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后面进入和前面有的区别&被绑在机器上强行高潮的视频

2022-06-13 15:12:3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段慕辰长到二十八岁,还没有女人,不是他不想要女人,而是,他看到那些女人提不起兴趣。

哪怕他的心里假设着,多么的设想着那些事情,可是,他的小兄弟就是不买他的账,每次在关键的时刻都

段慕辰长到二十八岁,还没有女人,不是他不想要女人,而是,他看到那些女人提不起兴趣。

哪怕他的心里假设着,多么的设想着那些事情,可是,他的小兄弟就是不买他的账,每次在关键的时刻都临阵脱逃。

所以,为了掩藏这个秘密,他的身边一直都没有过女人,外界都传他洁身自好或者是喜好男子。

对此,他都一律不以理会,只是那些第一时间里,散布坏消息的人都没有得到好下场。

想通了之后,有些事情就要尽快办了,段慕辰翻身下床来到衣帽间,从立马拿出一套西服穿在身上。

在段慕辰翻身下床的时候,床上的夏兮兮就已经醒了过来,发生了昨晚那样的事情,那怕此时身体累的要死浑身痛得要死,她也不敢睡得太死。

要不是,昨晚他没玩没了的要个不停,折腾个不停,她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离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那个臭流氓才结束了对自己的恶行。

可是,也正因为为那样,她才累的直接昏睡了过去,以至于现在天都亮了,她还在这间房间之内。

换好衣服的段慕辰,来到床前本想看看她醒了没有,却看到那紧闭的睫毛在颤颤巍巍的轻轻地颤动。

原来,她已经醒了,现在是在装睡。

“醒了,就起来吧!”

床上的人儿没有动静,段慕辰再次开口说道:“我已经看到你的睫毛在动了,装也不会装的像一些。”

夏兮兮听此,立马从床上弹跳起来,可是一起来她就后悔了。

感觉浑身上下凉飕飕的,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竟然没有一件衣服,这个该死的臭流氓,他把自己的衣服全都给撕了,自己要怎么起来啊?

自己要怎么出去见人啊?

难道,也要她弄瓶墨水或者是颜料,在自己的身上画一件衣服不成?

再抬头,发现那个强奸犯此时正用着,色迷迷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身子。

夏兮兮看到此,连忙又躲到被子里抓起被子,把自己给包围的严严实实的,眼中愤怒的火光口中恶狠狠的说道:“你这个臭流氓,快把你的眼睛闭上,我要去告你,我要把你给送去警察局,我要你坐牢,去做一辈子的牢。”

“哦,不过,你确定你是要去告我?你能够告得到我?”男子挑眉看着夏兮兮开口说道:“这里可是我的家,我会在我的家把你……”那眼中的神情,就好像是再说,你说的这些警察他们又不是白痴,他们怎么会相信你说的话?

是啊,这里可是人家的家,哪有强——奸犯把人带回自己家里强—奸的道理,如果,她去警察局告他的话,警察局的人肯定不会相信的。

那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自己就这样,白白的让他给强—奸了吗?

想到此,夏兮兮的脸色立即黯淡了下来。

怎么办?

告他,警察局的人不会相信,人家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自己真的就拿这个可恶的强—奸犯没有办法了吗?

而且,再看看人家住的房子,像这种高档的别墅,是没有个几千万是买不到的,而且阳明山庄的别墅,那更是有钱都未必能够买得到的。

没钱没势的人,是不会住到这里来的,而眼前的这人,恰好就是那种有钱有势的一种,这让自己拿什么来和对方斗。

比钱,没有,比势,更没有……

算了,自己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没有了第一次,就没有了,大不了她以后不结婚就是了。

现在妈妈还躺在医院里,还等着自己去赚钱给她交医药费呢?

她可没有时间在这里伤春悲秋。

夏兮兮捡起地上的浴巾把自己飞快地给包围起来,转身走进了昨晚那间,另她噩耗开始的浴室,从里面找到了自己,已经被撕得不成样的衣服,索性裤子还是好的,上衣破了就破了,大街上还有那么多的人穿着文胸出门呢!

所以,这次她也赶一下潮流,穿着这样破的到处都是洞洞的上衣出门。

段慕辰看着她从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平静,然后又看到她,穿着昨晚被他撕碎的衣服走出了浴室,转身就要朝着楼下而去。

他终于是忍不住了,她这是要干什么?

她就穿着那样的衣服出门?

“站住,你要去哪?”

疑惑的声音的从自己身后传来,自己要去哪,还能去哪?

当然是要离开这里了,她现在不走,难道还要等着人家把她敢走不成?

此时的她,已经够狼狈了,难道还要她变得更加的狼狈,更加的可笑不成?

夏兮兮头也没回,理也没有理后面的人,直接抬脚朝着楼下而去。

任你有钱有势又如何,我还就不理你,嘴巴长在我的嘴上……

段慕辰看到她就那样走了,有一瞬间的呆愣,就这样走了……不吵着要去告自己了?

“喂!……”疾走两步,拉住那马上要走上楼梯的人。

“你到底要干吗?”夏兮兮被段慕辰,一而再而二三的叫住自己很恼火,她还赶着去下一个地方做工呢?

而且,今天学校还有课要上,她还要赶回学校去,此时她是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他纠缠在一起。

“先生,我都不告你了,你还要怎么样?”

“不告了?嗯,你现在要去哪?你还不能够走。”段慕辰眯起眸子看着夏兮兮开口说道。

“……”夏兮兮望着段慕辰眼中喷涌着怒火,竟然还不让自己走。

“先生,你到底要怎样?我都不找你要工资了,为什么还不让我走?”

夏兮兮深吸一口气憋屈至极的,看着段慕辰,此时她不能生气她不能惹怒眼前的这个人。

因为,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她能够惹得起的,所以,她都不打算找他结算自己在这里做工的工资了。

“……”工资,什么工资?

段慕辰不解,她所说的是什么工资。

“身份证和户口本带了吗?”段慕辰看向夏兮兮开口说道。“……”夏兮兮一脸不解的看着段慕辰,不知道他怎么把话题突然转到这里来了。

“怎么,还要查户口吗?”夏兮兮冷笑地开口说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说完那句话后,不看段慕辰一眼挣开他的钳制,就要往楼下而去。

段慕辰看着夏兮兮的背影,看着她穿着那件破烂的白色体恤,就那样从自己的大厅之内走了出去。

他站在二楼的走廊上,眸子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乔森,马上给我查一下,昨晚来阳明别墅的那个女子的所有资料,一小时之后拿给我。”冷冷说完那句话,随手把手机装进了西装口袋里。

夏兮兮一路上顶着路人不断投来的目光,回到了她在A市租住的那间简陋的只有三十平米的房间,这间房间还是妈妈没有生病的时候,妈妈居住的地方。

夏兮兮在十二岁的时候,爸爸妈妈离婚了,爸爸妈妈离婚之后,夏兮兮就一直跟着妈妈过。

夏兮兮的爸爸是个赌徒,也同样是个酒鬼,只要他一喝酒就必然会去赌牌,而且,是那种逢赌必输。

本来他们家也是小康家庭的,就是因为父亲嗜赌成性,把家里能够卖的全部都卖完了,最后,父亲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已经十二岁的夏兮兮身上。

十二岁的夏兮兮,身高要比同龄的女子高挑,从外表上看不像是十二岁的女孩,倒像是十四五岁的女孩。

所以,他父亲就把那恶毒的心思打到了兮兮的身上,很幸运的是夏兮兮的妈妈得知他爸爸的心思,连夜带着夏兮兮逃离了家乡。

直到在外逃离了几年,才得知父亲因为拐骗儿童罪,已经坐牢了。

就这样,妈妈顺利的和爸爸的离了婚。

夏兮兮在家乡完成了高中,直到她已优异的成绩考入了A市大学,她和妈妈才来到这座繁华的都市。

大城市的繁华,不是她们这些平穷人的好去处,想要在这里安顿下来真的太难太难了。

妈妈为了给她赚取学费,每天都要打两份工,夏兮兮也知道妈妈的艰辛,所以她从来不和别的同学去比较那些物质的东西。

她穿的是廉价的体恤,和网上淘来的牛仔裤,还有那地摊上的帆布鞋,全身上下加起来总共也不超过两百块钱。

就这样,夏兮兮丝毫不觉得自己就比别人低人一等,她不自卑、不虚荣,每天都在努力的做兼职帮妈妈减轻身上的胆子。

可是……

老天爷好像看不得她们好一样,就在夏兮兮马上要进入大四的时候,妈妈却被查出了白血病。

得知妈妈的病情后,夏兮兮的世界彻底坍塌了,她精神奔溃了……

白血病,那可是血癌啊!

自己该去哪里弄那么一大笔钱来为妈妈看病,她想要休学不读书了,这样还能减轻一些负担,可是,完全不知自己病情的妈妈却坚决反对自己休学,如果,自己休学不读的话,她就要拒绝治疗甚至以跳楼来威胁夏兮兮。

夏兮兮无法,只好妥协。

就这样,她从以前每天一两分的兼职,到现在的四五份的兼职,只要是能够挣到钱的工作,夏兮兮都去干,哪怕再苦再累,她也咬牙忍住了。

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想过,以出卖自己的身体来赚取大笔的医药费。

夏兮兮站在那简陋的浴室里,任由水管里的水喷洒在自己的身上,她以分不清自己脸上是那水管里的水,还是自己眼中的泪水,此时她泪眼模糊的任由洗澡水冲刷自己的身体。

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她觉得自己好脏、好脏。

挂断电话的乔森,他哭丧着一张脸,脸拉得好长好长。

还一个小时,把昨晚去阳明别墅内的那个女人的资料给他发过去,老大当他是谁?

是机器人,或者是超人,他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够看透那女子的所有资料?

他不是,统统不是,他只是一个苦逼的凡人,还是一个不断被上市压榨的苦逼特助。

自己这个特助做的可真苦逼,不但要帮老大处理公事,还要处理私事,更过分的还要被人传绯闻。

而,绯闻的主角还是他的老板外加老大。

老大看不上那些凡夫俗子,就被外界的那些人传老大他喜欢的是男子,而且,还是喜欢自己这个一直待在身边的特助。

他是有多冤枉,他是要顶着多么大的压力,才能够把日常的那些工作都完成的。

现在,老大他好不容易开窍了,好不容易开荤了。

他却要苦哈哈的去调查那个另老大开窍开荤的女子。

他怎么知道那个女子是谁啊?

还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时间哪里够啊!

“……”

完了,完了,自己又浪费了五分钟的时间,现在离那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还剩下55分钟了。

乔森知道,如果自己在这么磨磨蹭蹭的,到时候没有在一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他一定会死得很惨。

他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急急忙忙就拿着手机和包包出门了。

而,夏兮兮这里,在她从浴室里出来之后,就接到了医院里打来的电话。

夏兮兮挂断电话,就急急忙忙的向医院赶去,刚刚医院里的人说,妈妈的病情又恶化了。

他们让她现在赶紧到医院里去,所以,夏兮兮顾不得那湿漉漉的头发,就急急忙忙的出门去了。

一路上,他都是用着跑马拉松的速度,朝着医院赶去的。

还好,当时,她们母女租住的那间房子,离妈妈住院的医院不远,很快十五分钟之后,夏兮兮赶到了妈妈住院的那间医院。

夏兮兮一路乘坐电梯来到五楼,五楼是白血病的专科门诊。

找到妈妈的主治医生,那主治医生开口就对夏兮兮说道:“夏小姐,你妈妈的病情刚刚又恶化了,现在对你妈妈的病情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做骨髓移植手术,不知道夏小姐有没有准备好,为你妈妈做骨髓移植手术的费用?”

“真的就不能在等了吗?”夏兮兮踌躇一下开口问道,她现在要去哪里找那么大的一笔钱来,为妈妈做骨髓移植的手术啊!

她现在一天打几份工,忙的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一天也才挣个几百块,骨髓移植手术,那可是需要几十万的费用啊?夏小姐,很抱歉,你妈妈的病情就是这样,如果,没有昨晚的那次恶化,也许还能够等上一个月在做骨髓手术也行,不过,经过昨晚的恶化你妈妈体内的那些癌细胞已经开始有扩散的趋势了,此时是必须要做骨髓移植手术了,不然你妈妈可就……”主治医生不忍心,把你妈妈会死那几个字说出来。

不过,夏兮兮还是听懂了妈妈主治医生话中的意思。

骨髓移植对妈妈来说,已经是最后能够救妈妈的希望了,可是,那几十万的手术费用……

妈妈……我该怎么办?

此时的夏兮兮不知不觉中,已经泪流满面,她神情恍惚地走在白血病专科诊室的走廊上,丝毫没有注意到,此时四周人们看像她的异样目光。

走廊上的行人看到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子,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穿着一件蓝色的牛仔裤,脚上瞪着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就那样装扮简单泪流满面地走在专科的走廊上。

“唉,”有人叹息,“又是一个知道家人病重的家属。”

其余人听到,那人口中的话,也纷纷对夏兮兮投来了同情的目光,还有上前来安慰夏兮兮的:“小姑娘,你不要哭了,我们都不想的……我们要像前看,我们这些做病人家属的,心情一定要保持和平常一样,如果你现在哭的这么伤心把眼睛哭的红红的,待会见到你的亲人你该怎么像他解释你眼睛那么红肿的事情?病人现在是最受不得刺激的时候,为了病人的病情着想,姐姐劝你一句小姑娘你还是赶快去洗手间把脸洗一洗吧!”

红衣女子拉着夏兮兮语重心长的说道,就如同一个大姐姐一样,她说的那些话,夏兮兮又何尝不懂,可是……

此时的她除了哭,她都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经过短暂的交流,夏兮兮知道了那个红衣女子,她的弟弟也和她的妈妈一样的了白血病,也同样住在这间医院里。

可是,她却没有在弟弟面前表现的很脆弱,她一直在弟弟的面前表现的很坚强,一直都告诉弟弟他得的只是重感冒。

就那样,他弟弟已经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并且手术骨髓移植的很成功,和弟弟的身体没有发生排斥。

所以,在过一段时间,她的弟弟就可以出院了。

听到此,夏兮兮连忙笑着开口说恭喜祝贺的话语,希望她的弟弟能够早日出院。

而且,那女子也同样安慰夏兮兮一定要坚强,要乐观,她的情绪能够影响带动病人的情绪,所以夏兮兮为了妈妈着想,就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又重新梳了梳头发。

再次见到妈妈的时候,夏兮兮面带微笑的和妈妈说着悄悄话,就像妈妈没有生病,没有住院时那样。

夏兮兮在医院里陪了妈妈一个小时,就谎称自己学校里还要上课,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医院,走时还不忘和妈妈告别,叮嘱妈妈一定要按时吃药什么之类的话语。

妈妈都一一笑着答应了下来,在夏兮兮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妈妈开口了:“兮兮,妈妈什么时候能够出院啊?妈妈想回家了,妈妈都已经在医院里住了这么久了,妈妈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没事了,兮兮我们回家好不好?”

其实,兮兮瞒着她就是不说她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在医院里住了这么久,隐约她也已经明白了,自己到底得的是什么病了。

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兮兮这段时间里来的情绪变化。

兮兮以为她自己隐藏的很好,可是每当看到兮兮在自己面前强颜欢笑,她的悉尼就很难过很痛苦。

她不想死,不想离开兮兮,兮兮还这么小,还在读书,还没有结婚生子,她还不想这么早的离开兮兮。

可是,白血病……

那可是,白血病啊!

兮兮以为自己不识字,以为自己不认识那门诊科室上面的几个大字,以为自己不认识病房门口墙上的那几个大字,可是,兮兮却忘了、忘了自己陪她一起读书一起学习的画面。

忘记了,她朗朗读书的时候,自己就陪在她的身边,听着她读的那些字多少自己也认识了一些。

就那样,在她们头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她就知道了这里什么地方?

起初,她以为是其它的病房里没有床位了,就把自己给安排到了这里来了。

毕竟自己身体一直都好好的,一直都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得的会是白血病,她一直都以为是普通的感冒。

可是,经过这么久的治疗,还有昨天晚上的那场救治,她怎么还不明白,不明白自己得的就是白血病。

白血病,那可是血癌啊!

自己这样家庭的经济条件,要如何能够承受起癌症的治疗费用呢!

为了兮兮着想,哪怕自己在怎么不想死,不舍得死,她都要死了。

她们家没有那么多的钱来为她看病,兮兮的书还要读,她不能为了自己耽误了兮兮的一生。

人嘛,早晚都有一死,只是早晚之说,自己不过是比别人早了那么一些。

够了,自己这几十年也已经够了,自少她看到了兮兮长大成人,看到兮兮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

兮兮不像她,没有学历出来找工作处处碰壁,兮兮以后一定能够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然后再找到一个不错的男孩子结婚生子。

只是,可惜自己都无缘相见了,自己都没有机会见到了。

看着兮兮刚刚还面带笑容的脸上,听到自己说要出院的时候,马上变了,她不知不觉在心里想了很多很多。

夏兮兮看着妈妈那期待的眼神,拒绝的话,她怎么都说不出口,可是她不能,不能同意让妈妈出院。

出院意味着什么,她心里很清楚,那就意味着她很快就要失去妈妈了。

不、不、她不要,不要失去妈妈……

说好的,自己以后要赚很多很多的钱,带妈妈去享福去环游世界,妈妈幸苦了一辈子什么福都没有享到,她不能让妈妈就这样死去了。

不能……不甘心……

这时,夏兮兮心中坐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为了救妈妈,她要去芊芊给介绍的地方赚钱。

虽然,之前她拒绝了芊芊的提议,可是现在没有办法了,也只有那里才是来钱最快的地方。

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钱,只要有钱让她去做什么,她都愿意。

动漫关键词:后面进入和前面有的区别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