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初三男生都这么大的吗,东岑西舅水乳交融那片

2021-08-04 10:10:1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疗养院旧址上的工地。尘土滚滚,敲打声不停,卸货的声音叮叮咣咣,一片热火朝天的繁忙。这些玩家们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和热情,推着从废弃工地上捡来的小推车,一车接着一车地运着石子

疗养院旧址上的工地。尘土滚滚,敲打声不停,卸货的声音叮叮咣咣,一片热火朝天的繁忙。这些玩家们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和热情,推着从废弃工地上捡来的小推车,一车接着一车地运着石子,运去水泥窑前用锤子打碎,再倒进窑内煅烧成水泥的粗料。蹲在旁边的玩家卖力地推着风箱,努力让窑内的火烧的更旺。而旁边不远处就是运转不停的炭窑,再远点还有熏肉的土窑和熏鱼架,升腾的烟尘和吵闹声,甚至赶跑了树上的鸟。玩家们齐心协力,将烧制的水泥灌入沙子和水,拌成粘稠的水泥浆,很快便建好了第一段墙的地基。袅袅青烟连成一片。这里就像是一个初生的部落,年轻且充满活力。将工地交给了土木出生的【刀下留人】,老白和方长已经开始研究起了“土法炼钢”。而狂风那边也改进了捕鱼陷阱,用变异水蛭的幼虫当饵食,一天弄个十几条鱼一点问题都没有,吃不完的都交给炒蛋兄做成了鱼干。这湖里的水产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丰富。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陷阱里的饵食不能放太多,部署的水位也不能太深,否则引来的大鱼很容易将陷阱弄坏。但这些都是小问题。只要掌握了诀窍,一切都会慢慢熟练起来,而这个过程本身就充满了乐趣。新玩家们也是一样。甚至不需要刻意去寻找,这里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如此的新奇,在现代社会几乎不可能体验到。很多人在办公室里一坐就是一整天,日复一日地重复着任何人都能替代的工作,在琐碎的事物中迷失自我。然而这里不同。这种不同不仅仅是源自于一时的新鲜感,更是来自于一种自我价值实现意义上的满足。在工地上干了五六年都没混到管理层的土木狗,在这里只要喊一声“我是搞工程的”,立刻会被其他玩家捧为大佬,委以重任。还有在工地上拌水泥、抹灰的工人。绝大多数玩家们都是普通人,在现实中从事的工作可能并不是那么引人注目,但在这里只要有一技之长,甚至不需要太突出,都能获得集体的肯定。而避难所的地表前哨,也因为他们每一个人的努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好。在马斯洛需求层中,这是最高级的需求,它脱离了任何低级趣味,而带来的精神愉悦也是任何趣味都无法媲美的。最关键的是,想要获得它并不用支付很大代价,就算累的肌肉发酸,累的也是游戏中的角色,不会影响第二天的生活。反而会因为早早入睡,第二天更加的生龙活虎。以上这些,都是带着战利品返回前哨的楚光,在看到玩家们忙的热火朝天时瞎猜的。他当然不可能知道玩家们是怎么想的。对于管理者而言,那种事情根本不重要,也不在乎。只要保持预约人数永远大于列表中的玩家,就不用担心没有新鲜的小韭菜进来挥洒汗水。退游?AFK?还是那句话,请把头盔和账号让给需要的人,以及尝试一下更原始的游戏方法。言归正传。这次外出的收获相当喜人。两把5mm铁管步枪,弹药,还有三只没来得及翻的背包。这些都是从那两个掠夺者和被他们追杀身亡的那名倒霉蛋身上搜到的。楚光是一个不喜欢浪费的人,包括那条被射中脖子的变异鬣狗在内,全都一并收着了。驯化并不影响它的口感,反正对楚光来说都是异种。将变异鬣狗丢给了担任厨师的炒蛋兄,楚光开始和夜十、垃圾君俩名玩家开始翻起了捡来的背包。“火柴、指南针、地图和……几块肉干?还有一些塑料片?这玩意儿上面写着什么?”听到夜十的嘀咕,爪子不太利索的垃圾兄也凑了过来,饶有兴趣地捏起一枚凑近了观察。“有点儿像赌场的筹码。”“塑料片给我,我有用。”楚光不动神色地没收了这二十来个白色的“塑料片”,反正这些东西对玩家来说也没用。接着,他看向夜十手中捏着的肉干。“……这些肉干就算了,我不介意你吃它。”正准备咬一口的夜十愣了下。“为什么?”楚光想了想,用了个委婉的说法。“掠夺者通常不太忌口,你没办法确定这是什么肉。”垃圾君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夜十已经扔掉肉干开始yue了。就算是游戏里,他也接受不了某些设定。看着夜十的反应,楚光忽然有些好奇这些玩家们都是怎么想的,于是看向了垃圾君问道。“杀人是什么感觉。”垃圾君愣了下,摸了摸脑袋。“没注意……”游戏能有啥感觉?更血腥的他又不是没玩过。反倒是这游戏的鲜血特效做的不是很夸张,以至于当时他都没太注意。不过……当他冲去,将标枪刺进最后那个掠夺者的胸口,鲜血溅在他身上的时候,那一瞬间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对进食的渴望。就像生物本能一样。楚光有些意外地看了这只“蜥蜴人”一眼,没想到

文学

这玩家的心理素质意外的还不错。难道是梦境淡化了对死亡的感觉?还是说玩家们看待这个世界的视角,是存在某种自己不了解的滤镜的。不清楚。这套装置毕竟不是楚光设计的,他也没用过玩家们的头盔,更不知道他们眼中的世界,是否和自己眼中的世界完全一样。看来以后得多用策划的身份和玩家们聊聊…………截止到下午五点钟,疗养

你是我学生又怎样肉车

院北面的围墙已经基本修复。不得不说,这些玩家们简直是天才。楚光甚至都觉得,自己这个NPC都是多余的。有些天赋虽然没有写属性面板上,却刻在了骨子里,只要给他们一块地,明天就能变成一片田。哪怕服务器重置,世界明天就毁灭,他们也能一砖一瓦地将这里重建。工地上的宝贝不只是那些青灰色的石子,还有那些堆积如山的套着麻袋的水泥块。这些东西太重,一般的幸存者拿不走,也用不上,因此直到现在仍然维持着核战爆发之初时的原貌。这些水泥虽然早已硬化,无法和沙子拌在一起浇灌地基,但换一个思路,直接用来当做堆砌墙体的砖块却是极好的。至少,比老白烧的那堆黄泥砖靠谱太多了!在【刀下留人】的带领下,玩家们将锯成四五米长的松木打进土里,中间堆上从工地运来的水泥块,再插上从工地偷来的钢筋做固定,最后将拌匀的碳酸钙水泥浇上去。等到水泥干涸,一座简单却可靠的混凝土工事便完成了。至于墙的内侧,则用水泥块和混凝土废料堆成了斜坡。若是遭遇袭击,墙内的玩家们只需匍匐在斜坡上,便可以借助掩体,对来犯者予以还击。考虑到以后前哨站的规模会进一步扩大,堡垒的外侧还可以再建一道防御工事,并配合岗哨和瞭望塔进行警戒。“……整个湿地公园的地势都相对平缓,疗养院的周围更是一片森林平原,没有陡坡可以作为掩体。我可以将这周围的树都砍掉,这样一来任何靠近前哨的目标,我们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可以啊,兄dei,你现实中到底是干啥的?”看着旁边新来的玩

我和岳乱小说合集

家,老白一脸惊讶。【刀下留人】这个ID他有点印象,不过也只有一点点,他只记得是挺久之前加群的。没想到小小的游戏群里,居然卧虎藏龙地蹲着这么多大佬。刀下留人腼腆一笑,不好意思说道。“……我就一土木狗,单位里的边缘人,整天喝茶看报,都没几个正眼瞧我一眼的。”“没有没有,你这水平可以的!老实说我都没想过,今天居然能干完一整面墙。”“过奖了,真过奖了!”时间已是傍晚,天边泛起了昏黄。担任厨师的炒蛋兄在疗养院前的空地上支起了大锅,丢进狂风从湖边捉来的鱼,做了一锅松子鲜鱼汤。玩家们都是席地而坐,一人一只碗,配上一块熏肉干。一口鱼汤一口肉,就这么吃着,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种风味。比如坐在地上的藤藤,这会儿就捏着鼻子,愁眉苦脸地看着手里的碗。“呃,好腥啊……”无论是游戏中还是现实中,她对气味都很敏感,实在接受不了这种重口味的烹饪方式。旁边不远的炒蛋兄听见了,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想……这里连料酒都没有,爷已经尽力了。”那表情明摆着,爱吃不吃。“将就着吃吧,这游戏不吃饭会饿着,”夜十也在旁边安慰道,“你要不捏着鼻子灌下去?我可以帮忙。”藤藤往旁边躲了一下。“大可不必。”管理者大人也在旁边不远处。不过他并没有和玩家们一起用餐,只是在这里待了一会儿,便匆匆忙忙地又走了。而当他再次回来时,不少离得近的玩家都看见,他的脸色一片铁青,心情似乎不是很好的样子。玩家们一阵骚动。注意到了不远处的情况,老白心中好奇,于是放下手中的碗,从地上站起身来。快步走上前去,他拉住了离得比较近的狂风打听。“兄弟,发生什么事儿了?”狂风神色凝重,沉声说道。“听说……”“好像死人了。”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