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你的那太大我的那里装不下*上面饱了下面还饿着

2022-03-21 13:14:5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南小姐说要吃外卖她自己会叫,自己叫的才放心……”这是拐着弯骂他阴险呢,顾郁琛拿起西装,黑着一张俊脸出了办公室。“我倒要去看看,她叫的外卖到

“南小姐说要吃外卖她自己会叫,自己叫的才放心……”

这是拐着弯骂他阴险呢,顾郁琛拿起西装,黑着一张俊脸出了办公室。

“我倒要去看看,她叫的外卖到底有多放心?

他百忙中抽出时间给她定餐,全心全意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她对海鲜过敏跟他说就是了,凭什么质疑他的好心?

韩雅在原地默默行注目礼。

她心里疑惑:顾总明明那么讨厌南小姐,为什么南小姐一怀孕,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难道都是因为孩子?

顾郁琛到财务部时,南诺已经吃起了自己点的餐。

隔着玻璃墙,就看到她美滋滋地将一个肉丸喂进嘴里,一脸满足的模样。

她边吃饭,还在边弄报表。

发现有个数据不对,她又抽出手,做了批注和修改。

左手食指上缠着纱布,打字比平时慢了一些。

顾郁琛眉头不经意皱了皱,财务部的工作什么时候这么重了?

南诺核对好报表,也把饭吃完了,打算趴着午休一会儿。

这两年在顾家过着无所事事的悠闲日子,突然上班并且工作强度这么大,除了还不习惯之外,身体上也略感吃力。

很快,她便呼吸均匀,沉沉睡着了。

外面,顾郁琛推开玻璃门,放轻脚步走了进来。

南诺趴在桌上酣睡,白皙小脸上,自然卷翘浓密的长睫微微颤着,仿佛睡得很不踏实……

他眸色微深,不由自主地拿起扶手上的薄毯,十分轻柔地盖在她背上。

眼角余光不经意扫到了桌上一张图画上。

凑近一看。

顾郁琛的脸色,瞬间黑成了锅底。

‘卑鄙无耻的大恶魔!’

‘你妹的,让你横,让你坏,让你欺负人,老娘戳死你,戳死你!’

‘画个圈圈诅咒你长一脸雀斑……’

A4纸上,用签字笔画着一个方脑袋的头像,画功十分抽象,额头上面写着顾郁琛三个大字。

最可恶的是,她竟然在脸上杵了无数个小黑点,旁边一个标注弧里写着雀斑两个字……

顾郁琛:“……”

他看着睡得一脸无害的女人,紧紧攥着拳头,才忍住没把盖在她身上的薄毯扯下来,丢出窗外去。

正想着该怎么教训这个可恶的女人时,画纸旁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顾郁琛扭头去看,一个“哥”字映入眼帘。

是秦岩打来的电话。

他眸底闪过一抹波动,看了眼熟睡的南诺,拿起手机划动接听键。

不待他出声,秦岩清雅的嗓音就他和秦岩也算是老相识了。

秦岩什么性格,他清楚。

性子清冷的他,对秦以柔和秦佳宁那两个亲妹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

突然,脑海里响起那晚南诺打电话求救,喊的那一声‘秦岩’。

顾郁琛眼神又冷了几分,心里莫名的有些不舒服。

电话那头的秦岩怔了下,下意识便问:“郁琛?诺诺的手机怎么会在你那里,诺诺人呢?”

顾郁琛眉宇愈发阴沉,“我居然不知道你这么关心南诺,甚至超出了你的两个亲妹妹!”

诺诺、诺诺,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哥,口口声声叫得那么亲昵……

他这个丈夫都没喊得这么肉麻!

顾郁琛周身都透出一股子肃杀的气息来。

听出顾郁琛字里行间的不悦,秦岩挑了挑眉,云淡风轻地笑着道:“对呀,我和诺诺一向这么亲近的……”

“一向亲近?那她做的那些恶毒的事,你都知道吗?还有,她现在……”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

向来冷静自持的顾郁琛,竟然被秦岩一句话就激得失去了理智。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人抢走。

南诺不知何时醒来,眼睛都被怒火烧得红了,“顾郁琛,你凭什么擅自接我的电话?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教养?”

她吼得脖子上青筋都暴了出来,眼神像在看一个势不两立的敌人。

在秦家,秦佳宁总是爱翻她的东西,羞辱她是个寄人篱下的寄生虫,所以她真的特别讨厌别人乱动她的东西!

顾郁琛俊颜铁青,“南诺,你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那我就再跟你说一遍,你没权利动我的手机,更没资格帮我接电话,你这样就是没教养的表现!”

她真是气糊涂了,才敢骂他没教养,这两个字骂的不是顾郁琛,而是他的父母,想到顾老爷子,她心虚的低垂眼睫。

看到手机,她那点愧疚又瞬间灰飞烟灭。

秦岩打来找她,却是顾郁琛接的,秦岩会怎么想……

她握紧手机的双手,不由得颤了颤。

“南诺!”顾郁琛额角青筋突突直跳,像头暴怒的狮子,“我没权利?我没资格?你是不是忘了,你是顾家少奶奶,是我顾郁琛的妻子?”

他凭什么?凭他是她的丈夫!

她反应这么激烈,到底是因为他擅自接了她的电话,还是因为那是秦岩?

回想起秦岩叫她诺诺的亲昵,她叫秦岩时的温柔,顾郁琛眸光讳莫如深。

之前他没注意,现在想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不是兄妹情深那么单纯。

“顾家少奶奶,妻子,丈夫?呵呵!”南诺嘴角扯出一丝嘲讽,“顾郁琛,这几年你是怎么对我的,你有没有把我当成妻子看待,你心里最清楚!而我也一样,从未把你当成丈夫!这段婚姻对我们来说,不过是一张纸的约束而已,请你以后别再说这么可笑的话了!”

“两年多来,你回过老宅多少次?又去医院陪了秦以柔多少次?搞得好像我才是第三者,现在你却说我是你的妻子?”顾郁琛不知道南诺竟是如此的伶牙俐齿,重重呼了口粗气,冷笑着反问:“所以,你是在怪我冷落了你?”

南诺被他噎得一滞,气得脸都红了,“顾郁琛,你少自以为是……”

话到一半,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她连忙闭口,一脸紧张侧耳倾听,隐隐听到黄燕和几个同事的谈笑声——

“今天的红烧狮子头好好吃,总监好像也很喜欢吃,不过我都没在食堂看到她,不知道是不是忙忘了。”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话声逐渐清晰起来。

南诺的心一下跳到嗓子眼。

急得手足无措之下,一把拉住顾郁琛的领子,猛地一个用劲,愣是将毫无防备的顾郁琛推到办公桌下。

“南诺,你……”

“闭嘴!”眼看几人就要进来,南诺索性一脚踢在顾郁琛屁股上,将他一个一八零以上的大男人,硬生生卡在狭小的桌子底下。

一连串的动作不加思索,干脆利落。

她不想被黄燕他们看见顾郁琛在午休时间,出现在她的办公室里。

否则她这段时间对属下的震慑工作,全都白费了。

而且会让大家更加觉得她这个人虚伪。

怕顾郁琛出来,她飞快地坐到椅子上挡住。

‘嘶~’顾郁琛的屁股又被她踢了一脚。

南诺:“……”

她发誓,这一次绝对不是故意的。

赶紧把脚往回收,低下去飞快说了句:“别出声,有人来了。”

顾郁琛费劲地转过来,对上她满含带着急和丝丝乞求的眼睛,失神一刹,满腔的怒火竟然轻易被浇灭。

而他转过来后更加尴尬。

南诺今天穿着一条及膝的短裙,可他的脸正正对着她的小腿。

她腿上的皮肤也是白净细腻,甚至能看到上面细细软软的绒毛,小腿纤细得一只手圈住都绰绰有余。

顾郁琛眸光微晃了下,不自然地错开视线,然而却又在不经意间扫到她腿间……

他喉结上下滚动,小腹处一股热浪急速上涌,似要将他的理智全部吞噬。

周遭的空气都变得灼热起来。

南诺刚察觉到气氛不对,脚踝便被男人一掌握住,她浑身一僵,刚要发作,外面就有人敲门。

“总监?”

男人的大手在她小腿上一寸寸游移,她身体微颤,头皮发麻。

“有事吗?”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正常。

但声线颤抖,眼神里的紧张怎么也掩饰不住。

几人站在门口,一脸善意地对着她笑了笑便走了。

只有黄燕见她神情紧张,便‘关切’问道:“你没事吧?还没吃饭吗?”

“我没事,吃过了。”

男人的手还在往上攀爬,她都快哭了。

可脸上还得努力保持着微笑,神经紧绷得像拉紧的弦。

黄燕狐疑地看着她,走进来,“真的没事吗?我看你脸都红了,是不是发烧了呀?”

南诺看着她一步步朝自己走近,而男人一只手捉住她的脚踝,另一只手十分恶劣地往上移动,就快要伸到裙子里去。

她急得手心都湿了。

“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黄燕之前说她坏话被抓到,今天逮到关心的机会,自然要把戏做足,好让南诺对她改观。

眼看黄燕就要越过办公桌,南诺突然拨高声音:“黄燕,我说我没事,你出去,顺便帮我把门带上。”

着急之下,她的语气透着几分烦躁。

黄燕尴尬极了,讪笑着转身往外走。

南诺总算松了口气,但因为是三面是玻璃墙的缘故,她还是不敢大意。

“把你的脏手拿开!”她看了眼外边,见没人注意,她才微微弯下腰,压低声音说道。

她清丽的小脸一片绯红,暗暗较劲,试图把脚从他手中抽出来。

谁料,一个用力鞋掉了。

而男人的手抬着她的脚,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脚背上。

十根脚趾不由紧张而敏感地蜷起。

她使出全身力气挣扎,一不小心踢到男人的下巴。

顾郁琛闷哼一声。

发麻的双腿没有稳住,直接栽了前去。

谁知,薄唇竟然贴在了女人的秘密花园上——

从手机里传了出来:“诺诺。”

诺诺?

顾郁琛眸色微冷。

他在这两个字里听出了超出了兄妹界线的温柔和宠溺?

他眉心狠狠一皱,冷声喊道:“秦岩。”

动漫关键词:上面饱了下面还饿着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