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分享自己的老婆 玩小处雏女 视频

远瞳2021-02-26 08:26:3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洛伦大陆北方,群山、寒风与维尔德家族的旗帜共同统治着帝国的北境,尽管如今尚在秋日,但对于这片寒冷的北方土地而言,冬日的气息已经开始叩响群山之间的门户——伴随着从入秋以来

洛伦大陆北方,群山、寒风与维尔德家族的旗帜共同统治着帝国的北境,尽管如今尚在秋日,但对于这片寒冷的北方土地而言,冬日的气息已经开始叩响群山之间的门户——伴随着从入秋以来便从未停歇的干冷气流,凛冬郡的天气也一日比一日寒冷,偶尔有风从群山中呼啸而过,将山上某些松散的积雪吹落到山腰,居住在山上的人们甚至会怀疑冬雪已至,而寒风先行。当然,对于位于山巅的凛冬堡而言,风雪是一种更加寻常的事物,这甚至与节气无关,即便在盛夏时分,凛冬堡有时候也会突然被漫天飞雪笼罩,哪怕城堡周围晴空万里,雪花也会不讲道理地从城堡的庭院和阳台附近飞扬起来——每当突然出现这样的雪花飞扬,城堡中的仆役们便知道,这是居住在城堡深处的“冰雪公爵”情绪在发生变化,但具体这位北方守护者当天的心情是好还是不好……那便只有贴身的侍女们才会知道了。凛冬堡最高处,充盈着魔法光辉的高塔正静静地伫立在石台上,飞扬的雪花不断从高塔顶端的天空中凝聚出来,环绕着高塔以及半座城堡上下飞舞,魔力在空气中形成的光流与这些纷飞的雪杂糅在一起,带着令人迷醉的美感,却也因寒冷而令人畏惧——两名女仆站在高塔上层区的一道走廊里,有些紧张地看着窗外大雪飞扬的景象,其中一人忍不住来到窗前,再次检查那窗户是否已经关好。窗户当然是关好的,然而看着窗外的大雪,女仆们便总是感觉寒风仿佛穿透了墙壁和水晶玻璃,呼呼地吹在自己脸上。“女主人是不是在生气啊?”检查窗户的女仆退了回来,有些紧张地小声对同伴说道,“已经一整天了,外面的大雪就没停过——现在庭院已经彻底被雪盖住了。”“用不着我们考虑这个,”站在原地的女仆看起来倒是很镇定,“女主人生气也不会随便对我们发火的——而且她也不一定是在生气,说不定只是今天格外高兴。”“你好像很了解啊?”“还好——我已经在这座城堡中工作十年了,女主人其实比你想象的要温和得多,更何况现在玛姬小姐已经返回城堡,有她陪在女主人身边,就更不用我们这些人瞎担心了。”“哎?玛姬小姐已经回来了么?我怎么没看到?”“她是昨天晚上才回来的,没有从正门进城堡——她直接从露台那边飞进来的,”有些年长的女仆不由得露出笑容,就好像那是她亲眼所见似的,“别忘了,玛姬小姐可是一位强大的巨龙!”“……哦!”……在走廊上发生的交谈声音很小,足以瞒过普通人的耳朵,却躲不过传奇法师和巨龙的感知,站在魔法冥想室中的维多利亚从沉思中睁开了眼睛,在她开口之前,守候在她旁边的玛姬便已经主动开口:“我去提醒一下走廊上那两个吧,她们讨论的越来越热闹了。”“不用,”维多利亚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她们只是闲聊罢了,我并不在意。”玛姬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倒是维多利亚轻轻呼出口气,挥手熄灭了冥想室中燃烧的熏香,伴随着地板上一个个魔法符文逐一熄灭,这位北方守护者扭头看了自己这位亦仆亦友的追随者一眼,随口说道:“在塞西尔城过的还开心么?”玛姬似笑非笑地看了维多利亚一眼:“如果我说非常开心,甚至高兴到差点忘了回来,你会伤心难过么?”维多利亚没有吭声,只是回以一个面无表情的注视。“好吧,你这‘明明知道我不会开玩笑却偏要开玩笑只能勉为其难扮个鬼脸’的表情还真明显,我差点都没看出来,”玛姬无奈地叹了口气,耸耸肩笑着说道,“说实话,在帝都那边还挺开心的,瑞贝卡是个不错的朋友,陛下宽厚而充满智慧,作为飞行顾问和教官的工作也不算繁重——而且那边还有很多龙裔。”“那为什么提前回来了?”维多利亚好奇地问道,“和同胞们在一起不好么?”“如果我想和同胞们在一起,返回圣龙公国不是更好?”玛姬笑了起来,摇着头说道,“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不过是那边的工作告一段落罢了。飞行部队的训练已经走上正轨,也有新的龙裔报名参加技术部门的招募,现在比起帝都那边,你这里应该更需要人手——而且即使帝都那边出了什么情况,我如今飞过去也不麻烦。”维多利亚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玛姬则注视着她的眼睛,听着耳畔传来城堡外呼啸的风雪声,过了几秒钟她才突然说道:“心还是静不下来?我记得这些冥想用的熏香对你是很有效的。”“熏香只能帮助我集中精神,却没办法让我的头脑停止思考,”维多利亚有些无奈地说道,心中却不由得又回忆起了之前与帝都通讯时从琥珀那里得到的情报,她的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不复刚才那面无表情的模样,“我现在终于有点理解当年赫蒂和瑞贝卡他们在高文·塞西尔的陵寝中面对死而复生的先祖是什么心情了……”玛姬静静地看着自己这位好友,良久才打破沉默:“你和她们的心情不一样,因为你们所面对的局面截然不同,她们当时无路可走,从坟墓中走出来的‘先祖’是她们全部的倚靠和希望,而你面前一片开阔,你正在这片开阔的舞台上施展自己的抱负,因此在这一前提下,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先祖’对你而言不一定就是好事。”维多利亚轻轻呼了口气,嗓音低沉:“玛姬,你知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是的,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贪恋权势地位的人,你的自信和能力也让你在任何情况下都很难动摇,再加上那位大冒险家莫迪尔·维尔德本人的行事风格,你也确实不用担心他影响到你在这里维护的秩序……但终究是一个离去六百年的先祖突然回到了这个世界,这件事可能带来的变化太多了,不是么?”玛姬淡淡地微笑着说道,“神明都无法把控未来,你只是个凡人,维姬——可偏偏你不喜欢未来失去控制的感觉。”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平静地补充道:“更何况,那位‘大冒险家莫迪

徐帆前夫

尔’现在的状态十分诡异,不管他是从坟墓中死而复生还是在过去的六百年里一直浑浑噩噩地在这个世界上游荡,现在的他看上去都不太像是一个‘正常的活人’,作为维尔德家族的后裔,你不可能放着这样的家族先祖不管。”维多利亚看着玛姬,注视良久之后才无奈地叹了口气,嘴角带出了一点弧度:“还是你更了解我一些——其他人恐怕在我旁边思索一天也想不到我在考虑些什么。”“那你的决定呢?”玛姬抬起头,平静地问了一句,“你已经在这里愁眉苦脸半天了——虽然不太容易看出来,但如今也该有个决定了吧?”“……我有职责在身,很多决定并不能那么任性,”维多利亚沉吟片刻,低声说道,“尤其是如今北方局势刚刚稳定下来,我不能把太多精力放在自己的私事上……”“你把自己绷得太紧了,维姬,而且莫迪尔·维尔德老公爵的事情可不是你的私事——那是连陛下都在关注的,甚至已经影响到帝国和塔尔隆德两个国家的大事,”玛姬知道眼前的好友有些钻牛角尖,对方过于严肃的性格在这种时候经常是个麻烦,好在她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偶尔抛开常规和约束,去做一些大胆的决定吧,或者你可以先跟陛下商量商量……如果连陛下都认可的话,那你就更没什么担心的必要了。”“看样子你现在倒是很信赖我们的陛下,”维多利亚似乎心中一下子想通了什么,竟露出一丝微笑,“你说得有些道理,这是一件非常规的事情,我也该做点非常规的决定……玛姬,我决定亲自前往塔尔隆德一趟,去确认那位‘冒险家莫迪尔’的情况。据说现在他不能受到来自‘维尔德’这个姓氏的刺激,那想必也没办法前来凛冬堡,既然他不能过来,我就过去找他。”……塞西尔宫,铺着蓝色天鹅绒地毯的书房中,琥珀正站在高文的书桌对面,高文则在听到她的汇报之后微微点了点头。“所以……你认为北方的紫罗兰王国有很大的‘嫌疑’,”他抬起头,看向眼前正露出认真神色的半精灵,“你怀疑当年莫迪尔·维尔德的最后一次冒险是去了紫罗兰——并且在那里遇到某种变故

文学

,导致他一直活到今天并且处于一种奇怪的‘失忆’状态?”“也不一定是一直活到今天,说不定他中间也经历了和你差不多的‘沉睡’,是直到最近才因为某种原因又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而他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琥珀一边整理着思路一边说道,“我现在就是有这方面的怀疑,还没有任何证据。但你想想,当年莫迪尔的失踪对安苏而言可不是一件小事,王室和维尔德家族肯定已经发动了全部力量去寻找,哪怕他们找不到人,也该找到点线索才对——可所有的线索在指向北方之后就全都断掉了……“在如此力度的搜索之下,仍然能让线索断掉,除了塔尔隆德之外就只有那神秘的紫罗兰王国了,塔尔隆德那边基本上可以排除……”高文听着琥珀如此认真的分析,轻轻点了点头:“此外,接下来还要看看那位‘冒险家莫迪尔’的具体情况。塔尔隆德那边希望我们可以派出一位对莫迪尔足够了解的人去进行接触,恩雅也是如此建议的。说真的……我对那位‘冒险者’也挺好奇。”“但你现在可走不开,”琥珀翻了个白眼,“不管是115号工程还是黑森林那边的进度,或者是和提丰以及白银帝国的几个重要项目,哪一个你都要亲自经手。”高文想了想,也只能叹口气:“唉……有点理解赫蒂每天的心情了。”琥珀张嘴就来:“那你理解不了——她压力太大还能给自己画个烟熏妆来找你解闷呢,你上头又没个揭棺而起的老祖宗……哎我就是随口一说!又没说谎,你不带打人的啊!”高文瞪了这个嘴上仍旧没个把门的万物之耻一眼,随手把刚刚拿起来的银质印章扔回桌上——他也就是开个玩笑,肯定不会真的拿东西去砸这家伙,倒也不是担心真的把人砸伤,主要是东西扔出去之后再想要回来就麻烦了,这个暗影突击鹅虽然身手不怎么样,但只要你扔出去砸她的东西价值超过半镑,哪怕那玩意儿是用魔导炮打出去的她都能给你凌空无伤接下来并且迅速跑掉……这个过程连高文这个传奇骑士都解释不了。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阵嗡嗡声突然从书桌旁不远处的魔网终端中传来,伴随着投影水晶激活时的微光,高文也把注意力从琥珀身上转移开来。终端激活,水晶变亮,迅速清晰起来的全息投影中出现了赫蒂的身影,她一脸严肃地说道:“先祖,白银女皇贝尔塞提娅及使团已经越过黑暗山脉,预计还有三十分钟在开拓者广场降落。”“已经到了么……”高文轻声说道,随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先通知广场那边的迎接人员按照预定流程做好准备,我随后就到。”白银帝国的使团来访是很久以前便约定好的事情,高文对此早已做好安排,所以他此刻并无什么意外,但联想到这支使团的特殊性,还是让他的表情稍稍变得严肃起来。在即将抵达帝都的白银使团中,重头戏并非那位白银女皇,而是数名有着“大德鲁伊”和“古代圣贤”称号的精灵,他们每一个的年龄……都足以让寿命短暂的人类将其视作“活化石”来看待。那些白银精灵中为首的,是一位名叫“阿兹莫尔”的古代德鲁伊神官,在三

我们娘俩让你日

千年前的白星陨落事件发生之前,他曾经是地位仅次于白银女皇的“神之侍者”,曾接受过自然之神亲自降下的神恩洗礼,在贝尔塞提娅传来的资料中,他是如今白银帝国半数以上的“旧派秘教”共同承认的“圣贤”,不知多少隐秘教派在以他的名义活动。那是这世界上最后一个还在虔诚信仰阿莫恩,并且在三千年前曾经接受过“神恩”的高阶神官。高文从书桌后站了起来,轻轻吸了口气,向门外走去。“阿莫恩残留在凡世间的最后一个‘锚点’到了,”他沉声说道,“我们去接一程吧。”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