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不要插嘤嘤嘤 宝宝我们在这做好不好

奥尔良烤鲟鱼堡2021-02-24 18:00:0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闫曼为陈一闻科目期末终评的事情操着心,实际他一点也不慌,只要分析陈一闻这个学期的出勤记录就知道,他现在柿子专挑软的捏,只有不点名的老师的课,他才会翘,而像是吕恕弘这种记仇的

闫曼为陈一闻科目期末终评的事情操着心,实际他一点也不慌,只要分析陈一闻这个学期的出勤记录就知道,他现在柿子专挑软的捏,只有不点名的老师的课,他才会翘,而像是吕恕弘这种记仇的教授,他是每堂课都必乖乖巧巧在坐。另外,哪怕是个别缺课,因为和班长赵嘉佳的关系,所以每次出勤表上,赵嘉佳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把他名字给勾上。陈一闻毕竟有前世的基础,虽然这个时空里很多东西是新颖的,但学力还在,闲时看看书,学一些新的东西,倒也让人觉得充实。经过一个学期以来有计划的看书复习,陈一闻专业课的基础上开始慢慢的砌了些底子,要知道一个学期不看书最后一周来突击最后考个不错分数的人大有人在,更何况他还制定了一套系统性的方案。而和班上成绩好的搞好关系也大有帮助,陈一闻就给众人借来了赵嘉佳的笔记,在寝室集中统一进行补习,以应对大学硬性的淘汰指标,艺术队那边努力拍好是一方面,但这不代表就能高枕无忧。自知道这个时空的大学淘汰率高得惊人,又蓦然发现好像他们619寝室都极其危险,就像是温水煮青蛙,每天沉在浑浑噩噩的环境中,觉得大学生活不外乎就是吃了玩,玩了吃,没钱就找家里伸手要,未来这种东西看不清楚,遥远得很。可能有朝一日忽然发现自己毕不了业,也没个技能和文凭闯社会,一下子要丢出去面临独自成长成人的压力了,可能会把人打个措手不及。能够在艺术队出成绩当然好,专业课打铁也要自身硬,那么大学才可能善始善终,陈一闻没什么大的野心,只想过好眼下的生活,也尽量让身边的人别有朝一日悔不当初。陈一闻在寝室,反手把门关上,然后将自己的资料摆在了正中间的公共长桌桌面上,卓俊刘昱胡利京三人看到的就是陈一闻整理出来的树状图,全是《工程项目管理》这一门的知识结构点,刚刚穿越时他被这一科厚厚的书本直接打懵了,不过在很快

私房色播

调整过后陈一闻就拿丰富的经验对这一门课开刀,任何一个看上去复杂的系统都可以手术刀一样分解开来剖析不同体系,以形成一个全貌的概念,然后理解并最终参透。摆在室友面前的就是陈一闻一个学期的成果。三人面面相觑,看到树状图画出来的那些线路,那些写得干净且规整的手书,他们顿时有一种被人砸了一本秘笈在面前的感觉。特别是结合班长赵嘉佳的笔记,老师划出来的重点,陈一闻直接在树形图上面的知识点上做出了框画,要是他们想真正弥补自己的专业课,那便按照陈一闻的树形图去参考了解,如果时间上来不及,想突击一把不至于挂科,那么便可以按照陈一闻树形图上重点标识去记忆看书,总之丰俭由人。几个人震惊的同时,又想要献上膝盖。若是平时,肯定也有成绩好的学生自有一套学习方法,但他们是不会想去问的,偏偏这种方法从陈一闻这边给出来的时候,说服力和动员力就变得异常强大。他们也知道陈一闻是不想他们挂科影响未来,所以谁都没有说出口,但底下相当的配合。一个寝室都进入复习的状态中。陈一闻虽然要求他们白天不要去艺术团了,但几个人在期末复习的当口,竟然还对拍片念念不忘。白天和中午吃过饭看书冲刺一阵过后,临近下午三人都会根据拍摄的预期进度,去工作室拍自己的戏份,或者进行一些剪辑配音特效的加工。陈一闻发了红包之后,大家突然对拍片这件事又有了另一种认知,感觉就像是在进行一件事业一样。大学可以做很多东西,可以报各种各样的社团,去体会那些不同的运动,兴趣爱好,也是一个微型的小社

文学

会实验,每个人在体会不同的群体和事务的时候,也在寻找和修正自己人生未来所喜欢的事物,去尝鲜感兴趣的事物和方向。这个时期总体还是迷茫的,对未来是模糊不确定的。心底总是没那么踏实,有的人在空虚之下浑浑噩噩,有的人拼命学东西做事情填满这种空虚。就形成了大学里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群。而对于参与了陈一闻工作室的众人来说,好像心里面找到了一块比较踏实的平台。有一种他们终于“在做一件事”的认知。拍片,目标是参加四月份的全国大学生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国赛,现在不仅仅是他们,各个大学都在做这种事,强手如云,就像是置身于一种百舸争流的情形之中。虽然校园很宁静,像是没有什么打扰,每天都能在偌大寂静的校园里听到蝉鸣鸟叫,林叶娑娑之声。但是竞争就在这之上进行着,在无声无息的展开。让人有一种紧迫感,有背心毛毛汗轻轻泌出的竞争意识。而跳出来在更大的世界里,每一天芸芸众生为生存或更好的生活所进行的奋争,也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这本就是生命的本质。活着是艰难的事情,但活着真好。……卓向山从医院出来,拿到了手上的拍片报告,看到并确定了肺上的那个阴影,终于还是手抖了起来,他神色黯淡下去,妻子的久病,自己这些年担起家庭重任的风霜,终于还是不可避免在他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刻纹和痕迹。记得以前卓俊不喜欢开家长会,不喜欢朋友看到自己,就是因为他和卓俊母亲,相比起其他孩子光鲜的父母,都要显得苍老一些。妻子久病,医药费是沉重的负担,当年卓俊成绩也不好,根本考不起大学,看不到前途,那时候整个家庭都是黯淡无光灰暗的,全家都操碎了心。结果没想到生活还是给了这个家庭一丁点渺小的希望。一盏火苗。卓俊体育不错,通过了商院的体育特长生招生,竟然上了他正考成绩无论如何也上不了的商院。于是乎全家人都为之自豪轰动,好像老天终于开了眼,给了这个困难的家一个苦尽甘来的回馈!自卓俊被商院录取,成为了大学生之后,卓向山和妻子两个人,再苦再累也过过来了,生活终于有了点甜头和奔头。结果卓向山没想到,老天似乎总是看不得他这个家庭好过,给一点甜头,又再打下一棒子,临头再砸下一个重磅炸弹。看到片子上确定的肺部阴影,卓向山在医院外面哭了一场,最后这个眼角满是皱纹的中年男人起身,他要去学校看看自己的儿子。自己怎么样也无所谓了,哪怕自己和妻子两个都就此撒手这个世界,那也好,也不给自己儿子以拖累,只是今后的日子,他就要一个人走了,父母也给不了他什么,无法支持他更多,这让卓向山觉得自己真的是很无能没有用呢。不过没关系,自己无能,自己无用也就罢了。还有儿子,儿子是希望,儿子会比自己更强,儿子会好好读书,会有出息,会光宗耀祖!那是他的种!收拾了心情,卓向山又回复了开朗,他总要给儿子,看到最好的一面,那就是他作为父亲的笑容。虽然长大懂事的卓俊已经不再嫌弃父母出现在朋友面前了,虽然他确实佝偻了背,老了肌体,但精气神,还是要展现出来的。卓向山把片子和报告放进背包里,上了公交车,转乘了两趟后,到了商院。结果到了门口,刚好遇到了二班卓俊的班上叫张鑫的同学,因为和卓俊在一层楼,此前都见过,卓向山就问张鑫卓俊在寝室吗?他打算直接过去,到了楼下再打电话。张鑫

郭晓峰老婆

给卓向山打了招呼后,想也不想就道,“没在寝室,他们今天在艺术团那边吧,卓俊在拍戏呢!”卓向山愣住,拉着张鑫稍微问了一下,而后背着包,闷着头向艺术团工作室那边走了过去。……“噢,大家都在啊!”谢霖笑嘻嘻的踏进工作室,和陈一闻,刘昱,胡利京纷纷打招呼,唯独略过了卓俊。今天他们进行第六集第十七场的拍摄。期末最后两周,进度放慢下来,但大家也能在这种傍晚时分,抽出时间来赶工。也算是在复习冲刺中换换脑子。“你们继续啊!不用管我,我就是看看你们……”谢霖在旁边踱步,又到了卓俊旁边,不去看他道,“别误会啊,我又不是来看你的……”卓俊就叹了口气,知道不可能一直避得了谢霖。好在大家最近拍戏也完全适应了这种节奏,有人来看也不会觉得社死现场了,总体而言,就是脸皮厚度比以前提高了不止一星半点。而且谢霖又是熟面孔,大家不觉得尴尬。那就继续拍呗。虽说卓俊避着谢霖,但那也是迫于现实的无奈,他心里面对谢霖还是很喜欢很有好感的,眼看着谢霖真就在旁边看他们拍戏,只是目光时不时在他身上打转,卓俊其实心里也是一阵一阵的暖意。他正在表演一个被不靠谱的制片人和导演弄得抓狂的编剧场景,正揉乱了一头的头发,他原本是一头短发,为了这个场景,戴了一顶假发,所以看上去有些滑稽,但也正是片子要求的效果。就在他扯头发抓狂的时候,突然一道喝音从旁边冒出来,“卓俊!”一下子众人都愣住了,拍摄也暂停,就看到了出现在了现场旁边,怒不可遏的卓向山。“我以为你在图书馆看书,以为你在学校好好学习,都期末了,快考试了啊……”卓向山的声音,在场间缓缓传来,回荡在周围的红墙。“爸……不是的……”卓俊被卓向山突然出现给弄懵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周围的朋友。“你不知道考不过挂了科,会被退学啊?……你知不知道你是怎么读上这个大学的?……你是运气好啊!”“我们家是没钱你知道的,你妈现在还病在床上,我,我……你但凡是知道家里的情况,自己就要努力啊!”“你基础差,底子薄,在学校里还不用功,还在这里搞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明堂!你让你妈和我以后活不活了!我们不要你养,不要你负担什么,但你至少以后自己要养活自己啊!否则哪天我们都死了!你在这个社会上也被人欺负,饿死吗!?”“跟我走!”卓向山上前一把拉住卓俊手往外扯,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突然父亲的这种激动,还有那些话,戳痛了卓俊最深的部位,也在所有的朋友,甚至谢霖这样喜欢的女生面前,撕开了自己的尊严和伪装。“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走!”卓俊抗拒。啪!得一耳光扇在脸上。卓俊呆住了,他呆呆的看谢霖,也看到了那个女孩同样是对卓俊目前情形的一脸震惊。卓向山拉着他,径直往外扯去,这个过程中陈一闻刘昱等赶紧上前劝阻,但也无济于事。最后卓向山拉着卓俊离开,大家还犹为记得卓俊那一脸呆滞的表情。像是丢了魂。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