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是爸爸的大还是我的大:看来昨晚还是让你不够累总裁

2022-03-21 13:11:1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睡梦中,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掐住南诺的脖颈。似乎要断绝她的呼吸……南诺猛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双覆着冰霜的黑眸。顾郁琛!“南诺,你该知道我的底线,为什么还要犯到

睡梦中,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掐住南诺的脖颈。

似乎要断绝她的呼吸……

南诺猛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双覆着冰霜的黑眸。

顾郁琛!

“南诺,你该知道我的底线,为什么还要犯到我手上?”

顾郁琛双目通红,显然气极了。

南诺大脑越来越胀痛,意识开始模糊,顾郁琛是真的要掐死她!!

“昨天明明是你先……”

“难道这不是你惯用的手段?三年前的事,我本不想再计较,你却一而再地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情,我警告你,我虽然给了你名份,也能随时收回,让你孑然一身滚出顾家!”

晨光熹微中,她脸色苍白,细腻瓷肌泛着光,像个娇贵易碎的玉人儿。

顾郁琛本该厌恶她,可是此刻内心竟有了一刻松动。

他一把甩开南诺。

哗——

南诺摔在床头柜上,额头一阵剧痛。

死死咬住下唇,南诺不吭一声。

也不让眼泪掉下去,但怎么也直不起腰来。

顾郁琛的手机铃声响起。

他看了眼号码,便躲开南诺去到阳台接电话。

南诺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惨然一笑。

人人都羡慕她,嫁得A市龙头企业的少东家。

顾郁琛年轻帅气,有才干有手腕。

不论新老一辈企业家,提到他时无不赞叹一二。

然而幸不幸福只有她自己知道。

顾郁琛心里的白月光,是秦家二千金,秦以柔。

而南诺,不过是秦家的养女,一个临时新娘。

阳台。

“怎么了?是不是以柔醒过来了?”

“顾先生,昨天,我看到南小姐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以柔小姐的病房外。”

顾郁琛眸子微眯,“南诺?你是说,她去了医院?”

昨天,顾老爷子以心脏病发为由,把他骗回老宅。

南诺便一直跟他待在一起。

怎么可能有机会去医院?

“之前以柔小姐一直好好的,昨晚就突发了状况,南诺一定是对以柔小姐做了什么!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自家姐姐都这样了,还不肯放过……”

顾郁琛打断她,冷声警告:“南诺昨天一直跟我在一起。她如今好歹是我的妻子,你这么编排她,是秦家授意,还是你活腻了?”

护工一愣,冷汗涔涔。

顾少昨天跟南诺在一起?

不是说,这位顾少不喜欢南诺。

新婚第一天,甚至从老宅搬出去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般维护南诺?!!

“顾、顾先生……?”

“花钱雇你,是来照顾以柔的,不是搬弄是非嚼舌根的!再有一次,你就滚吧。”

愤怒地挂断电话。

顾郁琛烦躁地捏了捏眉心。

房间里,南诺正默默收拾满地的狼藉。

雪色脸庞衬得红肿的伤口十分显眼。

可她不哭不闹,不像是要把两人争执的事捅到老爷子面前的样子。

她这是在做什么?

装可怜、博同情?

当年,原本要嫁给顾郁琛的秦以柔突发车

顾郁琛先一步下楼吃早餐了。

南诺强打起精神,换衣服、洗漱。

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如纸。

额头上的伤口血液凝结。

看上去有些恐怖。

她怔忡片刻,深深叹了口气,用酒精棉擦干血迹,拿来剪刀剪了刘海。

正好能遮住那道伤口。

她白嫩的脸蛋看上去就像前几年稚气未脱的模样。

保证瞧不出异样,南诺这才下楼。

餐厅里,顾老爷子跟顾郁琛在喝粥。

瞧见南诺,顾老爷子一脸稀奇,“诺诺,怎么想起来剪头发?”

顾郁琛状似无意地看她,眼底阴沉沉的。

南诺笑盈盈地答:“心血来潮,觉得换回以前的发型也挺好的。”

顾郁琛倒也没想到南诺会这么回答。

在他的印象里,南诺是个只会依靠长辈施压的告状精。

他抬眼打量南诺。

她新剪的发型,竟是同他成婚之前的模样。

杏眸,琼鼻,樱唇。

精致的五官,透着一股纯善乖顺,像只小绵羊。

还是只漂亮的绵羊。

顾郁琛转开视线,逼迫自己想起在医院昏迷的秦以柔。

越是漂亮的人,心肠越是歹毒蛇蝎!

南诺在顾家老宅的别墅里养尊处优。

以柔却要插满冰冷的管子,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

就凭这一点,南诺就对不起以柔!!

早饭接近尾声。

顾老爷子突然宣布:让南诺到顾氏,做顾郁琛的秘书。

“公司那边我都安排好了。我虽然老了,但是顾氏还有我说话的份。”

顾老爷子说完,起身就走。

一点都不给反驳的机会。

一顿饭,不欢而散。

顾郁琛离开的时候,南诺照常要做做样子去送行。

谁知,刚避开众人视线,顾郁琛就把南诺逼到角落里。

南诺想躲。

顾郁琛伸手掐住她后颈,强迫她固定在他身前。

她的脖子修长,纤细,只需要他一只手掌就能捏住。

手感也是意外地娇嫩。

像是剥了壳的鸡蛋,美丽、脆弱。

让人想摧毁。

他阴恻恻地问:“去顾氏工作,也是你的主意吗?”

南诺吃痛,气呼呼地瞪着顾郁琛,“有本事你去问爷爷,只会冲着我发难,算什么男人!”

为了避免弄出动静,顾郁琛离她很近。

南诺含嗔的脸色泛着薄红,让顾郁琛不由自主想到昨晚。

那时她的脸色也是这样,染了浅浅的迤逦。

顾郁琛意识到自己的想法,眼底的厌恶更浓:“要不是你在背后撺掇,爷爷怎么会做这样的决定?亏我刚刚还以为是以前误会你了,真是差一点就被你骗了!”

他撒开南诺,迈着长腿上了车。

车子疾驰着消失,竟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一周过去。

转眼到了南诺去顾氏入职的日子。

南诺一身严谨的通勤装,深吸一口气,迈步走进了集团大楼

刘海被打理成时下最流行的款式。

脸上上了一层淡妆,精致又清丽。

“这人是谁?新面孔呀。现在新人都这么美,让咱们这些老人怎么活?”

“姐姐的腿不是腿,塞纳河畔的春水,姐姐的腰不是腰,夺命三郎的弯刀!”

顾郁琛走进大楼,正要去总裁专用电梯,就听到了员工对南诺的议论。

一抬头,他就看到南诺站在一群职员中间等电梯。

不管是男员工还是女员工,都被南诺吸引了。

顾郁琛眼底划过一抹阴翳。

紧接着,他抬步走向普通员工电梯区。

大总裁降临,大家都不由凝神屏息。

总裁来这里做什么?

数双眼睛,注视着顾郁琛来到南诺身后。

金尊玉贵的大总裁,拍了拍南诺的肩。

南诺回头,看到来人,一阵惊愕:“郁……顾总。”

顾郁琛望着她,深邃的眸子微微眯了眯。

南诺有些紧张。

顾郁琛找她,不会有什么好事!

难道他要在她入职第一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朝她发难?

是了。

他一定是要当众为难她。

他是大老板,他让她难堪,等同是摆明态度。

以后南诺在公司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南诺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

对面顾郁琛抬起手,轻轻拨了拨南诺的刘海,“头发乱了。”

一身冰冷气质化作了春风,格外温柔。

南诺没反应过来,愣愣地望着顾郁琛。

怎么不按剧本来?

顾郁琛今天吃错药了?

又听顾郁琛淡淡道:“你跟我来。”

南诺以为顾郁琛有话交代,傻傻地跟着顾郁琛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一众女同事们激动地阵阵尖叫:

“天哪!冰山顾总竟然也有融化的一天!”

“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堂堂顾总亲自过来请她。”

“如果我没记错,顾总的专梯,从来没有第二个人进过吧??”

总裁电梯里。

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顾郁琛没有开口说话,仿佛是将南诺当成了空气。

南诺只要硬着头皮开口:“那个……你有事要跟我交代吗?”

顾郁琛挑眉,望向南诺。

随后玩味地想她迈近。

南诺吓得后退两步,被抵上了冰凉的电梯壁上。

顾郁琛俯身靠近她,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邪恶又嘲弄:“南诺,没想到,你在对付男人这方面这么有一套,今天迷倒公司这么多男同事,你心里高兴疯了吧?”

他想起来刚才那些男职员们的话。

脑海里不自觉闪过那晚。

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他喉结滚动了下,顿觉口渴。

南诺却恼了:“你在说些什么,我看你才疯了!”

顾郁琛冷笑一声。

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从他的齿关滚出来:“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你是我顾郁琛的妻子?占着这个名分一天,就得忠于我一天。”

随着他蛇信子般的话,一只手探向她。

南诺脸色刷的白了,惊惶道:“你,你要做什么?”

顾郁琛扯松领带,动作充满原始野性,“顾夫人,你该履行你作为妻子的义务了。”

祸,从此成为植物人昏迷不醒。

南诺便顶替了这个空缺,嫁进了顾家。

顾郁琛一直认为,是南诺不择手段,动手脚害了秦以柔。

可是这些年发生的事却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难道说,是他误会了?

动漫关键词:是爸爸的大还是我的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