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才三根手指就嗨了

2022-03-21 13:22:1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喂,把家里打扫干净,所有与顾暖有关的痕迹全部清除干净,我不希望洛洛住进去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心烦,听明白了吗?”出租屋门外,陆霆琛给西城别墅的保姆打电话。顾暖

“喂,把家里打扫干净,所有与顾暖有关的痕迹全部清除干净,我不希望洛洛住进去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心烦,听明白了吗?”

出租屋门外,陆霆琛给西城别墅的保姆打电话。

顾暖打了个寒颤,可能陆霆琛并不了解出租屋的石膏板是不隔音的。

冻裂的脚丫撕心裂肺的疼痛,水温已经很低了却还是如同泡在沸水中。

“洛洛,我现在去接你,东西收拾好了吗?”

“多穿点,外面还下雪呢,天冷。”

……

难的秦洛主动要和他同居,还这么着急的搬过去,陆霆琛确实心情不错。

“缺什么明天告诉我,一早我带你去买。”

推开那扇并不算结实的铁门,陆霆琛似乎在思考什么。

“这边不是很安全,夜晚别出门。”

顾暖抬头看着陆霆琛,仿佛看到了他当初带她回家时的场景。

那年,海城也下了雪。

陆霆琛把她带回别墅,让保姆帮她煮了热姜汤。

“这边比较偏远,没事不要出门,不安全。”

那时候,陆霆琛也是这么嘱咐她的,他说外面的世界不安全。

顾暖听话了,一年的时间,从没有踏出过那栋别墅半步。

时间过得真快,但却好像物是人非呢。

“你想吃什么就告诉保姆,让她们给你做。”

最开始的时候,陆霆琛对她还算温柔。

“阿琛,我想不起来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怎么办?”那时候,顾暖才刚刚失忆,被空白记忆支配的恐惧,没有人能感同身受。

“乖,想不起来就不想,有我在。”陆霆琛会把她抱在怀里,柔声安慰。“我陪你慢慢想。”

仅有的温存虽然不多,但却足以支撑顾暖撑了这么久。

“阿琛,你会不会有一天不要我了?”

第一次发生关系,顾暖疼的哭到力竭。

许是因为新鲜感,那是陆霆琛对她最有耐心的一次。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永远不会不要你。”

他说的永远,很短暂。

短暂又脆弱。

脆弱到秦洛一说回国,一切都变了。

“霆琛,我是洛洛。我想回国了,你还愿意娶我吗?”

那天夜里,顾暖被陆霆琛折腾到很晚。

她依稀听见对方在电话了说了什么,然后一切便都变了。

陆霆琛高兴了很久,选婚纱,定戒指,仿佛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予他爱的女人。

可他陆霆琛多残忍啊。

他送给秦洛的一切,偏偏要让她试穿,试戴。

她也是个人啊,她的心也会流血。

她也是会痛的。

“海城什么时候下雪啊。”

一年的时间,顾暖除了坐在窗边等待陆霆琛,更多的是在期待下雪。

“阿琛,海城有大海吗?”

“海城,四面环海。”陆霆琛笑顾暖傻,笑她什么都不记得。

可顾暖并不是真的傻。

陆霆琛曾经说过。“暖暖,你是我在雪地捡到的礼物,等来年初雪,我一定陪你去看大海。”

来年初雪。

她等到了来年初雪,却没有等到那个说带她看海的陆霆琛。

……

出租屋很冷,窗户有一个地方裂了缝,寒风呜咽作响。

顾暖麻木的起身,看着空荡荡的床板,看了很久。

陆霆琛会在意秦洛出门有没有多穿衣服,却没有发现出租屋空荡的连被褥都没有。

他没那么细心,可他对秦洛却细心的可怕。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顾暖头晕的坐在硬床板上,用力抱紧自己。

眼泪不知不觉浸湿了衣角,冰冷彻骨。

好冷。

陆霆琛从来不会关心她的死活,更不会知道她逃出来以后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蜷缩起身体,顾暖呼了口冷气,颤抖着双手轻轻揉搓已经冻僵的脚背。

“宝宝……”手指轻轻触碰腹部,顾暖声音颤抖。

孩子,这是她和陆霆琛之间唯一的牵绊了。

体温在低温环境中越发滚烫,顾暖的意识渐渐模糊。

再忍忍,忍到明天早上就好了,陆霆琛说……他明天一早带她去买东西。

……

西城别墅。

“洛洛,你安心住在这。”陆霆琛带秦洛回了家。

“霆琛,我害怕。”秦洛眼神闪躲,有些心不在焉。“你能陪我睡吗?”

陆霆琛愣了一下,这还是秦洛第一次这么主动。

“好。”把秦洛抱在怀里,陆霆琛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有我在。”

“霆琛……你妈妈一直盼着你结婚生子,如果……如果被她知道我……我不能生孩子,她不会同意你娶我的……”秦洛慌张的看着陆霆琛,小巧白嫩的脸色越发惨白。

“洛洛,你从回国就一直犹豫不决,是因为这个?”陆霆琛松了口气,他以为秦洛是故意拖着他,原来是因为这个。

心疼的把秦洛抱在怀里,陆霆琛吻了下秦洛的额头。

秦洛有些抗拒,身体僵了一下。“对……对啊,女人不能生孩子,是不完整的。”

“别担心,这件事我会解决,等顾暖把孩子生下来,不会有人知道……“霆琛,你对我真好……”秦洛垂眸,松了口气。

“说什么傻话,早点睡,我陪你。”

秦洛点了点头,趁陆霆琛不注意编辑一条短信发了出去,紧张的把手机重新收好。

“顾暖……”熟悉的卧室,陆霆琛下意识喊了顾暖的名字,愣了片刻,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

“霆琛,你方才喊我了吗?”秦洛穿着睡衣从浴室走了出来,疑惑的问了一句。

“嗯,想问你冷不冷。”秦洛最怕冷了,他已经让保姆把暖气开到了最大,可还是担心她会冷。

……

他一点也没有去担心生病发烧的顾暖……还怀着孩子窝在出租屋。

“顾暖,孩子生下来你也就没什么用了,你可以去死了。”

“阿琛,阿琛不要!”

猛地惊醒,顾暖大口的呼吸这新鲜空气。

她做梦了,是个噩梦。

身体麻木的看了眼窗外,天亮了。

窗外银装素裹,好美。

“阿琛……”

顾暖想着,陆霆琛很快便会出现。她太冷了,身体滚烫的厉害,她快撑不住了。

墙上老式的挂钟一直在响,顾暖强忍着困意等了一个又一个小时。

可直到中午,陆霆琛也没有出现。

“哈……”笑了一下,顾暖抬手捂住额头。

她到底,还在期待什么。

那个人啊,何时说话算话过。

“哒哒。”门外传来敲门声。

顾暖猛地清醒,心跳加快的摔下床。

他来了……

“阿琛……”手指冻僵的打开门,可门外的寒风吹进来,站在外面的人却不是陆霆琛。

“我去,这地方是人住的吗?”程继舟有些嫌弃,他让底下的人找的安全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就找到这里了?

顾暖的心凉了半截,身形有些不稳。

“你……”程继舟愣了一下,赶紧把顾暖横抱了起来。“别别告诉我陆霆琛把你扔在这冻了一夜?”

……

眼前发黑的厉害,顾暖抗拒的想要远离程继舟,可她没有任何力气。

“这特么……”程继舟低骂了一句,摸了摸顾暖的额头。“该死!”

整个出租屋空旷的厉害,窗户破损里面的温度比外面高不了多少,床板上一床被褥都没有,这小家伙一晚上怎么撑下来的。

中心医院。

顾暖昏迷了很久,感受到身边的温暖,拼了命的想要靠近。

“病人之前吃过避孕类药物,孩子很有可能先兆流产,不好好养养怕是保不住。”

“这也太惨了,什么年代了,脚还能冻成这样,不穿鞋吗?”

“就是啊,你看看她的手,那么好看的手怎么红肿成这样,没人心疼吗?”

……

护士惋惜的站在医生身旁,觉得顾暖可怜。

睁了睁眼睛,顾暖惊慌的盯着所有人。

“别怕,这是医院,程医生说了,让我们好好照顾你。”护士小姐姐赶紧帮顾暖端了杯热水,笑着放在她身边。“赶紧喝点热水,饿了吗?”

顾暖有些无措的接过热水,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惊慌的如同受惊的小鹿。

“吆,你这生命力还真是顽强,果真是扔在泥里都能开出花。”程继舟拿着病例从门外走了进来,话语透着嘲笑。

顾暖害怕的放下水杯,紧张的缩在床脚,警惕的盯着程继舟。

“这么怕我?”程继舟越发想欺负顾暖,抬手想调戏的捏她的下巴。

“嘶!”倒吸一口凉气,程继舟吃痛的把手收了回来。

这小兔子……还真咬人啊!

“不想保住你的孩子了?”程继舟笑着问了一句。

顾暖慌了一下,紧张的看着程继舟。“孩子……”

“孩子没事,但你身体很差,想保住孩子就养好身体。”程程继舟抬头看了眼点滴,又瞅了瞅顾暖手腕上的输液针,微微蹙眉。“鼓针了,不知道疼?”

顾暖后知后觉的看着已经红肿起来的手背,视线呆滞。

没有感觉到疼呢……

“你还真是……”程继舟仰头叹了口气,这样的傻子,陆霆琛真下得去手欺负。打完点滴,程继舟换好衣服等在病房外。“赶紧的,带你去买被褥和衣服。”

顾暖小心翼翼的下床,有些害怕的躲着程继舟。“我……钱,我会还你的。”

她不想欠任何人的人情,可陆霆琛并不管她的死活,如果继续下去,她会冻死的。

自己也就无所谓了,可现在有了孩子。

“得,我记陆霆琛账上了。”

好笑的看着瑟瑟发抖的兔子,程继舟摇了摇头。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家在什么方向还有印象吗?”程继舟试探的问了一句。

顾暖走着的身体僵了,茫然的看着四周,摇了摇头。“我家,应该不是海城。”

她偶尔也会想起一些东西,但海城的陌生让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熟悉感。

“得,小黑户,难怪陆霆琛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你,你这样的傻子……”程继舟挑了挑眉,越发想欺负顾暖。“就是被玩死了,都没有人会查。”

顾暖抬头看了程继舟一眼,出奇的淡定。“哦。”

哦?

程继舟乐了,胆小的像只兔子,却不怕死?

千城广场。

程继舟带顾暖去商场买东西。

他真是二十一世纪绝世好兄弟的典范了,连陆霆琛的情人他都要管,真是闲的。

“哇!”

商场中心,突然一声脆响,漫天的彩色气球应声飘落,四周一片羡慕的惊呼声。

顾暖呆滞的站在原地,抬头看着漫天飘落的彩色气球,雾气湿润了眼睛。

“我去,不会这么巧吧。”

程继舟暗骂了一句,下意识想把顾暖拉走。

陆霆琛这家伙够可以的,在公司跟秦洛求婚失败也就算了,现在又来陆氏旗下的商场求婚,有钱烧的。

麻木的站在原地,顾暖在人群中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形,在众人的艳羡中,一步步走向气球中央的女人。

求婚啊……

好浪漫。

羡慕吗?

……

原来,他真的是个骗子。

她在出租屋快要冻死的时候,陆霆琛在干什么?他在准备给秦洛求婚。

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泪水忍不住的砸落在地上。

“嫁给他!嫁给他!”

四周一片欢呼和呐喊声,顾暖感觉耳朵嗡鸣的厉害。

那个从不把她当人看的男人……却把别的女人捧在手心里疼爱和珍惜。

其实,没什么好嫉妒的,只是因为不爱罢了。

“走吧,在这受虐?”程继舟多看了顾暖一眼,潜意识把声音放低。

感情真的不好说什么,顾暖这么招人心疼的小家伙陆霆琛不喜欢,偏偏要上赶着去追求一个自己得不到的白月光。

明眼人都知道秦洛在吊着陆霆琛,只有他自己不觉得,还能找出一万个理由替秦洛辩解。

摇了摇头,程继舟抬手扯住顾暖的手腕,把人拉进电梯。

“手机会用吗?”

……

程继舟一路和顾暖说了不少话,可就像是对牛弹琴。

小家伙像是丢了魂,眼眶红的厉害,但却不哭也不闹,乖巧的跟着程继舟,懂事的让人心疼。

“小兔子,手机会用吗?”蹙了蹙眉,程继舟抬手把人困在身后的玻璃墙上。

“会……会一点。”惊慌的回神,顾暖声音颤抖的点了点头。

之前,陆霆琛有教过她的,但他并没有多少耐心,只教会她如何打电话和接电话。

“自己选吧。”程继洲大气的指了指柜台,想让小家伙开心点。

毕竟女人在买买买的时候是可以暂时忘记一切的。

顾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柜台上的手机,紧张的握紧了双手。

程继舟不会平白无故给她买东西的,都记在陆霆琛的账上……

她已经欠了陆霆琛很多钱了,她不知道能不能还得起。

……

“手机只需要接听电话就好。”

“在我不找你的情况下,不许主动联系我,听见了没?”

“顾暖,我的话你记不住?谁允许你给我打电话了?”

……

在她学会使用手机后,她兴奋的想要和陆霆琛一起分享。

可陆霆琛呢,只有不耐烦,和一次次的威胁。

她只是想他了,只是想给他打个电话而已。

后来……

她守着电话,只有无尽的等待,等陆霆琛哪天想起她了,打电话告诉她……

顾暖,我今晚去你那,收拾好等我。

动漫关键词: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