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舌头伸进我下面好爽黄文

2022-06-13 15:08:5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慕东,事情办好了吗?”

在噪杂的酒吧包厢内的走廊上,一名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正拿着全球最新款的限量版的手机,对着手机那头正在接听电话的人说道:“妈,你就放心

“慕东,事情办好了吗?”

在噪杂的酒吧包厢内的走廊上,一名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正拿着全球最新款的限量版的手机,对着手机那头正在接听电话的人说道:“妈,你就放心吧,有你儿子出马,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办成的,妈你老就等好消息吧,药,我下在了我哥的酒水里,亲眼看到我哥把那杯酒给喝进了肚子里。妈,你就乐呵呵的等着我哥把大嫂给你娶回家吧!”

电话那头又传来了声音:“那就好,雅琪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一定要把你哥给带到那个房间内。”不放心的叮嘱再次传来,接电话的男子眼神有些黯淡,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好,我知道了。”然后匆匆的挂断了电话,却不知,刚才他的那通电话全被一个躲在另一边走廊转角的男子听到。

男子听过,那些电话内容之后,拿出自己的手机一边大步朝着酒吧的外面走去,一边拨打着自己手中的电话:“乔森,半小时后让陈医生到明阳别墅。”说完那句话,他就匆匆的挂断了手机,坐上停在一旁等候他的车子扬长而去。

那杯酒,他确实喝下了,正是喝下了那杯酒他才知道了这令人无语的内幕。

虽然,慕东那通电话里的具体内容,他没有听清楚。

不过,既然提到了妈妈,再加上此时他身体里传来的异样,大概是怎样的内幕,他也已经猜的七七八八、八九不离十了。

母亲,这是使出杀手锏了。

她这是铁了心,一定让自己娶何雅琪了。

自己和妈妈,说过很多次不喜欢何雅琪,不愿意娶她,可妈妈都……

不要以为,他不知道何雅琪那一家人在打着什么主意,不要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娶了他们的女儿。

真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在段慕辰的车子离开了那噪杂的酒吧门前时,有一白衣男子神情着急的冲出了酒吧,在酒吧外面的停放的车辆里来回地寻找着什么。

此人不是别人,就是刚刚在酒吧走廊上打电话的男子,也就是刚刚离开的段慕辰的弟弟段慕东。

走了,大哥竟然走了,他明明看着他喝下那杯下了药的酒的。

怎么就走了呢?

他怎么像老妈交代,又该怎么像雅琪交代。

自己昨晚可是亲口答应过,今晚一定要把大哥给带到那个房间里的,现在怎么办,大哥人不见了,大哥离开了这间酒吧。

不行,他一定要把大哥带到雅琪的身边……

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做,自己会失去什么,可是……他还是要那样做。

他不能看着雅琪伤心难过……

神色焦急地忙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大哥的手机号码,手机打通了却一直都没有人接通,大哥他这是去了哪里?

而,此时段慕辰他已经回到了阳明别墅,刚刚冲了一个冷水澡出来,感觉身上的那种难受的感觉消了一些。

看到,那正在响铃的手机,瞟眼瞄了一眼发现是慕东打来的,他就没有去理会。

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不用猜也知道是干什么的。

他肯定是发现自己走了,没办法给妈妈交代,所以……

该死……

刚刚消了一点的热度,现在又上来了。

那个,李医生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过来。

就在段慕辰又进去浴室冲冷水的时候,阳明别墅的大门却在此时打开了。

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和白色帆布鞋的女子,头上绑了一个丸子头,青春气息很浓,很活泼,很清纯的装扮。

夏兮兮进门就要准备打扫卫生,今天她去医院看望母亲,又和母亲说了一会的话,所以过来这里的时间就有些晚了。

现在,她只想快点把今天的工作给做完,好早点回去。

就在她拿着抹布,在擦拭那些高档的家具时,她忽然听到了从二楼传来的动静。

“咚”的一声,好像是有人摔倒的声音。

她来这里做钟点工,已经有好见天了,却一次都没有遇到过这间别墅的主人。

现在……该不会是这别墅的主人,在房间里摔倒了吧?

出于好奇和疑惑,再加上夏兮兮又是在这间别墅做钟点工,如果,别墅的主人在别墅里摔倒万一在出现个什么意外,而自己有该死的在这里没有上去查看。

那,她这几天的工作不是就要白做了,而且,还会丢掉这份钟点工的工作。

这里,可是她找了很久才找到,人家主人不要求时间来打扫,只要每天把这里都打扫干净就行,时间可以由自己来安排。

自己的情况比较特殊,这份钟点工的工作,她可不想就这样失去了。

来到二楼,发现此时主卧的门是敞开着,夏兮兮伸手在敞开的门上轻轻地敲了两下,里面并没有人回应。

夏兮兮以为里面的人,被刚才那一摔给率昏迷了,她连忙跑进了房间内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人。

扫视一圈,看到那间由白色水晶打造的浴室门的时候,夏兮兮犹豫了。

犹豫着,她要不要进去浴室看上一看。

可是,如果此时屋子内的主人是在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那……

内心做了一番挣扎之后,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不管怎么说她都要去看看。

推开那扇亮闪闪的水晶门,夏兮兮在浴缸旁边的地方看到了一个浑身只围了一条浴巾的男子,背身摔倒在地上。

看到此,夏兮兮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抬手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她没有看到什么让她长针眼的画面。

很快,夏兮兮就后悔进来这里了。

在夏兮兮伸手打算把地上的段慕辰扶起来的时候,段慕辰此时却已经悠悠的转醒。

刚才,猛然间摔在地上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有短暂的空白。

现在,就在浑身滚烫燥热难耐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一双冰冰凉凉的小手拉在自己的手臂上,企图把自己从地上给拉起来。

而,夏兮兮她确实是那样做了,她一边用手去拉倒在地上的段慕辰,嘴里还关心的询问道:“先生,你没有事吧,要不要去医院?”那关心的话语,听在此时段慕辰的耳朵里,无外乎是诱发剂,使他体内的那些药物,更加的来势凶猛,一发不可收拾。

一把,将试图拉他起身的夏兮兮给扑倒在地上,“咚”的一声夏兮兮的脑袋也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脑袋上传来的疼痛,此时她已经无法顾及,只因把她扑倒的段慕辰,此时已经开始在疯狂的撕裂她身上的衣服了。

“先生,你要干什么,快住手、住手……”

撕拉一声,外衣已经被药物驱逐之下的段慕辰给瞬间撕碎,随手在空中飞了一圈丢在一旁。

“救命、救命啊……”夏兮兮在倒在地上不断的挣扎,大声的呼喊救命,可是她的挣扎却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喊叫声呼救声也没有引起任何路人前来查看。

怎么会有人来查看,这里可是高级别墅区,四处没有人能够进入到这里。

所以一切都是那么的该死的巧合,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全都备齐了。

而,段慕辰平时他也不入住这里,所以,此时整个偌大的别墅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内。

那声救命还没有完全喊出来之时,一张洛带火热的唇瓣就堵住了,夏兮兮口中接下的话语。

嘴巴被堵了,她就只剩下手和双脚还能够自由活动,双手双脚不断地在地上踢打着想要把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给推开。

可,她的力气哪里是段慕辰的对手,很快双腿被段慕辰的双腿分开,他的大长腿就那样压在了夏兮兮纤细瘦长的腿上,双手也被迫高高举过头顶。

此时的夏兮兮,她是真的怕了,她泪流满面,不知道,好好的自己就来打扫卫生,怎么事情就变成了被人……

挣扎无果,求救无用,夏兮兮是彻底慌了,难道,她就这样让一个陌生的男子给睡了。

不,她不能……

她没有忘记妈妈的那些叮嘱,妈妈经常和她说,女孩子一定自律自爱,一定要爱惜好自己的身子,不能够随意的把自己的身子给交出去。

只有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留给自己最爱的男子才行,那样自己以后才会生活的更加幸福。

她一直都谨记着妈妈的那些话。

完了,她最珍贵的东西就要保不住了,她以后的幸福也要没有了。

越想越难过,老天爷你为何要如此的不公,我已经够可怜的了,为何你还要剥夺我最后的一点最珍贵的东西呢?

夏兮兮在自己心里,默默地埋怨起老天爷来了,妈妈已经被确诊是白血病,那么大的一笔手术费用话没有着落,而自己偏偏在此时,还被人、被人给……

挣扎无果,夏兮兮放弃了挣扎,她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的,默默地望着天花板流泪,心中委屈极了悲伤极了,她好想此时能够立即死去,那样她就不用受接下来的那些折磨。可是,她不能……

医院里,还躺着她的妈妈,她的妈妈还需要她的照顾。

很快,夏兮兮的裤子也被疯狂中的段慕辰给扒下,此时的段慕辰他就像是一头疯狂的斗牛,眼睛赤红的直接朝着自己的目标而去。

俨然,现在的夏兮兮,就是已经成为了他的目标。

他把夏兮兮当作是乔森,给他找来的那些人了,所以……

此时,他只想发泄身上那快要撑爆的药性,来不及做什么前戏,也来不急采取什么安全措施。

就那样单枪匹马的,直接找到了目的地。

夏兮兮感觉到他的意图,挣扎的就更大力了,口中的呼叫也就更加的大声。

她不能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就这样被他给占有了。

对于此时夏兮兮的动作,在段慕辰的眼里全是引起他身体内,那欲望的加速器,夏兮兮越挣扎段慕辰手下的力气就越大。

直到,那个硕大的东西刺入夏兮兮的身体,下身一股撕裂般的疼痛立即传遍夏兮兮的全身。

疼的夏兮兮立即皱起眉头大叫出声“啊”猛地一抬头狠狠地一口咬在了段慕辰的肩膀之上,直到口中传来了血腥气夏兮兮才松开了口。

肩膀上的疼痛感,让段慕辰此时的脑袋有短暂的清醒,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下的女子,看到那女子一张圆圆的脸干净的如同白玉般,脸上没有涂抹那些五颜六色的脂粉胭脂之类的东西,看到的是一个清汤挂面的面容。

段慕辰对自己身下的这女子,有短暂失神,不过,他体内的药物此时又占了上峰。

疼痛过后,夏兮兮只感觉身体里面的那个东西就停在了哪里不动了,她以为自己的这场噩梦就此可以结束了。

可是,还没等她抬手欲推身上的男子时,那撕碎般的疼痛又来了。

而且,比之刚刚还更加的疼痛,疼痛中还带有另一种她从未体会过,无法诉说的感觉。

心里想着把自己身上的这个男子推开,可自己的身体却在此时想要的更多……想那个男子就这样继续下去。

浴室里的动静,惊动了急急赶来的乔森和李医生,他们二人听到浴室里面的动静,都默默地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房间,随手还把房间内的门为里面的人给关上。

彼此站在门外对视一眼,乔森心想,原来总裁这么着急要他把李医生给找来,是为了这个。

总裁,原来是重了招了,是被人给下药了。

想起只是里面的那个女子,不知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总裁他自己终于想要开荤了,自己叫的特别服务上门?

而,李医生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他想着既然都找了女人来了,肯定就用不到他了。

他抬腿就向着楼下走去,这里已经用不到他了,他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他可不像某人,他可是很忙的。

“唉,李医生,你要去哪里?”乔森张口叫住了朝着楼下而去的人,用手指着房间里面说道。

那意思不言而喻,病人你还没有看到呢!

怎么就要走了呢!

李医生回了他一个白痴的眼神说道:“你不想走,可以留下来,

留下来等到明天的时候,总裁可能会给你加薪水,然后再好好的表扬一下你。听此,乔森哪里还不明白,他立马该了口吻说道:“走,怎么不走,我们现在就走,我刚刚叫住你是想要和你一起走的。”

说着就率先朝着楼下而去,他才不要待在这里呢!

现在,里面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他不清楚,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总裁很讨厌女人,这些年来,自己在总裁的身边,还从来没有见过总裁他有碰过其它的女人。

里面的那位,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他可不想留在这里,等总裁事后来找他算账。

外面的情况,里面的二人全然不知,此时他们全都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喘息声和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最后直到两个人都累的,直接瘫倒在地上为止。

此时,夏兮兮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感觉像是被人给拆了一遍之后,又给重新组装的一样,浑身乏力的连抬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就那样躺在浴室的地板上昏沉沉的,也不管此时的她是身处在一个什么地方,也不管她自身是身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

就那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身体得过短暂的休息过后,段慕辰才重新打量起躺在自己身边的女子。

浓密的眉毛,漆黑如墨的大眼睛,此时那紧闭的眼睛上,微微上翘的睫毛犹如一把小扇子一样,就那样扑棱棱的打开,粘贴在她的眼睛上面。

白净的皮肤,鹅蛋脸柳叶眉,高挺的鼻子一双红彤彤的嘴唇,此时上面还有些轻微的红肿。

看的那红肿的红唇,他的下腹又是猛然一紧,该死的,慕东到底给自己喝的是什么药?

为何,已经有过一次了,身体内那像火焰般熊熊燃烧的,那股燥热竟然还没有下去。

此时,段慕辰他哪里知道,段慕东手里的药根本就不是他自己准备的,而是何雅琪亲手交给他的。

何雅琪亲自准备的药,那药效怎么可能会不好,一次怎么可能会够,怎么可能就此能够解掉他身上的药性。

段慕辰没有心思去想其它,起身把地上的女子给抱入臂弯里,就在抬脚欲走的时候,他看到了地板上那一抹鲜红的血迹。

段慕辰虽然没有过其它的女人,可他也知道,地上那些血迹代表的到底是什么。

她,她竟然还是个处?

她不是乔森给自己从外面找来的那些女子吗?

现在,外面做哪些特殊服务的人,都变成处了?

怎么可能,他摇摇头打断自己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而,下腹的某个兄弟,此时早已经是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立在那里了,此时的段慕辰静不下心来,没有精力去思考那么多其他的问题。

他只知道,他要自己怀里的这个女人就够了。

很想要、很想要,他从来,还没有对一个女人有过如此强的渴望过。

之前见过那么多,形形色色浓妆艳抹的女人,也只有自己怀里的这一个,让他打从心里没有感到厌恶。

温柔的把夏兮兮放到那张黑白格调的大床上,此时段慕辰手中温柔的动作,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觉。

睡得迷迷糊糊中的夏兮兮,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吃自己的嘴巴。

对,就是在吃自己的嘴巴。

此时的段慕辰,他也确实是在吃、哦不,是在吻夏兮兮。

起初,他是想吻夏兮兮的,可是,当他的视线看到夏兮兮那张,如同果冻般晶莹透亮的唇瓣时,他就低头来鬼使神差般的咬住了那张小嘴,他想要尝一尝那个小嘴的味道,是不是如同果冻的味道那样。

确实,如他心中想的那般美好,直到一发不可收拾,直到把正在沉睡中的夏兮兮给直接咬醒了。

“唔”……睁开迷茫的眸子,就对上了一双黑亮亮的眼睛,眼睛里有着熊熊燃烧的火焰。

夏兮兮对这种目光并不陌生,刚刚在浴室之内,她就已经看到过这样的目光了,这样的目光实在是……没有想到,他……他又来了。

疑惑间的夏兮兮,只听得到耳边一句很有磁性的男性话语:“醒了,醒了就开始办正事吧!”

“……”办什么正事?

段慕辰躺在那张大床上等待着,夏兮兮来为他服务,那种特殊服务的女子,不都是要自己主动服务客人的吗?难道,她还想要像刚刚一样,让自己来……

其实,自己来也没有什么。

就在夏兮兮疑惑段慕辰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她就被段慕辰给压倒了身下。

她此时终于知道了,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他、他竟然、竟然把自己当作……

夏兮兮的泪水就如同那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颗一颗的大滴滚落。

她现在……

她今天,先是不明不白地被人给夺去了身子,然后又被人认为是那种女人,是那种出来卖的女人。

而,此时身上的男子还在继续,他那未完的动作。

女儿心海底针,段慕辰才不会去理会一个女子为何哭泣,而且,还是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女子。

是一个莫名其妙就进来自己别墅内的女子。

不,不是不明不白,是……

段慕辰实在是受不了了,她那无声的哭泣,要哭你就大声的哭啊,你现在这样无声的默默流泪算作怎么回事?

“……”不愿意?

现在才来说不愿意,是不是有些晚了?

抬起眸子看到的就是一双委屈至极,泪流满面的脸,还有那脸上带着愤怒的眼睛看着自己,好像要把自己用眼神直接杀死一样。

此时,段慕辰就有那种感觉,这女人她是在恨自己,是很恨很恨自己。

为什么?

段慕辰,心里疑惑不解,为何要恨自己。

段慕辰明白了,自从自己说了那句话之后,她就变成这样了。

她来卖,他来买,这不是很公平,很平常的事情吗?

这种交易,这种公平的交易,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她这样子又是要做什么?

“怎么?不愿意?”挑眉冷声没有一丝温度的说道。

“我、我、我不是。”夏兮兮只咬牙倔强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她不知道此时自己为何要说这样的话。

她现在不是,正该想着,自己要怎么才能离开这里的吗?

动漫关键词:舌头伸进我下面好爽黄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