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宝贝我们站着做一次 乱肉辣伦全文阅读

闲听落花2021-02-24 11:31:0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隔一天,驻守随州的文将军率领十万大军,从随州换驻到鄂州城外。顾晞带着三十万北齐精锐,和数千艘战船,逆汉水而上,直扑襄阳。大军推进的并不算太快,四月初夏,北齐大军围到了襄樊城外

隔一天,驻守随州的文将军率领十万大军,从随州换驻到鄂州城外。顾晞带着三十万北齐精锐,和数千艘战船,逆汉水而上,直扑襄阳。大军推进的并不算太快,四月初夏,北齐大军围到了襄樊城外,战船沿汉水东岸停泊,绵延出十几里。齐军大营安扎在襄阳和樊城之间,护城河外面,狭细的汉水北岸。李桑柔带着黑马等人,都是一身普通北齐骑卒打扮,和一队队骑行巡逻的北齐轻骑一样,骑在马上,从军营出来,沿着狭细的汉水,先往南走。一行人一直走到最南端,护城河和汉水重新汇在一起的地方。站在护城河和汉水汇合口,护城河最宽的地方,看着宽阔的出奇的护城河,遥望着护城河对面的襄阳城。李桑柔头一回站到襄阳城外。在这个位置看襄阳城,高大的城墙仿佛从碧波微微的护城河中巍然立起。眼前的景象,极似她看过的风景照,只不过,那些风景照上,巍然挺立的,是一幢接一幢的几十层的高楼,那些风景照上的城墙,在高楼的映衬下,矮小而古老。这会儿,她眼前的城墙,高大,坚固,生机勃勃。她是来攻襄阳城,不是守,虽然她一向喜欢进攻,可对于襄阳,攻,总像都是反派做的事。李桑柔想的笑起来。“老大,你看这水,真清,鱼肯定好!那城墙离水真近,挑根杆子就能钓鱼,真不错!”黑马看着清澈的护城河,再看看城墙,连声啧啧,十分羡慕。李桑柔失笑出声,“行了,回去吧。这河里的鱼,一时半会没法吃了。”李桑柔勒转马头,沿汉水往北,一直走到离樊城不远,仰头看着不远处的樊城。襄樊不分家,有樊才有襄,可惜这会儿的襄樊,都是孤悬。孤悬之下,没有雄城。李桑柔看过一圈,不紧不慢的回到营中。大营里,一片繁忙。李桑柔的帐蓬还是在帅帐不远的地方,大常正蹲在帐蓬门口烤鱼干,见李桑柔回来,指了指帅帐,“如意过来的,说让你一回来就过去。”李桑柔嗯一声应了,走过去,用手指拨着,仔细看了看刚刚烤好的一堆鱼干,掂一块尝了尝,指点

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道:“多刷点儿油,别熟香油,太争味儿,刷熟豆油吧。”“嗯。”大常应了,进帐蓬拿了罐熬好的豆油,用刷子蘸满油,往那一堆刚烤好的鱼干刷上去,拿起来再烤。帅帐门口,亲卫欠身让李桑柔进去。帅帐里,围着沙盘,站着十来位将领,听到动静,回过头,笑着和李桑柔见礼的见礼,点头的点头。“看的怎么样?”顾晞看着李桑柔,笑问道。“护城河确实很宽。”李桑柔拱手团团还着礼,笑应道。“你过来看看这个。”顾晞示意李桑柔过去看沙盘。李桑柔站过去,凝神听着顾晞的讲解和安排。“……都听明白了?那就好,明天寅正,现在,都去准备吧。”顾晞说得很快。诸人一一欠身退出,急急赶回各自部属。李桑柔微微蹙眉,正要转身出去,顾晞叫住了她。“襄阳城后山,是致和统领,算着行程,明天寅正前后,能进到后山,得歇上一两个时辰,养精蓄锐,咱们在寅正攻城,等攻势起来,后山防守大约会松懈一些,致和那边,就能容易一些。能不能破城,在致和,不在咱们这里,只是……”后面的话,顾晞没有说出来。他们在前面,要为后山的文顺之和他那一万人,用人山人海,扯出一条缝隙。“我知道。”李桑柔心里说不出的酸涩。后山,文四爷这一趟,九死一生。前面,明天这一战,尸山血海。……………………东边天际还是一片沉沉的黑暗。向导从树上滑下来,走到文顺之身边,低低禀报:“到了,就是这里,爬上这座山,山下面,就是襄阳城。”“嗯。”文顺之暗暗松了口气。第一步,顺顺利利。“各队点人。”文顺之吩咐下去。十支千人队都点的很快,各队都到齐了。捉生将从四面八方探查回来,四下安安静静,没有异常。文顺之重新整顿安排了队伍,吩咐就地休息。几个哨探爬到周围的高树上,蹲在浓绿的枝叶之间,警惕四周。赶了大半夜路的兵卒十人一团,挤在一起,片刻就睡着了。文顺之坐在树下,也睡着了。他得好好睡上一两个时辰,接下来他要有足够的精神,判断时机,判断方位,判断战机,以及,冲杀在前。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阳光照着山峰,金辉洒满林间。文顺之起来活动着手脚,仰头看着高树上的哨探。“看到什么没有?”“看到了,天一亮就看到了,竖得真高,比顺风大旗还高。”亲卫将水袋递给文顺之,笑道。文顺之再次舒了口气,忍不住露出丝丝笑容。能看到旗,就能看到大帅那边的动向,他这心里,就有了底!当值的千夫长从树上滑下来,笑着禀报:“将军,寅正,令旗头一回动,是进攻樊城的号令,一刻钟后,进攻襄阳的旗令也动了,咱们的大军已经开始攻城了。”文顺之看了看日影,现在差不多是寅末了,照他们无数次沙盘的推演,这会儿,汉水和护城河中间,正在激战。“吃好喝好,收拾好,不用的东西都扔掉吧,准备攻城。”文顺之吩咐下去。十名千夫长小跑着拍醒各自部属,俯耳吩咐下去。林地里一片忙碌。离文顺之不远,一名三十来岁的十夫长解下背后的皮袋,仰头喝了一口烈酒,递给身边的伙伴,“喝一口,壮壮气势。”伙伴喝了一口,递给下一个。“我不喝。”递到最后一个年青的兵卒,兵卒摇头。“怕了?”十夫长过去,看着年青兵卒问道。“不怕,我酒量差,我要清清醒醒的攻城,杀人。”年青兵卒用力咬着肉干。“他家扬州的,扬州城外。”旁边的伙伴替年青兵卒解释了句,叹了口气。“这一趟,咱们杀回来!报仇!”十夫长在年青兵卒肩膀上,用力拍了拍。……………………凌晨的第一缕光辉照耀下来,襄阳城头的守军,看着在他们和樊城之间,突兀竖起来的那座高的出奇的旗杆,目瞪口呆。他们站在城墙上,看那根带着吊斗的旗杆,都是要仰着头看的!那旗杆甚至比他们背后的山还要高!没等他们议论几句,一水之隔的樊城西面,火箭如雨,杀声四起。“快快快!”城头上顿时警报声四起,脚步急促。驻守襄樊的程将军站在城楼上,眯眼看着对面那座高的出奇的旗杆。把旗杆竖得这么高,为什么?给谁看?“将军将军!樊城求援!”令兵急奔过来禀报。“还没开始攻城呢,求什么援!让他们死守!”程将军冷冷吩咐了句,急步走上更高些的望楼,眯眼看向护城河对面。从新野流淌而来的唐白河里,大小船只连成了片,正从唐白河,涌入护城河外的汉水,被狭小的河道挤着推着,涌向樊城方向,在汉水和护城河之间,那个狭窄的分岔口,船只停下,迅速沉没下去,一艘接一艘。“敲钟!他们要大举攻城了!”程将军脸色微变,声色俱厉的叫道。城外有五十万精锐齐军,六千多艘战船,他只有两座孤城。泊在南段汉水的北齐战船,往护城河冲进来。汉水最狭的那一段,很快就被装满泥沙的沉船堵死。聚集在樊城和汉水之间的北齐大军,从堵死汉水的沙船上飞奔而过,冲上护城河对面那片空空的沙洲。……………………李桑柔一身黑衣,站在只中等战船上,夹在数千艘战船中间,冲进护城河。大常皮甲护身,戴着头盔,一只手拿着比正常尺寸至少大一倍的盾牌,另一只手握着长刀,护卫在李桑柔旁边。黑马和大头站在李桑柔另一边,大头拿着盾,黑马握着刀。小陆子和窜条、蚂蚱三个人散在两侧,握着刀,警戒着水里的动静。李桑柔身后,放着七八张钢弩,半人高的两三箱弩箭,以及两个身强力壮的健卒。两个健卒后面的船舱里,坐着二三十名等着替换的健卒。拉开钢弩,是个力气活。“往西出来些。”李桑柔盯着城楼上轰然敲响的大铜钟。小陆子急忙示意后面的舵手。船头往西,从船队中偏离出来,李桑柔接过只钢弩,瞄着那只铜钟下,扣下板机

酒吧少爷

。尖细的破空声后,正在奋力敲钟的兵卒往前仆倒。李桑柔将钢弩递回去,再接过一只,射向望楼上正在挥舞旗帜的令兵。最前面的战船已经迎上了南梁水军。李桑柔所在的战船已经从船队中脱离出来,停在护城河这一半,襄阳城头强弓射程之外。李桑柔不再看城墙,只盯着南梁的战船,一支支弩箭稳稳的射向船桅吊斗上的令兵。几艘南梁战船往李桑柔这边冲撞过来,立刻就有北齐战船冲迎上去,一队队水鬼跳进水里,在李桑柔前面几十丈、十几丈的水里,翻滚厮杀,清澈的水面渗进一缕缕鲜血,由一缕缕洇成一团团,一片片,直到染红了水面,顺着水流,从船边流过。李桑柔全神贯注,接过钢弩,扣下板机,递过钢弩,再接过,弩箭节奏分明,每一声尖细刺耳的破空声后,都带走一份生机。……………………襄阳城后山,文顺之趴在山崖上,看着山下不远处的城墙,城墙上还是井然有序,他还要耐心的等着。……………………战船兵力远远少于北齐的南梁水军,背城一战,全无退路,唯有死战。宽阔的护城河,很快就染成了血红。午时前后,南梁水军崩溃覆灭,伤痕累累的北齐战船搭成船桥,从沙州横到了襄阳城下。聚集在沙州上的北齐兵卒,抬着一架架云梯,冲上船桥。李桑柔的船靠在船桥边上,泊在城上强弩射程的边缘。李桑柔加快了弩箭射出的速度,为冲过船桥,冲向城头的云梯,杀出一条狭狭的通路。城头上顿时呼喊急切,混乱起来。……………………襄阳城后山的文顺之,看着混乱起来的襄阳城墙,深吸了口气,挥手下令:“下山!”几十根早就系好在山石粗树上的缆绳甩下去,从三十万人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一万精锐抱着缆绳,连成串儿急速滑下。襄阳城墙上,更加混乱了。文顺之最先滑下,离地两三丈,松手跳下,就地一滚,躲过一支利箭,爬起来,往城门疾冲。山崖和外城门之间的佛寺里,几个游方僧人冲出来,张弓搭箭,射向城墙上的弓手。城墙的箭阵混乱了几息,趁着这几息的机会,文顺之等人已经冲过这十几丈的短短距离,冲到城门下。城门仿佛动了动,一丝缝隙露出来,文顺之吼叫着,用力顶向城门。缝隙更大了,半张脸露出来,没等那张脸说出话来,一柄利刃透胸而出,刚刚张开要说话的嘴里,没能说出话,只有鲜血涌了出来。城门被文顺之和随之疾冲而来的北齐精锐冲撞而开,一万精锐往里冲杀进去。……………………西边城墙上,两三个健卒从云梯上滚落进了城墙,李桑柔立刻调整方向,弩箭集中在几个健卒一边,弩箭声更快了,几个健卒背对着弩箭,站成一排,奋力阻挡着汹涌冲来的南梁兵卒,护着身后的云梯。一个个北齐健卒从云梯上跳进城墙,加入奋力阻拦的人墙,挡住,护住云梯,再往前推进,北齐兵卒背后的云梯,由一架,成了两架,三架……城墙上的混战,由一点点,到一小片,一大片,艰难而迅速的往两边漫延扩展。鲜血沿着城墙,如水

文学

般流下,流进护城河,顺着水流,扯的越来越长,却鲜艳依旧。城墙上的混乱,到了彼此混杂成一团的时候,李桑柔垂下了钢弩,眯眼看着轰然推开的城门,呆了片刻,动了动脖子,转了半圈,找到已经西落到地平线的太阳,眯眼看了一会儿,慢慢吐了口气,松开手,由着钢弩掉落在船板上。“累了,我睡会儿。”一句话说完,李桑柔软倒在船板上,晕睡过去。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