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晚上扒我内裤吃我精子H,超级yin荡的人妇

2022-06-13 15:04:3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许夏然回到家里的时候,顾茜茜正在化妆,看样子是要去参加一个隆重的聚会。

“夏然,你那个Channel的包借我背一下。”顾茜茜描着眉毛说道。

“就在柜子里你自己

许夏然回到家里的时候,顾茜茜正在化妆,看样子是要去参加一个隆重的聚会。

“夏然,你那个Channel的包借我背一下。”顾茜茜描着眉毛说道。

“就在柜子里你自己拿,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我要去相亲,可不得把我的气势拿出来。好看吧?”顾茜茜一张脸凑了过去。

“祝你早日摆脱单身狗行列。啊,肖阳这周末就回来了。”许夏然兴奋地在沙发上跳了起来。

“他不是暑假才毕业吗?为什么现在回来?”

“他说现在正是求职旺季,他打算回国先看看情况,我好开心,我三年的异国恋终于要修成正果了。”许夏然紧紧握着手机心花怒放。

“又在给我变相地秀恩爱,老娘不吃你这一套,等我这次相亲成功,每天气死你。”顾茜茜说道。

“茜茜,其实周末是肖阳的生日,你说我要送他什么生日礼物?”

“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情,上大学的时候就挺想你的,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突破最后一层防线?”顾茜茜眨眨眼不怀好意地问道。

“我们很纯洁的好不好,是不是我这样说,你会很鄙视我啊?”

“相当鄙视,这都什么年纪了,你们竟然也能忍得住,肖阳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许夏然一把将抱枕扔向顾茜茜,“会不会说话,不借你被我的包了。”

“好,我错了,你家肖阳威猛无比,好了吧。”

“那你说我送他什么礼物最好?剃须刀?衬衫?手表?可是这样我都送过了。”

“傻瓜,你自己啊,你自己才是最珍贵的宝贝,你想啊,当天晚上,肖阳过生日,灯一熄灭,蜡烛一点上,你穿着性感的睡裙,手捧着蛋糕在他面前出现的时候,你说他是吃蛋糕还是吃你?”

“蛋糕不吃就浪费了啊。”

“别岔话题,我知道你心里现在想的是什么,对,就按照你内心的想法走。男欢女爱哪个人不喜欢,就算你是性冷淡,人家肖阳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难道能忍得住?你别开玩笑了,他私底下有没有找过女人你会知道,国外的女人可是比你性感多了。”

“肖阳才不会呢,他一门心思地只是好好学习,找个好工作,好把我娶回家。”

“这样最好,我要走了。我说的话你自己好好想想。”说完顾茜茜背着包走了。

“生日礼物,生日礼物。”许夏然打开电脑在网上看什么礼物最合适。

突然窗口弹出了性感内衣的广告,许夏然随手点了进去。

果真性感内衣真的让女人变得更加女人,因为女人男人才变得更加男人。

许夏然看着这些性感内衣,自己低头看看自己穿的内衣,撇了撇嘴,感情二十多年她过得一直不是女人。

她在大学的时候跟吴肖阳是全院系最令人羡慕的情侣,两个人在图书馆约会是正常的事情。吴肖阳典型的学霸,带着黑框眼镜,背着双肩包。许夏然不喜欢戴眼镜的人,可是她却完全被吴肖阳满腹的才华给吸引了过去。

吴肖阳脾气有些直,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开心,倒是每次都是许夏然给两个人制造浪漫。别人家的男朋友送女生鲜花,吴肖阳送许夏然一个数学公式,让许夏然去破解;别人家的男朋友带女生去看电影,吴肖阳带许夏然去实验室看他做实验。

许夏然甚至有些怀疑吴肖阳到底懂不懂男欢女爱这些事情。

这个念头在许夏然脑海中闪过的时候,吓了自己一跳,想到了自己当天的失身。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奇妙的感觉,那个男人让她感到充实和幸福。

她拍了拍自己的头,让自己的脑子里装的人是吴肖阳。

许夏然在网上看了好久,给自己选了一套内衣。

明明是给男朋友买礼物,最后以自己买了件东西而收场。

因为自己男朋友的到来,许夏然每天工作都是心不在焉,总想着与吴肖阳再次重逢时的场景。

下班的时候,许夏然买的东西寄到了杂志社,刚到点,许夏然就匆忙着抱着自己的包裹跑到了卫生间,徒手撕开快递,看了一眼内衣,然后匆匆装进盒子里,走出了杂志社。

余昕在杂志社旁边的广告谈广告的项目,正从广告公司出来的时候,恰好与许夏然装了个满怀。

世上就是有这么多的巧合,只要两个人有缘分,相遇总是不期而遇。

“啪。”盒子里面的东西由于碰撞掉了出来。

“不好意思。”余昕说着就弯下腰要去捡东西,当看到是一套黑色的蕾丝性感内衣的时候,余昕才看了一眼对面的人是许夏然。

许夏然正瞪着大眼睛,鼓着嘴,满脸的怒火。

“你真的是不长眼睛啊?真是晦气,哪里都有你。”许夏然说着捡起内衣塞进自己的包里。

上次明明还穿的是很正常的内衣,这次反差那么大,难道她转变了风格,余昕正在纳闷。

许夏然一把推开余昕,“挡住我的路了。”

“哎,你别走那么快,没想到你个子那么矮,竟然走那么快。”余昕在背后说道。

“我哪里矮了,老娘1.66的身高,只是今天没穿高跟鞋。你别跟着我了,刚才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

“既然又碰见了你,那就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可不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再跟着我,我就告你骚扰了。”许夏然停了下来说道。

“你见过帅哥骚扰丑女的吗?”

许夏然抬头看着余昕,尽管余昕这张脸长得没有一点缺陷,可是她不是那么容易就沉迷于男色的人。

“我丑?开玩笑,我从小被人夸到大,看来你眼神真的不好使。”

“我知道我让你刚才出丑了,不过你也穿那种内衣啊?”余昕打趣问道。

“怎么了,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怎么不能穿,我是穿给我男朋友看的。你别跟我,再跟我我跟我男朋友说。”许夏然说着拦了一辆车走了。

余昕心情有些低落。“我有男朋友。”这句话像句魔怔,在余昕脑海里挥散不去。

看来许夏然是完全没有了高中时候的记忆,她完全不记得高中时候的余昕,而余昕却在痴痴地等着许夏然会来找他。

余昕在国外读书的时候,没有交女朋友,工作之后很多女的对他投怀送抱,他也都拒绝了,他心里一直有个姑娘的身影,穿着宽大的校服,扎着马尾辫。

“我一定会把她追回来的,就算她现在有男朋友。”余昕在心底暗暗地跟自己说。

回到家里的时候,许夏然就开始试自己买的那身内衣,当她站在镜子面前的时候,她再一次重新认识了自己的身体。她属于骨架很小的人,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浑圆结实的胸部,纤细的腰肢,修长的长腿,浑身没有意思赘肉。

黑色的内衣衬得她的肌肤更加雪白,一双修长的长腿让人遐想联翩。

许夏然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妖娆的一面,之前的内衣简直都是小儿科。

“穿这个让肖阳看到,他会怎么想我,会不会对我的影响不好?”许夏然照着镜子说道。

可是许夏然想到顾茜茜说的那句话,肖阳跟自己一直保持很纯洁的关系,是不是那方面能力不强,所以许夏然也想证实一下,肖阳到底是什么样。

周日的时候,许夏然早早起床,去机场接肖阳。

肖阳刚从登机口出来的时候,许夏然便一眼认出了他。

出国之前的吴肖阳还戴着眼镜,这次吴肖阳竟然摘了眼镜,也没有再背着书包,宛如脱胎换骨一般,似乎比之前变得更加帅气了。

“肖阳,我在这里。”许夏然招手喊道。

吴肖阳推着行李跑到许夏然身边,迫不及待地把许夏然紧紧地抱在怀里,不舍得松手。

“好啦,快松手,这么多人。”许夏然在吴肖阳耳边低声说道。

“不行,我就要抱着你,我想死你了,你身上的味道真的很好闻,我闻不够。”吴肖阳摸着许夏然头发说道。

“乖啦,听话,我送你回家。”许夏然从吴肖阳怀里挣开,牵着吴肖阳的手说。

“我爸妈在去年就给我买了房子,钥匙虽然没给我,但是房子的密码已经告诉我了,所以你要跟我一起去看看我们的新家。”

“那是你的家,又不是我们的。”许夏然的脸红了起来。

“可是我是要娶你的啊,那个房子就是爸妈买来让我娶媳妇的,他们只是简单地装修了一下,你看看装修你喜不喜欢,如果不喜欢,我们可以再修改,缺少什么我们就再添置。只要你喜欢,我做什么都愿意。”

“我很满意啦,能跟你在一起,住什么我都开心。而且我相信你,肯定会把我养得很好的。”许夏然调皮地看着吴肖阳说道。

“谢谢你,肯等我这多年,你最美好的青春就这样过去了,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吴肖阳说道。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你以后要是敢欺负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怎么敢欺负你,疼你都来不及。”

“肖阳,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知道吗?”许夏然突然说道。

“所以你给我准备礼物了吗?”

“准备了,可是这个礼物太大件了,回到家我再给你看好不好?”许夏然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看来是一件大礼,今天作为寿星,我一定会好好享受这件礼物。”

吴肖阳的房子虽然不在市区繁华区,但是能在S市有自己的房子已经算非常不容易。

一个120平的上下两层复式,家里就只是简单的装修,置办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屋里因为没有住人,显得有些冷清。

“喜欢吗?”吴肖阳从后面抱住了许夏然,下巴抵在许夏然的肩膀。

“喜欢,我终于有自己的地方住了,终于可以不用租房子了。”许夏然反手摸了摸吴肖阳的脸庞说道。

“好了,你要告诉我,你送我的礼物是什么了?”吴肖阳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这个礼物,很珍贵,如果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珍藏。”

“只要是你送我的,哪怕是一块小石头,我也会珍藏。”吴肖阳揉了揉许夏然的头发说道。

“这就是礼物。”许夏然从吴肖阳怀里挣开,在吴肖阳面前转了一个圈。

“你是说,你要把你自己献给我?”吴肖阳的眼神放着光芒。

“嗯。”许夏然害羞地点了点头。

“我的小宝贝终于开窍了。”

“什么意思?难道你……?”许夏然有些疑惑。

“夏然,你一点都不懂男人。你还记得当年大学毕业咱们两个一起旅行吗,晚上我们睡在一张床上,你睡在我身边,我看着你安静地睡去,耳朵充斥着你平稳的呼吸声,那一刻我真的很想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可是那个时候我们一切都不确定,我控制了自己的欲念。你知道那天晚上我有多痛苦吗,自己喜欢的女人睡在自己身边,而自己什么都不能做。”

“如果,如果你当时说出来,说不定……”

“我不会强求你,我等着你开口。”

许夏然踮起脚尖,吻了下吴肖阳的唇,“谢谢你。”

“今天晚上我会给你一个难忘的回忆。”吴肖阳用手指挑了挑许夏然的下颌。

“你突然这样,我甚至有点不适应。”许夏然脸颊红到了耳边。

“今晚上要好好地伺候大爷。”吴肖阳开起了玩笑。

许夏然的脸又变红了,鼓着小嘴,逗得吴肖阳哈哈笑了起来。

“不跟你开玩笑了,没想到你还是这样害羞。”

一下午两个人在新房里看电影吃零食,一下午的气氛都变得十分尴尬,两个人之间存在一种奇妙的气压,好像为了等待夜晚的来临,两个人的心都有些紧张和兴奋。

夜晚渐渐来临,许夏然跑到了浴室,水滴一滴滴地冲打在自己身上。

她慢慢地清洗着自己的头发,每一寸肌肤,好像是一个即将送给人的珍宝。

镜子里的她肌肤雪白,脸颊通红。许夏然足足在浴室呆了一个小时,恨不得把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洗得干干净净,她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在吴肖阳面前。

“夏然,你没事吧?”吴肖扬敲着浴室的门问道。

“啊,我马上就好。”许夏然说着关上了淋浴头。

“那我在门外等你。”

“不用,不用,你去卧室等我就行。”许夏然慌忙说道,因为她打算不穿睡衣,就穿自己买的那身性感内衣,如果直接这样让吴肖阳看到,她会害羞死。

吴肖扬笑了笑去了卧室。

许夏然在浴室又慢慢地收拾了起来,她喷上了吴肖阳最爱闻的香水,穿着性感的内衣,头发湿漉漉地散落在肩头。

吴肖阳正半躺在床上玩手机,许夏然光着脚,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慢慢地走进了卧室。

“肖阳。”许夏然喊了一声他名字,害羞地不敢抬头。

吴肖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许夏然,平时她都是一副保守派,他很少能见到她性感妩媚的这一面。吴肖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许夏然,有些吃惊。

许夏然的身材要比他想象中好得多,他一直以为许夏然是个贫乳少女,没想到穿上这样的内衣,竟然散发出了女性魅力。

“你冷不冷?”吴肖阳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这句话让许夏然一时间不知所措,她以为吴肖阳会说自己很漂亮,很性感,没想到他竟然问自己冷不冷,真是一个十足的直男癌,一点审美标准都没有。

许夏然撅着嘴,跑到床上,一头扎进被子里。

“哎,你生气了是吗?你别生气,我真的怕你冻着。”吴肖阳拉着被角说道。

“我不理你了,我要睡觉。”许夏然死死拉着被子,不肯露出头来。

“那你热不热?”吴肖阳又说了一句尴尬的话。

“你怎么还是一点情趣都没有,一点都不懂浪漫!”许夏然从被窝里坐起来,撅着嘴说道。

“怎么了?难道我又做错了什么吗?你也知道我对女人也不是很了解,很多话你得说出来,要不我真的不知道你的意思。”吴肖阳看到许夏然生气竟然不知措施了起来。

“那我好看吗?性感吗?”许夏然问道。

“好看,好看,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吴肖阳说着结巴了起来。

“那你就不知道说几句赞美我的话,这样一个大美女坐在你身旁,难道你就没有动心,你就没有一点表示吗?”

“有,我有。”吴肖阳说着紧紧搂着许夏然,许夏然头发上的水珠滴在了吴肖阳结实的胳臂上。

“你有什么表示?”许夏然在吴肖阳耳边低声说道。

吴肖阳握着许夏然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敏感部位。

许夏然感到一种欲望与温暖的力量即将呼之欲出。

“你感受到了吗?”吴肖阳的声音有些急促。

许夏然的脸已经完全通红,她知道吴肖阳此刻的反应,她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想把我自己送给你,不知道这个礼物会不会有些突兀,你会不会喜欢?”

吴肖阳将许夏然额前的头发挂在耳朵后面,右手捏了捏许夏然的脸颊,“小傻瓜,这个礼物我很喜欢,我会好好享用这个礼物的。”

说完,吴肖阳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微笑,温暖的唇覆上了许夏然娇艳欲滴的唇。

许夏然虽然是第一次与吴肖阳有亲密的接触,但是这并不是许夏然的第一次,虽然那次是在醉酒的状态下发生的,但是带来的其妙的感受,总是会出现在许夏然的梦里。

吴肖阳的动作稍微有些生涩,他慢慢地探索着,生怕侵犯了许夏然。许夏然感受了一丝疼痛和不适,她发出了一丝痛感的呻吟声。

可是吴肖阳完全没有领会到许夏然的意思,他的反应越强烈,动作就越粗鲁。他似乎完全陷入到这种体验中,而许夏然死死地抓住被单,忍住一丝不适应的疼痛。

许夏然心情有些低落,明明她与那个陌生男人进行得很融洽很和谐,可是偏偏与吴肖阳,她感受到了不适应。

她不忍心打断吴肖阳进一步的探索。

她的内衣被吴肖阳脱掉给仍在了一边,当她肌肤完全裸露在吴肖阳面前的时候,吴肖阳像是丧失了理智,完全在倾泻自己的欲望。

吴肖阳虽然是第一次,但是男人对这种事情远比女人要懂得多得多,他进入的时候,对许夏然的身体感到了陌生,他甚至有些怀疑,为什么第一次不是他从一些书上得到的所谓的感受。

两个人笨拙地完成了第一次,许夏然没有任何的感觉,她的长发散落在枕头旁边,吴肖阳在旁边喘着粗气。

许夏然此刻最需要的是吴肖阳能够紧紧地抱着自己,给自己一个亲切的吻,可是吴肖阳却做出了一个另许夏然吃惊的举动。

“夏然,你能起来一下吗?我想看看床上有没有见红。”

吴肖阳这句话一出,许夏然的脸色突然有些苍白,她没有想到吴肖阳竟然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

许夏然记得她的一次,在陌生男人的床上留下一抹刺眼的红。

“肖阳,我……”许夏然死死抓住被角,没有想让吴肖阳看的意思。

“宝贝,不用那么害羞,这是你的第一次,也是我的第一次,这是我们彼此对彼此的交代。”吴肖阳说着让许夏然在床上翻了个身。

吴肖阳在床上看了好久,没有找到那抹红。

他脸色有些异常,“为什么?不是第一次女人都会有的吗?”

“我……我也不知道。”徐夏然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这也是第一次吗?”吴肖阳紧张地问道。

“这个,这个,肖阳,我不知道……”许夏然双手挽着吴肖阳的胳膊说道。

“难道?难道你这不是第一次?”吴肖阳挣开了许夏然的双手。

 

动漫关键词:超级yin荡的人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