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自己坐下来办公室 艳妇短篇合交换

沙漠2021-01-10 16:40:5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卫璧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因为夫人被怨灵纠缠,光禄寺专门放了卫璧长假,卫璧最近一段时日不必往衙门里去点卯,所以时间很自由。外人都只以为卫璧每天都在府里照顾妻子,但只

卫璧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因为夫人被怨灵纠缠,光禄寺专门放了卫璧长假,卫璧最近一段时日不必往衙门里去点卯,所以时间很自由。外人都只以为卫璧每天都在府里照顾妻子,但只有府里的人知道,老爷近些时日晚上都会出门,究竟去往何处无人知晓,但每天天不亮就会回到府中,而且睡到中午时分才起身。厨房每天都会准时在中午为卫璧准备饭菜,不需要任何人去叫,卫璧中午都会自然醒来。但今日卫璧却并非自己醒来,而是被人喊起身。卫璧自然不是与卫夫人一起同住,实际上最近一些时日,他甚至很少往卫夫人的房里去,专门睡在一处别院。睡梦中被人惊醒,这

文学

让卫璧很是不悦,弃审披了件衣衫,打开门,心里正想着将喊醒自己的家谱逐出卫府,也好让其他下人涨涨规矩,等看到门前的仆从一脸慌乱之色,不由皱起眉头:“怎么回事?”“老爷,大.....大理寺......!”仆从抬手指向前院方向,结结巴巴道:“大理寺的官差跑到府上来,要.....要大人去见!”“大理寺?”卫璧脸色一沉,心底竟是有些发虚,问道:“他们来了多少人?”“人不多,就五六个人。”仆从道:“大理寺的费.....费大人亲自带人过来,让小人赶紧让大人去见。”卫璧听说是费辛,脸色略有一丝和缓,问道:“卫诚在哪里?让他先去招呼费大人,赶紧上茶。”“早上卫管家说是出门采购一些东西。”仆从道:“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卫璧皱起眉头,但也没有多说,吩咐道:“那赶紧让其他人上茶,我收拾一下就过去。”转身回屋。费辛坐在卫府正堂,脸色略有些凝重。秦逍接了卫诚的诉状之后,似乎是和费辛商议要不要审理此案,但终究是乾坤独断,在没有知会大理寺堂官苏瑜的情况下,直接签了传讯令,而且让费辛亲自带人过来将卫璧传去大理寺。通常而言,大理寺要传人,派一名主薄便可,如果传讯的人官阶过高,最多也就派一名推丞,此番让费辛这位寺正前来传讯,自然也表示秦逍对此事十分重视。费辛年纪虽然比秦逍大,但官阶却比秦逍少一级,官大一级压死人,秦逍的吩咐,他却也不敢不从。“费兄!”卫璧一身锦衣从后堂出来,面上带笑,拱手道:“久等了!”他说话之时,目光已经向正堂外瞧了一眼,只见到几名大理寺的差役正站在院子里,或许是长久的习惯,都显得无精打采,十分散漫。费辛站起身来,拱手含笑道:“卫兄这是刚起来?”“费兄知道,内子身体不适,最近日夜照顾,不敢怠慢,所以有些疲倦。”卫璧微笑道:“费兄请坐!”“不坐了。”费辛从袖中取出一份公函递过去,“卫大人,你先看看,这是大理寺的传讯令。”卫璧脸上笑容敛去,结果公函,打开来扫了一眼,这才递还回去,皱眉道:“大理寺要传讯小弟?费兄,这话从何说起?小弟莫非牵扯到什么案子不成?”“卫大人多虑了。”费辛收起传讯令,含笑道:“不过是点小事,大理寺那边有些小问题要向卫大人问几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卫璧知道费辛这话言不由衷,如果不是牵涉到案件,大理寺也不可能让费辛亲自上门来传讯自己,犹豫了一下,才凑近两步,低声道:“费兄,你我是知交,到底发生何事,你给我提个醒,免得我到了大理寺不明情况。”“真的没什么事。”费辛依然带笑道:“咱们是知交,难道还会骗你不成?”抬手道:“卫大人,走吧!”卫璧见费辛笑容和蔼,心下骂了一句,却还是吩咐家仆套车。他自然知道,大理寺的人既然登门传讯,自己还真不能抗拒不从,心中固然忐忑,却也不教大理寺抓住自己的把柄。卫璧乘坐马车到了大理寺,费辛径自引着卫璧到了大理寺的西边一处院子。院内冷清一片,院内那栋灰色的房舍倒有几分肃穆气息,大门敞开着,门头的黑色匾额刻着“左卿署”三个烫金大字,卫璧虽然是头一遭来到大理寺,却也知道大理寺有左右卿署,乃是大理寺左右少卿办差的地方。他亦知道,刚刚上任的大理寺左少卿正是秦逍,想到前两日秦逍还曾混到自己的府中,今日自己被带进大理寺,直接来到秦逍的地盘,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站在门前,却不敢再往里面走一步。站在凉沁沁的石板上,看着大堂公案后面那幅红日出东海的墙壁,堂内阴暗一片,似乎有阵阵凉气从堂内弥散出来,这让卫璧浑身上下更是感觉阵阵凉意。堂内空无一人,卫璧扭头看向费辛,却见费辛神色平和,忍不住问道:“费.....费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劳烦卫大人先等候。”费辛含笑道:“秦少卿很快就会出来问话,无论询问什么,你如实说就好。”卫璧双眉锁起:“是秦逍秦少卿?”“不错。”费辛微点头,也不多言。卫璧犹豫了一下,稳定了一下情绪,终是走到左卿署大堂,费辛却没有跟着进去,只是站在门外。很快,便见一名差人端了一把椅子出来,放在卫璧身边,卫璧见状,一时间还真猜不透秦逍意欲何为,但既来之则安之,他平复心情,让自己完全镇定下来,这才在椅子上坐下。椅子正朝着大堂公案,卫璧知道,秦逍很快就会出来。果然,只是片刻间,从后厅有一人绕了出来,年纪轻轻,一身大理寺少卿的官袍,卫璧虽然没有见过秦逍,却也知道来者何人,站起身来,向着秦逍拱手,秦逍面带微笑,道:“卫寺丞请坐!”自己则是走到案后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了下去。堂内没有大理寺的衙差出现,卫璧有些奇怪。“请寺丞过来,是想让你帮忙处理一件案子。”秦逍坐在椅子上,取了一张诉状在手,开门见山笑道:“卫大人,本官刚到大理寺,此前还真没有审理过什么大案,临时找人请教,勉强知道该怎么做。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多多指点。”卫璧更是愕然,只是看到秦逍一脸温和笑容,本来有些紧绷的心弦微微放松,拱手道:“不敢。少卿大人派人传讯,下官奉令前来,听闻大人是有几句话要询问,下官自然是知无不言。”“那就好,那就好。”秦逍笑眯眯道:“这桩案子非同寻常,今日也不算是正式审讯,只是和卫大人单独聊聊。我知道卫大人和费辛费大人有些交情,看在卫大人的面子上,本官还是愿意没有太多人在场的情况下,尽早将这件案子了结了。”卫璧神色平静,淡淡笑道:“却不知大人说的是什么案子?”“卫大人,听闻贵府在闹鬼?”秦逍依然面带微笑问道。卫璧微皱眉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微微点头道:“子不语

牛郎的诱惑

怪力乱神,下官是读书人,本不该谈神论鬼,只是鄙舍最近几个月确实有匪夷所思的蹊跷事情发生,而且府中许多人对此都很清楚。”盯着秦逍反问道:“秦少卿,不知道鄙舍闹鬼,与少卿大人审理的案子有什么瓜葛?为何会突然询问此事?”“卫大人不用着急。”秦逍也是看着卫璧道:“有个叫卫诚的人,不知卫大人是否认识?”卫璧神情镇定,颔首道:“认识,卫诚是下官府中的管家。”“卫大人姓卫,卫诚也是姓卫,不但与卫大人同姓,还是贵府管家,却不知是否还有什么别的亲眷关系?”“卫诚是下官的族叔。”卫璧微皱眉头:“下官六年前携妻来京当差,身边没有伴随,所以带了卫诚在身边帮忙。我们卫家人丁不多,见过世面而且有几分才干的更是很少,卫诚算是其中能办事的,所以跟在了下官身边。”“如此说来,卫诚算是卫大人的心腹?”秦逍面色和善,倒像是与卫璧是知交好友,闲来无事闲叙家常。卫璧犹豫了一下,才道:“也谈不上什么心腹不心腹,下官付他工钱,他帮下官打理府中琐事,毕竟是自己的族人,知根知底,用自家族人比用外人要放心。”“不错不错。”秦逍点头道:“自家人,就算吩咐他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也比外人靠得住。”卫璧脸色一沉,目光变得冷厉起来,盯着秦逍道:“秦少卿这话下官听不明白,什么叫做不该做的事情?下官熟读圣贤书,从来都是每日三省吾身,唯恐

xpety

自己的言行有违圣贤的教诲,所做之事,也都是遵照圣贤的教诲去做,圣贤教诲,那就没有不该做的事情。”声音冷然:“秦少卿,今日你传讯下官,有什么事情还是直言,不必拐弯抹角,下官还要赶回去照料内子,没有时间耗在这边。”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