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新翁熄粗大

风月2021-01-11 18:50:5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飞机降落的时间是午后三点。罗素戴着睡帽从洗手间洗漱归来,坐在了槐诗旁边的沙发,好像睡眠不足一样,打了个哈欠。飞机在跑道上滑行,隐约还能够看到远方沙漠无尽的昏黄,以及高楼大

飞机降落的时间是午后三点。罗素戴着睡帽从洗手间洗漱归来,坐在了槐诗旁边的沙发,好像睡眠不足一样,打了个哈欠。飞机在跑道上滑行,隐约还能够看到远方沙漠无尽的昏黄,以及高楼大厦的轮廓。槐诗捏着旅行手册还在翻看,一页又一页,无比迅速。到最后,完全跳过。赌场,赌场,还是赌场。全部都是不感兴趣的项目。“来这里干嘛?”槐诗问:“带着你的学生赌博吗?”“跑到现境公款消费是不是有点过分啊,槐诗,艾萨克会杀了我的。”罗素摇头,却忽然发现了新方向,跃跃欲试:“要不,你从丹波那边调点资金来?赌赢了咱们俩平分怎么样?”“呵呵。”槐诗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拉斯维加斯啊。”罗素撑着下巴,凝视着窗外的渐渐放大的城市:“按道理来说,我现在应该十分有逼格的跟你讲解一下这一座城市是如何建立,如何在人的原罪之下膨胀到如今的程度,又是如何的堕落和如何的纸醉金迷…

s9797s

…但奈何老师我实在对此毫无兴趣。硬要说的话,就只能讲,它就这么大,它就在这里,和我们要拿回来的东西在一起。”“什么东西?”槐诗问。“钱。”罗素说:“很多钱,如果你不清楚究竟是有多少的话,那我只能说,很多很多很多钱。”槐诗叹了口气,实在不想问他究竟很多很多很多又是多少。他说很多就很多吧。只是,在飞机滑行的过程中,他渐渐察觉到了不对,旅游手册缓缓合拢,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整个美洲最著名的旅游城市,诺大的机场,最重要的交通枢纽,无数飞机起落如云的地方,为何除了他们之外……槐诗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个其他旅客的存在呢?“老头儿你得罪人了?”“不,这是人家彰显诚意呢,槐诗。”罗素抖了一下报纸,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来:“主人家来迎宾了,要记得表现的严肃点哦,不要像是没见过市面的样子。”槐诗都给逗笑了。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十分钟后,槐诗看着空空荡荡的候机厅,还有两排长龙一般西装革履或者花枝招展的迎宾者,目瞪口呆。这场面我还真没见过。诺大的机场此刻根本没有一个无关的旅客,竟然全数被清除一空,原本是应该引发轩然大波的事情,此刻却根本毫无任何的异状。已经降落的飞机被拖到了跑道上的等候,没有降落的飞机在天空中一遍遍回旋。那些滞留或者经过的旅客早在三个小时之前,罗素他们坐上飞机的时候,就已经被清理一空,此刻诺大的拉斯维加,整个机场,竟然只在等候两个人的光临。“欢迎来到,罗素先生,槐诗先生。”白发的老人撑着手杖,率先走上前来,颔首行礼:“两位的到来令这一座城市蓬荜生辉。”罗素耸肩,向着槐诗看过来:“看吧,我就说了,我们来这里是他们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还客气什么?”槐诗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么给脸不要脸的家伙,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可偏偏那老头儿好像就吃这一套,姿态越发的恭谨:“两位是否先下榻旅馆呢?我们已经在帝国之星为两位准备好房间。”“肚子有点饿,先吃饭吧。”罗素把行李随意的丢进他怀里。“没问题。”老头儿亲自捧起了行李箱,跟在了他身后:“六位深渊三星的厨魔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满足您的一切胃口。”“真体贴啊。”罗素笑起来:“感觉就差配两个漂亮姑娘喂饭了。”老人面不改色:“如果您需要的话,在下立刻安排。”“那再安排几个漂亮姑娘替我吃了吧。”罗素颔首,不知道究竟是开玩笑还是认真:“希望她们的心情能够快乐一点。”“没问题。”老人问:“您对用餐女士有什么要求么?肤色或者其他?”“

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18年

什么愿望都可以满足吗?”罗素赞赏道:“你可真像个圣诞老人。”“在罗素先生的面前,哪里敢倚老卖老呢。”苍老的男人垂首:“您是我们的贵宾,这是在下应尽之责。”“看呀,槐诗,这就叫专业!”罗素愉快的对身后的年轻人讲:“满足你的一切需求,让你宾至如归。哪怕你跟他说,对不起,我们打算把这一座城市烧成灰,他也会很跟你说:抱歉,那需要稍等两个小时,因为我们没有准备足够的汽油。”“那你要烧么?”槐诗提着自己的行囊,随意的走在后面,并不理会侍者的殷勤动作。他已经察觉到了这看似热情融洽的氛围之后所隐藏的某种诡异的气息,对于眼前令人眼花缭乱的一切,根本懒得去看。“当然不啊,槐诗。”罗素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一份过于热情的服务,脚步轻快:“我们又不是破坏狂,干嘛要把这么漂亮的肥皂泡戳破呢?”他凝望着远处的城市,吹了声口哨:“泡影得以长存就已经是奇迹了,强求真实,反而不美。不如就让它继续维持原状好了。反正,与我们无关,对不对?”在机场之外,等待许久的豪车已经向他们敞开了大门,躺在冰桶中的香槟和威士忌,乃至储藏柜中的雪茄不限量敞开供应。而起步之后,毫无摇晃和动荡,就好像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等候仆人呈上佳肴一样。现在,当隔板升上去之后,车内只剩下了两人。并不顾忌是否有什么窃听器在监听,槐诗直截了当的说:“他们害怕你。”“害怕?”罗素端着酒杯,满不在乎的摇头:“他们并不害怕我,槐诗,我一个早就过了自己版本的老头子,又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呢?他们只是害怕尴尬而已,害怕我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害怕大家闹得不愉快,阻碍了他们的生意,阻碍他们赚钱。”罗素困惑的轻叹:“可他们却并不怕我,这是不是很奇怪?”槐诗下意识的毛骨悚然。“喂,你该不会真的要搞事情吧?”槐诗一阵不安:“这里可是现境,一个五阶大打出手,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况且自己还是个天文会特等武官呢!虽然是有史以来最弱的特等武官,但也是个特等啊!万一到时候统辖局电报一发,让自己砍了罗素的狗头,自己是动手呢,还是稍等一下再动手?这不就很纠结么!“放心,不会有人搞事情的,槐诗,今天不会有任何战争在这里发生。”罗素的指尖顶起了装满了冰块的酒杯,嘲弄轻笑:“对方也不会给我们任何发动战争的借口。哪怕我们再怎么粗暴无礼,他们也不会动怒,就算打了他们的左脸,他们也会把右脸伸过来……尽管我不会这么做。”“那你要做什么?”槐诗直白的问:“就算是要打要杀,起码也提个醒给我吧?到时候也方便我看你眼色行事对不对?”“我想想……”罗素沉思片刻,认真的说:“大概是要债?”“要债?”“对要债,讨账,资产追还,大概就是这样的事情。”罗素瞥着窗外繁华的城市,轻声叹息:“七十年前,理想国内乱,天国陨落之后,各个部门也分崩离析,到最后,就连自身的存在都被从天文会里取消……如今回想起来,那一段时间真是混乱又动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每天都想着如何挺到下一天,如何应对艰难时局。回过神来的时候,就什么都结束了,回头的时候,除了身边寥寥几个故友之外,便只剩下满目疮痍。”“那个时候,这一片沙漠还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这个地方。”他慢悠悠的说道:“理想国崩溃之后,一片混乱里,所有人都自顾不暇……于是,就让某些人打起了监守自盗的主意。”“监守……自盗?”槐诗愕然。“没错,早些年,在这里,有一批理想国的战略储备,虽然没有办法和我们沉没的旧校区相比,但实际上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物资储备点。然后一部分看守者在听闻理想国崩溃之后,就决定……将这一笔财富‘更有效’的利用了起来。”罗素讥诮的微笑着:“于是,经过了几道手续之后,理想国的战略储备就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黑市里。而在得到了大量的财富之后,他们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投资和兴建……到最后,便有了你眼前的这一座欲望之城啊,槐诗。到现在,当年十六个人里,有六个人已经死了,四个人失去了所有,而留下来的六个人里,便成为了最终的胜利者。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告别了不堪的过去,建立起了丰功伟绩,成为了奇迹,甚至掌控着一整个独立城市,加入了美洲城邦联合,成为了它光荣的一部分。”他回头,轻声问:“如果是你的话,当理想国的人重新出现在你的眼前时,你又怎么会有好心情呢?”“可是这么多年以来,难道没有人管么?”槐诗问:“你难道也没有管?”“一个远在边境的学校,哪里又有插手现境的可能呢,槐诗?”罗素摇头:“就不要对老师太苛刻了吧?要学会宽容一些呀。”从动乱之中保存下象牙之塔,从席卷全境的波澜里保全一座学校,对那个时候的罗素而言,就已经是牺牲了一切之后换来的奇迹。或许,他还有力气去做更多,但面对冰冷的现实,却已经心灰意懒,不愿多理。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如果什么都发生的话,他或许会保持这个样子一直到老死才对。“要说的话,反而是你让我看到天国谱系重建的转机。”罗素回头,向着身旁的学生看过来,令槐诗有些尴尬,“只是把命运之书带回来,而且还拆不下来,没什么了不起的吧?”“重要的从来命运之书,槐诗。”罗素微笑着,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忍不住回忆。当槐诗站在他的面前,当命运之书的踪迹再次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究竟应该如何形容那一刻的心情呢?欣喜,忌惮,妒恨,杀意……还是,惭愧?无以言喻。当这个年轻人背负着不属于自己的重担,一路追寻着理想国残存的遗辉,向自己走来的时候,罗素竟然感受到了从来不曾有过的恐惧。未曾被残酷的命运击倒,也未曾被冰冷的世界所磨灭,那样伤痕累累,却又满怀着对一切的热爱和喜悦的笑容,简直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了面目全非的自己!那个在放浪形骸的麻醉自我中,渐渐溺死的自己……那一瞬间,他才明白:或许,这便是命运之书没有选择自己的道理。早在他放弃抵抗命运的瞬间,就已经这一份命运抛弃。不过没有关系,他已经不去在意。对此,他全无任何的憎恨,而是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感激。可笑的是,他一生都想要得到命运之书的认可,可当放弃了这一份梦想之后,才终于真正的去认清了自己。“你一定会成为远胜于我的人,槐诗。”对于这一点,他无比坚信,郑重的对身旁的学生保证:“放心吧,这可是我作为老师的天职。”被那样充满期望的眼神看着,槐诗陷入愕然,忽然有些不安。他闻到了安排的味道。“为什么忽然说这个?”他戒备的问道。“没什么,不要害怕。”罗素忽然歪嘴一笑,抬起手指,比划出了一段微不足道的距离:“只是,想要给你增加一点点难度而已……”长江后浪推前浪。或许,学生超越老师是自古不变的道理。可谁都没说只准后浪往前追,前浪就要留在原地不动吧?想象着未来的学生在万丈绝壁上疲惫攀爬,看不到尽头的狼狈模样,他便越发愉快起来。“走吧,我们到了。”当行进的车辆缓缓停止的时候,罗素起身,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文学

意味深长的告诉他:“做好准备。”他说,“等会儿就要到你登场啦。”(本章完)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