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裸睡的丹丹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第二部分

一语破春风2021-01-14 16:40:4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故事就讲到这里了,听得可还满意?”“后来呢?”“就是后面呢,妖星打完了,那个国师又去了哪儿,你都不说,有头没尾的,哪里是讲故事,还不如村头隔壁阿叔讲的狐狸报恩,每日给农夫煮粥的故

“故事就讲到这里了,听得可还满意?”“后来呢?”“就是后面呢,妖星打完了,那个国师又去了哪儿,你都不说,有头没尾的,哪里是讲故事,还不如村头隔壁阿叔讲的狐狸报恩,每日给农夫煮粥的故事好听。”黄昏沿着山脊,落在破旧的屋檐,挂着几串风干菜下面,几个小孩围在一起,看着檐下矮凳上,一个灰扑扑袍子的老头,有些不满意这个故事,七嘴八舌的叫嚷,其中一个扎着小辫的小姑娘眨了眨眼睛,怯生生的问道:“老爷爷,那.....那个国师最后会当神仙吗?”呵呵呵.....老人喝了一口凉水,将缺了口的陶碗放去地上,看着这

李艾主持的模特节目

小姑娘点点头,“会的。”又看了看周围孩童,拍拍他们脑袋,从

文学

地上起来,走去篱笆院墙,牵过系在那的一头老驴,朝屋里的主家谢了声。“主人家,谢你的水了,碗就放在檐下,老朽告辞了。”一帮孩子听到老人要走,不满意的情绪顿时收了回去,蜂拥过去簇在后面跟着,拉着老人的袍角轻摇。“老爷爷,你再喝点水。”“要不,我让我娘给你铺张床,就在我家睡吧。”“我家也可以。”“嗯,我爹不说什么的。”那边屋里,妇人出来挥手吆喝了几个孩子散去,说些‘不要挡老先生路。’‘天色不早了,赶紧回家一类。’驱散一帮顽童,随后回过头来,刚才那老头像个老学究,朝她抬袖拱了拱手,翻上老驴横坐,轻拍下驴头,渐渐彤红的霞光里,沿着门口的小路缓缓离去。“真是个怪老头。”妇人轻声呢喃了一句,摇摇头转身回去檐下拿过地上的陶碗,里面叮当轻响,几枚铜子歪斜重叠,“这......就喝口水,还给钱啊......”追去院门口,小路上哪里还有驴子的身影,霞光照下来,青草低伏的小路尽头,远远的有‘叮叮当当’的铜铃声隐约传来。“走的这么快?!”踏踏...

好看les小说

..叮叮叮......老驴迈着四蹄轻扬,又落下,走过潺潺而流的小溪木桥,欢快的甩着脖间铜铃,傍晚的微风吹来,树木沙沙轻摇,驴背横坐的老人腰间悬一面七角古铜镜,沐着夕阳捧书翻看,面容间雪白的须髯渐渐脱落,苍白的发髻阳光里重新泛起青黑,皱纹消散,皮肤重新化作年轻时候的模样。坐在驴背上,一幅书生骑驴的画卷缓缓展开。不远,一缕青烟化作人影,绣鞋轻轻踩过青草地,聂红怜蹲去盛放的野花,俯身轻闻,片刻,美目如月弯,绽出梨涡跑去前方,伸开双臂,裙摆飞旋,笑出好听的声音。听到银铃轻笑,陆良生从书页上抬起视线,看着前方的女子,轻笑了一下。“红怜还是跟以前没变。”安放驴臀上的书架,说话声里,架子下方的小门打开,伸出两条小短腿耷拉悬在门沿外面,横放的葫芦前,穿着一身花色袍子的蛤蟆,靠在那坐着,点了点烟斗,嗒出一口白烟,‘嗬忒’的朝外吐了一口口水。“都成老姑娘了,还没变。”前面,老驴回过头,吖儿啊儿的嘶鸣一声,好像附和蛤蟆的话语,驮着陆良生悠闲的走过乡间的道路。不久,日暮下炊烟袅绕的村子远去背后,渐渐被大山遮掩,此次回栖霞山,已过长江,距离河谷郡也不过百余里路程,从无疆山出来,也路过长安,城墙加固修缮,通往西域之路,车马驼队繁杂,远远看了眼城楼飘荡的‘隋’字大旗,陆良生还是没有踏入城里,只是打听了当今陛下,身体无恙便选择离去,等回一趟家,再看过当年的大运河修的如何之后,或许那时才会入京城看看,见上一见杨广,只不过皇帝肯定已经老了。天色渐暗沉下来。星月挂上夜空,起伏的山势在也黑漆漆的夜色里,犹如雌伏阴影的野兽,不时传来几声狼嚎。过去村落,又是一片荒山野岭,陆良生下来驴背,牵着缰绳走进前方一片竹林,翠绿青竹一簇一簇延绵四周,夜风里,叶子纷纷扬扬落在肩头、脚前。“师父,今夜就在这里暂且住下吧。”陆良生挥袖扫开,卷过的风将地上片片竹叶吹出干净的地方,扑上毯子,将书架放去一旁,不久,升起篝火架起小锅,煮上了饭食。“公子,妾身再去寻些柴禾。”红怜飘去林间,书架吱嘎一声,蛤蟆道人换了身衣裳负手出来,坐去火堆旁,米锅‘噗噗’沸腾水声里,偏头看着籍着火光翻看书页的徒弟。“近两日怎么走的这般慢?有些害怕回去?”清冷的月光从上方摇曳的青竹间隙照下来,周围竹林在风里‘沙沙’轻响,那边翻过一页的书生,轻‘嗯’了声,目光停留在纸面上,像是在看书,也像是在思索问题。过得一阵,那边红怜抱了几支枯竹回来,这边,陆良生方才开口。“一晃二十年,不知道爹娘他们如何了......还有小纤、老孙。”春日夜晚还有些微寒,蛤蟆伸蹼在火旁取暖,搓了下蛙蹼,哼了声。“你去了天上,感觉不到时日是如何一点点过去,担心个甚,你怎不问问为师?这二十年守在山里,怎么过来的?!”陆良生笑了一下,抬起脸来:“那师父如何过来的?”“吃过来的!”那边,添柴的红怜轻笑出声,先一步开口说道。哼!蛤蟆道人瞪了瞪她,抱起双蹼转去一个方向,令得匍匐旁边的老驴咧嘴长吟,变得热闹,长夜渐渐在摇曳的火光,散发香味的米粥里过去,东方泛起鱼肚时,篝火熄灭,书架重新安放去了驴背。收拾好行囊,陆良生也不牵着老驴,让它跟在旁边,拍了下腰间的铜镜,‘拓儿,我们回栖霞山了。’他轻说了声,悬在腰间的七角古铜镜嗡嗡抖动两下,小隔间翘着腿的蛤蟆偏头看来,敲了敲烟杆,抖出里面烟灰,“瞧把拓儿激动的,说起来,老夫也好久没看栖霞山美景了,有些想念山中那座茅庐。”红怜飘在老驴上方,随后降下,落去陆良生身旁,挽上胳膊回头做了一个鬼脸。“蛤蟆师父怕是想婶的饭菜了,嗯.....说不定还想家里那只花白母鸡。”“你这小女鬼!”蛤蟆道人两腮鼓了一下,干脆的缩紧小隔间,呯的门扇碰上,走出这片竹林,从缓坡上眺望,隐隐能看到官道了,不过陆良生腰间的铜镜还在抖动,随后传出声响。“师父,有妖气,还有人在做法。”晨光从云间照来,落在陆良生俊秀的脸上,目光望去远处,细眉微微蹙起,口中只是轻嗯了一声。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