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给前任他叔冲喜全文 他把我批日出水了

普通草药2021-01-13 14:04:2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见心自灵似乎在认真考虑林越的建议,玉冠真人心头却是一紧,虽然他有报仇的决心和不惜一死的觉悟,可是他也并非凭一腔热血行动。如果心自灵真的不打算报仇,只凭他一个人肯定不是二

见心自灵似乎在认真考虑林越的建议,玉冠真人心头却是一紧,虽然他有报仇的决心和不惜一死的觉悟,可是他也并非凭一腔热血行动。如果心自灵真的不打算报仇,只凭他一个人肯定不是二女的对手。自己一死何惜,可悲的是哪怕搭上性命也伤不了二女分毫。不过只要心自灵可以缠住其中一人,他这有把握用法宝击杀另一人。这些年来他心心念念复仇,为此专门炼制了一门法宝,名曰:神火飞梭。配合他的雷灵仙术威力奇大,只要机会合适,他愿意尽全力一试。只见心自灵略加思索,便抬头说道:“抱歉,林师兄。这不光是为了报仇,我今日是一定要动手的。”听闻此言玉冠真人,默默松了口气。看着心自灵果断的回答,林越也点了点头,虽然尝试说服心自灵,但是林越本身也明白,心自灵来找独孤丝丝并不全是为了报仇。毕竟心自灵是三教

90后性交

弟子,并非一般寻仇的江湖人。如果只是为了灭门的真相,就如林越所说,探寻的方法有很多,要知道玉山三代也有两个凌家的人,只要花些时间不难探明。其实早在心自灵准备下山之时,她的师父火云霞便已将自己仇人的事说清楚了。而那路仇人也早在这乱世中倾覆。再加上幼年到雨润山之后,心自灵便失去了这段记忆,如今猛然找回,除了开始的时候恨意滔天,一个月的修炼下来却也平复了不少。说句过分的话,困扰心自灵的梦魇从来不是灭门血仇,而是独孤丝丝在自己眼前杀光自己的家人,和仇恨相比更多的是挥之不去的恐惧。尤其是心自灵所修炼的地仙养生诀练就的心泉刚才心自灵迟疑林越的话语,更多的也是在权衡是否真要和独孤丝丝大战一场。林越又说道:“既然师妹坚持如此,那边换个地方吧。”说罢望向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客栈掌柜。刚才这帮不好惹的江湖人物,明显是在对峙,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样子,客栈的桌椅刚刚才换过,难道又要砸伤一遍?客栈掌柜心中怕极了,却也不敢说,更加不敢问。独孤丝丝和默轻语虽然纵横南方武林,却也不是疯狂的邪魔之辈,甚至大多数时候更像一对懂礼貌的‘好姑娘’。独孤丝丝直接起身:“你们若要出手,便随我去外面吧,也方便我们施展。”众人也都赞同,一道向镇子外面走去,玉冠真人来到心自灵身边低声说道:“道友,她们二人端的厉害,还请帮我困住一人,容我施展手段。”心自灵说道:“我的仇敌仅是紫燕独孤,我会全力出手,道友若是愿意可迎战另一人。”玉冠真人想了想:“好,那我就去对付那默妖女。”林越和二人虽有距离,但是这点声音却逃不过他的耳朵,对于玉冠真人,林越并不在意,毕竟师姐拥有不死之身,不过他竟然骂师姐为妖女,这个暂且记下了。方才言语试探,心自灵师妹似乎心中有路数,不像是仇恨上头不管不顾的人。这样就好办了,要知道独孤丝丝以前放过了不少人,这些也有学成回来报仇的,报仇失败后放弃的还能保全,如果纠缠不休,独孤丝丝就算不要他们的命,最差要要废了他们的修为。这才是林越所担心的。来到镇子之外,独孤丝丝和默轻语已经准备动手,常年的合作让二女之间充满了默契,不论遇上什么样的敌人,二人也都是共同进退。林越只要专注心自灵即可,于是对子云和诸葛冷说道:“你们注意看着,这样级别的战斗,江湖上一般很少见的。”严格来说除了独孤丝丝,其他三人都是修士,而且都算是近战体修的类型。对于厮混于江湖的子云和诸葛冷有很大的帮助。相较于林越的轻松,金光门这边就比较凝重了,玉冠真人对两个小辈说道:“今日一战生死未卜,还有那个云侯林越似乎也有意插手,恐怕难以善了。”顾初心听言忙说道:“师父,既然这样,您就不要涉险了,我看他们似乎也没有对付咱们的意思啊。”玉冠真人低声喝道:“说的什么混账话,你师伯的仇岂能不报。剑远,我知道你心中有恨,但是咱们不能一起折在这里,一会儿打起来,你站远一些,不管战局如何,也不用管我的生死,一有不对立刻带着初心离开!”“师父!”顾初心没想到玉冠真人已经做好了必死的觉悟,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她有些手足无措。行剑远一路上都阴着脸,杀死自己师父的凶手就在眼前,只可惜自己实力不够,一点作用都不能发挥,眼看着掌门师叔送死,自己却只能临阵脱逃。可是心中再有万千不愿,掌门师叔说得对,他如果死在这里,金光门决不能再断了传承,自己和师妹必须活着回去。“弟子明白。”行剑远刚回答完,玉冠真人上前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床前藏有暗格,纵地金光法、掌门令以及暗库秘匙都在其中,暗库所在你也知晓,这是我派历代先辈所积攒的家底,金光门决不能断在你我手中!”行剑远再度肯定道:“是,弟子明白!”交代好的后事玉冠真人和心自灵对视一眼,准备各自迎战对手。虽然二人皆是怀抱拂尘,但金光门始终还是以用剑为主,只见玉冠真人率先出手,手中拂尘一扔,竟然直接钉在了地上,一瞬间剑光飞闪,金灵十六剑的剑势犹如骤雨袭来。独孤丝丝和默轻语早有默契,今日乃是独孤丝丝完成诺言,与先前仇人了结宿怨,对于玉冠真人这个‘外人’,自然是由默轻语应付。默轻语秀腕一抖,娥眉舞月飞链刀旋转入手,立刻和玉冠真人战至一处,排除了外来的影响,心自灵终于向独孤丝丝冲去。脑中不禁回想起那个杀戮的夜晚,月光映照着满院的血色,年幼的心自灵颤颤发抖,而独孤丝丝转身面对她说道:“好好记住我的模样,如果想要报仇,长大以后可以来找我,如果像好好活下去,那以后就躲着这张脸。”那恐惧的梦魇就在眼前,心自灵这奔袭的片刻尚且有一丝惧意,但这么多年以来的修炼,心自灵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直面这份恐惧。独孤丝丝察觉到眼前女孩这片刻间心境的转换,倒是有了几分惊奇:“哦?有点意思。”随即佩剑紫燕出手,以一个诡异角度刺向心自灵。心自灵手中拂尘一摆,看似随手一挥,却以一番沉重力道打在紫燕剑身。久历江湖见多识广的独孤丝丝自然认出这两手变招:“灵拂十三转,看来你真的是做了不少准备。”心自灵的灵云拂尘虽说不是凡物,可比之独孤丝丝手中的软剑紫燕还是略逊一筹,再加上独孤丝丝霸道的七杀剑诀,想要削断心自灵的浮尘并不困难。原本心自灵也曾想过研究一下剑法,可是独孤丝丝便是以剑成名,自己再怎么努力也补不上这巨大差距,况且独孤丝丝的功法强横,而所用的紫燕软剑却诡异难防,寻常剑法几乎无用。所以心自灵走的是以柔对柔的策略,从那几下应对的变招,独孤丝丝就看出来,心自灵接触武道时间不算长,而就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她净琢磨怎么对付自己了。另外一边,林越的关注点先是集中在了默轻语这里,虽然默轻语有这不死之身,可是对方毕竟是一派掌门,这份实力放在三教三代当中也算中游了。默轻语一开始并没有使出‘无畏打法’而是普通的见招拆招,虽然自己的修为定型,永不可能增长,但是多年的江湖厮杀让默轻语拥有了不菲的对敌经验,看似艰难应对,但实际上林越可以看得出,默轻语并没有什么危险。哪怕是在一般人看来她已经被玉冠真人压制,可实际上玉冠真人却处在我占尽优势却始终不能将对手打垮的胶着状态。玉冠真人虽然还有杀招在手,但是眼下却不准备马上来用,在他看来默轻语他可以压制,而独孤丝丝却是一座难以翻越的高深,这个杀招用一次出其不意,第二次恐怕就威力大减了,所以他想尽可能的解决掉默轻语,然后给独孤丝丝致命一击。想罢他不在打算和默轻语纠缠,只见金光一闪,玉冠真人化作七道身影冲向默轻语。林越倒是惊奇:“竟然能将纵地金光法用于实战,这倒是有意思。”纵地金光法林越并不陌生,但这个通常使用来跑路的,用于战斗并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如果一个人用纵地金光法挥剑冲向敌人,剑锋还没落下,恐怕敌人就已经在自己身后几里地了。刚才玉冠真人化作七道身影,并非分身的法术,而是留于原地的残影。默轻语刚刚招架一次攻击,随即立刻转身,因为玉冠真人的下一波攻击已从身后袭来,这移形幻影般的速度,让默轻语也不禁凝重起来,随即手中弯刀脱手,手中长链所连接,配合南林刀绝一派的顶级身法流光风飞舞,在默轻语四周闪烁起了银色光弧。只见默轻语转都周身,手中弯刀所形成的月牙状光弧,和四面八方打来的金光相撞,激烈碰撞的声音,剑气破空的声音,以及四周爆炸掀起土石的声音。无不昭示这场战斗的激烈。玉冠真人速度虽快,但是南林刀绝的刀法加身法将默轻语保护得密不透风,以巧取胜似乎是不大可能了,转变思路玉冠真人决定以力压人。只见他手中长剑一挥,另一只手掐诀蓄力:“金灵飞光,骄阳开天!!”只见数道金色剑气向默轻语打来。骄阳开天乃是金灵十六剑中的上乘招式,创招者乃是观察日出,眼看太阳的光芒逐渐射穿云层,最后直至天光大亮,有感而发所以领悟出来。这一招威力不小,毕竟太阳的光芒冲破云层,这是何等的伟力。默轻语见玉冠真人攻势减缓,便知道对方要变招,果不其然,默轻语收回弯刀,另一只手掐诀蓄力:“金灵飞光,骄阳开天!!”只见数道银色光芒和玉冠真人的剑气碰撞,只可惜默轻语的功力有些低,没能消

非我莫属张绍刚

除所有金色剑气,所以只能挥刀抵挡剩下的剑气。在默轻语看来稍有遗憾的操作觉震惊了金光门的几人,他们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妖女竟然也会金灵十六剑,而且用弯刀使剑招威力竟也不俗。林越点了点头,看来师姐有意放缓战斗节奏,即是为了给独孤丝丝腾出空间,恐怕也是为了琢磨一下金光门的路数。还不等玉冠真人惊讶,默轻语却已经弯刀入手,化作七道身影冲向玉冠真人……靠着灵拂十三转取巧,心自灵在招数上跟上了独孤丝丝的节奏,林越的注意力转了过来,看着心自灵的身法:“步踏飘萍?看来师妹虽不练剑,却看上了身法。”步踏飘萍正是配合青萍剑法的身法所在,青萍剑法本身就是一门防守绝技,一般情况下少有腾挪,但不代表没有对应身法,现在的心自灵便是用着灵拂十三转的招式,配合着青萍剑法的步伐。虽然是混搭,却不是毫无意义,心自灵竟然用拂尘使出了软剑的效果。二人交手已经拆了几招,独孤丝丝皱眉说道:“就这样吗?把你的本事都拿出来,别让我就这么废了你。”对于来寻仇的人,独孤丝丝如果不下杀手,多半会废其修为。心自灵闻言并会回答,反而突然变招,只见二人的兵器螺旋交织在一起,心自灵抓住了机会立刻向独孤丝丝出拳,拳头并没有握紧,拇指压在二指之上。独孤丝丝心中冷哼,天真!随即真气一荡,二人交缠的兵器便分开了,紫燕软剑再次以弧度打来,心自灵似乎早有准备,屈指一弹便将软剑弹开。伸出的二指并未收回,一转方向朝着独孤丝丝的胸口袭来,独孤丝丝伸出另一只手抵挡。心自灵的二指戳在对方掌

文学

心,巨大的力道将两人都弹飞了。独孤丝丝只退了几步,看着有些微微发抖的手掌:“怒雷指?我倒真是小看你了。”而在空中的心自灵一个翻身,轻盈的落在一棵枯树的树梢头,她单脚脚尖立于枝头,另一条腿弯曲压在旁边的膝盖上。双目微微闭上,一甩拂尘搭于手肘处。在心自灵的意识中,刚才战斗时翻腾的心泉此刻也恢复了平静,她也是单脚脚尖立于平静的水面,只是微微的荡起一两圈涟漪。虽然经历了激烈的交锋,但是心自灵的心泉反倒是比交战前更加平静了。而在外面,心自灵脚下的枯树却慢慢有了变化,枝头渐渐的出现了绿芽,焕发出了勃勃生机。林越一看眼前一亮,好一个地仙养生诀,竟然有此神效。独孤丝丝点头道:“在来找我了结仇怨的人中,你算是最厉害的一个了。”心自灵缓缓睁开双眼,悄悄地呼了一口气,手中拂尘一甩,准备下一场的攻势。这正是:怒雷金光踏漂萍,灵拂掠影换身形。养生修得平湖镜,时花瑾袖心自灵。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随机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