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描述细致的开车场面_把手放在大腿中间

2022-03-21 13:25:3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不会死了吧?”小流氓害怕的问了一句。其他几个人也害怕了,把烟蒂仍在顾暖手背上,快速逃走。无力的回到出租屋,顾暖害怕的把门反锁。房间已经大变样,被褥床铺都被换


“不会死了吧?”小流氓害怕的问了一句。

其他几个人也害怕了,把烟蒂仍在顾暖手背上,快速逃走。

无力的回到出租屋,顾暖害怕的把门反锁。

房间已经大变样,被褥床铺都被换了新的,门窗玻璃也更换了,还安装了空调。

房间比之前暖和了些。

顾暖惊讶无措的站在原地,眼泪越发不受控制。

连只见过几次面的医生都知道关心她,为什么……为什么陆霆琛就不肯对她好一点。

明明,明明只要一点点。

一点点她就满足了。

为什么……

她到底哪里不好。

顾暖终还是忍不住抱紧自己放声大哭,哭的像个孩子。

……

M国,顾家庄园。

“沐阳,洛洛这孩子是个好姑娘,她一直喜欢你,听说回国后要嫁给别人了,别给自己留遗憾啊。”

顾延津和夫人坐在沙发上,两鬓发白,苍老了很多。

“伯父,伯母,秦洛和暖暖除了长相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她不是暖暖,我对她始终没有任何好感。”微微蹙眉,凌沐阳冰若寒霜的眸子越发暗沉。“我始终觉得暖暖没死,没有找到尸体之前,我不会放弃的。”

“你和暖暖情深,我们都看在眼里,沐阳啊,珍惜眼前人。”顾母说着说着就哭了,哭的发抖。

“伯母,我是暖暖的未婚夫,我不会放弃她。海城有消息,说在那里找到了暖暖的吊坠,我打算回国。”

凌沐阳慢慢起身,高大的身形显得有些凄凉。

“沐阳这孩子把暖暖宠坏了,暖暖走了,他比我们更难接受。”

……

海城,国际机场。

“少爷,您终于肯回国了,老爷子很高兴。”

凌沐阳下了飞机,冷漠的看了眼来接机的管家,气压冷凝。

“少爷,您不在国内这些年,您父亲很想你。”

“是吗?”凌沐阳冷笑,抬手把墨镜摘了下来。

混血的眸子透着深邃的冰蓝色,已经不能用好看来形容的长相让整个人的气场越发迫人。

机场的气压有些低沉,在凌沐阳摘下墨镜的一瞬间,广告牌上的模特明星都失去了光彩。

“天啊,那个男人是模特吗?”

“太帅了吧!”

……

凌沐阳冷漠的上车,抬手揉了揉有些泛红的眼眶。

他曾答应过顾暖,等他们结婚……会带她回海城看初雪的大海。

终究,他还是食言了。

“凌沐阳!那个叫秦洛的女人是不是追你?嗯?她好看我好看?”

“吆,顾家小公主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凌沐阳,你能爱我多久?”

……

“凌沐阳,如果有一天我失踪了,你会找我吗?”

“嘭!”一拳打在驾驶位的座椅上,凌沐阳烦躁的闭上双眼用力深呼吸。

他的世界很小,小到只装了顾暖一个。

他的性子很冷,却把所有的温暖都给了他的小公主。

“少……少爷。”管家坐在副驾瑟瑟发抖,他们家少爷这是……

听说他家少爷的未婚妻,M国DR控股集团的大小姐顾暖,一年前被人绑架撕票,尸骨无存。

“去千城广场,SN专柜。”

顾暖是在M国被绑架,她的吊坠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国内。

“好的,少爷。”

……

出租屋。

顾暖收拾了下自己,用并不是很温热的水流冲洗了身体。

头被撞的厉害,额头红肿一片。

手背被小流氓欺负烫了烟疤,鼓起小水泡火烧火燎的刺激着顾暖的神经。

颤抖着身体抱紧自己,顾暖蜷缩在床脚,将棉被全部盖在自己身上。

“阿琛,我们是什么关系啊……”

在她得知陆霆琛并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的时候,顾暖问过他。

他们算什么?

她又算什么?

“关系?顾暖,你还真是装傻的可爱,我救你回家养你到现在,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连情人都算不上的关系。

……

“砰砰砰!”

门外传来急躁的砸门声。

顾暖吓得哆嗦,害怕是出租屋附近的小流氓。

“嘭!”门外的人有些不耐烦,用力一脚踹的铁门咔咔作响。

“顾暖,开门!”

冰冷的声音让顾暖全身一个激灵,不用猜都知道陆霆琛是带着怒意来得。

“阿琛啊……”慌张张的把门打开,顾暖的声音透着十足的委屈哭腔。

她在被人欺负的时候,他不接她电话。

“谁允许你给我打电话了,嗯?我以前说的话你都忘了?还是说以为有了孩子在我这就可以肆意妄为了?”

顾暖愣了一下,眼眶湿润的抬头看着陆霆琛。

“我没有,在路上遇到了……”顾暖想解释。

“额头怎么回事?”蹙了蹙眉,陆霆琛这才发现顾暖脑门上的伤痕。

“没,没事,自己磕的。”磕磕巴巴的低头,顾暖终究没有再解释了。

因为没有意义。

“呵,看样子你把程继舟哄得不错啊,东西给你准备的倒是齐全。”关上铁门,陆霆琛依旧嫌弃的看了眼四周,视线越发冷凝。

顾暖低头,没有说话。

“孩子出生之前你给我乖乖待在这个地方,若是再让洛洛看见你影响心情,就给我滚出海城,听明白了吗?”

陆霆琛警告的捏住顾暖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他习惯了顾暖唯唯诺诺乖巧顺从的样子,受不了她这一副眼中无光的该死表情。

“阿琛啊……”顾暖颤抖着手指轻轻握住陆霆琛的手腕,吃痛的眼眶凝聚慢泪水。

“你放我走吧,好不好……”

放过她吧。

陆霆琛捏着顾暖的手僵了一下,下意识用力把人推开。

以往,他就算是欺负狠了,顾暖也不会提出要离开。

她总是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讨好他,生怕他不要她。

可现在,她居然让他放她走。

“嘭!”脚下一软,顾暖摔在老旧的茶几上,不小心把新买的手机蹭到了地上。

心疼的快速捡起手机,见没有损坏才松了口气。

陆霆琛居高临下的看着顾暖,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么在意这块手机?嗯?程继舟买的?我看你在咖啡厅学的挺认真的,嗯?”陆霆琛半蹲在顾暖身前,眼眸越发冰冷。

心底的那股火烧的莫名其妙,陆霆琛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烦躁。

“不是的,我只是想……”她只是想再手机上多看看他而已,哪怕只是照片。

“乖乖把孩子给我生下来,在这之前别想着离开我,听明白了吗?”捏了捏顾暖的下巴,陆霆琛的视线落在顾暖手背的烟疤上。

顾暖垂眸,怯懦的点头。

离开他,她能去哪呢?

“过来!”起身坐在床上,陆霆琛不悦的喊了一句。

顾暖吓得全身僵硬,紧张的盯着陆霆琛。“阿琛,阿琛……有了宝宝,能不能……”

顾暖害怕的厉害,毕竟陆霆琛见她只执着这一件事情。

陆霆琛看了顾暖一眼,抬手揉了揉眉心。

“过来!”

“可是,我真的……”顾暖快哭了,起身慢慢走到陆霆琛身边,她想说自己不舒服,可上次……陆霆琛生气了。

“把衣服脱了。”

……

秦氏总部。

秦洛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在会议室。

陆霆琛倒是帮了秦氏这次的资金危机,可这并不能根除秦氏的隐患。

其实嫁给陆霆琛是解决秦氏危机最好的方式,可她却迟迟犹豫不决。

“小姐,凌沐阳回国了。”

“真的?”眼中闪过惊喜,秦洛紧张的站了起来。“他在哪,我要见他。”

“凌沐阳先生回了凌家别墅,听说凌家老爷子知道凌沐阳回国很高兴,在澜庭酒店办了接风宴,邀请了海城的名门世家,其中也有小姐您。”助理笑着吧邀请函放在桌上,再次开口。“听说凌家老爷子还在董事长面前夸过您,说您是海城名媛的典范。”

秦洛的脸颊红了一下,心慌的看着那张邀请函。“他回来了,真好。”

等助理离开,秦洛欣喜的情绪慢慢被担心压散。

凌沐阳回来了,万一他知道了顾暖的存在……

不可以!

她必须尽快除掉顾暖。

“陆霆琛把顾暖藏在了哪?”拨通了那个电话,秦洛小声问了一句。

“你们上次骗了我,这次若是再做不到,别想拿到一分钱!”

秦洛冷声警告。

……

出租屋。

顾暖全身哆嗦的厉害,小心翼翼的脱下自己的衣服。

“你现在怀孕了,别整天冒冒失失。”看了眼顾暖身上红肿的伤痕,陆霆琛抬手把人扯进怀里。“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不要你,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你就可以不用住在这里了。”顾暖抖得越发厉害,她已经不相信陆霆琛的话了。

“阿琛,你和秦洛结婚……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我和宝宝住在哪里都可以的,我能养活得了自己和孩子的。”顾暖小声开口,窝在陆霆琛怀里,抖得倒是越发厉害了。

“睡觉!”烦躁的说了一句,陆霆琛把顾暖塞进冰凉凉的被子里。

莫名,他不想告诉顾暖,等孩子生下来……他会让她把孩子交给秦洛。

从此以后,这个孩子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阿琛不走吗?”顾暖惊愕的看着陆霆琛,他不欺负她了吗?

陆霆琛愣了一下,不走?让他留在这该死的出租屋?他疯了?

顾暖满是星光的眸子慢慢暗了下来,自嘲的咬了咬唇角。

他怎么可能会留下。

“嘭!”房间的灯被关上,随即是陆霆琛关门的声音。

深深的呼了口气,眼泪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流淌。

她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陆霆琛肯让她留下这个孩子,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宝宝,妈妈只有你了。”小心翼翼的蜷缩起身子,顾暖用力抱紧肚子。“你要乖乖的,有你就够了……”

顾暖的世界,已经没有光了。

可她还有孩子,还有希望。

……

陆氏集团。

“收到凌家的邀请函了吗?凌沐阳回来了。”

程继舟坐在陆霆琛的办公桌上,敲了敲桌面。

“回来又怎样?”冷漠的抬头看了程继舟一眼,陆霆琛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

“人家可都说了,凌沐阳回来,你这海城女人梦中情人第一的位置怕是保不住了。”

陆霆琛看傻子一样的看了程继舟一眼。

“说实在的,你和凌沐阳挺像的,不仅仅是长相,主要是气场。”程继舟笑了一下,凌沐阳高中那会儿就去了M国,以前还是同学,现在倒是没什么联系了。

高中的时候,凌沐阳和陆霆琛可是学校两道靓丽的风景线,若不是凌沐阳那两只混血的眸子,还真有人以为他们是兄弟。

拿着笔签字的手顿了一下,陆霆琛烦躁的摔在桌上。“你到底想说什么?”

被一眼看穿,程继舟笑了笑,也不再掩饰。“秦洛在M国死皮赖脸倒追的男人就是凌沐阳,我担心兄弟你啊,头上青青草原一片。”

“说够了?”陆霆琛的眸子越发暗沉。

乖乖闭嘴,程继舟耸了耸肩。

“话说,你真的要留下顾暖肚子里的孩子?你怎么想的?”转移了下话题,程继舟也只是点到为止,虽然陆霆琛是他兄弟,可感情的事情他点到了就好。

“嗯,洛洛在M国出过车祸,无法生育,陆家必须留后,孩子我会让顾暖过继给秦洛。”陆霆琛说的淡然,就好像是让顾暖让给秦洛一件微不足道的小物件。

程继舟眼中闪过惊愕,慢慢站直了身子。“顾暖会同意?”

“她有选择的权利吗?”陆霆琛愈发烦躁程继舟对顾暖的关心。

“你还真是想逼死她。”摇了摇头,程继舟笑了一下。“这么对她,你不怕将来后悔?”

“后悔?你在逗我吗?”陆霆琛冷笑,起身扯了扯领带。“一个孩子而已,我会给足她想要的。”

程继舟盯着陆霆琛看了许久,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她身子很弱,之前吃过避孕药,孩子先兆流产的可能性很大,你要想让她顺利生下这个孩子,在她预产期之前,你最好对她好一点。”

沉默了片刻,程继舟再次开口。“再有下次,就是大罗神仙也保不住顾暖肚子里的孩子。”

“知道了!”陆霆琛有些不耐烦。

SN专柜。

顾暖提着蔬菜路过千城广场,在出租屋没有保姆,更不会有人管她的死活。

陆霆琛对秦洛那么上心,却不记得关系顾暖没有钱要怎么生活。

外面的饭菜太贵了,顾暖吃不起,可孩子需要营养,这一点她心里很清楚。

程继舟已经帮了她很多了,她也不能张口跟陆霆琛要钱。

“你们好,我上次着急离开,吊坠落在你们这里了,可以还给我吗?”潜意识里,顾暖觉得那个吊坠对她很重要。

SN的员工抬手把顾暖揽在门外,一脸的嫌弃。

“你这小偷还敢来这呢,那吊坠你哪来的?”

顾暖愣了一下,有些心慌。

她没有以前的记忆,并不知道吊坠是从哪里来的。

柜台后。

“凌总,您这次回国可是要接手凌家产业?SN您也是持股人,您的吩咐我们自然……”

凌沐阳站在专柜前,下意识往门外看了一眼。

心口微微收紧,凌沐阳没有等对方说完快步走了出去。

“暖暖……”

动漫关键词:把手放在大腿中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