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小黄文污到你湿 穿越斗罗位面掠夺女神

果味喵2021-02-19 16:42:0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地下二十六米,黑暗的墓道尽头。火红的重立体上搭载的30MM激光炮轰出一道耀眼的红光,将一头巨大的狮身人面兽重重地撞到了它身后坚硬的钢板墙壁上,墙壁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蓝紫色的

地下二十六米,黑暗的墓道尽头。火红的重立体上搭载的30MM激光炮轰出一道耀眼的红光,将一头巨大的狮身人面兽重重地撞到了它身后坚硬的钢板墙壁上,墙壁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蓝紫色的电弧,折成一张大网笼住了它全身,无数的高爆发杀伤像暴雨一样地覆盖下来,刺眼的光影交替照亮漆黑的墓穴,它无力地挣扎了两下,最终在痛苦又不甘的吼叫声中倒地不起。墓道尽头的石门缓缓开启。一把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黄金权杖,静静地躺在空无一人的黑色王座上。从三个方向照射下来的光线,

军警sm

慢慢地移动,慢慢地聚焦,汇聚到了同一个点上……只听金色权杖的内部,竟发出了咔嚓咔嚓齿轮转动的声音。一圈一圈的黄金光晕,从沉睡的王座上呈涟漪状散开,诡丽的浮光照在三十张年轻的脸上。鸦雀无声。陈谦安静地坐在一种名叫重立体的装甲中,明明在已经热到要升天了,脸上却还得保持着平和优雅的笑——这是一个一线战团团长,在团队取得大成功之后的标准仪容,不能过于欣喜,也不能过于冷漠。当然,他本人完全没有这种奇葩习性。一切都来自于上一任团长九木,对他的“苦口婆心”以及“悉心栽培”。担任团长的这半年,他不敢说自己做得很好吧,大体上也没出过什么错就是了。可是,这一次,他还没有从驾驶的重立体里出来,突然,一个身影越过了他,直接冲上了王座,拿起了那把纯金的权杖。浮光散去,黑色王座又恢复了黯淡。那道身影的轮廓也随之模糊起来,声音却好像更清晰了:“谦谦君子。你说,我们全团奋战一个月的重要出品,如果……是的,我是说如果,一不小心,毁了,九木会是什么脸色?”咔。不知道是谁一紧张,捏断了手上的过氧化物荧光棒。刚刚结束了一场大战的猎荒者们,茫然地看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那个朝夕相处了十年的队友。他的脸上,是他们从没有见过的扭曲:“十年了!已经十年了啊!!谦谦君子,这十年里,你在团队日常里,一共叫我吃了八十九碗半的甜腻腻的豆腐脑,一百二十个流着恶心肥油的肉粽子,好不容易被我刷到了一次红枣粽子,你,竟然还给老子加了酱油和芥末

文学

!!今天,终于让我等到了机会……”啥?陈谦差一点就没绷住。不是,这剧本拿错了吧?你辛辛苦苦顶着这么一张“狰狞”、“阴鸷”、“怨毒”齐上阵的脸,就用来配这种文案?那位队友已经靠近他的重立体,仰起头,喊:“谦谦君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为了这个副本,你私自调用了远超预算的资源,所以,你跟九木承诺过,出了任何问题,你负全责,全责!!哈,哈哈哈……那你想不想不出问题?你看,很简单,你只需要跪下来,恭恭敬敬地磕头认错,我立刻就把东西还给你,怎么样?陈谦居高临下地盯着熟悉又陌生的脸,研究了半天,才清了清嗓子,回了一句:“哦?先点三柱香吗?”++++++“电子体育频道,电子体育频道。”“下面插播一则快讯:北京时间下午四点三十二分十一秒,《灵笼》亚洲服务器,黑色金字塔副本首次被通关!”“亚服第一猎荒团——天狼,宣布在该副本出品了机械权杖!这是噬君之夜资料片更新后,全球出品的第一把新的九阶武器!!”“天狼猎荒团将于晚些时候,公布该武器详情。”“好的,现在让我们回到《灵笼》冬季竞速赛的现场……”《灵笼》是全球第一款AI随机演算的全脑连接型网络游戏,由三家游戏巨头以一部同名动画为基础联手开发,此作延续了艺画开天一贯的超高品质画风,拥有可由玩家行为无限推演计算世界剧情的技术,形成了绝佳的沉浸体验及末世真实感,一经发售,就引发了玩家们的狂热追捧。今年,已经是游戏运营的第十三个年头了。黑色金字塔,是一个月之前刚刚更新的《灵笼:噬君之夜》资料片里唯一的英雄副本。又称,大神坟墓!英雄副本的死亡是“英雄死亡”,一般只能留下一副“躯壳”,等于就是除了捏脸数据以外,全部资料清空!“我听说,他们开荒这一个月,就损失了二十多个神级账号。”“是啊,个个都价值连城……”此时,游戏里所有玩家,关注点都在这全球第一把九阶武器上了!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出品的该是什么样毁天灭地的武器?然而,晚上七点,天狼猎荒团宣布,金字塔机械权杖被一位在团十年的资深副团长,恶意捡取,永久分解!刚刚上任半年的团长谦谦君子,当场退团并删号!++++++淅淅沥沥的小雨,在逃生飞船的舷窗上画下一道道虚线。陈谦被五点式安全带固定在飞船的座椅上,因为飞船是倒栽入土的,他也是脑袋朝下的姿态,突着眼睛,宛如一条倒挂的咸鱼。救援人员从飞船外面打上来的光,透过忽明忽暗的玻璃,勾出了一张尴尬的脸。他回来了。但最尴尬的并不是他回来了,而是,距离他退团删号一套骚操作,都还没有过去二十四个小时。此时,他的头上顶着一个过于正经的ID——自牧。一看就知道是上学阶段的雌性人类幼崽取的名字。很不幸地,这个幼崽是他同母异父的亲妹妹,小了他一整轮,所以,别说是命名权了,就算要拿走什么财产权隐私权身体权……你能有什么办法似的?妹妹的名字叫做谢白玔,游戏ID是“百川”。这个小东西的人生是困难模式开局,七个多月早产出生,话都还不会说就做了两次心脏手术,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又来各种并发症,小学之前几乎就没离开过病床,今年读到初中二年级,才算是正式出院。一回到家,她说什么都要买一个游戏舱。现在市面上一台游戏舱,最基础的型号价格在三

mm8

千左右,就是一个两米长半米深的长方形硬木盒子,加了一个头部连接器。还好这个硬木盒子并没有配一个画着十字的盖。他们爸妈经济条件还行,虽不是挥挥手能召唤十万将士来盖狗窝的显赫人家,但只要不碰黄赌毒,一辈子衣食无忧大概也没问题,他们给小玔买的出院礼物,当然是最新的顶配游戏舱,价格大概是六万多。这个礼物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陈谦前脚才霸气侧漏地删号退游戏,妹妹的游戏舱后脚就到了。在经历了长达……十五秒钟的软磨硬泡之后,陈谦从《灵笼》一线猎荒团团长,光荣地升级为了一名陪玩。如果换了是九木,从一线战团的团长,变成了一名陪玩,绝对哭天抢地并赌咒发誓,一定要重回巅峰,夺回属于自己的荣耀,把那些背叛过他的人,统统拖出来枪毙一百次啊一百次!然而……陈谦不是九木。陈谦只想摸鱼。虽然在天狼猎荒团的这些年,他带队拿下了四个英雄副本首通,三个冬季竞速赛冠军,四个布伦杯冠军,压得他们亚服宿敌夜鹰猎荒团喘不过气,外服不少老牌战团都瑟瑟发抖……但他心头那份属于咸鱼的崇高理想,从来没有被现实的大雨浇灭过啊!!“幸存者编号S93861228,自牧。身份已确认。”将他从座椅上解救下来的战地医生,一边为他清理伤口中的金属碎片,一边问。“啊?”陈谦一秒回神,环顾四周。这艘倒栽的逃生飞船,看来就是现在的新玩家进入游戏的起始点。飞船上除了他之外,只有尸体,没有其他玩家,所以,他应该是在封闭剧情中,要先完成新手任务,才可以前往大地图跟妹妹会和。“我说,你,为什么一直捂着脸。”医生皱了皱眉。“……我怕光。”陈谦是在回答之后才发现,自己真的在捂脸。不管怎么游戏,所有的顶级玩家,都有一个通病——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比脑子主意大。很多时候,脑子都还没想明白为什么,手脚就已经先动了。“怕光?”医生举着镊子,抬起头,一脸疑惑看他,“这倒是很少出现的病情。”“我觉得也是……”陈谦的脑子这会儿已经跟上来了。《灵笼》有一个“躯壳”系统。玩家在第一次建号的时候,AI会根据玩家本身的身材样貌,给出一个基本的外观,玩家可以在系统给的基础上进行微调,但幅度不会太大。现实中长相正常的玩家,想捏一张古神脸出来?你是在想桃子。陈谦已经尽全力调整了外观。然而,受限于调整范围,实在是没法调到亲妈都认不得的程度,更何况,不管什么游戏里都会有一群声称“化成灰都能把你挖出来”的家伙……刑侦部门应该把他们抓去重点培养一下。所以,如果他不想重复上一轮的悲剧,那么,捂脸必然是他未来必练的基操了。“这样有多久了?”医生问。“不知道。但估计还会有很久……”陈谦笑。“很久就很久吧,为什么要笑得这么变态。”医生用再一次的皱眉,表达了他对陈谦这个回答的难以理解。“没有没有。”陈谦觉得自己的笑容明明就很无害啊。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