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异地老公回来拼命要,扒开麻麻的丁字裤

2022-06-13 15:02:2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余总,上次的泄密事件难道你忘了?为什么要放走那个女人?”谢之墨甚是不解。

“就按照我说的办,我现在还忙。”余昕挂了电话。

谢之墨将手机重重地丢在桌

“余总,上次的泄密事件难道你忘了?为什么要放走那个女人?”谢之墨甚是不解。

“就按照我说的办,我现在还忙。”余昕挂了电话。

谢之墨将手机重重地丢在桌子上,一旁的许夏然吓了一跳。

“你可以走了。”谢之墨说道。

“哎,你是在玩弄我吗?昨天大半晚上的死活不让我走,现在我跟你来了,你就又想这样打发我,我的时间也很值钱哎。”许夏然眼神中满是怒火。

谢之墨好像并不理会许夏然说的话,将要离开,衣角被许夏然紧紧攥住。

“我说姑娘,昨天你不是说你还要码字吗,我现在给你时间,你立马回家。”谢之墨提高了音量。

“什么人,你要送我出去,我没有门禁。”许夏然怯怯地说道。

“希望以后不要再让我遇见你。”谢之墨把许夏然送出公司说道。

“真是够自恋,昨天可是你拦下我的,是你主动跟我说的第一句话。”许夏然扮了个鬼脸走了。

许夏然匆忙回到社里,开始编纂她今天的稿子。

她平时工作成稿速度很快,可是今天的稿子因为是故意编造的,她的思路受到了影响。她甚至去找了主编,看能不能把这个稿子转给别人写,可是主编却告诉她做事要善始善终,必须上午推出去。

许夏然马马虎虎捏造了一篇稿子,稿子在各大媒体发出去的时候,那个嫩模卖惨的视频也开始同一时间在网上流出来了。

不到半小时,视频点击率过万,许夏然的这篇文章也被各大媒体号争相转发,这种10万+的阅读量,让许夏然出了一身冷汗。

平常努力写稿子,点击率少得可怜,这次编造了一个事实,却火了一把。

“小许,这次做得很好,我说到做到,年终的好处少不了你。”主编来到许夏然工位旁边说道。

“不了,主编,这个好处如果我接受的话,我内心会有些不安。还有以后这样的采访不要再找我了,你知道的,我做不来这样的事情。”许夏然一脸尴尬地说道。

“这对你来说可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既然李凌墨现在已经成了网民口中的渣男,那么现在你就要顺势而为,写一篇关于耿嫣儿的稿子,要体现出来她楚楚动人,被人抛弃仍然坚持所爱的演艺事业。我相信,你肯定能写出一篇10万+阅读量的稿子。”

“不行,我不写。”许夏然反抗道。

“这是你的工作,你要是不写,那就请你离开。社里不会养闲人。”主编的脸色说变就变。

许夏然出了忍气吞声,别无他法。

“耿小姐,我是许夏然,今天你的那个稿子,能不能不要写了,因为我上一篇捏造的事实,现在网上的舆论都指向了李凌墨。我想你做到这样应该可以收手了,难道你还真的想踩着他的尸骨来抬高自己吗?”许夏然躲在洗手间偷偷电话说道。

“我踩着他抬高自己?看来你最近真的不关注娱乐圈,我跟他是同一个等级的吗?对了,我可是听说,昨天你被Newlife的人抓到,说你是泄密的奸细对吧。”

许夏然紧紧握住手机,耿嫣儿在威胁她。

“果然耿小姐神通广大,你这样的本事跟演技,真是适合在娱乐圈生存。你到底想怎么样?”

“稿子继续写下去。”

“为什么非要指定我,换个别的人不行吗?”

“因为从一开始这个事情就是你参与的,再换别人我不放心。”

“看来你对我很放心,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吗?”

“我当然不怕,我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你自己考虑,是接着写稿子,还是打算让大家知道你是泄密的奸细啊?”

“你,我跟你无怨无仇,再说我根本就不是奸细。”

“那你既然不是,为什么我听说昨晚上你被拘禁在了酒店,一大早还被带去了Newlife?”

“耿小姐,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没什么可担忧的,我算是认识到你的人品了,你在节目上装的真是圣母玛利亚,没想到心里竟然这样歹毒。你的稿子我不写了,我觉得李凌墨现在就挺可怜的。”

许夏然毅然决然地挂了电话,从她要做记者的那一天开始,就告诉自己要秉着事实工作的写稿原则,现在她从一个记者慢慢向狗仔的角色转变了,随便耿嫣儿怎么散布她是奸细这个不实的消息,她也不再做那样的事情了。

许夏然好歹也在职场混迹了这么多年,先发制人这一点道理她还是懂。尽管她说着无所谓,可是如果真的丢了这个工作,她就得去喝西北风。

现在能证明自己不是奸细的只有谢之墨。

可是她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找到了他未必会帮自己作证。

蹲点,这是她最能想到最简单的方法。

许夏然背着包就要走,被主编拦了下来。

“主编,我跟耿嫣儿通过电话了,这篇稿子我不写,她爱怎么威胁我就威胁我。我有事先出去一趟。”许夏然潇洒地说道。

“许夏然,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份工作了?”主编在身后喊道。

许夏然没想到自己最后是被算计的那个人,耿嫣儿真是台前台后宛若两人。

她也懊恼自己稀里糊涂地被人这样利用,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帮她去污蔑李凌墨,尽管李凌墨人品不怎么样,可是自己也不能这样捏造事实。

许夏然一路走一路想,就到了Newlife公司楼下。

她看着这栋高楼,心里万分气愤,简直跟这里结下了深仇大恨。

Newlife总裁会议里,所有的人都表情凝重,办公室气氛压抑。

“李凌墨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广告都已经投拍了,出现这档子事情,难不成要像上一次一样,继续亏损吗?”合同啪地一声被余昕扔在了桌上。

“余总,这件事你不觉得很蹊跷吗?我早上就不应该听你的,放那个女人走。”谢之墨说道。

所有的高层跟董事眼光都朝谢之墨身上看了过去“女人?余总,我在Newlife干了大半辈子,据我对你的了解,你是不会为了任何女人做任何对工作不利的事情的。”一个年近六十岁的高管说道。

“王叔,之墨说的话你都没懂什么意思,女人跟工作相比一分不值。”余昕说道。

“这次的事情我会回去制订一个补救的措施,争取让损失降到最低,但是具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爆出李凌墨的不雅事件,我想我还是会找到那个女人。”谢之墨的语气中对许夏然充满了怀疑。

“哎,你是这里的员工吧,你能不能让我借用一下你的门禁卡,我需要去你们公司找一个人。”许夏然拉着一个将要进公司的女人问道。

“不好意思啊,我们公司门禁卡只能一人一卡,你要找谁,我可以帮你把你要找的人喊出来。”女人礼貌地回绝了。

“你们公司有没有谢总,谢……”许夏然才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那个人叫什么。

“你是说我们运营部的总监啊,不好意思,这样的大领导,我是没办法帮你的。”女人摆了摆手走了。

“不就是个领导吗,有什么帮不了的,看来这个谢总人品不怎么样。”许夏然无奈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余昕跟谢之墨两个人从公司门口走出来。

许夏然离得老远就看到了谢之墨,她一个箭步跑到谢之墨面前,提高嗓门问道,“你知不知道,你败坏了我的名声,现在我被人误会我是奸细,搞不好我连工作都会丢,你得还我清白。”

余昕又一次见到了许夏然,还是一样直爽的脾气,不管跟谁讲话都是不卑不亢。

这种直爽的性格,总是让他想到跃雀的许夏然。

“唉,又遇见你了,看来你在这个公司的本事不小,竟然跟谢总能够一起出入。”许夏然看到余昕说道。

余昕看着许夏然露出了一丝坏笑。

“他是我们公司总……”谢之墨这句话及时被余昕打断了。

谢之墨看了眼余昕,凭着对余昕的了解,这个女人一定跟他有关系。可是这个女人的语言行为,好像对余昕没有一点的印象。

“姑娘,你要我怎么还你清白?”谢之墨低头看着许夏然。

“我告诉你啊,好歹我也是有名的媒体工作者,你昨天把我拘禁在你们酒店这个事情已经被业内的一些人知道了,到时候如果有人污蔑我说我是奸细,我希望你能够站出来帮我澄清这个事实,反正我的清白就是被你给毁了。”许夏然语气不依不挠。

“清白?我是侵犯你的肉体还是损害你的精神了?”

“你……反正我不管,到时候你必须要给我作证。”许夏然撂下这句话就要走。

“等等,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如果我偏要认为你就是奸细的话,你怎么证明你不是奸细。”余昕叫住了许夏然。

“管你什么事情,昨天晚上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就别掺和了。还有,我偷偷告诉你啊,你们这个谢总人品不怎么好,以后别跟他混了,我知道,职场总是要学会奉承,可是你也得学会跟对领导嘛。”许夏然偷偷说道。

余昕只是看着许夏然傻笑,谢之墨更加怀疑两人之间的关系。

“余昕,你跟这个许夏然是什么关系?你的眼神出卖了一切。”谢之墨看着许夏然远去的背影问道。

“没关系,我只是觉得这个女生比较可爱,说话很直接,好像没有害怕的人。”余昕说道。

“最好没有关系。看来,她好像是遇到了问题,如果到时候真的出现这个情况,怎么办?我难道要帮她澄清她不是奸细吗?”

“本来你也没有证据,现在当务之急是平复李凌墨的事情。”余昕说道。

许夏然也是天生乐观的人,而且她坚信谢之墨到最后是肯定会帮助自己的,所以她毫不顾忌地跟耿嫣儿打了一个电话,说她的稿子她不写了,如果她非要散布自己是奸细这个消息,她也无所畏惧。

李凌墨因为突入其来的负面事件,被经纪人强行安排到宾馆中,为了消负,他的经纪人也是愁白了头。

“我说我的少爷,下一次能不能注意点,私会网红,与嫩模酒店约会,这可不是一次两次了,好不容易帮你搞到了一个代言,你这可好,亲手毁了,你说我还能怎么办?”一个带着黑框眼睛长相有些阴柔的男人说道。

“我也很心烦,那你说怎么办,可是你知道的,我并不是像视频还有新闻中说的那样,分明有人要诬陷我。”李凌墨抽着烟说道。

“你得罪了谁,现在爸爸也救不了你。”长相阴柔的男人双手抱在胸前说道。

“能不能找个女明星?假装是我女朋友,对外宣布我是有女朋友啊,跟嫩模那一出明显是策划好的?”李凌墨说道。

“找个女明星?十八线的女明星救不了你,当红小花谁愿意接这个烂摊子,除了一个人。”

“谁?”

“为你堕胎的耿嫣儿。”

“她?不可以,她没把我赶尽杀绝,对我都已经算是尽了仁义了。我哪里有脸去求她?”

“那我没办法,包养你的富婆呢,跟你穿绯闻的女明星呢,说到底,还是耿嫣儿更靠谱一些。”

李凌墨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把烟蒂狠狠地按在了烟灰缸里。

耿嫣儿自己却又开始在私底下悄悄地谋划一件大事。

她是一个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人,她知道女明星总有老去的那一天,所以她一直想嫁入豪门,而Newlife公司的总裁余昕早成了她的目标。

耿嫣儿知道这个时候最着急的是Newlife公司,如果她这个时候能够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或许能在余昕心里留下一个好印象。

“请问是Newlife公司公关部吗?我是耿嫣儿,我想找一下你们总裁。”耿嫣儿边涂口红边问道。

“不好意思,我们总裁不接受任何个人打来的电话。”

“那麻烦你转告他,我能帮他,你就说这句话他就明白什么意思了。”果然,一切都在耿嫣儿的计划之内,余昕果然主动给耿嫣儿回了电话,并把耿嫣儿约到公司来商讨这件事情。

耿嫣儿为了要接近余昕耗费心机。她涂抹着姨妈色的口红,穿一身紧身包臀连衣裙,领口处风光一览无遗。

当耿嫣儿浓重的香水味飘散进余昕的鼻子中时,余昕皱了皱眉头。

“余总,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耿嫣儿浑身散发着狐媚劲。

“我找你是来谈公事,如果有要说的请尽快。”余昕冷冰冰地回答道。

“余总,我好歹也是个客人,这次我可是知道你们陷入了危机,我才想帮你们,可你这样的态度,我怎么会有心情去帮你?”

“你也知道这是我一贯的为人处事的作风。”

“原来大家谣传的余总不近女色是真实的啊,余总从来没有听过你的桃色新闻,难不成你不喜欢女人?”

“如果你只是说这些话的,我就不送你了。”余昕说着就要起身。

“余总,我的这个方法对你及Newlife来说十分有用,但是我也有自己的条件。”

“在你没有告诉我措施的时候,请先收起你的条件。”

“我知道李凌墨不是闹出了不雅事件,你们要做的就是帮他洗白,可是帮他洗白就需要一个得力的推手,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站出来说自己是李凌墨的女朋友,并告诉媒体当天晚上李凌墨跟自己在一起,而不是什么嫩模,这样李凌墨坍陷的人设就能重新建立起来。”

果真耿嫣儿与李凌墨想到了一起,贵圈是个大染缸,被浸染的人都有一样的思想。

“所以你真的甘愿献身为了这件事情?”余昕再次确认。

“如果你觉得可行,我当然愿意,我也有自己的条件。不过我的条件很简单,就只有一个,你们公司下一次的新品上市,找我代言。”

余昕犹豫了两秒钟。

“我不同意。”一旁的陈颖说道。

陈颖虽然只是余昕的秘书,但是说话还是有一定的份量。

余昕看着陈颖,迫切地想听陈颖的意见。

“耿小姐,虽然你在演艺界有一定的地位,最近又跻身一线小花,可是树大招风,毕竟我们公司不是做快销品的,可能跟你自身定位有所不同。”陈颖说道。

余昕有一秒的犹豫,“余总,你的意思呢?”

“我接受,那我希望耿小姐尽快配合公司处理这件事情。”余昕为了公司眼前的利益考虑,并没有真正明白陈颖话里的意思。

“余总,你怎么不听取的意见?你难道不知道耿嫣儿跟李凌墨是一路人,都是经常穿绯闻的人,如果下次代言找她,她再传出一些负面消息,我们就是陷入了一个连环套了。”陈颖跟在余昕身后边走边说。

“我懂你的意思,可是棘手的事情不就应该解决一件是一件吗?既然我们已经有个解决的方法,那么接下来的后续进展就麻烦你了。”余昕说道。

李凌墨跟耿嫣儿两个人为了各取所需,两个当年撕破脸的情侣又一次发出声明站在媒体面前演了一出好戏。

耿嫣儿现在微博发声,讨伐各大媒体捏造事实,然后又给嫩模一笔钱,嫩模哭泣着在视频中说自己就是为了炒作才牵扯上了李凌墨,而耿嫣儿在网民眼中完全变成了一个中国好女友,对男友不离不弃,遇到问题时,鼎力相助。

虽然许夏然拒绝了给耿嫣儿写稿,可是这个新闻一出,耿嫣儿一箭双雕,帮助Newlife度过了目前的公关危机,又重新设立了自己的形象。

耿嫣儿跟李凌墨一下午都在媒体面前装样子,两个人的手一直牵着,嘴角都要笑僵了,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波媒体。

“耿小姐,这次真是万分感谢,没想到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主动帮我。”李凌墨下来后说道。

“不用感谢,说不定以后还需要你来帮我。”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跟那个富婆怎么样了?”耿嫣儿喝了一口水问道,杯子上沾上了鲜红的口红印子。

“早被抛弃了,不过我得到了一笔赔偿。”

两个人相似一笑,像是对自己相同的处境会心的领悟。

许夏然在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内心无比地崩溃,自己像是又被玩弄了一把。

耿嫣儿前一秒对李凌墨恨之入骨,下一秒又假装情侣秀恩爱。

贵圈的真真假假,让许夏然万分鄙视,她发誓自己下一次再也不要接触任何明星。

她也算是逃过一劫,耿嫣儿也没有把她是奸细的那件事情给散布出来。

谢之墨知道了许夏然在一家杂志社工作,在许夏然下班的时候故意去了那家杂志社。

许夏然看到谢之墨像是见了瘟神一样,扭头就走,可是谢之墨两步就追上了许夏然,并硬是把她拉进了自己车里。

“我请你吃饭,跟你赔不是。”谢之墨开着车说道。

“哎呦,谢总真是看得起我,我不饿。你送我回家吧。”

“上次的事情是我太谨慎。不过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认识我们总裁吗?”谢之墨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开玩笑,我连你们公司都进不去,怎么能认识你们总裁,你们总裁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许夏然玩着手机游戏说道。

谢之墨有些疑惑,明明那天余昕也在场,许夏然竟然说不认识余昕。唯一可能的就是许夏然并不知道余昕是总裁。

“你家在哪住?”谢之墨问道。

“海丰花园小区……”

“我们总裁家也在那里住,看来你算是非富即贵了。”

“我穷人一个哪能住在那里,它旁边不是有一个蓝天社区,我在那个社区租房子住。”许夏然看了看窗外,把手机仍包里正要下车。

谢之墨看着远去的许夏然,对她充满了好奇。

她跟那些爱慕虚荣的女人完全不一样,说话也是那么坦荡荡。

这个世上的女人,哪怕没有钱也得装得像个大姐小姐,许夏然这样毫不避讳地谈自己,他倒是第一次见

动漫关键词:扒开麻麻的丁字裤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