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春闺帐暖 边开摩托车边爱

2022-03-15 13:37:2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为什么?”席侽揉揉眉心,靠在椅子上,有些头疼的盯着莫小榭:“没有为什么,这不是你该管的。你要是觉得没事做,无聊的话,你可以去逛逛街,买买衣服,上上网,睡觉啊,都可以。就算你

为什么?”

席侽揉揉眉心,靠在椅子上,有些头疼的盯着莫小榭:“没有为什么,这不是你该管的。你要是觉得没事做,无聊的话,你可以去逛逛街,买买衣服,上上网,睡觉啊,都可以。就算你不来上班,不来报道,都没关系。工资,我照样给你开。”

莫小榭愣住了,这是什么话?

“席侽,我好歹也是正经本科毕业的。虽然不如你公司里的那些外面名牌大学毕业的,但是我也是正儿八经的拿着荣誉证书毕业的。我虽然嫁给你了,可以什么事都不做,享受你挣来的钱。但我不是蛀虫,我做不到。我更需要证明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

席侽听到莫小榭说得这一席话,不禁对她另眼相看。

“还有,之前我们也是说好的。我上班挣钱,还你百分之三十的一千万。你现在又说我不来上班,都给我开工资,那我们之前说的,还有什么意义呢?你还不如直接放我走,也省得开给我的工资,来回转了!”

“说完了吗?”席侽见莫小榭停下,便问。

莫小榭心里有些不痛快,一声不吭。见莫小榭没话讲了,席侽便拨通了林美娟的电话。

“待会把公司去年的账目给莫小榭。”说完,席侽就挂掉了电话。电话另一头的林美娟一句话也说不上,只好听从命令。

莫小榭见席侽肯给她资料,不禁心中一喜。

“那你先忙吧!”

莫小榭丢下这句话,便急匆匆的走了。席侽看了一眼莫小榭的背影,不禁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又一头扎进工作里。

拿到账目的莫小榭很开心,一个下午都在研究账目。

一直到晚上下班,席侽开车送莫小榭回家。一路上,莫小榭整个人都很兴奋,丝毫没有疲惫感。

她一直在说公司账目上的问题,边说边手舞足蹈,比比划划。可在席侽眼里,却是一个无知的小孩在自娱自乐……

一路上都是莫小榭自言自语,席侽没注意听,莫小榭就晃晃他。席侽无奈,但又插不上嘴,只好莫小榭说一句,他点一下头。

回到家,席侽才觉得自己解脱。他停好车,便进了别墅,直奔书房。

“你去哪儿?”

“我去书房工作,还有很多工作没完成,很忙,不要来打扰。”

席侽扯了扯领带,一头钻进书房,关上门便没有再出来。莫小榭很识相,她没有去打扰席侽,而是立即换下了那双高跟鞋!

莫小榭工作一天下来,就感觉没工作似的,毕竟上级没安排多少工作给她。她唯一觉得有意思的事,就是看了一下午的公司账目。

就连休息看电视的时候,她都在想账目上的问题。

直到晚上,厨房飘来饭菜的香味,莫小榭才发觉时间已经不早了。

莫小榭看了眼餐桌上的菜,确实比她做得好看,也做得好吃。

“席侽不下来吃饭吗?”

“少爷说他很忙,没空吃。”

“再忙也要吃饭啊,不然又该胃疼了,到时候赖上我就不好了。”莫小榭自言自语。

她盛了一碗饭,端了几盘菜,去了书房。

“吃饭啦!”莫小榭喊了一声。

席侽吓了一跳,无语的看了一眼莫小榭。只见莫小榭小心翼翼的将饭菜端到席侽面前,席侽却立即将饭菜端到一旁的桌子上。

“干嘛?不吃?”

“弄到文件怎么办?”席侽反问。

莫小榭意识到办公桌上堆满了文件,在那张桌子上吃饭,确实不好。

席侽暂时丢下工作,吃起莫小榭端来的饭菜。

席侽吃得很快,因为时间紧迫。可莫小榭却看成了席侽太饿,饭菜太香。

“至于吗?你好歹是个总裁诶,能不能注意形象?”

“注意什么形象,我赶时间。”

莫小榭鼻子出气:“切,我看你吃得那么香,就是太饿,别找借口。”

“是啊,比你的牛排好。”

莫小榭一听,顿时不知怎么回话,干脆憋着!比她的牛排好,是不争的事实,但你能不能放在心里……

吃完饭,莫小榭收拾碗筷,席侽嘴都来不及擦,又开始工作,看起来真的很忙。

“我来帮你吧。”莫小榭说着便帮席侽整理资料文件,一边整理一边说着账目问题。

没办法,第一天上班就发现这么大的问题,太有成就感!莫小榭不说出来,憋在心里难受。

席侽的思绪都被莫小榭给说得打断了,他并不想听莫小榭在这里说这些,他只想尽快完成工作。

“行了行了,你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就行了。”

“不,我不去,我一点不困。我还没说完呢!还有……”

莫小榭的话还没说完,席侽就猛地起身,一把将她按在墙上,狠狠地吻了下去!

莫小榭睁大眼睛,立即推开了席侽。她使劲的擦了擦嘴:“你干嘛啊!你不是很忙吗?还有时间强吻?”

席侽邪笑一声,玩起了壁咚。

“再忙,我也要履行当丈夫的义务啊。”

说着,席侽纤长的手指,便开始解衬衫纽扣。莫小榭瞪大双眼,眼看着席侽就要解开到胸口位置的纽扣,莫小榭下意识捂上眼睛。

“流氓!”

此地不宜久留,莫小榭要逃!不等席侽反应过来,她撒腿就跑,狠狠地摔上了书房的门。

看着莫小榭落荒而逃的背影,席侽忍不住笑出声。

逃进卧室的莫小榭,惊魂未定!她靠在卧室门上喘息着,回想着刚才羞涩的一幕。她忍不住脸红,吞了吞口水。

莫小榭刚想上床躺一会,就想起了什么!

“不行,我得把门锁上。要不然,那

“怎么在这睡着了?还不盖被子。”莫小榭说着便去找了一件毛毯,给席侽盖上。

尽管莫小榭的动作很轻很轻,但还是惊醒了席侽。

意识到莫小榭在身边,席侽忽地站起身,一把推倒了莫小榭。

莫小榭心中一惊,立即反应过来席侽要干什么!她迅速爬起来,还没直起身,不料,席侽已经凑到了她的面前。

席侽俊俏高挺的鼻子已经蹭到莫小榭柔软的唇。他伸出纤长的手指,抚着莫小榭柔美的脸庞。

“别乱来啊……”莫小榭警告席侽。

席侽忽地一笑,好像听到了非常好笑的笑话。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莫小榭眨巴着眼睛,使劲全身力气将席侽推开。

与其说是莫小榭推开的席侽,倒不如说,是席侽自觉直起了身。

席侽坐在莫小榭身旁,打了个哈欠:“你说你,怎么一点都不乖?弄得我怪累的。看我工作一天这么累的份上,就不能乖乖顺从?我可是你的丈夫诶!你不能剥夺我履行丈夫的责任。”

莫小榭翻了个白眼:“哪门子丈夫?你把结婚证拿出来我看看,我就承认你是我丈夫。”

莫小榭伸出手管席侽要结婚证,席侽邪笑一声,没有回答,而是一把抓住莫小榭的手,将她扑倒。

不等莫小榭反抗,席侽就放肆的吻了上去。莫小榭使劲挣扎,可她的身上,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根本推不开!

也不知道席侽用了什么法子,莫小榭慢慢地放弃了挣扎,不由自主的配合席侽。

两个人在书房激战了半宿,欲仙欲死……

第二天清晨,莫小榭下身传来的酸痛,让她睡意全无。席侽还在睡梦之中,莫小榭撅着嘴巴,对席侽张牙舞爪,好像要将他吃掉。

这时,席侽忽然翻了个身,莫小榭吓了一跳,立即收回了爪子。

见席侽睡得香,莫小榭没有把他叫醒。如果叫醒了,再来一次……莫小榭可受不了!

想起昨晚,那激烈的场面,莫小榭不禁抖了一抖。

这是性无能?谁谣传的,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臭流氓……”莫小榭轻轻骂了一声,拖着沉重而又疼痛的身子走出了书房。

谁料,迎面撞见了管家康伯!

莫小榭下意识睁大双眼,直直的盯着康伯。

康伯一眼就看出来昨晚发生了什么,察觉到康伯微妙的笑容,莫小榭立即直起身子,忍着疼痛。

“别乱想!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说出这句话后,莫小榭瞬间后悔……

康伯笑了笑,提了提鼻梁上的眼镜:“夫人早,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

莫小榭想捂脸,又觉得太心虚,便尴尬的去洗漱了。

莫小榭走后,康伯捧着席侽的衣服进了书房。

席侽已经醒了,他正好伸了个懒腰,康伯就进来了。

康伯微妙的笑容有些诡异,席侽也没在意。

“少爷,您的衣服。”

席侽微微“嗯”了一声,接过衣服,穿在身上。他纤长的手指熟练的扣着纽扣,大概是没睡好,他双眼无神,在发呆的过程中,换好了衣服。

“少爷,工作忙完了吗?”

“你知道的,工作不忙完,我是不会睡觉的。”

康伯提了提眼镜,有些明知故问的意思。

“少爷,昨晚什么时候休息的?我看你精神不是太好,工作忙到了很晚吗?一会我让张姨给你泡杯咖啡。”

席侽反应过来,康伯这是在套话啊!

他不再发呆,漆黑的眸子看向问话的康伯。既然康伯这么想知道,那他就大方点。

席侽一本正经,一五一十的说:“昨晚忙到了凌晨,然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夫人来为我盖被子,我就留下了夫人,共度良宵。怎么样,还有什么想知道的,我没说吗?”

康伯递上领带,席侽嘴角微勾,接过系上。

“少爷,那夫人可否让你满意啊?我看夫人的样子,就知道……”康伯欲言又止,席侽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康伯未说完的话,内容是什么,只是不宜道破。

席侽系好领带,满意的照照镜子,理了理身上的西装。高大挺拔的身材是无数少女的心之所向,穿上正装更是好看到不行。

席侽透过镜子看了一眼康伯。

“可以,是个还不错的床伴。”

闻言,康伯扯了扯嘴角,不知如何回话,有点汗……

莫小榭强忍着疼痛的身子,吃完了早饭,换好了衣服。

面对穿鞋的问题,莫小榭愣住了。她站都站不稳,还要穿高跟鞋,真是太可怕!

莫小榭在衣帽间磨磨蹭蹭,犹豫不决。席侽等着急了,他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处理,耗不起。

席侽只好去衣帽间找莫小榭,看看她在磨蹭什么。他大步流星,手插在口袋里,潇洒的走到衣帽间。

只见,莫小榭拎着高跟鞋发呆,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

席侽似乎看懂了莫小榭在想什么,嘴角勾起标志性的邪笑,悄悄走到莫小榭身后。莫小榭一直在想穿鞋的问题,丝毫未察觉身后的席侽。

席侽凑到莫小榭的耳边,语气暧昧:“莫小姐,在想什么呢?”

莫小榭闻言一惊,下意识跳开,离席侽远远的。席侽也被莫小榭过激的行为给吓到了,只见莫小榭做出了一个超级滑稽的动作,引得席侽发笑。

莫小榭将高跟鞋跟对着席侽,就像手上拿着一把枪,要攻击他似的。

“莫小姐,莫非你想谋杀亲夫?”席侽慢慢走近,按下莫小榭举着高跟鞋的手。

莫小榭下意识后退,席侽则步步逼近。眼看着,莫小榭的后背就要靠上墙了,她赶紧定住脚,将高跟鞋重新举起来保护自己。

“我警告你啊,虽然这只是双高跟鞋,但我可不保证,这么高的鞋跟,能不能戳死你……”

席侽怔了怔,没有说话,而是夺走了莫小榭手里的高跟鞋。

“我也不保证,你说出威胁我的话,我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事。”席侽笑得很瘆人,莫小榭不禁一惊。

她双臂下意识护住胸,死死的盯着席侽:“我不保证不咬人!”

席侽毫不畏惧,往前一凑,谁知道,不仅没得逞,还真的被莫小榭咬了一口

席侽赶紧抽回手,眼神哀怨,紧皱眉头看着莫小榭。

“你还真咬?属狗的?”

莫小榭得意的笑笑,扭动身子嘚瑟起来。谁知道,一下子扭到腰,顿时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席侽憋笑,低头看了看手表,不能再耽搁了,要迟到了。

席侽一把拉过莫小榭,督促她换上平底鞋。

“今天时间有限,暂且放你一马,晚上再好好调戏你一番。”

莫小榭一愣,席侽都已经走出衣帽间了。

不过,莫小榭终于解决了穿鞋问题。席侽还算有点良心,知道给她换上平底鞋。

坐上车,莫小榭一直揉着腰,嘟着嘴,像是受了委屈。

席侽的身子忽地向莫小榭倾过来,莫小榭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席侽又要干嘛?!

席侽伸出手,指尖滑过莫小榭的大腿,一直滑到她的臀部。莫小榭愣住了,康伯还在那里站着呢!

“席侽!你干什么?!”

“帮你系安全带啊。”席侽很淡定。

“……”莫小榭无语。

系好安全带,席侽坐直身子,看向站在门口的康伯。两人对视一眼,笑得很是默契。莫小榭怎么不知道,康伯什么时候学会席侽标志性的邪笑了?

席侽开动车子,莫小榭却还没缓过神。被康伯看见那么亲昵的画面,怪尴尬的。

路上,莫小榭一声不吭,不是盯着车窗外发呆,就是揉揉自己的腰。

“莫小姐,下次我温柔点,让你的腰少受点罪。”

“流氓!”莫小榭翻了个白眼。

“这话说的,你今天咬我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本想晚上好好补偿补偿我,但看你腰不好受,我还真是难做。我这么为你着想,你不应该夸夸我吗?”

莫小榭笑得很无奈:“席总,流氓就是在夸你。”

莫小榭也学着席侽的语气回话,惹得席侽发笑:“有趣的女人。”

到了公司,莫小榭迫不及待的下了车,她要赶紧逃离席侽的魔爪。见莫小榭背着包,往公司小跑,还时不时回头看看席侽,他就觉得好笑。

昨晚被席侽折腾的,莫小榭还没缓过来,也不能跑太快,她只能边走边跑。

一坐下,莫小榭就跟得救似的,放松了自己。三个下属看见莫小榭来了,便默契的看向窗外。果不其然,席侽的车就在外面。她们对莫小榭打了个招呼,便忙活自己的事了。

莫小榭腰酸背痛腿抽筋的,也无心工作,便坐在位子上,在身上捶捶打打揉揉。其他人忙得要命,只有她很清闲。

她有些坐不住,但站起来会更难受,只好忍着。

这时,莫猗柔来了。她踏着妖娆的步子,就如同一只妖精,向莫小榭走了过来。

莫小榭光明正大的翻了个白眼,她就是看不惯莫猗柔,她非不给她面子,偏要耿直的表达自己的情绪。

莫猗柔捧着饭盒,递到莫小榭面前。

“姐姐,早上好啊。这是我特意为你做的爱心早餐,快点趁热吃吧。”莫猗柔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莫小榭挑眉,没有拒绝,也不说谢谢,打开了饭盒。还真是爱心早餐,样子还不错。可是,莫猗柔送的,莫小榭不可能吃的!

“姐姐,我看你脸色不好,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莫猗柔见莫小榭表情痛苦,便假装关心。

莫小榭懒得敷衍莫猗柔,干脆就来个狠的!

“别提了,还不是你姐夫。昨天晚上,折腾了人家一宿。”莫小榭故意做出娇羞的模样。

莫猗柔咬了咬牙,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但还是装出一副关心和羡慕莫小榭的模样。

“姐姐,你和姐夫真是幸福啊。可是,那也要注意休息啊。不说了,我先去工作了啊。”

莫小榭轻笑一声,看了看这份“爱心早餐”。她将爱心早餐递给同事,笑着说:“我早饭吃过了,不饿。这是莫猗柔送的早饭,你吃了吧。”

“谢谢!我正好饿了!”

莫小榭微微一笑,便打开电脑,无聊的浏览网页。

不一会,吃掉莫猗柔爱心早餐的同事突然吐了!众人都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莫小榭顿时怒了,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瞪着莫猗柔:“莫猗柔,你安的什么心?竟然给你所谓的爱心早餐下毒?!”

大家一头雾水,莫小榭便解释:

“刚才莫猗柔给我送爱心早餐来,可我不饿。我就给他吃了,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不是她下毒是什么?”莫小榭指着莫猗柔,一副嫉恶如仇的模样。

“她怎么这样啊?”

“就是,看她挺乖的,没想到这么阴险!”

“呵,她们姐俩,都不是好东西!”

……

各种闲言碎语传进莫猗柔的耳朵,说她不是的人比较多。这下,她可是形象大损。昨天才来,和莫小榭闹了一出。没想到,今天又不安分!

莫猗柔瞬间就慌了,看向吃掉早餐的同事。他一脸痛苦,眼神哀怨的和莫猗柔对视。

莫猗柔立即摆手摇头,慌张的看着大家:“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莫小榭冷笑一声,走到莫猗柔面前。她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让莫猗柔更加慌乱。

“不是你是谁?他吃过你的早餐,就变成这样。那如果换做是我吃了,你是不是很开心?你现在应该很后悔吧,计谋没得逞!”

莫猗柔瞪大眼睛,也不装柔弱了。

“莫小榭,我告诉你,我今天没有惹你。那早餐本来就没有问题,我怎么知道他会变成这样?你去问他啊!”

“好啊,我去问他。”说去就去,莫小榭毫不犹豫,当着众人面,毫不给莫猗柔面子。

“说,是不是吃了莫猗柔的早餐,变成了这样?”

“我不知道,不过,我吃过她的早餐,就吐了……”

“看吧,连当事人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莫猗柔紧皱眉头,不顾形象,对着莫小榭大喊:“莫小榭!你别太过分了!我今天不想和你闹,你却偏要找我麻烦?我倒要问问你,你是何居心?我看啊,你一定是和他串通好了来害我!我知道,你本来就看我不顺眼,就想把我赶出公司!”

“吵什么?”

悦耳既严肃的声音出现,看热闹的职员纷纷坐下工作。还有劝说的职员也怯怯的闭上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个臭流氓半夜来了怎么办?不行不行,赶紧锁上……”

莫小榭自言自语,生怕席侽半夜突袭,她什么也没想,毫不犹豫,锁上了门。

这样,席侽就进不来了!莫小榭得意的笑笑,长呼了一口气。

安心睡下后,莫小榭在床上翻来覆去。也不知道席侽在搞什么鬼,忙没忙完,弄得莫小榭也睡不着了。

莫小榭看了看床头的钟,已经快零点了。她慢慢坐起身,有些不放心席侽,便下床去了书房。

莫小榭走进书房,只见席侽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动漫关键词:边开摩托车边爱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