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撩我妈结果成功了

帝歌2021-02-24 14:57:0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上午领了证,下午韩珺还是照常去公司上班。她上班,徐骞就在金融街尽头的一栋七层大厦里看风水。这栋老大厦曾是望东城第一栋现代风格的商业楼,在望东城有着非凡地意义,它已在这条

上午领了证,下午韩珺还是照常去公司上班。她上班,徐骞就在金融街尽头的一栋七层大厦里看风水。这栋老大厦曾是望东城第一栋现代风格的商业楼,在望东城有着非凡地意义,它已在这条街道上矗立了一百五十多年,它曾是东方家典当铺的旧址。后来东方家越做越大,七层高的大厦显得太小家子气,便另建了一栋摩天大厦,搬迁了总部。旧楼在多个老板手中转手,在八十多年前,再度被一个做黄金首饰地老板买了下来。但那家企业的老板是个色胚,他在大厦里跟秘书厮混时,被怀孕后的老婆撞见。谁也不知道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等下属发现情况不对劲跑去老板办公室查看情况时,老板跟小三躺在地上早已断了气,而即将临盆的老板娘就那样吊死在了天花板的灯下。更称奇的事还在后头。当时警察带着法医到现场做勘察的时候,竟然发现老板娘肚子里的孩子还活着。那孩子最后被剖了出来,取名乔奇生。这名孩子后来被寄养在郡阳市的一个亲戚家里生活,长大后,乔奇生亲手创办一家珠宝公司,便是如今扬名全球的珠宝品牌‘为爱加冕’。而那栋旧楼自从发生了命案后,就一直不太平。这数十年里,不断有企业入住这栋大楼,却总是出现一些离奇的事,但都是一些小恶作剧,从来没有出现过人命。可近段时间,这栋大楼里离奇事件频发,甚至出现了人命。先是电梯无故坠落,致使五名乘坐电梯的员工离世。没过两天,室内又无缘无故地起火,差点烧死了加夜班的员工。公司内人心惶惶,谣言四起,无奈之下老板只能花高价钱邀请昆仑徐家的家主前来查看情况。当徐骞一推开乔老板去世时的那间办公室的大门时,就被扑面而来的

文学

怨气所攻击。他眉心微凝,第一时间丢出一张黄符。那黄符上面用暗红色的朱砂勾勒了一列繁密的符文,是最常见的镇灵符。普通的镇灵符只能镇住小打小闹的玩意儿,但徐骞亲手画的符文,力量远超其他修士,对付一般的邪灵不是问题。黄符悬在办公室最中间的虚空中,纸张不停地摆动漂浮,没过多久,竟无火自燃了。见状,徐骞第一时间拔出归一剑,黑色长剑一现身,顿时夺走了屋内屋外的白光。方圆五公里内像是突然变了天,乌云密布,不见曜日。韩珺坐在会议室内,发现落地窗外的光线突然变得昏暗,她朝着对街最边上的那栋望去,看见那里的气场变得扭曲起来,便猜到这番动静一定是由徐骞搞出来的。她不禁有些担忧徐骞那边的情况。徐骞用归一剑割破左手食指,白皙的指腹化开一道口子,灼热殷红的血液洒向办公室内。徐骞的血液,有净化邪祟的作用。一个个幽怨的恶灵沾染到他的血液,顿时抱头尖叫起来。在徐骞听来,那尖叫声是那样的刺破,几乎要将他的耳膜生生震碎。但站在徐骞身后的那群人什么都看不见,他们看不见,却能感受到周围磁场的变化。尖叫声太尖锐,直接震破了办公室内的一个古董花瓶。啪——看到那花瓶自爆,徐骞身后那些人吓得脸都白了,一个个都将手踹在兜里,捏成了拳头,生怕让别人发现了他们怯弱的一面。

现言很肉到处做

渐渐地,恶灵们都恢复了安静。他们蹲在地上,缓缓抬起头来,双眼里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怨恨。他们对着徐骞的方向深深地一鞠躬,随后他们的灵魂体越来越淡,眼看着就要散去了。徐骞突然对身后的人说:“你们在外面等着。”说完,徐骞走进办公室,将大门紧闭着。那三个地缚灵都是一脸迷茫地注视着徐骞,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又担心徐骞是想要让他们灰飞烟灭,三人脸上都露出了惊恐害怕的神色。徐骞目光淡漠地注视着这三个早就该投生,却因为各种执念被束缚在这栋老房子里的灵魂,露出了阴沉的目光。这些天,望东城特别不平静,一些原本力量弱小的怨灵都变得强大了许多,他们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感染,觉醒了体内的邪性。徐骞猜测,那东西应该是那只强大的恶灵。徐骞留住这三个人,也是有话要问。“你们在替谁办事?”闻言,那三个恶灵眼里都露出惊恐的表情。他们敢怒不敢言,有些话都到了嘴边,又因为在忌惮着某种东西,都不敢开口言明。徐骞又道:“你们不说的话,我就先让你们魂飞魄散!”对于这种取走无辜之人生命的恶灵,即便徐骞将它们从这个世界上抹除掉,也不会得到任何反噬。那三人哆嗦了一下,脸色发青的男老板才开口哆哆嗦嗦地说道:“两周前,有一个...一个女孩子来找我们,要求我们帮她办事,如果我们不乖乖照办,她就会让我们魂飞魄散!”“是真的!”跟着开口接话的是老板娘。老板娘是吊死的,她还保留着去世前的形象,大着肚子,半吊着脖子。她告诉徐骞:“那个女孩子很厉害,她随便一抬手,我们就能感受到灵魂被灼烧的痛苦。”“我们也是被逼的!她要我们帮她坏事,她就藏在暗中,吸取那些人临死前的恐惧跟恶意!”听完他们三人的叙说,徐骞镇定地问道:“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个子一米六五左右,特别瘦,穿着一件白色的卫衣,有一双灰白色的眼睛。”-晚上,韩珺下班时,看到徐骞的宾利车停在公司楼前。她在公司员工小心翼翼地偷窥目光下,抬腿钻进了徐骞的车子。韩珺坐在副驾驶上,问徐骞:“今天下午的动静,是不是你搞出来的?”御龙大厦跟三生桥金融街只隔着一条御龙渊大河,距离很近,徐骞搞出来的那些动静自然瞒不过韩珺。徐骞的车平稳行驶在大桥上,他告诉韩珺:“小韩总,我搞错了一件事。”韩珺平静地注视着他,等着他说后文。徐骞露出心事重重的模样,他用手按了按眉心,告诉韩珺:“恶灵这些年,一直藏在人类的身上,所以我一直没法找到它的下落。”韩珺工作时习惯性戴着眼镜,她摘掉了眼镜,眸子里泛着寒光,咒骂道:“狡猾的玩意儿!”韩珺问他:“它现在拥有怎样的人类外貌?”“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的年轻女性,身形非常消瘦,有人看见过她穿白色的卫衣,眼镜是灰白色的。”韩珺听到徐骞的形容的容貌后,脑海里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她唇角一抿,道:“等等,我给你看个东西。”韩珺当即打开手机,登陆了她的邮件箱,找到她曾在两周前发给韩淼的一段视频。“靠边停车。”徐骞靠边停了车。韩珺将手机递给徐骞,“你看看这个。”徐骞仔细看了一遍视频,看完,他若有所思地说:“这个女孩,是在越狱?”“嗯。”“她不怕电网?”韩珺肯定地点了点头。她告诉徐骞:“这个女孩子,是我姐姐的高中同学。她叫林雨甜,高三那年因为杀人入狱。她在监狱里呆了四年半的时候,两周前突然越狱。”徐骞眯起了眼睛。“四年半前..”他与韩珺对视了一眼,都想到了关键点。“恶灵逃走至今,也刚好是四年半的时间。这几年里我一直在找它的下落,但一直没有感应到它的存在。我第一次感应到恶灵的存在,是在两周前,而那个地方距离监狱只有五公里的路程!”徐骞再次打开视频看了起来,一边看,他一边猜测地说道:“监狱里关押着这座城市里最邪恶的人,那里的邪念值最多,恶灵是靠吸食一切负面情绪成长的。恶念、恐惧、杀意,监狱里面全都有!”徐骞越说,心越沉。韩珺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我听韩淼说过,林雨甜其实是个很胆小的人,她会挥刀杀人这本就是一件令人觉得荒唐突兀的事。哥哥,你说...”韩珺扭头与徐骞对视,她大胆地猜测道:“你说,林雨甜当年杀人,会不会是受到了恶灵的操控?恶灵故意让林雨甜杀人入狱,他好趁机躲在监狱里面休养身体!”韩珺被自己的猜测给惊到了。如果她的猜测是真的,那这一切就解释得通了。为何胆小如鼠的林雨甜会在一怒之下杀了周珩!为何林雨甜会在刑期只剩下两年半的情况下大胆越狱!因为犯下这一切罪行的人根本就不是林雨甜,而是那个恶灵!越看似荒唐不靠谱的猜测,就越有可能接近真相。如果这都是真的,那林雨甜就太可怜了!“我必须见一见这个女孩子,等我见到她,我就能知道真相了。”徐骞问韩珺:“你姐姐还在望东城吗?我想见见她。”“还在的,我们婚礼在即,她最近不会离开。”“给她打个电话,我要见下她。”“嗯。”韩淼今天下午在跟黎傲研究可乐鸡翅的做法,她刚将可乐倒进鸡翅里,就听到黎傲在喊她过来。韩淼摘了围裙跑去画室,才发现黎傲画了一幅她的果体画。别说,画的还挺好看。韩淼盯着照片上的自己,她说:“我觉得果体画,还是得身材丰满的女孩子更好看。我现在瘦了,都不好看了。”韩淼捏了捏细腰,她问黎傲:“你说,我要不要增肥?”黎傲盯着她看了半晌,才问:“喵~你想不想要跟我一起生个孩子?”韩淼:“啊?”她不明白,明明是在聊身材,黎傲为何突然提到孩子。黎傲告诉她:“我们生个孩子吧,生下来了孩子让我带。”他指着那副画的空白处,唇角

吕丽萍前夫陶伟

弯起,向往的说道:“你不觉得,这里再添一个小孩子,会更完整吗?”韩淼顺着黎傲所指的那个方向看过去,想象了下那个画面,还真有点儿心动。她盯着黎傲的脸,再看看画上自己的模样,顿时觉得他们长得这么好看,不生个孩子继承美貌都说不过去。“那、那就顺其自然,怀了就生?”“嗯,好。”黎傲一定会让这个顺其自然,变成‘一定’。两人在画室里闹了一阵,结束时,韩淼坐在黎傲的怀里,她脑袋靠在黎傲的肩膀上,轻嗅着他身上汗水滚动的气息。突然,韩淼问黎傲:“你的汗味闻着怎么怪怪的?”黎傲鼻尖动了动,突然拉着韩淼一起站了起来往厨房跑,边跑边喊:“是锅里的可乐鸡翅!”闻言韩淼顿时跑得比黎傲更快。厨房炉灶的锅子里冒着滚滚大烟,隐约可以看到火光,厨房天花板上的警报器骤然拉响。韩淼吓呆了,听到黎傲喊:“你关燃气,我去拿灭火器!”韩淼回过神来,赶紧关了燃气开关,这时黎傲提着灭火器走过来,对着炒菜锅一阵喷。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