抖到麻木。

陆霆琛只在乎秦洛的死活,他恨不得她去死。

“别怕,别怕。”程继舟安抚的拍了拍顾暖的后背,把人横抱了起来。“没事,孩子没事。”

救护车赶来,陆霆琛把秦洛放在车上,双手发麻的看着顾暖脚下满是血迹的浴巾。

头皮有些发麻。

“顾暖!秦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给我等着!”警告的指着顾暖说了一句,陆霆琛上车后用力穿上了救护车的门。

他根本没有打算让顾暖也上车。

既然她那么依赖程继舟,那让程继舟救她好了。

一个傻子而已……

只是一个傻子。

可不知道为什么,陆霆琛的心乱了,很乱,很乱。

救护车的鸣笛声越来越远,顾暖的呼吸也慢慢变弱。

“什么情况?”凌沐阳从停车场走了出来,看了眼地上带血的浴巾,还有一片狼藉的水潭边。

“方才秦家小姐秦洛落水了,救护车刚走,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管家小声回应。

“她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去看她?”冷漠的蹙了蹙眉,凌沐阳一点都不想关心别人的死活。

他在商场找了一下午,本身就烦躁的厉害。

“啊……”管家被噎了一下,赶紧转移话题。“先生在等您。”

下意识再次回头看了眼地上带血的浴巾,凌沐阳的胸口莫名有些刺痛。

暖暖……

下雪了。

海城下雪了。

生在M国的顾暖从没有见过海城的大雪。

顾暖曾经向往的,如今却成了凌沐阳心口的朱砂痣。

那场雪下得很大,整整持续了一夜。

一夜的时间,整个海城银装素裹。

顾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她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男人……温柔宠溺的抱着她,说会带她去看海城的初雪。

“阿琛……”下意识喊了一句,顾暖抬手想要触碰阳光。

可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却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病房的温度明明那么高,为什么她还是那么冷?

“顾暖!”

嘭的一声闷响,陆霆琛怒意浓郁的闯进病房。“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推洛洛下水!你知不知道她发高烧,肺部感染!”

顾暖慢慢坐了起来,没有看陆霆琛的眼睛。

“说话!”见顾暖不看自己,陆霆琛的怒意越发控制不住。

下巴被陆霆琛捏的咯咯作响,顾暖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说……不是我,你信吗?”

“顾暖,你把我当傻子?我亲眼看见你推洛洛下水!”陆霆琛根本不信顾暖。

“阿琛……你有没有一点点,爱过我?”顾暖笑了一下,眼泪却越发汹涌。“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陆霆琛捏着顾暖的手僵了一下,下意识松手,慢慢后退。

再恶毒的话,他终究没有说出口。

“孩子没有了,这是你的报应,以后我们之间,再无牵扯。”转身淡漠的说了一句,陆霆琛径直想走。

顾暖坐着的身子抖成了筛子,双手无力的掀开被子看着自己的肚子。

“阿琛^如果孩子健健康康的生下来,你是不是打算把它从我身边抢走,送给秦洛?”顾暖的声音颤抖的厉害,却强迫自己问的清晰。

陆霆琛走着的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头。“这就是你推洛洛下水的原因?”

顾暖用力握紧双手,指甲掐破手掌,心脏抽痛的像是要死掉。

“陆霆琛,如果我死了,你会难过吗?”眼前发黑的厉害,眼泪却被顾暖咽回了肚子里。

血腥气极重。

“那你就去死!”

“嘭!”一声闷响,陆霆琛重重的把门摔了上去。

顾暖麻木的下床,眼前一黑摔在了地上。

原来,人在极度痛苦和绝望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

“噗!”胸口郁结的厉害,顾暖看准地上吐出来的血迹,视线模糊。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顾暖不停的说着对不起,手放在肚子上来回安抚。

对不起啊,宝宝。

对不起。

“病人呢?”查完病例后,程继舟推开顾暖病房的门,回眸问了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还没醒呢。”“暖暖,等我们结婚,我带你回海城看初雪的大海。”

“顾暖,只要有我在,你可以永远任性。”

“顾暖,我爱你……”

海城医院外,顾暖站在跨江大桥的边缘。

脚下踩着厚厚的白雪,可江面晶莹却容不下一片雪花。

“你是谁?”顾暖抬手抓了把栏杆上的积雪,小声问了一句。

在她空白的记忆里,仿佛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

凌家,别墅。

凌沐阳在泳池中沉寂了很久,手机在岸边不停的震动。

三分二十秒。

凌沐阳从水中站了起来,看了眼手机界面上的时间,气压很低的接听电话。

“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找我。”

今天,是顾暖被绑架‘撕票’一整年的日子。

凌沐阳的火药味很重,今天谁敢惹他,谁会死的很惨。

“少爷!我们查了专柜的监控,给您发过去了,那……那!那女人好像就是顾暖小姐!”

“啪!”一声,手机摔在了地上。

凌沐阳慌张的捡起手机,手指发麻的点开了视频。

“暖暖!”

……

海城中心医院。

“陆霆琛,顾暖呢!你跟她说了什么!”程继舟闯进秦洛的病房,抬手扯住陆霆琛的衣领。

“她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陆霆琛蹙了蹙眉,用力推开程继舟。“你反应有些过度了吧?”

程继舟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确实有些失控了。

“顾暖不见了,我担心她会想不开。”

“与我无关……”陆霆琛闪躲了下视线,侧目看着还在昏睡的秦洛,手心有些出汗。

“陆霆琛,你对她真的没有一点感情吗?”程继舟小声问了一句,拍了拍陆霆琛的肩膀。“别后悔。”

陆霆琛僵了一下,沉默片刻,跟着程继舟追了出去。

跨江大桥。

顾暖小心翼翼的翻过栏杆,站在边缘看着水面。

她的孩子没有了。

陆霆琛也不要她了。

她没有记忆。

没有家人。

其实她好羡慕秦洛啊,出国四年,却能让陆霆琛一直惦念。

秦洛明明没有那么爱陆霆琛,她看得出来。

自嘲的笑了一下,顾暖脚下一滑差点摔下去。

“顾暖!”程继舟和陆霆琛追了过来,声音透着惊慌。

“顾暖,你又想玩儿什么!”陆霆琛握紧双手,明明也紧张了,也害怕了……

一年的时间,顾暖明明那么听话。

“过来,我带你回家。”

顾暖回头看了陆霆琛一眼,带她回家?

多可笑的承诺。

她当年就是被陆霆琛一句跟他回家,骗了身,失了心。

“陆霆琛,我不爱你了,这辈子,下辈子,再也不会爱你了。”顾暖笑着开口,眼眶凝聚着晶莹。

陆霆琛站在原地的心口像是被重物击中。

在顾暖说出不爱他的时候,慌得厉害。

一直以来,顾暖都是那么乖巧,怯懦。

由着他欺负,由着他侮辱……

“顾暖!听话,过来。”程继舟脸色有些泛白,声音也透着颤抖。

别想不开……

脑海中浮现三年前的画面,程继舟头疼的抬手捂住额头,呼吸有些急促。“小兔子,听话,别跳,咱不爱他了……以后跟着我,我养你。”

顾暖看了程继舟一眼,笑着摇头。“医生,谢谢你。”

“顾暖!”

瞬间失重的感觉让顾暖呼吸困难。

在跌落江水的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陆霆琛惊慌失措的眼神。

明明不在乎她的死活,又为什么要露出这幅后悔的表情呢?

“嘭!”

江水灌进耳朵,鼻腔。

顾暖感觉身体发热的厉害。

“顾暖,我喜欢凌沐阳,你能不能把他让给我?”

“你算什么东西?我顾暖的男朋友为什么要让给你?”

……

“你叫秦洛?我还就警告你,别触碰我的底线。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看看,我顾暖可不是吃水果沙拉长大的!”

无数的记忆仿佛在一瞬间冲破屏障,蜂拥而出。

她想起来了!

“凌沐阳,顾暖打我……”秦洛楚楚可怜的站着,像极了拉她下水潭的时候。

“对,我就是打你了,怎样?”

“暖暖,打她脏了手,下次这种事情交给下人去做!”

……

“暖暖!”

“嘭!”江面再次激起浪花。

在顾暖快要完全窒息的时候,一个熟悉又温暖的声音急切的唤着她的名字。

“暖暖!”海城医院。

“小姐,顾暖跳江了。”

秦洛缓缓睁开双眼,眼眸透着冷意。“死了吗?”

“还不清楚,搜救人员还在打捞。”

“盯着点,我不希望她还活着!”秦洛双手慢慢握紧,她绝对不能让顾暖活着。

只有顾暖死了,她才是顾家名正言顺的干女儿,可如果顾暖没死,她这个干女儿就只能是个笑话!

万一顾暖哪天恢复了记忆……

她连想都不敢去想。

凌家,别墅。

“少爷,顾小姐之前脑部受过重创,有淤血一直压迫神经,必须尽快手术。只是手术风险大,谁也不好说会有什么后遗症,毕竟脑部神经异常精密,牵一发而动全身。”

凌沐阳失神的坐在床边,用力握紧顾暖的手,一刻都没有松开过。

他来不及体会失而复得的惊喜,整个神经和心脏都像是被人凌迟,一刀刀割在肉上。

“还有……顾小姐……”医生欲言又止。

“说!”凌沐阳冷眸抬头,眼神透着浓郁的压迫。

“顾暖小姐,刚刚流产,身体异常虚弱。”

“啪!”医生的话刚说完,凌沐阳一脚将桌子踹翻,花瓶砸碎一地。

管家和医生吓得连连后退,谁都不敢多吭一声。

“少爷!”

门外,助理慌乱的闯了进来。

“少爷,我们查到了!”助理被凌沐阳浓郁的气压吓得哆嗦,后面的话明显没了底气。“顾小姐……失忆了。”

凌沐阳的眼神仿佛要杀人,双手握紧到惨白,骨节咯咯作响。

“不要,别……别丢下我……”

昏迷中,顾暖似乎做了噩梦。

凌沐阳下意识把人抱在怀里,用力抱紧。“对不起,我来晚了。”

“少爷,我们查到……顾暖小姐一年前被绑架,后来车祸失忆,是被IF陆总捡回了家。听说一直被养在西城的别墅,从来没有走出过一步,而且……陆霆琛似乎有意隐藏顾小姐的存在,我们的实力范围没有涉及海城,寻找顾暖小姐的人也一直把重心放在M国,谁也没想到……”

助理都快哭了,谁能想到顾暖会被绑匪带回海城。

“滚!都给我滚!”凌沐阳压低心口的怒意,声音透着浓郁的颤抖。

他找了顾暖一年,一整年的时间。

他的小家伙,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仔细的帮顾暖揉搓双手,凌沐阳有些无力的再次把人抱紧。

海城很冷,比M国要冷很多。

顾暖满身都是伤,手脚被冻伤,惜白的皮肤上满是淤青和红痕。

凌沐阳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只知道他连杀人的心都有。

他捧在心尖儿宠溺的人,居然被人伤成这样。

“陆霆琛……”眼眸深邃中透着浓郁的寒意,凌沐阳用力握紧手中的吊坠,气压低沉的吓人。

“别,别伤害我的孩子……”

“求你……”

顾暖睡得很不安稳,仿佛在梦境中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小心翼翼的把吊坠带在顾暖脖子上,凌沐阳安抚的拍着顾暖的后背。“暖暖别怕,我在,我来晚了。”

……

“凌沐阳,我爸送我的吊坠。”

一年前,顾暖曾经开心的带着这条他亲自设计的项链在他面前炫耀。

“喜欢吗?”

凌沐阳宠溺的捏了捏顾暖的脸颊。

“那当然,我爸说了,这个设计师可是独一无二的。”顾暖冲凌沐阳眨了眨眼,捏着他的脸颊蹂躏了许久。“凌沐阳,你能不能多笑一下,你笑起来好看。”

扬起嘴角笑了一下,凌沐阳把人圈在怀里。

“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的,也就只有你了。”

……

一年前的顾暖,还只是个被顾家和凌沐阳宠坏的大小姐。

一场变故,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西城别墅。

“陆总……打捞队没有找到顾暖的尸体。”

陆霆琛坐在沙发上,双手用力握紧,有些失神。

“陆总?”

“继续找!”

微微蹙眉,陆霆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

“陆霆琛,如果我死了,你会后悔吗?”

……

“阿琛,我刚学会的小甜点,你要尝尝吗?”

“我不喜欢吃甜食。”

“阿琛,你想吃什么啊?”

“你烦不烦?”

“阿琛,我做栗子酥给你吃好不好?”

“滚开!”

……

视线有些重叠,陆霆琛起身走向厨房。

为了让秦洛住进来,他已经让佣人把关于顾暖的一切都清除干净。

可为什么……他还是时常想起她。

“阿琛,汤还在锅里,可不可以等一等……”

“阿琛,求你了……”

曾经,他在厨房欺负了她无数次。

每一次顾暖都是哭着求饶,可却听话的顺从。

“阿琛,你有没有爱过我?”

“阿琛,我在你眼里算什么?”

……

“顾暖,我饿了……”

陆霆琛下意识喊了一句,猛地回神,点了颗烟。

“你后悔吗?”

程继舟倚靠在客厅的架子上,面色有些暗沉。

“你呢?程继舟,三年前那个女人自杀,你放弃M国那么好的发展机会回海城心甘情愿当个医生,你后悔了吗?”陆霆琛抬头,反问了一句。

程继舟拿着烟的手僵了一下,笑着开口。“顾暖和她不一样,如果把顾暖捡走的人是我,我不会让她大冬天不穿鞋把手脚冻伤,也不会让她满身伤痕无处医治,更不会花千万跟一个绿茶求婚而不给她一分钱的生活费。”

陆霆琛的身体僵了一下,快步上前扯住程继舟的衣领。“你是我兄弟,所以你是在为了那个女人指责我?”

“真不好意思,澜庭酒店花园有监控,你仔细看看,是谁把你的朱砂痣,你心底的白月光推进了水潭!”程继舟把U盘扔在陆霆琛怀里。“你知不知道,你把她扔在出租屋的那天,屋内的温度比屋外还要冷,房间没有一床被褥,她能活下来也是奇迹。”

“洛洛不可能害顾暖!”陆霆琛还在执着。

秦洛那么想要个孩子,怎么可能会害顾暖。

“你把她赶出别墅,却不给她一分钱的生活费,你这金主当的真称职,她怀着孕呢,几天只吃了两颗鸡蛋!”程继舟没有理会陆霆琛的执着,在他看来,陆霆琛也是个傻子。

“她从没说……”后退了一步,陆霆琛倚靠在墙壁上。

顾暖从来没说过,她缺钱……

程继舟下意识握紧手中的笔,转身跑了出去。

动漫关键词:无力承受他的索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