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公开高潮当众露出羞耻h&我和亲在浴室作爱h伦

2022-06-13 14:57:5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找我干什么?你随便进到别人的教室里,你会挨骂的。”许夏然红着脸说。

“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余昕不顾其他学生的眼光说道。

许夏然被迫无奈

“你找我干什么?你随便进到别人的教室里,你会挨骂的。”许夏然红着脸说。

“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余昕不顾其他学生的眼光说道。

许夏然被迫无奈跟着余昕走出了教室。

“这是我姑妈从国外带来的糖,很好吃。”余昕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一小罐糖果递给了许夏然。

“你是有事求助于我吗?哄小孩子家的东西,我可不稀罕。”许夏然婉转地拒绝了。

“你必须得要,这是我专门给你的。今天下午放学记得去老地方,我在那里等你。”说着余昕把糖硬塞进了许夏然手里。

许夏然红着脸进了教室,大家目送她到自己的座位上,她把糖塞进书包,带上耳机又开始学习了。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许夏然去到图书馆后面的小亭子的时候,余昕已经在那里了。

“好不容易放寒假了,你找我干什么?”许夏然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

“我想跟你说一句话。”余昕扣着手指头说道。

“什么话?”许夏然意识到当时的气氛有些尴尬。

余昕盯着许夏然的眼睛,许夏然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平常只会开玩笑的她,突然正经了起来,两个人之间突然充满着暧昧的气氛。

“也没什么……”余昕突然退却了。

“耽误我的时间。”许夏然想立马逃离。

“其实,你挺可爱的,我就很喜欢娇小可爱的女生。”余昕说道。

“可是你当时说我个子矮找不到男朋友的。”许夏然委屈说道。

“你会找到一个高个子的男朋友的。”余昕揉了揉许夏然的头。

“别摸我。”许夏然闪躲了一下。

“你寒假要干什么?”余昕心不在焉地问道。

“在家学习吧,我妈给我找了一个家教。你放假要干嘛?”

“过几天我要出国,去我姑妈那里。”

“那提前祝你出国一切顺利。”

“就没有别的话要说的吗?”余昕期待地问道。

“噢,祝你高考顺利,祝你大学开心,祝你能找个喜欢的人结婚……”许夏然乱说一通。

“你就不能真诚地对我说句话?”

“嘿,我多真诚,难不成我说,我要为你做牛做马,才显得真诚吗?”

“你冷不冷?”

“怎么不冷,大冬天,陪你在室外聊天,我手都冻得没有知觉了。”许夏然说着伸出了手。

余昕突然紧紧握住了许夏然的手,许夏然一时间忘记了推开他。呆呆地看着余昕。

“我可能去了国外就不会回来了,可能过完寒假你就见不到我了。”

许夏然听到后心里有些难过,她上一秒还认为他们两个人的故事即将开始,下一秒就这样仓促地收尾。

“那你在国外肯定会比在这里好很多的。”许夏然说着手从余昕手里挣开了出来。

“可是国外没有你。”余昕无意间表白了出来。

“可是还是会有别的同学和朋友,我算什么啊?”许夏然尴尬地说道。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说,反正以后我们是见不到了。今天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余昕搓着双手说道。

“你这么说突然有些伤感,说点开心的,我也没有给你准备什么礼物,给你一个离别的拥抱好不好?”许夏然说着伸开了双臂。

下一秒,余昕紧紧地把许夏然抱在了怀里,他不是以朋友的方式回以这个拥抱,而是像宛如离别的恋人一样。他能听到许夏然紧张的心跳声,许夏然急促的呼吸声。

许夏然没有反抗,因为她受到的震惊让她不知道下一秒应该做些什么,自己任由余昕紧紧抱着。她从来没有跟男生这样亲密地接触过,这是第一次,她第一次感受一个男生的胸膛。虽然余昕长得很清瘦,但是他有力的臂膀还是让她感受到了男生的力量。

许夏然推开了余昕,余昕红着脸看着许夏然。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上你了……”余昕支支吾吾地说道。

“什么喜欢啊,咱们都还是小孩子,正是要努力学习的时候。”许夏然尽量让两个人之间变得不那么尴尬。

“你会不会想我?”

“作为同学,会想念你的吧。”

“不是以同学的身份呢?”

“你不要再问我这样的问题了好吗?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

“那好吧,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要坐你家的车,我有自行车。”

天上开始下起了小雪,两个人的头上一时间都落满了雪花。

“我还没有下雪骑过自行车呢。”余昕说道。

“那你骑车送我回家吧。”许夏然脱口而出。

余昕骑着许夏然的自行车,许夏然在后面坐着。

“你要是觉得不放心的话,可以抓住我的衣角。”

许夏然双手紧紧地拽住余昕的衣服,虽然没有戴手套,但是手心里出了一手汗。

余昕把许夏然送到小区门口,看着许夏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的眼眶有些红,对于即将的离别有些伤感,以后是否能再见面,都还是未知。

“那我走了。”余昕挠挠头说道。

许夏然突然踮起脚尖,在余昕脸颊上亲了一口。

“你不要误会,我是谢谢你送我回家。我走了。”许夏然对自己的举动有些惊讶。

余昕看着许夏然上了楼,他知道自己的这段初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他因为父母的关系,跟谁在一起都让他心烦。他的姑姑在国外,待他十分亲,余昕就自作主张,过了年去国外读书。

他对这个城市没有什么留恋的,唯一让他不舍的就是许夏然。

仅仅相处不到几个月的可爱女生,甚至连我喜欢你这样的话都没有说出口。

两个人共同的回忆少之又少,没有彼此的电话和联系方式,以后再遇见的可能性少之又少。

许夏然把自己关进自己卧室的时候,心都是砰砰地直跳。

那是她的初吻,给了余昕。

她不知道那叫不叫爱情,青春期的懵懂总是给人很多的心动。

只是她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个男生了。

她从书包里拿出余昕送她的那一罐糖果,每一颗糖果的包装纸都不一样。后来余昕去了国外,暑假的时候在国外的一所高校读管理专业。许夏然进入了高二,高中的课业越来越重,她学习有些吃力,每次因为考试分数难过的时候,她就看看书桌上摆的那罐糖果,她不舍得吃掉,之后那罐糖成了她的一种信仰。

她后来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大学,不好不坏,如愿以偿读了新闻专业,大学的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两个人也像普通情侣一样,吃饭逛街看电影,她很爱她男朋友,好像余昕从她的记忆中清除了一样,唯一不变的就是那罐糖果,一直摆在书桌上。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余昕的思绪。

“进来。”余昕回应道。

“余总,公司手表代言的事情已经确定了,这是详细的合同,你确定没问题的话签个字,我就下发到各个部门了。”一个穿着一身正装,梳着整齐头发的女人说道。

这个人就是余昕的得力秘书陈颖,一般总裁身边的秘书都是会打扮地花枝招展,梦想着会成为总裁夫人,可是陈颖偏偏不是这样的,她做事雷厉风行,把余昕的日常行程安排地紧紧有条,她有自己的生活跟男朋友。

而余昕在给自己挑选秘书的时候,一直秉承一个原则,不要跟秘书发生除工作以外的任何关系。

“是确定李凌墨来代言了吗?”余昕签着字问道。

“是的,南宫总监也确认了,付费都是他在负责。”陈颖说道。

“那就尽快把这个广告执行下去。”余昕放下手里的钢笔说道。

“余总,你刚才是在想什么事情吗?”

“高中时候的事情。”

“高中的事情确实很有趣,我男朋友就是我高中同学,我们是彼此的初恋。”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告诉我,我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

“为了余总的红包,我争取今年结婚。”陈颖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陈颖离开办公室后,余昕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昨晚上他确实也耗费了一定的体力,想到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余昕嘴角的笑容不自觉地上扬。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那样的一种场合下遇见许夏然,也不知道为什么跟她重逢时会发生这样的一件事情,他更疑惑的是为什么他就能准确无误地认出许夏然,可是许夏然好像对他完全没有了任何印象。

外面骄阳似火,许夏然打车到了西郊庄园,她穿的白衬衣已经隐约透露出了汗渍。

幸好她是一个记者,去到任何的拍摄场地只要亮出自己的记者证,就可以畅通无阻。

李凌墨穿着一身商务正装,在摄影室的镜头下摆出各种成功的姿态,手腕上的手表夺人眼球。

各大媒体的记者都匆匆忙忙地按下闪光灯,第一组拍摄结束的时候,蜂拥至李凌墨面前,采访各个问题。

许夏然在身后看着这一切,没想到李凌墨竟然比电视上看着更好看。前年他拍摄过一个青春偶像剧,在里面是男二号,许夏然当时无聊到每天晚上都在追这个剧,还曾被李凌墨的颜值花痴过一段时间。

“你们这群记者,难道都没有脑子吗?这样的问题你们也会问?”李凌墨突然对媒体大吼起来。

果真是一个脾气不好难伺候的小鲜肉。

“以后如果再遇到这样的采访,再让我来应付这些脑残的记者,希望你不要把我拍摄的消息给散布出去。”李凌墨对着身边的经纪人发起脾气来。

他推开自己面前的话筒,离开了场地。

许夏然看着发所发生的一切,不禁砸了砸舌。

一个这么难对付的人,要怎么才能偷拍到他的一些负面消息。

正在许夏然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许夏然,如果你能帮我拍到有关李凌墨的任何负面的照片,我定会重谢。”打电话的人是耿嫣儿。

“如果是事实,那我自会揭发出来,如果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我也不会混淆大众的视听。”

“看来金钱收买不了你,好,那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在李凌墨拍摄地点的酒店里,今晚上会有一个嫩模,或许李凌墨需要嫩模给他提供某项服务。”耿嫣儿放下这句话匆匆挂了电话。

“嫩模,又是嫩模,这些嫩模每天不需要走T台,都喜欢游走各个酒店吗?”许夏然说着把电话塞进包里。

看来,她现在还不能打道回府,至少要等到那个嫩模出场。

可是她穿的这个衬衣真的让她很不舒服,她看了看时间,打算回家换一身衣服然后再来这里接着蹲点。

许夏然租的房子并不在海丰花园小区,她包里的那串钥匙是她自己的,但是她在醉酒的情况下说错了自己的小区。她住的小区是在海丰花园小区旁边的蓝天社区,一般很少人知道这个社区的存在,但是只要说海丰花园小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小区。

所以那天晚上许夏然没有说明白,保安误送,导致了一系列乌龙事件的发生。

这个社区房租适中,很适合许夏然这种工薪白领居住,她跟她的一个大学同学合租一个两居室,两个人性格脾气相投,就这样愉快地合租了两年。

许夏然的室友叫顾茜茜,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办公场所不是在家里,就是在海丰花园小区里面的咖啡馆。

许夏然回到家的时候,顾茜茜正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手指肆意地敲打着键盘。

“你还知道回来啊,昨晚上去哪里鬼混了?”顾茜茜眼睛盯着屏幕问道。

“见鬼了。”顾茜茜瘫在沙发上说道。

“还真是见鬼了,怎么穿了一个男士衬衫?”

“裙子烂了。”许夏然说着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裙子,“攒了三个月的工资,买了一条贵一点的裙子,本想着以后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媒体发布会的时候穿,没想到昨天才穿一次,就烂了。”

“你不是去参加一个你们杂志社的活动,怎么还有人对你施暴,你的裙子竟然烂了?”“说起来他们都是一群混蛋,我们社长带来几个他的客户,其中一个客户对我对手对脚,使劲灌我酒喝,我趁着去卫生间的时候跑了出来,后来是一个保安把我送回家了,可是不知道我怎么就去了旁边的高档小区,接下来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许夏然说道。

“你在海丰花园小区住了一晚上?那里的人可都是社会上的精英大佬,你怎么进到人家家里面的?”顾茜茜吃惊地问道。

“我当时意识也不清醒了,迷迷糊糊手腕好像被一个男人握住,并且我昨晚上发生了一件荒唐的事情……”

“荒唐的事情?难道你失身了?”

许夏然点了点头,“老娘我太倒霉了,不知道被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玷污了。”

“这种事情会不会太狗血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处女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又不是故意的。”

“所以这件衬衫就是你昨晚的那个男人的?”

许夏然看到这件衬衫就想到昨晚上荒唐的事情,她脱掉衬衫扔进了垃圾桶。

“别扔了,这件衬衫看上去价值不菲啊。你早上醒来没有见到那个人吗?”

“一大早就被主编的电话吵醒,醒来后家里根本没有人,那家的主人也是够神秘的。”

“竟然没有人?那家的主人是不是有病,莫名其妙地就跟你发生关系,一大早也不见人影,他对你可真是够放心的。你说会不会是正好暗恋你的人啊?”顾茜茜摘掉眼镜说道。

“我这辈子爱的人只有吴肖阳,你说我早上怎么没想着从那个人家里翻出一些值钱的东西,就穿了一个破衬衫出来。我失身的损失怎么补偿啊?”

“讲真话,昨晚上是什么体验,有没有欲仙欲死的感觉?”顾茜茜坐到许夏然身边问道。

“你还是不是朋友,现在不是应该安慰我,去找到那个人为我讨回公道吗?”

“万一那个人是个大帅哥呢?”

“如果是大帅哥我就让给你,反正我有肖阳。”

“这件事情那么蹊跷,正常来说,陌生人去到自己家门口,没问清楚,是不会让人进门的,况且还是留人过夜。”

“这件事情简直是我的一段屈辱史,长得太美,男人都把持不住。可是我当时怎么喝得那么不省人事,你说我这样,肖阳会不会嫌弃我啊?”许夏然自责道。

“所以这件事情我觉得你需要调查一下,或者我陪你去那户家里,他欠你的,怎么也得给你补偿。在事情没有弄明白之前,你千万不要告诉肖阳。”

“坏了,我得赶紧走了,我还要去西郊庄园继续蹲点。”许夏然说着跑进自己的卧室找衣服去了。

“你不就是一个娱乐记者,怎么现在变得像个狗仔队?”顾茜茜问道。

许夏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觉得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跟狗仔队没有任何区别。

她刚到西郊庄园的时候,正是傍晚,她去了李凌墨入住的酒店,在酒店大堂那里坐着,期待能够捕捉出来一些劲爆性的场景。

八点十五,回到酒店的客人越来越多。

她看到李凌墨怀里拥着一个女人走进了酒店。

嫩模,身高至少1.7,一头大波浪,穿着一身低胸紧身群,大白脸红唇是标配,两个人有说有笑。

许夏然迅速地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她偷偷跟着两人上了楼,她觉得自己这种做法跟狗仔没有区别,侵犯了他人的隐私。

就算李凌墨的私生活再怎么不检点,跟她有什么关系。

可是主编给她的任务,她只能照办。

她足足守在门口三个小时,凌晨一点的时候,嫩模从酒店里出来了。

“值钱的春宵刚开始,李凌墨就把人家赶出去了,看来体力不怎么好。”许夏然翻看着自己拍的照片一边说道。

“你拍到照片了吗?”耿嫣儿打电话问道。

“拍到了,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只凭几张照片,让网友去意淫,是不是有些过分?”许夏然说道。

“看来娱乐圈有多深,你果真不知道。那个嫩模到时候会在微博上发布一个视频,到时候把矛头指向李凌墨,说是被李凌墨胁迫,到时候你及时地推出稿子就行。”

“这,难道嫩模是你提前预谋好的?”许夏然被颠覆了三观。

“这个世上,只有先下手为强,李凌墨害我的,我会一一还给他。许小姐,这个船你已经上了,我想你下的时候就不会那么顺利,所以这件事情你只能做完,事后好处少不了你。”

许夏然挂了电话,扇了自己一巴掌,这下她成了一个十足的狗仔了。

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当娱乐杂志的记者,像她这样弘扬社会正能量的人,应该去党媒工作。

早知道耿嫣儿已经跟那个嫩模事先预谋好了,她何必又来来回回折腾这么多次。

她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回家写稿子,她恨不得赶紧结束这件事情,她不想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狗仔。

夜色已是深黑,许夏然打开了手机的照明,突然她面前开来一辆车,车上的灯光刺了一下她的眼睛。

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穿着一身休闲的打扮,语气冷冰冰地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到底是谁?”

许夏然用手遮了一下灯光,眯了眯眼睛看清了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人。

这个男人要比自己高出一个头来,双手插在裤子口袋,微微抬起下颌看着许夏然。尽管天色已黑,但还是能够看到这个男人透亮的眼眸。

“我没做什么,我只是个过客,我现在要回家了。”许夏然低着头就要从这个人身边溜走。

“就算是过客也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这个人一把抓住许夏然手腕说道。

“你抓我干什么,我对你来说又没有任何价值,我就是一个小记者,对你能有什么威胁?”

 

动漫关键词:我和亲在浴室作爱h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