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十部必看乱文经典乱文

如莲如玉2021-01-11 14:04:4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次日一早,照例进行了晨练,继续把五禽戏教授给老祖母,奴奴也在旁边哼哼哈嘿的跟着学习(捣乱)。不过,李风很享受这种家人带来的温馨,吃早饭的时候,正好胡商穆贵英的手下来龙泉村拉货,李

次日一早,照例进行了晨练,继续把五禽戏教授给老祖母,奴奴也在旁边哼哼哈嘿的跟着学习(捣乱)。不过,李风很享受这种家人带来的温馨,吃早饭的时候,正好胡商穆贵英的手下来龙泉村拉货,李风就收拾好东西,搭着顺风车去了大兴城。他的心情不错,因为昨天又收到一条官方发来的消息:成功救助薛道衡,可以充值五贯钱。不错不错,看来薛师还是比较值钱的!李风当然有理由高兴,既然官方都这么说了,证明薛师肯定不会再作死,他就不用再担心隋炀帝把薛师加害了。罪过罪过,怎么能说老师作死呢,那是老师不畏皇权,为民请命,嘿嘿——高兴之余,也有些无奈:薛师那可是一代文宗啊,结果才值五贯钱,看来,还是得靠数量胜过质量才行。这也更加坚定了他组建医疗队的决心。令他稍加欣慰的是,看来并不一定要施展医术,治病救人;只要能改变人物死亡的命运,也算是成功救治。这样一来,救人的途径又多了一条。李风甚至设想:要是现在就把隋炀帝赶下台,那么是不是等于间接救了天下千千万万的百姓呢?可惜啊,只能想想而已,他的实力,现在只怕连战五渣都算不上吧?进了城,首先拜谒的,不是薛师也不是虞师,而是裴世矩这位

我爱国模

忠奸难辨的人。不要说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的道理,单单李风的发财大计,也要着落到裴世矩这个复杂的人身上。裴世矩此人,对东边的高句丽还是西边的西域,都非常熟悉。而且,暗中经营着这两处地方的走私生意。而这两处地方,也是李风最看重的,以后肯定会借用裴世矩的渠道,必须早早搭上这条线才好。要是没有拜师之前,李风是万万不会去跟裴世矩这种老狐狸周旋的,肯定被吞得渣都不剩。但是现在嘛,他也算有了些根脚,有了跟老狐狸谈判的些许资本。打听到裴府之后,李风便请求拜见。他极度怀疑,自己要真是一介布衣的话,肯定会被门口的下人给打将出去,进门就更不用想了。估计是裴世矩对门口的管事有所吩咐,所以,李风还算顺利地被领进府内。在书房等了差不多半个多时辰,裴世矩这才下朝回来,更换了一身便服,来见李风。“原来是李丹心驾到,李丹心不去拜会两位好师父,怎么先到了我这里。”裴世矩这家伙一见面,就阴阳怪气的。他自认为跟薛道衡虞世南之流的书呆子,不是一路人,那么对他们的弟子,当然也就没有好脸色。李风面不改色,躬身施礼:“晚辈拜见裴公。裴公说笑了,国事最大,岂敢怠慢。”说完,也不磨叽,直接从携带的包裹里面,取出来一个卷轴,双手奉上。听他这么一说,裴世矩倒是面色一正:看来,这小子刚刚拜师,尚未受到薛道衡这等腐儒的沾染。他的名字之中,虽然有一个“矩”字,可是行事却从来不循规蹈矩。裴世矩一直认为:成大事者,何惧小节!等展开图册,裴世矩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这一看,就足足看了半个时辰。并非图册不好,而是太好啦,上边标注出了西域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的山川河流。而且和图册相配套的,还有文字介绍,各国的物产风俗等等,都十分详尽。最令裴世矩看重的,就是地图之中,用红色箭头标注出来的三条道路,这就是著名的丝绸之路啊。裴世矩素有大志,常自比汉之张骞,所以才主动请缨,要去经略西域,就是想要重现大汉丝绸之路的盛况。这真是雪中送炭啊,所以,裴世矩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死死逼视着李风的眼睛:“小郎君究竟意欲何为?”这一刻,李风感觉就好像被一头凶猛的恶狼给盯住一般。好在,他是经历过生生死死的医生,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只是静静地对视着:“裴公何须如此,某又不是荆轲献图?”裴世矩这才哈哈大笑,他知道面前这个少年是有胆色的,当初在金殿上都不肯向当今圣上臣服,于是捻着须髯道:“你想换什么,如果不过分的话,我答应你。”在他想来,对方必有所图,无非是利益交换而已,这种交易,他见多了,也做的多了。可是,李风却摇摇头:“此图,只为助裴公一臂之力。”“不可不可,你不说明白,我总怀疑小郎君别有用心。”也不知道这位裴世矩是不是在开玩笑。李风又拱拱手:“晚辈只有一事相求,如今,我拜在薛师门下,薛师的理念,只怕会与裴公相左,到时候,还望裴公高抬贵手。”“薛道衡倒是收了个好弟子,如此,我们便井水不犯河水。”裴世矩瞧着李风,觉得顺眼多了,心里竟然隐隐有点羡慕薛道衡。本来他准备这几日参薛道衡一本的,如此就罢了。“多谢裴公高义。”李风再次拜谢,然后,便与裴世矩攀谈起来,说的都是西域之事。不得不承认,裴世矩此人,见识不凡,能成为隋朝最出色的外交家和地理学家,绝非浪得虚名。自从隋炀帝继位之后,能跟上这位大踏步前进步伐的,也就裴世矩等寥寥数人。当然,隋炀帝步子迈得太大,把天下千千万万的百姓都远远甩在身后,所以

文学

很可悲的成了孤家寡人。出乎意料的,二人竟然相谈甚欢,以至于家人备好午饭之后,裴世矩竟然还有些不舍:“丹心不必客气,你与我之子侄无异,等用完午饭,我们继续畅谈。”这就看出来能侃的好出来,尤其是李风早就做足了功课,投

star 444

其所好,要不是年龄差距太大,估计都被老狐狸引为平生知己了。李风也正有此意,他还有最主要的东西没掏出来呢,刚才的西域地图,只是开胃小菜。落座之后,裴世矩在主位坐了,李风和裴世矩的儿子裴宣机左右相陪。裴宣机是个年轻俊秀的小伙子,面上总是带着些许笑意,给人的感觉很亲善。就是不知道骨子里,是不是得到父亲的遗传。就是吃饭的时候,在家用惯了饭桌和椅子,到这还得跪坐在席子上,前面放着一个小案几,有点别扭。这样算起来,人家隋朝还挺讲究的,实行分餐制。瞧瞧裴世矩这个老狐狸也是这般做派,李风心里也就平衡了。菜肴还是非常丰盛的,丰腴的侍女,来来回回,袅袅娉娉,很快,案几上就堆满了。李风当然也不客气,“宣机,可与李小郎吃几杯酒。”裴世矩显然心情不错。李风这才好像忽然想起来似的:“差点忘了,我带来自酿的水酒,请裴公品尝。”说罢,起身寻到自己的包裹,取出来一个小陶罐,比拳头也大不了多少。裴世矩父子相视而笑:到底是孩子,这点酒,也就够你这样的少年饮用。先给裴世矩斟酒,所用的酒具十分讲究,竟然是白瓷酒器,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多是陶器,瓷器可是稀罕玩意。“此浮白釉也。”看到李风的目光落在洁白的酒具上,裴世矩也颇有些自得,“此乃何稠大人所制,他素来与我亲厚,故此相赠,价值千金。”何稠吗?李风还是知晓的,绝对算得上大隋的第一能工巧匠,也难怪老狐狸自得。不过,当李风斟上清冽的美酒,随着一阵阵醇厚的酒香散发出去,裴世矩脸上的炫耀之色,很快就被震惊所取代。“此酒甚烈,裴公可小口啜饮。”李风还不忘好心提醒一句。其实说了也白说,人家平时都喝惯了,端起来就想干。裴世矩还算小心,端起来喝了一大口,然后,鼓着腮帮子,腾地一下,脸都红了,双目睁得溜圆,用手点指李风。裴宣机一瞧可急了,起身直奔李风而去:“竖子尔敢,竟然毒酒谋害我父,纳命来!”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