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粗暴强奷H文 老公不在儿子就要

2022-03-21 13:12:3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南诺回过身,只见顾郁琛倚在浴室门边,嘲弄鄙夷地望着她。刚才找东西找得太入神,浴室里水声什么时候停了她都没听到。南诺吓得把手里的内裤扔出去。花内裤飞出老远,直直挂到顾郁


南诺回过身,只见顾郁琛倚在浴室门边,嘲弄鄙夷地望着她。

刚才找东西找得太入神,浴室里水声什么时候停了她都没听到。

南诺吓得把手里的内裤扔出去。

花内裤飞出老远,直直挂到顾郁琛的头上。

男人周身的气压骤降:“……”

“噗。”南诺好不容易忍住笑,跑过去把花内裤从他头顶拿下来,“不好意思啊,我也不知道这么准……”

看到往日高高在上的大总裁这么窘,南诺心里的气也消了一些。

“你知不知道,我的衣服都去哪里了?”

“你的东西已经打包送到我的公寓里去了,你敢说你不知道?”顾郁琛狐疑地打量南诺的神色,想看出她有没有假装的成分。

南诺却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顾郁琛:“我的东西为什么要送到你的公寓去?我又不跟你住……”

南诺顿住。

一个可怕的念头钻入脑海。

爷爷这是,让她搬去跟顾郁琛一起住?!

顾郁琛冷嗤一声。

当初老爷子逼他娶这个女人进门也就罢了,今天还要让她住进他的公寓去。

真不知道是老爷子鬼迷心窍了,还是这个女人心机太深,竟然让老爷子这样疼她?

他上前一步,逼近南诺,低沉的嗓音带着蛊惑:“怎么,搬去跟我住,不是你的心愿?”

水晶灯的光芒柔柔洒下。

男人冷峻的五官被修饰得柔和了些许,晕着朦胧的光圈。

他泛着水气的发丝乌黑亮泽,腹间线条坚硬而分明,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男性的气息恣意而浑厚。

南诺后退一步,不自在地别过脸,“既然我的衣服不在你这里,那打扰了。”

说完就要走出门,手腕却被一把捏住。

顾郁琛轻轻一拽。

轻而易举就把南诺甩向身后那张KINGSIZE大床。

下一瞬,他倾身压了上去。

南诺惊恐,一双琉璃眸子瞪得奇大。

她伸手去推,手却被男人擒住,禁锢到头顶。

顾郁琛缓缓压向身下的柔软,脸慢慢凑近她的颈项,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间。

南诺不安分地扭动身体,“顾郁琛,放开!”

她的挣扎像极了最芳香甜美的邀请。

而鼻翼,每一次呼吸都是她幽幽的体香。

他小腹一阵燥热。

即便顾郁琛心里不承认,但是身体,还是十分诚实地产生了渴望。

该死。

“别动!”他喝道。

南诺恨恨地怒瞪着他。

顾郁琛故作一脸遗憾地说:“爷爷可是很期盼能抱上孙子的。可是,我都离你这么近了,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你太没滋味了。”

南诺意识到,顾郁琛只是想羞辱她,顿时又羞又恼,抬腿踹了男人一脚。

好巧不巧,正踹到了敏感的部位。

顾郁琛闷哼一声,松开了她,倒在一旁。

南诺飞快爬起身,冲顾郁琛做了个鬼脸,趁他还没爬起身,一溜烟跑没影了。

顾郁琛脸色黑得能渗出墨来,刚才被她踢到痛不欲生的地方,此刻竟……

他竟然对她……
顾郁琛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跟老爷子抗议,不能让南诺搬到他的公寓。

晚饭过后,老爷子让顾郁琛到书房谈话。

顾郁琛来到书房,却只看到南诺一个人在书房里。

她站在整墙书柜前,捧着一本书,正看得入神。

暖黄色壁灯打在她的侧脸,勾勒出柔美的线条。

顾郁琛微微拧眉:“你怎么在这里?老头子呢?”

南诺错愕抬头。

似乎看到顾郁琛她也很意外,“爷爷让我在这里等他,说有事交代……”

正说着,书房的门“砰”一声关起来。

锁门的声音绝情响起。

顾郁琛意识到什么:“糟了!”

他快步抢到门后拍门,“开门,里面还有人。”

外面却没有人回应。

顾郁琛粗鲁地扯低了领口,双手插在腰上,舌尖抵在下唇,气极反笑,“老爷子真是越老越瞎操心。”

他暴走两圈,又砰砰砸门:“开门!就算这样,我也不会碰她!我就是不喜欢她!我现在不会喜欢她,以后也不会。不对,我不但不喜欢,还很讨厌,恶心她!”

南诺安静地抱着书,站在书架前冷眼看他。

顾郁琛回过身,看到南诺看着他,倔强的眸光里,不知怎的,让他看出一丝受伤。

他不自在地转开脸,“老爷子老糊涂了。”

南诺说:“爷爷好像打定了主意,你砸门也不是个办法。”

顾郁琛睨她一眼,带着凶狠,“这不会是你跟老爷子合谋好的吧?”

南诺瞪他,懒得再跟他说话,走到了书房里间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一应俱全,相当于一间小卧室,对南诺而言,将就一晚也是可以的。

夜已经深了。

南诺的作息一向规律,到了睡眠时间,就尤其地困。

她撑不住,躺到了休息室的床上。

顾郁琛折腾了半宿,也累了,走进休息室,看到南诺睡得正香,他气不打一处来。

他这么努力,这个女人倒好,睡得安安稳稳。

他走过去端详南诺的睡颜,捏了一把她的脸,“这样都能睡,你是猪吗?”

估计是他捏疼了,南诺呢喃一声,小猫似的扒开他的手。

一张照片从她身上掉出来。

照片里的是一男一女,十六七的模样。

男孩是秦家的长子,秦岩。

女孩便是南诺,带着点婴儿肥的脸蛋嫩得能掐出水来,笑容灿烂得耀眼,娇艳得好比一朵盛放的花朵,眼睛闪着星星似的碎光,从眼神就能看出来,当初她在照这张相片时有多开心。

顾郁琛将视线移开,嘲讽道:“笑得跟个二百五一样。”

心机歹毒如南诺这样的女人,到底是怎样佯装出那么纯粹的笑?

顾郁琛心中郁闷,直接将南诺拽了起来。

梦中被人吵醒,南诺火大地瞪着男人骂道:“顾郁琛,你是不是有病啊?”

顾郁琛嘴角抽了抽,审视的目光打量她,“睡觉!”

不给南诺说不的权利,他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南诺愣住,这是什么情况?

可又不等她搞清楚状况,顾郁琛长臂一揽,将她整个身子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她背对着他。

男人口中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脖颈,那里太敏感了,她全身酥麻、轻颤。

“顾郁琛,你干什么?”南诺脸红到耳朵根,羞怯大喊。

“睡觉。”她属于娇小玲珑类型的身材,贴合着他的高大却格外契合,而且,这小身板柔软得不可思议。

顾郁琛口干舌燥,呼吸一下子重了很多。南诺想挣脱他,身体不小心蹭到他的胳膊,好似热锅里浇油,让他的血液一瞬间沸腾起来,抱她的力度不由得加重。

南诺快被他勒得透不气了。

“顾郁琛,你给我松开。”

“闭嘴,再吵你今晚就别想睡了。”

男人的嗓音暗哑得令人心惊。

南诺察觉到身后男人的异样,她全身绷紧一动不动,大气也不敢出。

过了好一会儿,见他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她这才压下惊慌,试探地喊了一声:“顾郁琛,你要不要睡另一边……”

幽暗中,一声浅浅柔柔的呼唤,宛如一壶醉人的美酒。

男人眸光再深几分,带着几许他自己也未发觉的复杂情绪。

手伸到了她的身前,再不轻举妄动,立即合上眼睛装睡。

夜,寂静无声。

只闻两人克制的轻微呼吸。

南诺努力撑了三十分钟,实在抵挡不住睡意,才沉沉进入梦乡。

但抱着她的男人,从头到脚都因为她而热得像被火烤着。

睡觉不老实的南诺翻了个身,腿搭在他的腿上,手放在他的腰上,身前更是紧贴他的胸膛。

顾郁琛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释放。

最后实在克制不住,他起床去了浴室。

一个晚上,他大约冲了七八次凉水。

顾郁琛像个自虐狂似的,出来后还是要搂着她睡。

凌晨,天空泛鱼肚白,他借着晨光,深深看着枕边熟睡的女人,心里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似乎,他并没有那么厌恶她。

他甚至不排斥她。

这一夜,他片刻也未合眼。

早餐时刻,书房的门终于开了。

家里佣人都担心顾郁琛会大发脾气,没想到整个早餐过程,顾郁琛都安静地用餐。

吃下最后一口早饭,他用餐巾优优雅地擦拭嘴角,突然出声:“老爷子,她不能搬到我的公寓住。”

顾老爷子一愣:“为什么?”

“我们性生活不和谐,我昨晚和她同床,提不起一点欲望……”顾郁琛擦着脸上的牛奶,眼神扫过南诺时,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顾老爷子不相信他的借口,下意识张口就接道:“不可能,你那次……”

“哪次?被你下药的那次吗?所以你还打算再来一次?”顾郁琛的声音冷到极致,手中的筷子猛地往桌上一拍。

老爷子嘴皮动了动,不知道如何辩解。

顾郁琛起身,“我上班去了。”

说完,他走出餐厅接过佣人手中的外套,头也不回地走了。

顾郁琛没有去公司。

而是来到了A市最好的心理咨询室。

聊天室里。

顾郁琛坐在诊疗医师对面,疲惫地捏了捏眉心,“我……”

医师林菲身穿白大褂,披着一头大波浪卷发,鼓励地盯着顾郁琛。

因为失眠,顾郁琛眼睛下方有着淡淡青影,他沉吟了片刻后,“我有感觉了……”

林菲倏地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你,你是说你那儿有感觉了?”

说着,她眼神向下移动……

顾郁琛皱眉,眼风凉凉地扫过去。

“咳……”林菲移开目光,尴尬清了清嗓子,走到顾郁琛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表情严肃地道:“说得具体点。”

“一个月前,我们家老爷子在牛奶里下了药……”顾郁琛十指交叉。

林菲低头在他的档案上作记录,见他停顿,抬起头问道:“那后来你做了没有?”

动漫关键词:老公不在儿子就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