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娇妻穿开档内裤陪客户,强皇后娇呻浪吟前后夹击

2022-06-11 12:01:5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风风火火从大门口跑向书房,顾花微只想自己多长了几只脚,她那便宜爹娘一定是急坏了!

一干家丁快速追上去,人高马大的马厩人员,一把抱起大小姐,这姑娘,可千万不能跑路,这要累坏了,相爷

风风火火从大门口跑向书房,顾花微只想自己多长了几只脚,她那便宜爹娘一定是急坏了!

一干家丁快速追上去,人高马大的马厩人员,一把抱起大小姐,这姑娘,可千万不能跑路,这要累坏了,相爷也是要弄死人的。

顾谦盛立于轩窗前,见家丁火速前来,料想怕是有了自家女儿的消息,赶忙打开书房门,在看到马厩小厮抱着的顾姑娘时,老脸发白,眼睛有些酸楚。

这就是他失踪了整整一日的女儿啊,现如今,不知道受了多少罪,衣衫脏兮兮的,星星点点血色覆盖了原有的雪白,脸也沾满泥土,花不溜秋的,活像一个贫民宅子里出来的小村姑,大大的眼珠子直直盯着他,可怜巴巴。

“微微……”顾谦盛眼睛微潮,一把从马厩小厮的怀里抱过自己受罪了的可怜女儿,真恨不得将捉走她的人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才能消了他的心头之恨!

“微微!”本来还在书房里啜泣的林若西,听见门口的动静,急忙跑出来,见到女儿一副衣衫不整,眼神呆滞乖乖的被夫君抱在怀里的模样,就知道女儿必是受了苦楚,立刻泪水夺眶而出,小跑过来,趴在顾谦盛的怀里,搂住顾花微的脖子,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要相信顾姑娘绝对是无厘头,雷到了,天知道,她爹娘在搞什么)

“娘亲……”顾花微再怎么粗心也发现事情大条了,这是怎么了还是怎么了?

“我可怜的微微,娘亲绝对不会让歹人再虏了你去,娘宁愿折寿也不要你出事!”林若西真是怕了,女儿年幼无知,先是大雨高烧不退,好不容易活过来,又被歹人掳走,没了女儿,她也不愿活了……

“娘。”顾花微不禁羡慕原主有这么好的父母,“我没有事。”

“夫人,我自会保你和微微一生平安,下次切莫再说这胡话。”顾谦盛似乎被林若西哭哭啼啼胡言乱语给吓住了,立刻保证着。

“夫君……”林若西收了眼泪,也意识到自己说话不经大脑,只是抱着平安的女儿,心中暗暗平静。

“都下去吧。”挥挥手,顾谦盛可不愿意一干家丁围观自家团聚,天知道,这些不安分的家伙,他们会对外胡说些什么鬼东西。

“爹娘,我没事。”大概了解了事件的顾花微同学心中大汗,她确信他们是没看到她留下的书信了,只好满头黑线的开口:“微微有安全回来。”

“微微,乖。”林若西不好意思的松开手,起身,摸摸女儿的脑袋,“娘的微微是个有福气的。”她的女儿,一定是幸运的,否则怎么会屡次在死神的手里脱身。

“记住,下次若有危险,定要大声喊,爹娘会救你的。”顾谦盛虽不知道女儿如何逃身出来,现在安全了,可还是有些担心,若那歹徒再来突袭可怎么办才好?

“爹。”顾花微眼睛眯成弯月,粘粘的说:“歹徒才不会来了。”

“微微,怎么知道?”与妻子对望一眼,顾谦盛和林若西都更清楚知,凭自家女儿一个五岁的小身板,是不可能从歹徒手中逃出来,那么,这中间又究竟发生过些什么?

“因为坏蛋被乘剑飞过来的仙人杀死了哦。”

“什么?!”顾谦盛大惊,“微微可是看清楚了,是什么样子的仙人?”

“就是穿青色衣服,有好看剑的仙人哦。”顾花微眨眼睛继续卖萌,声音嫩嫩的,要出水了,“他还带微微去一个亮晶晶的水晶球前面玩哦……”

“仙人有说来自哪里吗?”相比较于顾谦盛的吃惊与不可置信,林若西到显得宁和而平静。

“仙人说,他来自东方云上。”顾花微默默擦汗,这表达的够清楚了吧,东方最大的修仙门派就是云宗门,而来自云上,只有云宗门。

“当真是云宗门。”顾谦盛丝毫没有怀疑自家女儿有没有说谎,显然对于云宗门出现在凉城,并且救助了顾花微有了些想法。

“你说仙人带你去一个水晶球前玩?”回想女儿的话,顾谦盛立刻抓住了重点。

“是啊是啊,还有好多姜国的哥哥姐姐哦。”

顾谦盛垂眸,不出一刻钟,心中已然有了看法,将女儿抱得更紧,一股说不出来的苍凉感袭上心头。

“夫君?”林若西显然只是一个小女人,没法从顾花微很平常的几句话之内看出些什么,但是见顾谦盛脸色不对,也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些不好的事情。

冲妻子摇摇头,顾谦盛继续问女儿,“那微微摸到的水晶球是什么颜色?”

“好多颜色呢,好漂亮!”这一点,顾花微不愿意隐瞒顾家父母,她不想死都没能有人收尸,一进云宗门深似海,从此废柴是炮灰。

“这样啊……”顾谦盛叹气,女儿可能是个灵根不佳的。

可这又如何,即便云宗门收不了,她也可以嫁个好人,日后一生衣食无忧。

“可是,仙人说要带微微去云上面成神仙哦。”顾姑娘兴高采烈的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还说,只要微微成神仙了,就不会被坏人抓走了。”还是打个预防针吧,顾花微继续泪啊,这要不让去云宗门,以后要是顾倾城修得大道回来,还不把宰相府上上下下都给弄得要死不死,要活不活,不得安生?

就是为了这对时时刻刻为原主着想的父母,她也必须护的顾家一世平安,就当是还债吧。

所以,上云宗门,就算是五灵根废柴,她也必须要赌一把,否则,莫名其妙的死了,从来都不是她的作风。

所以,顾倾城接招吧,看究竟是你的金手指厉害,还是她的预言更加厉害,“微微,很想当仙人吗?”顾谦盛心里盘算着女儿的话,一边温柔的问。

“是啊是啊,当仙人就可以保护爹娘了。”顾姑娘捏紧了小拳头,兴高采烈,“微微好喜欢。”

“微微不怕流血吗?爹爹听说仙人是要杀死大大的凶凶的怪物,是会流血的呢,微微不是最怕疼吗?”他高兴自己的女儿被云宗门选上,但是他绝对不会在没有任何倚仗之前让自己的女儿深陷险境,毕竟她才只有五岁,什么也不懂……

“微微不怕,微微要杀死坏东西,微微保护爹娘!”小脸高高扬起,女孩儿脸上说不出的坚毅,她知道,她绝对不能放弃。

“可是,微微,你要去当仙人就见不到娘亲了呢?”林若西已经知道事情的大概,心酸又浮上心头。

“微微会让仙人每年都送微微回来看爹娘。”

“可要是微微受欺负了呢?”

“我会保护她!”不待顾姑娘撒娇卖萌蒙混过关,一个稚嫩的声音已经代替她做了回答。

顾谦盛和林若西往声音来处看去,看到了一身玄色锦锻的小小少年。

少年一脸坚定的站在一旁,手里抱着一个青瓷印花瓶,眼睛亮亮的注视着他们。

说不出来的倔强可爱。

“这是?”林若西母性泛滥,立刻对这个少年产生了些许好感。

“这是我在姜国认识的大哥哥,他和我一起的呢。”看到李晓明同学如此见义勇为,顾花微本着不用白不用的精神,立刻叫唤着:“晓明哥哥是我们之中,仙人最喜欢的。”在不熟悉之前,能让一个甚至多个上位者重视一个人的非天分莫属。

“不知道是什么灵根?”顾谦盛招招手,一点也没有宰相的威严,示意少年过来。

待李晓明走近了,才将顾花微放在林若西怀里,蹲下身,摸了摸李晓明的脑袋,微笑,宰相问,“你说你能保护好微微?”

“嗯。”初见家长,少年心慌慌脸红红,眼睛湿漉漉,好不可怜惹人爱。

“那你怎么保护微微呢?”宰相又问。

“我有是单一雷灵根。”少年眨巴眼睛,看起来有些天真,语气却是说不出的认真,“仙人们都说我将来很厉害,我绝对会比厉害更厉害,保护好微微!”

“好孩子。”顾谦盛被那句单一雷灵根惊了惊,旋即回过神来,拍拍李晓明的肩膀,不管这个少年究竟最后有没有踏上真正的大道,仅仅只是为了他的稀罕之极的单一雷灵根,修真界威力最大也最能抵抗天劫的雷系灵根,他也必须结交。

“伯伯,那您能让微微和我一起吗?”偏头悄悄看了一眼窝在娘亲怀里的姑娘,李晓明眼巴巴的,他很希望顾花微能够和他一直在一起,他已经失去哥哥了,他不想一个人。

“伯伯,明天可以给你答案。”在没有真正见到云宗门派来接应的人之前,他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前去冒险。

“哦。”李晓明失落的低下了头,闷闷不乐了。

傻瓜。顾花微抱着自家娘亲,欣赏李晓明变脸的模样,觉得,和这个少年一起长大,或者真的不是件坏事,至少,他们一起同苦难,他比别人值得信任。

要知道,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在修真界,简直是登天之难。

顾花微因为李晓明的英勇挺身,以陪朋友为由,终于脱出爹娘的魔爪,殷勤的领着自己的新朋友在宰相府闲逛。

而顾谦盛去处理因为顾姑娘失踪未及时处理的政事,林若西怕女儿明日真的要上修仙门派,已经去打点需要的一切。

“晚上我们吃烧鸡。”躺在丁香树下的靠椅上,俩小孩脑袋凑一块,顾姑娘傲娇的开口:“还有我最喜欢的栗子炖肉,你呢?想吃啥。”

“我要吃桂花糕。”李晓明同学想了想,涨红了小脸,最后才憋出一句话。

“放心,绝对少不了你的。”拍拍少年的肩膀,顾花微一副咱俩谁和谁啊的样子。

“嗯……”满天的红霞将天空烧的火红一片,春末季节,庭院里的丁香,独放悠然,道不出的绮丽美好。

玄衣少年和粉衣女童,双双趴在藤椅上,注视着来来往往,节奏感极快的家丁。

“没想到,家里的仆人这么有效率。”顾花微摇头晃脑的感叹:“应该加工资。”

“对的。”李晓明虽然搞不懂工资是什么意思,还是随声附和,“应该加工资。”

“应该裁员。”顾姑娘偏头想了想,觉得应该这样。

不能养废人啊,多浪费钱这是。

“应该裁员。”继续附和。

“应该选拔。”

“应该选拔。”……

“应该送人。”

“应该……”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脑袋直直的伸张一边,没了动作。

“怎么了?”顾花微奇怪,什么事情还能吸引这个小傻瓜的注意力?

往李晓明看的地方看过去,或许是同性相斥,敌人相见分外扎眼,注意到某个物体,顾花微立刻火冒三丈,马上就想废了李晓明这个死货!

“看什么呢?”小姑娘阴测测的声音在李晓明耳际响起,“看见什么好看的了?”

“没有,那边,似乎出了点事情。”少年没有理会到顾姑娘话中的深意,伸手指指看到的那一边,“好像有家丁撞到人了?”

“哦……”顾花微默然松了口气,还以为是那件事呢?

“我们过去看看吧。”起身从藤椅上面跳下去,顾花微不等还没下来的李晓明,径直就朝事发地点而去。

她在那里看到了一个老熟人啊。

顾倾城站在原地,看着身上被泼的一大碗凉茶,心里说不出来的怨愤,这是姜国今年刚上的绫罗锦锻,是衡阳王送给她的生辰之礼,她平时根本舍不得穿,若不是今夜是陈国的花灯之会,衡阳王约她河边一聚,她根本不会穿的,现在,她的衣服,竟然被一个低贱的仆人给毁了?!

“倾城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洒了茶水的碧衣小侍女显然被吓坏了,只是一个劲儿的道歉,声音颤抖,眼珠子都快落下来了。

“求您别和宰相说,他会把我拖出相府的,您饶了我,我会给您打理好衣服的。”跪倒在地上,小绿简直是恨死自己的莽莽撞撞,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就撞到了顾家大小姐,她明明已经很小心了。

“这衣服,是……”顾倾城看着婢女的低眉顺眼,很想顺势而下,可是心里的不甘和恼火,让她不能忍受。

她凭什么要饶了她,明明是她做错了事情,她必须受到惩罚。

“小姐?”小绿抬眼,她知道,在宰相府,最宽容仁慈的就是眼前这个柔弱美丽的倾城小姐了,她从不大声说话,对待仆人也宽容有加,只要她真心认错,她一定不会生气的。

“这衣服,你打理不好。”捏紧拳头,顾倾城忍住了想要一脚踹到小绿身上的冲动,淡淡开口:“姜国云锦,是九国少有的稀罕之物,最沾不得凉性茶水,遇见茶水,水印便再也去不了。”

一句话,立刻判了低眉顺眼的小绿死刑。

“倾城小姐……”小绿哀哀的看着已经大半件被泼上茶水的衣服,只觉得无比绝望。

“收拾一下细软,回乡吧。”趁她还没改变主意,赶紧滚,不然,别怪她心狠!

“我很需要这份工作。”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下来,婢女后悔而绝望,她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她家乡还有生病的爹爹,一直凭她在宰相府的良好收入才有钱看病,现在若是她回乡了,恐怕爹爹只有等死的份儿了,她不能走,她不能。

“求求你,倾城小姐,别赶我走,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将头狠狠地磕在地上,小绿声声大喊:“我磕头,给您赔罪!给您赔罪……”

脑袋砸地的声音在安静的花园里清晰可闻,血水从白皙的额头蔓延至额角,顺着鼻头和脸颊迅速滑落,干净的青石地上面,已经有一摊浓浓血雾。

一身华丽锦衣的少女静静的看着一切,看着被鲜血模糊的看不清楚脸的婢女,无尽的快感涌上心头,她恨不得她马上就死在这里,死无葬身之地!

“姐姐……”女孩子轻轻的话语忽然在她的身后响起,粘粘的带着好奇,“你在做什么?玩磕头的游戏吗?”

顾倾城的身体立刻僵硬在原地,春末的凉风细细吹过,她才发现,身体有些冷。

“妹妹……”转过身,顾倾城来不及收起一身的狼狈,柔柔的笑了,“姐姐没有玩游戏哦,只是在惩罚不听话的下人。”她把下人两个字咬的极重,眼里却闪过丝丝疑惑,顾花微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哦,不知道她做错什么事情了?”指了指还在磕头,血肉模糊的一团,顾花微继续好奇,“我都看不清楚她的样子了。”

“姐姐的衣服坏了。”顾倾城还是很疼惜,这是她为数不多的云锦绸缎啊……

“这种衣服妹妹有很多啊,都送给姐姐。”顾花微俏皮的笑了,露出两个大大的门牙,好不天真,“我有很多这样的呢,姐姐都拿去吧。”

动漫关键词:强皇后娇呻浪吟前后夹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