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霸总像疯了一样的索取车里&开小箩莉嫩苞H

2022-06-13 15:21:2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自己和她们是不一样的,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

可,她们还都是一些没有成年的未成年。

夏兮兮在自己的心里嘀咕着,像夜色这样大的酒吧,它怎么可以用未成年的人呢!

不过,此时的夏兮

自己和她们是不一样的,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

可,她们还都是一些没有成年的未成年。

夏兮兮在自己的心里嘀咕着,像夜色这样大的酒吧,它怎么可以用未成年的人呢!

不过,此时的夏兮兮。

她也只能够,在自己的心里悄悄地嘀咕一下,她可没有心思去管别人是不是未成年的事情。

此时,她最想的就是,希望等一下自己的酒水能够卖出去的多一些。

嘈杂的音乐声响起,A市的夜生活也正是开始,随着进入夜色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夏兮兮的酒水也越卖越多。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顺利,从刚开始的不好意思、唯唯诺诺,向客人介绍酒水的种类,到现在的落落大方、喜笑颜开。

夏兮兮就像那落入了嘈杂恶劣环境内的唯一一朵精灵,脚步轻快的穿梭在众多客人之前,丝毫没有受那嘈杂的气氛影响。

笑容干净而甜美,神情愉悦而轻松,像只自由自在的精灵一样,欢快的穿梭在这个繁华恶劣的环境当中。

此时,一个靠近走廊的位置上,有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已经随着夏兮兮的身影把夜色酒吧的大厅给看了一遍。

此时,他的目光却没有放在你装潢的华贵高档的大厅之内,而是,一直都跟随着夏兮兮的身子的打转。

从一开始看到夏兮兮那张干净纯净的笑脸,再到夏兮兮那露在外面的一双修长的大长腿,看着那白净细腻的肌肤就那样露在外面。

直接看得他口中一阵干渴,还有那短裙下若隐若现的……胸口前,那若影若显的两个小白兔,那些全都是吸引他移不开目光的根源。

绝色偶、不,是尤物、尤物……

简直是绝色尤物,这么好的绝色尤物竟然被自己发现了。

而且,还是在夜色这种地方发现的。

一看那女子就是第一次来这里,此时,他已经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把夏兮兮给压在身下。

已经在他的脑海中,开始幻想着把夏兮兮给压在自己身下的感觉,那种美妙的感觉,简直是让人欲仙欲死的感觉的啊!

盯着夏兮兮的目光中,就更加的赤裸裸,眼睛更是色迷迷的都沾在了夏兮兮的身上。

而,他的神情正好落入一旁几人的眼中,那几人都是黄皮的跟班以及狗腿子,他们都是一些整天游手好闲混吃混喝的人。

黄皮是这条街上,负责收取安保费,老大手下的一个狗腿子。

在老大的身边做的最多的事情,都是那些十恶不赦的恶事,此时他自然知道,要怎么把自己眼前看中的小妞搞到手。

安保费,也就是保护费。

A市有一个很大的帮派,专门负责收取保护费,而像夜色这种夜场酒吧,自然就是他们收取保护费的头号目标。

当部门主管得知夏兮兮被黄皮给相中的时候,心里虽然很同情夏兮兮的遭遇,却也不敢开口为其争取太多。

“黄哥,那个丫头她是第一天才来这里,而且她只是卖酒的,恐怕对黄哥提出的那些条件……”部门主管拒绝的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可是他们这几日显然不吃这一套。

对于夏兮兮为什么来这里工作,他可是心里清楚的,现在夏兮兮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对她现在的处境更加的雪上加霜。

“你小子,我给你说,我们黄哥不吃你那一套,你那些话还是留着对别人说吧,在我们黄哥面前就不要说这些话了。”黄皮身边的那些狗腿子,直接一把把部门经理给推得一个趔趄,差点脚下不稳直接摔在地上。

而站在旁边跟着部门主管一同来的人,连忙伸手扶住了他的身子,没有让他摔倒。

“你,应该知道我们道上的规矩。”这时,黄皮的耐心恍惚已经耗尽,他指着部门经理的脸,语气不耐的说道。

规矩,还能够有什么规矩?

不就是钱吗?

离下一次收取保护费的日子,还有一个礼拜,如果自己在此时和黄皮闹上的话。

在下次收取保护费的时候,他们这些喂不饱的人,可就没有上次那么好说话了。

老板,他自然是不缺这些钱的。

可是,要让老板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白白多掏出这么多的钱来。

老板的心里肯定也是不乐意的。

如果自己这次真的为了夏兮兮,让酒吧多掏出那么多的钱的话,自己肯定会吃不了带着走的。

而且,让老板知道了,这当中还有自己介入其中的话……

自己的这份工作,可就别想做了。

同情心,谁都有。

可是,为了仅仅只见了一面,就为了照顾她,而把自己的饭碗,自己的工作给丢掉的事情。

这样,为了别人,直接影响自己切身利益的事情,相信没有多少人会去做。

世上可怜的人那么多,弱者那么的多,如果每个人都需要别人去同情,去帮助……

而,部门经理他也不能免俗。

他也是不会为了夏兮兮,而得罪黄皮这些人,从而让自己丢掉饭碗,丢掉工作。

他也没有这么伟大,他也做不出来这么伟大的事情来。

所以,他沉默了。

沉默,就等于直接默认了,他们那些人的做法。

而,刚刚还很嚣张的几人,在看到部门经理憋屈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时,他们全都在一旁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哼!竟然还想管他们黄哥看上的人?

真是胆子长肥了!

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

“小妹妹、小妹妹,来我们这里要一打的酒水。”哈哈哈哈的大笑的声音,伴随着吹口哨的声音传进夏兮兮的耳朵里。

夏兮兮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此时这里就只有她一个在卖酒水,很明显那些人是对着自己说的。

她也看出来了,那些人心思不纯,想要转身离开。

可是,黄皮身边的那些狗腿子,怎么可能,会让夏兮兮在此时离开呢!

已经有几人邪气的吹着口哨,来打了夏兮兮的身边,伸手在夏兮兮手上端着的那些酒水内翻了翻:“小妹妹,你这里就卖这几种酒水吗?”

“是的,酒水全都在这里了,如果你们几人要的多的话,我可以去吧台为你们拿,你们是全都要吗?那我现在就去吧台为你们拿去。”夏兮兮脑子转得飞快,她在想着自己要怎样才能够摆脱面前的这些人。

这些人,一看就是芊芊给她说的那些人。

那是她们惹不起的人。

所以,此时此刻,她只想快点从他们这些人面前脱身。想溜!可没有这么容易。

夏兮兮心里的打算和她此时的意图,经常做惯了这些事情的他们几人,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他们一眼就看出了夏兮兮心里的打算,直接开口说道:“不用了,这些已经够了,小妹妹你跟我们来吧,把这些酒水全都送到那个桌子那里去。”

说着用手指着黄皮呆着的那个地方,还在后面催促着夏兮兮能够动作快点。

夏兮兮怎么可能会这样,心甘情愿的就随着他们过去呢!

当然不可能!

夏兮兮看着他们几人已经在前面带路,她连忙把身子一拐朝着另一边的地方而去。

朝着一边的通道而去,而她走向的那个通道,刚好是人们进出夜色酒吧的主要通道。

也是正对着大门口的那条通道。

很快,黄皮身边的那几个狗腿子发现了,夏兮兮没有随着他们几个人跟来,忙调转方向去寻找夏兮兮。

他们刚才可是在老大面前打过保票的,保证一定会把那小妞给他带来的。

现在,那小妞跑了,等下他们怎么好像老大交代啊!

所以,此时他们几人已经分开去找了。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夏兮兮的身影,看到夏兮兮竟然朝着夜色大门而去。

不好!

那小妞想要逃走。

如果,出了夜色,再去找那个小妞可就没有那么好找了。

几人忙飞奔过去,堵住了夏兮兮离开的去路。

段慕辰和乔森出现在夜色酒吧的时候,刚好就看到夏兮兮被一群人给堵在了那里。

而,乔森也看到了。

“老大,你有没有发现,那边的那个女子长的很像夏小姐?”乔森不确定的开口说道。

此时的夏兮兮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画着浓重的妆容,乔森还真的没有辨认出来,他只是依稀看着那张脸有些相像。

而,段慕辰听到了乔森的话后,本已抬起的脚步又随即停了下来,对着那个此时被几人围堵的女子望去。

一看不要紧,一看他的心里就一阵怒火。

是她!

乔森没有说错,不是长的像,那根本就是她!

该死的女人,想尽办法爬上了自己的床,现在这是……又来这里寻找其它的目标了。

眸子危险的眯了眯,随即抬步就要离去,而这时夏兮兮也看到了段慕辰的身影。

此时,她已经被五六个男子给包围起来了,现在她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

看到眼前那个占有自己的人,夏兮兮心里忽然冒出了,要像他求救的念头。

可是,那个男子他会救自己吗?

自己连他的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虽然,昨晚他们是在一起度过的,可是早上她也说了,忘了……忘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此时,她还有什么理由让对方来救自己呢!

还是说,看在自己被他睡得份上,看在自己的第一次是被他夺走的份上。

夏兮兮马上摇了摇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老大,她到底是不是夏小姐啊,夏小姐她不会是为了妈妈的医药费,来这里上班了吧?”乔森没有听到自己的老大的话,就竟自在那里说着自己心里的猜测。

在他看来,夏小姐还真的会为了妈妈的医药费,来这种地方上班的。

毕竟,妈妈的命,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就在乔森,竟自在自己心里胡乱猜测的时候,段慕辰的声音冷冷的穿了过来。

“什么医药费?”医药费,她一个想尽办法爬上自己床的女人,需要什么医药费?

像她那样的女人,手里还会缺钱吗?

“啊!”听到段慕辰的话后,乔森心里很惊讶,张大了嘴巴转头看着老大,他不是已经看了那份资料了吗?

他怎么会不知道?夏小姐是为了,给她身患白血病的妈妈筹集医药费,才来阳明别墅做工的啊!

而且,来这里上班也是很有可能的。

那可是八十万的医药费啊!

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就是、就是,夏小姐她妈妈的医药费啊!”看到老大那越来越疑惑的神情,他只好长话短说的,把夏兮兮的所有情况都和他们家老大说了一遍。

就在他们二人,在这里说着夏兮兮家里那些情况时,那几个人已经把夏兮兮给带到了黄皮的面前。

“小妹妹,真是好难请啊,我那几个兄弟没有吓到小妹妹你吧!”一身黑色西服的黄皮,双脚交叠着翘在桌子上,手中端着一杯深红色的液体,在他嘴边一口一口的轻轻地抿着,语气和善地笑嘻嘻的对着夏兮兮开口说道。

夏兮兮看到把自己带来就是为了见眼前的这人,虽然现在她的心里也没有底,也一直在不停地打鼓咚咚地乱跳个不停。

可是,她依然挺直自己的腰杆对着黄皮开口说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是想要买酒水的话,我现在就去为你们准备。”

“买酒水?NO我不买酒水,我要买人!”黄皮笑眯眯伸出一直手指,在夏兮兮的面前轻轻地摇了摇,然后才开口对着夏兮兮吹出一口气,语气邪气地说道。

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有趣了,明明自己心里怕得要死,怕的恨不得想要马上撒腿就跑。

可是,现在在他面前还故意做出一幅很坚强,一副她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出来。

不知道,她在听到自己要买她的那些话后,那张明媚的小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

是惊吓、惊恐……还是错愕,还是撒腿就跑。

现在,他的心里还真的有些期待,有些好奇了。

买人?

买什么人?

夜色这里难道不光是酒吧,它还是换卖人口的地方?

可是,如果是换卖人口的地方?

自己怎么都没有听芊芊说过。

难道?

就连芊芊,她也不知道这里是做换卖人口的事情。

“买人?我只卖酒水的,并不负责卖人,如果你们想要买人,不应该来找我,你们找错人了,你们应该去找那些能够让你们买到人的人。”现在夏兮兮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她以为他们这些人只是找错了人。

他们是想要买人,不知道要找谁,所以才把自己给交到了这里来的。

像买人那种事情,他们肯定是不能够大张旗鼓的四处宣扬的,所以,他们只能够像现在这样悄悄地进行了。

看到夏兮兮脸上放松的神情,黄皮笑了,笑得,很是开心。小丫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什么意思呢!

如果,被她知道了……
“不,我们没有找错人,我们要找的就是小妹妹你啊!”黄皮笑嘻嘻地对着夏兮兮开口说道。

“找我?”夏兮兮惊讶的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表情震惊,语气无比惊讶的开口说道。

“嗯!”黄皮看着夏兮兮笑着点点头。

“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就是小妹妹你啊!小妹妹你说我们有没有找错人啊?”

“可我,并不知道要到哪里能够买得到人啊!”夏兮兮再次惊讶的开口说道。

“NO我们不是要找你买人,我们要买的人是你!”

这下夏兮兮更加震惊的睁大一双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你刚刚说什么?”夏兮兮看向黄皮不确定地再次开口说道。

黄皮只是看着夏兮兮笑得很开心,并没有回答的夏兮兮的话语。

“你、你、你,刚刚说你们要买我?”夏兮兮不敢置信地结结巴巴的又接着问道?

“嗯!”

黄皮又回给了夏兮兮一个轻轻地嗯,一再的让夏兮兮的怀疑是不是她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要不然自己怎么会听到那么好笑的事情。

竟然听到,有人要买自己的话语。

那一声轻轻地的嗯,彻底把夏兮兮给惊到了,不正确的来说是被吓到了。

“可是、可是,我不卖的。”夏兮兮这下是真的有些害怕了,她听到了什么?

她听到了,竟然有人要买自己的话。

如果,自己真的被他们这些人给买走的话,那她的妈妈要怎么办?

妈妈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

“不,你卖的。”黄皮笑着从那张沙发上站起身来,朝着夏兮兮的方向走来。

“不是的,我不卖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人?”夏兮兮看着黄皮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她着急的连忙开口解释,解释着是不是他们这些人搞错了。

“NO我们要找的就是小妹妹你,又怎么会搞错呢!”黄皮很满意地看到,此时夏兮兮那脸上惊惶失措,惊吓过度的表情。

可是,随着他的开口说出的话语,让此时的夏兮兮感觉到变体通寒从头冰冷到脚底,此时的她已经是彻底明白了。

彻底明白了,他们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可是,她的口中依旧还在不死心的辩解道:“不,我不卖的……”

“你卖的,你会卖的,我们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卖给我们的。”黄皮一步一步朝着夏兮兮走来,他没走一步都让夏兮兮的心跟着紧张一下。

她不知道,在那人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不卖的、不卖的……”此时,她的嘴里只记住了这么一句话,一直都在重复着那句话,而她早已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惊惶失措的眼神,和那不断一步一步朝后退的身子,还有那泪流满面的表情,看在黄皮的眼中都更加的让他热血沸腾。

这时,黄皮已经走到了夏兮兮的面前,那几个狗腿子也很有眼色的一把把夏兮兮推到了黄皮的怀里。

这时,得到消息的芊芊也急忙敢来了这里,她一进来这里就看到夏兮兮泪流满面的被人给抱在怀里。

看到那些,她心中愤怒的小宇宙立即就要爆发了,不管不顾地,朝着黄皮他们那些人的方向,给直接冲了过去。

可是,还没有等到她冲到那些人的面前时候,就听到一道天籁之音在这时响了起来。

“放开她!”冷冷的语气,没有丝毫温度可言,让听到那道声音的人们,都浑身立即忍不住想要打了一个哆嗦彻底冰寒。

那道冷冰冰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夏兮兮却惊喜的抬起她那泪汪汪的大眼睛,就那样一眨不眨看着那人从远处走来。

是他?他来了……

他是来救自己的吗?

此时的夏兮兮,在她的心里无比的希望,现在朝着她一步一步走来的段慕辰,犹如天神下凡的段慕辰,是专门为了救她而来的。

很快,那些刚刚还把她给围在一起的男子立马四处散开,而且,就连刚刚还抱着她的黄皮,也下意思地松开了自己的手。

“段少,你怎么来了?”黄皮看到段慕辰朝着他们这里一步一步走来,立即换上了一副讨好谄媚的表情,连忙对着段慕辰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的开口说道。

而且,显然还是冲着自己手里的那个小妞来的。

难道,段少也看上这个小妞不成?

如果,真的是这样,眼前的这个小妞,自己还真的就动不得了。

唉……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尤物……不过,如果是段少的话,他还能在段少的面前……

想到此,黄皮连忙笑着把夏兮兮推到段慕辰的身边,对着段慕辰笑得一脸谄媚的说道:“段少,我这里刚发现了一个好的货色,这不,马上就准备为你送去呢!”

夏兮兮听到这里,立马通体冰寒,她以为那个人,来这里是为了救她的。

可是,另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人竟然就是,要买自己的那个幕后之人。

现在,夏兮兮已经是完全相信了黄皮口中说的那些话,她以为黄皮那些人今晚的所作所为,都是出自段慕辰的本意。

所以,她再次看向段慕辰的目光中,恨不得能够把段慕辰给用眼神直接杀死般。

恶狠狠的瞪像自己的目光,就那样毫无遮拦的,直直地朝着自己直射而来。

段慕辰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夏兮兮对他那么明显的敌意,他抬眼看向夏兮兮的脸,就看到了一张满是泪水的脸上此时正睁大着一双眼睛,而那双又大又黑的眼睛,此时却是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段慕辰看到夏兮兮用那恶狠狠的眼神瞪像自己,他单方面的以为,夏兮兮现在是在埋怨他多管闲事了。

埋怨他,把她的生意给弄没了。

此时,他完全误会了夏兮兮心中的那些想法。

她哪里是埋怨他,把自己的生意给弄没的事情。

她是在埋怨他,指使那些人来这里买自己的事情。

所以,他们二人此时完全误会对方心里的那些真实想法。

段慕辰在听到乔森口中说的那些,有关夏兮兮家里的哪些情况之时,他就在心里暗自决定要帮一帮她。

可是,现在看到她竟然用着那种眼神来看着自己,他的心里就一阵不爽,她那是什么意思

动漫关键词:开小箩莉嫩苞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