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 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

剑舞秀2021-02-25 17:35:3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啊!现在谁是应劫之人?刘奈呗,不过这是少部分人的想法,因为番天印突然间绽放出了它本身的意义,因此,广成子冷不丁的就成了应劫之人的候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啊!现在谁是应劫之人?刘奈呗,不过这是少

文学

部分人的想法,因为番天印突然间绽放出了它本身的意义,因此,广成子冷不丁的就成了应劫之人的候选者。甚至于,还因为他曾经是番天印的主人,让大家对他的期待比刘奈还更高了一点呢!因为相比起那看不出什么出彩的桥体,番天印的名号显然更大。这就很让人惊讶,甚至于说是晃了大家一下,然后……连广成子自己都觉得是这么回事了,嗯,要是不说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牛哔哒。只不过,现在全场思维最清晰的就只剩下刘奈了!也只有刘奈知道,广成子,这货一点点希望都没有。就像开头说的,善恶终有报,对于修士来说,因果从来不好还啊。在前世,人们对于番天印最直观的印象就四个字‘圣母杀手’!这无疑是一种调侃,毕竟人家番天印的根脚也是很厉害的,作为一件炼制出来的法宝即使丢在一众攻击类先天灵宝中,也丝毫不显得自惭形秽。之所以有这种调侃还不是广成子这货自己作的,在过去的男权社会中,女性是需要呵护保护的,你手里有这种强大的法宝,倒是去砸猛人啊!专门逮着女修的脑门砸,你也好意思?真以为自己是腕豪了?当然,对于广成子自己来说,他可能从来就没有将这些当回事,大概也没有谁会当着他面说什么‘圣母杀手’。可天道是有记忆的,哪怕以前身后有着元始天尊这位圣人,可这天下也不是你能够乱来的法外之地。金光圣母,也即是当初天庭的电母,曾经被番天印拍死的一个截教女修。这娘们儿绝对是个人才啊,这一点从琉璃金丹的功法上就能够看出来,利用金丹所磨金光镜来布置金光阵,这种思维就比同届师兄弟们更有创意。同样的,这娘们儿也相当记仇,她是被番天印拍死的,十绝阵当初也是被阐教金仙们破掉的,所以她在天庭时候就暗中搜集了很多阐教金仙的手段,解析、破解,最后甚至将其记录留存于琉璃玉璧中送到下界。其中不光有十绝阵的详细资料,还有很多阐教金仙们的法宝炼制方式,而这些方式中自然也少不了让她恨得牙痒痒的番天印!虽然金光圣母自己没有能够找广成子报仇,但是却给广成子埋下了足够的隐患。就比如现在,学会了番天印炼制方法并研究不短时间的刘奈,可以说是番天印的天然克星了。“呵呵,再等一下下,很快就好,老子就将番天印还给你!”刘奈如此说道,脸上露出完全不同之前的嬉笑与嘲讽,看的众人心头猛跳。什么情况?现在你不该是处于劣势的吗?你能想象一个煤老板在科学家面前炫耀自己的煤有多么好多么适合做火箭原料吗?这科学家但凡要是反驳一句就是个傻逼!可如果这个煤老板总是缠着你上蹿下跳还不停挑衅呢?你是不是很想装一个让他哑口无言的逼,让这个世界清净一下!但问题就在这里,广成子与太乙、灵宝他们合力在争抢番天印的所有权,而余元又在一边用如意乾坤袋拉扯。他们已经处于优势了,完全没有装逼的必要了。你要怎么吓唬一个马上就要死了的人呢?嗡吟!剑芒从天而降,一道道裂缝凭空生成,仿佛化为一座玄妙的阵法,将广成子与余元他们统统包裹了进去。接着三才之力降临,冥冥之中让僵持住的众人处在一个平衡之中。刘奈愣了一下,缓缓抬头便瞧见之前一直待在女娲身边的寒酥出手了。以绝仙剑的剑意为基,化三才阵法笼罩战场。这么做没法让刘奈瞬间得到优势,但却可以帮他维持一个平衡,而不是彻底被压着打的局面。“师妹何必搀和呢?”寒酥面前身影一闪出现了一个青年,并指如剑朝前虚点,天地间刹那刮起凶蛮恶风,杀意仿若涛涛大浪将寒酥席卷而入。嗡轰!寒酥绝仙剑摇摆,澎湃剑意跟着汹涌而出,千变万化间形成了一个水晶般的魔方,剑意犹如水流晃动,与周围杀意针锋相对,一时间竟坚持住了。寒酥秀眉紧锁,望向青年,“多宝师兄现在怎么不用法宝了?”“没办法,穷啊,多少次手痒,可就是没得材料!”多宝道人摊摊手,周围杀意复起竟对那剑意魔法形成了压迫之势。“师妹可别听他瞎扯,这货明显是与诛仙阵图相处多年有所领悟,已经不再玩之前的套路了。”又是一个太极符印从天而降,虽然对比之前老子所使稍显气势不足,可那份强大的威力却一点不含糊。呼轰!杀意与太极符印直接相撞,世间声音仿佛一瞬间就消失了,一层层坍塌的空间转眼就吞噬了所有的一切,哪怕是声音、哪怕是视线。而寒酥之前所构筑出来的三才阵势却是从夹缝之中生存了下来。“玄都对于阴阳之道的理解又深刻了啊!”女娲瞥眼瞧了瞧下面,微笑望向老子。老子同样也看到了出手的玄都,欣慰的点点头,“是啊,只不过控制方面还要差点,毕竟这威力散逸的有点多。”通天却是撇嘴,“师兄此言颇有吹嘘之嫌啊,以我看,玄都师侄的实力当世可入前十。”“呵呵,师弟过奖,多宝也不错啊!”“哼!”准提好像受不了这两个家伙的商业互吹,身上血光绽放,随手在身边画了个圆。接着这圆形空间像是个窟窿般显露出了后面的混沌空间,一只只混沌怪物开始争先恐后的往往出爬,并且目标明确,张牙舞爪的就朝刘奈扑过去。刘奈抬头看着这一幕有点哭笑不得,其实根本不用寒酥动手的,他现在随时能够将番天印拆解,然后与桥体融合成所谓的应劫之宝。不过现在也好,寒酥的插手也逼出了很多人的绝招,以后若是再有大战也好做个准备。至于这些混沌怪物,开玩笑,这么多的大能在呢,你搞出这么多的混沌怪物是瞧不起谁啊?就像刘奈预料的那样,连一同出手的接引都看不过去,随手甩掌,十几个大手印凭空出现直接将混沌怪物捏的血肉横飞,女娲厌恶的瞪了一眼,玉光扫过混沌怪物,连渣都没有留下死的非常干净。然而就在这时,从血肉横飞的怪物尸堆中钻出了一个三头六臂面目狰狞的汉子,这汉子浑身仅仅着少量布片盖住腰部以下膝盖以上,倒是一身的珠宝项链之类的没少带,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金属光泽,六只手里有金刚杵、宝剑、经纶、彼岸花、钢叉以及骷髅!英俊的面相光是画风就不像是混沌怪物,而其一出现就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刘奈面前,让所有人都有点措手不及。“定光!”那汉子还没有出手呢,多宝就直接插了一嘴叫破其身份,同时凛冽杀意如同实质般朝其攒射。不过毕竟多宝距离稍远,以刚刚这名为定光的汉子速度来看,怕是能够轻易闪避。不过也许是应劫之宝的诱惑太大了,他并没有搭理那拍下来的杀意,反而将六臂之上的宝物都朝刘奈砸过来。“小心!”寒酥急叫一声俯身冲下,手中绝仙剑也直劈定光脖颈,但似乎同样来不及。“嘿嘿!”刘奈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定光:“……”树神葫芦浮现在刘奈头上,葫芦嘴对准定光,眼看刘奈就要被各种兵器洞穿了,却听刘奈不慌不忙的问道:“定光!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狂暴的吸力开始一点点加强,那些眼看就要击中刘奈的兵器纷纷偏离方向,定光脸上显出惊容,像是见了鬼般的疯狂后退。这一退躲过了多宝的剑意与寒酥的绝仙剑,但也同时失去了继续进攻刘奈的机会。“废物!”开骂了,准提急了急了!场面一度尴尬,接着众高手齐齐大笑,望向那汉子的眼神极尽嘲讽。此时定光也明白了,不由恨的浑身乱颤。借混沌怪物作掩护然后接近刘奈这招确实出人意料,准提也算是机关算尽了,可惜刘奈的演技太好,一招虚张声势就将定光吓退了。所利用的,无非是敌人的过度谨慎,或者说怂!长耳定光仙,定光欢喜佛,对,都是这位前世的称号,背叛截教的事先不说,其在佛门也算是比较奇葩的存在。因为佛门创建的本源目的就是为了减少负能量,而男女之事往往是负能量诞生的一个重要来源,因爱生恨、因恨生妒之类的事情哪怕是在修士群体中也算常见。所以这是个在哪一方都不太招人待见的一位,虽然成就了佛陀果位,但大劫之后最该小心截教报复的就是这位,因此其为人怂的可以,甚至到达了神经过敏的程度。如果不死多宝叫破他的名字,刘奈其实根本不认识这货是谁,但在土行孙的记忆之中却是有这位的相关事迹。在各种兵器即将临身的时候,其实刘奈是可以暴起发难的,但若是将大招用在这么一位身上又觉得有点暴殄天物,索性就诈一诈。此时的定光脸色阵青阵白,手中各种法宝齐施,表面上看起来挺正经的法宝,可散发的都是负能量波动,这货显然像是在邪门歪道上一路向前不回头了。寒酥绝仙剑一横,道道剑意暴雨刺出,叮叮叮一阵密集的撞击声后,所有法宝都像是纸糊的一般破碎不堪。而定光本人却展现出了奇特的移动手段,瞬间来到了刘奈的身后。只见其向后一躺,整个人像是落进了另一个世界,接着再出现的时候却从刘奈头顶冒了出来。原本就是三头六臂的姿态陡然从身后绽放出无数胳膊,以橡胶机关枪的姿态要将刘奈活活拍死。寒酥焦急回身却听刘奈提醒,“你去打别人,我会会他!”血玉扳指血芒喷射,三百六十佛影齐齐挥掌正面迎击,都是手掌,就互拍呗,看谁手上老茧多!啪啪啪轰轰轰!血玉扳指作为刘奈的血炼之物,虽然很是珍贵但其实并没有被刘奈当回事。蚩尤旗,一

波德卡波娃

百零八战魂,同种类的手段刘奈有太多了。何况战魂是自愿跟随,蚩尤旗中凶魂是罪有应得,相比之下,这些血玉扳指内的佛影就有点让刘奈不好意思利用了。刘奈曾经想过让这些佛影能够转世抬头重入轮回,但他们身上带着的是佛力,佛门在这个世界已经衰落,就算转世重修也不算什么好前程。所以刘奈一直有个想法,想要让这些佛影进入英烈碑,受到皇朝气运加持,这样若是再转世的话就能够多有助益了。但血玉扳指是血炼之物,这东西会随着刘奈的修为提升而品质加强,想要剥离佛力又同时毁掉扳指就有点麻烦,因此才一直没动。不过现在却是个好机会,定光的攻击中带着负能量,正是可以大批量消耗佛力的时机!因此三百六十佛影都跟玩了命似的狂拍,刘奈甚至用嘴给他们配了BGM。“啊~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狂暴的冲击波以两人为中心向外疯狂辐射,海浪下陷翻涌,甚至连保持施展的如意乾坤袋吸力都跟着扭曲了起来。黑气渐渐从定光的身体中蔓延出来,佛光也越来越盛,混杂了法力的负能量与掺杂了信仰的正能量相互抵消损耗,就像水与火相接触后产生的剧烈反应,嘶嘶啦啦的声响像是要将所有人的耳膜都震碎了。然而这还不到极限,随着两者疯狂的互殴,画面似乎有进入了另一个极端,负能量与正能量的对冲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漩涡,一股不讲道理的离心力彻底将法力与佛力甩脱了出去,留在中心的就只剩下两种能量了。这个画面震惊了所有人,哪怕是在天上对峙的前圣人们也惊叹不已。然而刘奈却是在震惊之余故技重施,“定光!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定光大怒,望着出现在头顶越发强大的吸力,他直接调转目标用无数臂膀朝葫芦拍击过去。“欺人太甚!”刚刚丢了个大人,正愁没法发泄呢,你竟然还敢拿这破葫芦唬弄人?看我捣碎了它!树神葫芦并不以防御见长,虽然也很硬但绝对顶不住定光这种程度的锤击,所以只要这攻击命中了葫芦,刘奈这本命蛊就算没了。但他既然敢故技重施,这一招就绝不简单!关于这一点,也学别人不知道,但寒酥是相信的,所以她娇躯一转,速度不快不慢静静的朝着定光身后摸去,就打算在他被坑时补上一剑。定光当然注意到了寒酥和她手中的绝仙剑,但他显然对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凭寒酥的速

爸我怕你的太粗太大了

度别想伤到他!无数臂膀快成幻影,挥动之间仅仅刹那就撕裂了那树神葫芦喷射出来的吸力,前方清明一片颇有种拨开云雾见天地的感觉。定光眼中快意涌现,让你装逼,我毁了你的葫芦!啪!手掌打空了,原本大半个人高的树神葫芦突然间碎了,不是他打碎的,是自己莫名其妙的碎了。这种感觉超级难受,像是下楼梯时候一脚突然踩空了,搞不好就要滚楼梯啦!定光恍惚刹那瞬间回神,却见空中出现了一大片乱七八糟的东西,而在这些东西中间存在着一盆藤蔓,这藤蔓已经颇具人形像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婴儿,而这婴儿肩膀上还依附着一个萌萌的菜青虫。树神蛊?定光也是见多识广之辈,顿时明白了葫芦不过是树神蛊的幻化形态。而这葫芦之前一直被刘奈用来做储物装备,里面当然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定光心中冷笑间身形前冲随手拨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挥拳锤击树神蛊本体……嚓!呃,发生了什么?天地为何在旋转?那是他的身体吗?为什么没有脑袋?隐约中,定光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谁让你只穿了个小裤衩就出来装逼了!”刘奈撇撇嘴,召回依附在定光尸体膝盖上的戮魂幡,然后又让树神蛊重新化为葫芦形态,将倾倒出来的一堆物品收回去。什么样的陷阱才是好陷阱?当然是让人家乐呵呵的往里踩的陷阱了!你看定光刚刚多得意,感觉就像是刘奈为了保住树神蛊已经不得不把其它东西舍弃了一样。却没有想到,在这些东西中还有一件不能够碰的东西。嗯,定光真的是自己往上面撞的,因为刘奈不敢用法力去控制,一旦使用法力势必会被定光发现并提高警惕。所以那戮魂幡就放在了那里,灰不溜秋的毫不起眼,甚至于你要是多套一件裤子,有一层布隔着它都发挥不了作用。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并不是谁都能只套上一件裤衩子就大杀四方的。寒酥重新来到了刘奈的身边,视线扫过戮魂幡,好笑道:“我如果不跟上补一剑,你待如何?”刘奈嬉笑,“咱俩怎么说也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嘛!”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