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挤地铁被别人做了的感受 为什么一加速女生就会叫

2022-03-21 13:13:5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回老宅的路上,南诺脸上的浮肿已经消了。不过残留着一道红红的指甲印。张姨看着南诺脸上的印子,再想到她那天晚上的那一身伤,担心地问:“少夫人,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得看医生,或

回老宅的路上,南诺脸上的浮肿已经消了。

不过残留着一道红红的指甲印。

张姨看着南诺脸上的印子,再想到她那天晚上的那一身伤,担心地问:“少夫人,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得看医生,或者跟老爷子和少爷说,千万别逞强。”

南诺笑眯眯地道:“只是淤青而已,过两天就散了。”

从前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养成了她不娇气的性格。

宽慰张姨两句,她便思索着搬出老宅的事。

现在她和顾郁琛势如水火,往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她得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了。

走到房门口,胃痛突然发作。

她身子一晃,好在后边的张姨及时扶住,才没摔倒。

“少夫人,胃又疼了?”

南诺摆摆手,说不出话,胃里绞着疼,额头直冒冷汗。

张姨赶紧扶她上床。

一躺到床上,她就像只猫似的蜷成一团。

张姨替她盖上被子,照顾她吃下胃药。

等南诺迷迷糊糊睡了,张姨轻手轻脚地来到房外,拨通了顾郁琛的电话。

男人接起电话:“张姨?”

张姨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压低声音:“少爷,少夫人她最近回家,总是带着一身伤,刚刚回来,好像又被人打了,脸上好长一道血痕哪!”

顾郁琛捏着电话,敛着眉,十分阴郁。

张姨继续说:“少爷,女人娶回家,是需要疼的,她现在……你有空,陪她去一趟医院吧,别让她一个人捱着。”

顾郁琛心里有刹那动摇,但是想到南诺那坚毅倔强的眼神,旋即改口:“她坚强得很,不必操这份心!”

第二天清晨。

南诺起来后,吃过胃药还是有点疼,实在没辙,她还是去了医院。

这是本市的三甲医院,看病的人太多了,排了老长的队伍。

林菲经过时无意中看到了南诺。

林菲以为自己眼花,特意上前几步,才确定是她。

“林医生,顾先生叫你。”护士跑过来叫她。

林菲说了句谢谢,转身朝着顾郁琛在的病房走去。

秦以柔住在这家医院的VIP病房里。

林菲不止是个出色的心理医生,在脑神经科的地位更加权威,做心理咨询师只是她的业余爱好而已。

她走进病房,看到顾郁琛坐在床沿,他望着床上女人的眼神里,有着浓到化不开的情绪。

听到脚步声,男人只扭头看她一眼便又转了回去。

“结果怎么样?”

顾郁琛握住秦以柔的手,既想知道结果又害怕知道。

床上沉睡的女人,容颜秀丽,因几年不见日光,又在白炽灯光线的映衬下,皮肤白得不见一丝血色,脆弱得好似随时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几年被照顾得很好,她的双手除了冰凉之外与正常人无异,并没有因为缺乏活动而萎缩,指尖白皙修长。

林菲如实作答:“还是老样子。但你也不要灰心,只要她的身体机能没出现问题,就还有希望。”

顾郁琛无奈叹了口气,将秦以柔的手放回被子里。

“知道了。”

他说罢就打算走了,刚走到门口,林菲林菲满脸八卦,好奇问道:“你跟南诺试过了没有?”

顾郁琛脚步猛地一顿。

林菲险些撞倒他。

林菲又换了个问题:“忘了问你,那晚你和她做戴套没有?”

顾郁琛脸黑得快要滴出墨来。

林菲缩了缩脖子,收起玩笑的表情,“别这么看着我呀,我是为了你好才问的,你要是真不喜欢南诺,就得做好安全措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刚才我看到南诺了……”

顾郁琛薄唇紧抿。

看到她了?

她来医院做什么?

林菲看到他表情的变化,嘴角一扯,一脸幸灾乐祸地笑道:“她在妇产科那一楼……”

顾郁琛握紧拳头,眉心紧拧,狭长的眼眸微眯,带着警告的意味,“你很闲吗?”

说罢,扬长而去。

林菲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大声问:“要不我去帮你打听一下?”

若是南诺真有了……

她不厚道地噗哧笑出了声。

真是有点迫不及待地想看顾郁琛会是个什么表情?

顾郁琛好似没听见,往前走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知道他不会回答,林菲也不恼,无所谓地拍了拍手上的病历报告。

……

出了医院,顾郁琛的脚步慢慢放缓。

不自觉想起了昨天晚上张姨的那一桶电话。

张姨想对他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还话里话外,叮嘱他陪南诺去看医生。

难道张姨是在暗示他什么?

顾郁琛黑着脸走到车上,改变了目的地,直接往老宅的方向驶去。

他风尘仆仆赶到,刚到门口,就听到女人甜美愉悦的歌声。

“当雨滴落在青青草地,我听见远方下课钟声响起……”

循声走到厨房门口,看到有条不紊做饭的南诺。

她系着清新淡雅的白底蓝碎花围裙。

如葱段般修长白皙的手指,利落地做着准备工作。

指甲白白粉粉的,看上去特别干净又可爱。

她今天要做一道垂涎已久的糖醋排骨。

往锅里加些水,盖上盖子打火,等水开了就放排骨下去焯一下。

在柔和光线的衬托下,有种岁月静好的唯美感觉。

她竟然会做饭,顾郁琛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南诺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没发现后边站了一个人,直到切姜时突然断电,刀一滑,切到了手指。

“啊——”

她惊呼出声。

菜刀掉到地上,险些砍到脚趾头。

伤口不断往外渗血,她立刻含到嘴里止血,含糊不清叫了两声张姨也没人应,就准备蹲下去捡掉落的菜刀。

突然,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她猛地转身。

还未看清来人,手腕就人捉住。

整个人被拉进男人宽阔紧实的怀里。

男性的阳刚之气和淡淡烟草味扑面而来,南诺心尖一颤。

紧接着,顾郁琛阴损的话落下来:“虽然你皮糙肉厚,但是停了电就不要去碰尖锐的东西,这是基本常识。”

南诺眸子染霜,生气地大声喊道:“你松开!”

微弱光线下,那双墨似的黑瞳宛如神神秘的星空,看得她的心跳莫名加速。

他一眨不眨下望着女人的脸,将她受惊、愤怒、慌乱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又不是洪水猛兽,反应至于这么大么?

顾郁琛不悦蹙眉。

女人柔软身段贴在他身上,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馨甜。他克制着自己,不希望内心因为她泛起涟漪。

南诺的手腕太痛了,实在抽不出来,便一头低下去——

狠狠咬在男人的手指上!

尖锐的刺痛让他松了手。

南诺趁机抽手并后退数步,手肘却又不小心碰翻了什么东西——

一顿‘劈里啪啦’的声音结束后,厨房便陷入一片沉寂中。

气氛僵到空气都被凝固了似的。

半晌,顾郁琛薄唇微动,正要出声,头顶上的灯骤然亮起。

突然的光线有些刺目,南诺眯起眼睛。

停电切到手已经够郁闷了。

顾郁琛的出现,直接让心情跌到谷底。

张姨慌张地小跑进来,看到南诺手指上一滴血滴到地板上,吓了一跳,又风风火火跑去拿医药箱。

南诺带着十二分怒意,直直瞪着前面的男人。

她这副恨不得咬上男人几口的表情,一点威胁都没有。

反倒衬得她眼波潋滟。

沾着指尖血的唇瓣,如樱桃一般艳丽。

整个人更是如同一朵待放的花骨朵,等着人去采撷。

顾郁琛只失神刹那,便是目光一沉,眸子里涌起危险的气息……

直到张姨匆匆提来医药箱,他才收回目光。

“张姨,我自己可以,不过得麻烦你把厨房收拾一下了。”南诺接过医药箱,看也不看顾郁琛一眼,漠然走了出去。

顾郁琛心口就像是被人塞了一块海棉,还是浸着水的那种。

他没来之前,她心情愉悦哼歌做菜,现在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他有多么不招人待见似的!

该冷漠的,该讨厌的,明明是他才对!

锋利的刀口,差点就把南诺食指上的肉切下来,看着那道深深的口子,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却还是忍着疼痛用酒精棉止血消毒。

她的心思全在自己的手指上,完全把顾郁琛当空气。

这个男人结婚两年多都不曾回过家,最近却频繁回来,也不知他在搞什么鬼!

清理好伤口又擦了药,最后缠上纱布,张姨收拾好厨房出来看她,担心地道:“夫人,叫医生来打针破伤风吧?”

流了那么多血,万一没包好伤口感染了怎么办?

南诺‘不用’两个字还未出口,就听到男人不容置喙的声音:“去叫。”

不给南诺拒绝的机会,目光凉凉地看她一眼,又道:“我有话要问你。”

顾郁琛坐到沙发上去,低头看了眼胸前那片被血染红的地方,眸光晦暗,划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张姨去叫医生,偌大的空间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人。

气氛再次跌到临界点。

南诺感觉自己像坐在中央空调的风口上,后背一片冰凉。

她不去看散发冷气的男人,假装很专注地弄着还未绑好的纱布。

顾郁琛无声地打量她。

女人肤色白净细腻,五官小巧精致,额前几缕碎发散开来,在眼前挡着有点碍事,她抬手,将碎发发别到耳后。

连个耳洞都没打的耳朵,像是一块纯洁无瑕的美玉,耳垂白里透红粉嫩剔透。

顾郁琛看南诺的眼神微微有一丝晃动。

忽然的口干舌燥起来。

然而,他第一反应不是喝水,而是将那块‘美玉’,含进嘴里。

他觉得这个念头猥琐极了,不自在地撇开了视线。

南诺一只手包扎,动作稍显吃力。

一个不小心碰到伤口,又痛得嘴里发出‘嘶嘶~’声。

顾郁琛实在看不过眼了,起身到她身边坐下,霸道地夺过她手上的手。

南诺一怔,“你……”

不等她拒绝,顾郁琛已经冷着一张脸给她包扎:“南诺,你几岁了还不懂事?”

知道自己怀了孕,还跑去做什么饭!

受了伤要用药,孕妇不能瞎用药,她不知道吗

跟了出来。

他边走边问:“还有事?”

动漫关键词:挤地铁被别人做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