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菊内留香》 楚留香×段小庄,成绩差成为全班的玩具

2022-06-11 12:01:1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高台最中央,一个洁净透亮如同琉璃水色的测试仪器安安静静的放着,不少七至十岁的小孩子一个个在亲人的陪同之下,站好队伍,等待测试灵根的时刻到来。

顾花微和李晓明被筑基修士带

高台最中央,一个洁净透亮如同琉璃水色的测试仪器安安静静的放着,不少七至十岁的小孩子一个个在亲人的陪同之下,站好队伍,等待测试灵根的时刻到来。

顾花微和李晓明被筑基修士带到最末端的位置站定,显然他们是最后到来的,就连一起的云影也已经站在几个小孩子的前方,用充满敌视的目光瞪着后到的顾花微和李晓明,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

李晓明淡定的站在一边,没有开口说话,顾花微觉得或许李晓明会永远这样下去,她再也看不到之前那个哭兮兮,只需要一块桂花糕就能哄好的小正太了。

那个小正太随着李大明的死去而永远的死去了。

灵根测试很快开始,最前面的小孩子一个个的往前走去,一个个激动或者哭闹的被抱下来,这是他们一生之中最重要的时刻,成王败寇,只需要一瞬间。

“你紧张?”见顾花微这么久没说话,李晓明轻轻开口:“不管你会不会被选上,我都会保护你的。”她是和她一起经历危险,还不离不弃的人,他绝对不会扔下她。

他已经失去了最亲的人,在他看来,除却爹娘,顾花微就是他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人。

“那你可要保护好我。”顾花微好不容易听见李晓明一句话,还是这么动情的一句话,当即眨眨眼睛,“不准让别人欺负我。”

“会的。”拉住她的小手,李晓明很郑重。

“嗯。”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正午的日光缓缓下移,队伍的长短已经与开始有了明显的不同,数百人的队伍已经不足十人,测试一番下来有人欢喜有人忧。

没有灵根的人太少,大部分的孩子都是四灵根,三灵根,只有少部分的孩子是双系灵根,单一灵根在这些孩子里面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五百六十三号,云影。”为首的青衣修士唤了云影的名字,女孩儿从容淡定的走上前,将一只小手搭在测灵根仪器上面,闭上双眼,霎时间,那仪器里面慢慢出现一丝丝淡淡的蓝色,蓝色还未填满整个球体,点点绿色趁蓝色不注意的时候,也充斥了球体,整个仪器,变成了蓝绿混合的水球。

“云影,水木双系灵根。”青衣修士淡淡的看了一眼已经挣开眼,一脸惊喜的姑娘,平平开口:“可以下去了。”

虽然是水木双系灵根,但在云宗门多如牛毛,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是。”云影兴高采烈的跑下高台,很是得意的看了一眼顾花微和李晓明,眼睛里全是蔑视,这两个人,绝对都是些废物,不足畏惧!

顾花微很清楚,云影还是对自己杀死了人有阴影,她不愿意承认错误,还妄想把错误彻底扼杀,想杀了自己和李晓明,再无后顾之忧,可是,她不知道的是,从她害了李大明的那一刻,心魔就会住进她的心里,她再也摆脱不了,也再也没有机会,登上更高的位置。

这就是修真界的因果循环,善恶报应,那些做过的错事,害过的人,永远不会在你意气风发的时候扰乱你的心智,只会在关键时刻,给你致命一击。

“李晓明。”青衣修士写下一行字,叫了名字。

李晓明快快的走了上去,他需要更大的力量,来报仇,他不能输!

将手缓缓的放在仪器上面,李晓明想起哥哥的惨死,无尽的恨意撕咬着他的心肺,他知道,只要一日大仇不报,他就一日不得安宁!

他恨自己的无能,他恨自己的懦弱,但他必须要站起来!

透亮的仪器发出“呲呲”之声,静默在一旁的青衣修士停下手中的笔,略带惊讶的看了一眼禁闭双目,神色有些悲伤的少年,和其他两个修士静静的注视着仪器的反应。

只见仪器响了一阵,一道闪亮的光芒在琉璃色里面穿梭,快如云龙,一闪而过,轰隆隆的雷声阵阵响起,紫色瞬间布满了整个仪器,三位修士睁大双眼,没有一个不惊讶。

这个孩子,竟然是单一雷系灵根,这是云宗门在九国境内,百年难遇的奇才啊!

顾花微羡慕嫉妒了,李晓明竟然是单一雷灵根,真让她又高兴又嫉妒的,高兴的是日后有个好帮手,嫉妒的是自己是个五灵根,他是个天才。

云影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巴,恐慌还有嫉妒让她的嘴脸有些苍白扭曲,他怎么可以是单一雷灵根?!

他一定会报复她的!她必须毁了他!

她狠狠地皱了皱眉,杀意一闪而过,这个人留不得了。

李晓明睁开眼,脸上毫无兴奋之感,对三位修士行了个礼,看了一眼大惊失色,眼神恶毒的云影,默默退了下来,回到顾花微的身边。

“最后一位,顾花微。”

顾花微抖抖腿,生死都在此一举了,是骡子是马她都认了。

将手放在玻璃球上,闭上眼睛,顾花微想要发出些力量,身体却毫无反应,她感应不到任何灵动的气息,看来原主真是个废柴啊。

挣开眼睛,看着玻璃球里,乱七八糟的颜色,顾花微很镇定的接受了这个结果,她还以为没有灵根呢,现在真的如同书中所说是五灵根废柴啊……

“竟然是个五灵根废柴!”周围没有走的孩童大声嘲笑,“表现的那么紧张,我还以为很厉害,不过是个废柴嘛……”

“看你怎么得瑟。”云影阴郁的心情瞬间被治愈了,这才叫做废物!

果真是废物!顾花微轻轻一笑,在青衣修士面带凝滞之色的担忧里,漫步走了下去。

“你这么差劲,以后别离开我。”李晓明拉过顾姑娘的小手,唧唧歪歪,表达不清楚自己的本意,只能紧皱着眉头,“我是说,你呆在我身边,我会保护你。”

“知道了。”顾花微甜甜一笑,她还有一张王牌呢,李晓明无论如何都会保护她平安的,她不怕,可是她怕的是,他会不会真正有那个资格保护她,他能不能平平安安的成长到那个地步?

如果不能,那他和她该怎么办?

可是,如果这是成长的代价,这是以后大大的福利,她又有什么不可以去赌,去计算的?她只需要护着现在的他。

“笑得可真难看。”李晓明同学扯扯姑娘的脸蛋,声音忽然轻轻的,“别担心,我会好好的。”

一句话,让顾花微傻傻的抱住了他,她心底涌进说不清楚的心酸,他不像她,身体里住着一个成年人的灵魂,他还只是个七岁,刚刚失去哥哥的小孩子。

“你必须好好的。”

“好。”

带两个小孩子前来的筑基修士一直站在一旁,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看着顾花微的眼眸里有些许的惋惜,如果这个女孩子是个有正常灵根的,哪怕不是单一灵根,是个双系灵根的也是好的,怪只怪,诸天万界,天道无情。

“仙人,能带我和哥哥先回家吗?”顾姑娘想把小正太带回家,然后和原主的爹娘还有那个身陷“艳色门”的姐姐好好道一个别。

“好。”筑基修士没有犹豫的答应,嘴里却嘱咐着,“不过明日午时,必须到陈国王都凉城零花小巷集合,上云宗门,切莫忘记。”

“不会忘了的。”握过李晓明的手,顾花微看着修士唤出长剑,在筑基修士弯腰那一刻,抱住了修士的一只手臂,和李晓明一起扑进了筑基修士的怀里。

那些个还未离开的小孩子嫉妒又羡慕的看着他们,最后被自家爹娘领走。

“真是奇怪的组合。”站台上的一个青衣修士看着消失不见的长剑,感叹,“一个小废柴,一个绝世天才。”

“轻名,看事不能光看表面。”手执软册的修士将眼睛移至身旁的师弟,沉沉开口:“能从迷雾森林三阶妖兽嘴里坚持这么久的五岁小姑娘,你不觉得你比之不如?”

“师兄……”轻名摸摸鼻子,有些讪讪,他明明说的实话啊,每次都是躺着中枪好吗?

“普宁。”唤了最边上的师弟,师兄很威严的开口:“回师门后监督你轻名师兄摘抄门规一遍。”

“好。”边上的普宁愉悦一笑,轻名二师兄永远不是勤蓝大师兄的对手啊。

轻名那叫一个委屈啊,不就是说错了三个字吗(小废柴)?师兄也太小人小量了。

大师兄无视师弟的控诉,心里对二师弟无比鄙视滴!

想想看,五岁时候的轻名,还不知道在哪个名门望族里面享受,怎么会懂得五岁姑娘的不易?!

云宗门太悠闲的生活,果真惯坏了太多人,他的师弟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应该好好管管的是不?

“仙人,云宗门会收下我吗?”眼见快要到凉城,顾花微立刻想给自己打个预防针,不知道,打杂的还要不要人手啊?要是不要肿么办?

“师门会有安排的。”筑基修士想了半晌,开口:“我会常去看你的。”他还记得答应过她的。

“嗯嗯,谢谢仙人。”顾姑娘心里舒服了一些,重生成了修仙废柴,有个打杂的机会已经不容易,现在有人愿意帮她,她好开心。

“我也会去看你的。”憋了半天话,李晓明还是决定安慰一下这个五岁的小傻瓜,她沮丧着脸真是太不可爱了。

“我会保护你。”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承诺:“我会强大起来,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筑基修士很快在凉城城门口停了下来,收起长剑,没有要送他们进去的意思。

顾花微了然的笑笑,修真门派果然足够高冷啊。

“快些进去吧。”修士摸摸顾姑娘的脑袋,面色柔和,“再晚些,你爹娘该着急了。”

“那明天还是您来接我吗?”顾花微偏头瞧着他,眨眨眼睛,嘴角高高裂开,“我很喜欢仙人你哦。”

筑基修士微微怔了怔,抬起的手复又落在她的发端,“明日,自会有师兄来接你们,不必担心。”

“哦……”顾姑娘有些失落的低下头,这么快就要跑掉啊……

“我会在宗门前接你的。”修士低低嘱咐:“路上小心。”

“嗯。”顾花微扯开嘴巴,笑得更加开心,拉过一边的李晓明,往黄昏时刻的凉城而去,进入城门的那一刻,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眸,高声问道:“仙人,您叫什么名字?”

筑基修士挺拔的身影一直站在那里,听到她的话,他注视着她,微笑着

给了她回答。

黄昏时候的凉城,不像九国其他的城镇,寥寥无人,而是街市繁华热闹,晚市恰巧出现。

无数的小贩商人在街面上做生意,酒楼前面也是灯笼群集,初开大门的烟花巷子也飘荡出风尘气息,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眉飞色舞的模样,很是撩人。

拉着李晓明穿梭在人群里,顾姑娘想了半天关于介绍李晓明的事,最后终于拍案,决定了一个方式。

“你爹娘会不会不喜欢我?”小正太一路上心不在焉,只要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顾花微同学的家长,心里有只小鹿似的,嗵嗵乱跳。

“不会。”

“你怎么知道?”李晓明面红耳赤,撅着嘴巴,“要是他们讨厌我,就不和你在一起了。”

“你……”顾姑娘回头,瞧着李晓明脸蛋红红的别扭模样,捂嘴一笑,真是好有爱啊……

“你不准笑我。”正太别别嘴,声音弱弱的,低低的,“从来没有人带我去见过爹娘。”

“我不会笑你的,我会陪着你。”拉紧李晓明的手,顾花微女性泛滥啊,这正太,别扭又可爱,真是她的大爱。

“嗯。”

话说,宰相府,自红叶发现自家小姐不见了之后,心里那叫一个恐慌啊,这天下谁不知道,嫡出小姐顾花微是宰相的掌上明珠,宰相夫人的心头肉,一根头发掉了都要引发一系列心疼,叫一声饿,山珍海味,喊一句冷,貂皮云锦,简直是什么都不差,宠到令人发指。

可是现在,她只是去拿了个糕点,人就不见了,只有桌子上面不知道是不是狂徒绑走小姐留下的一张鬼画弧,那字儿,好不惊人,她竟然一个不认得,莫非内有玄机?

赶紧报告了宰相及夫人,整个宰相府都疯狂了。

家丁齐齐出动四处寻找嫡小姐,连知府知道了都有派人协助,简直要把整个凉城翻个个儿,把那小姑娘拎出来。

书房里,顾谦盛手握着那一张认不出字体的鬼画弧,眉头紧锁,眼里布满忧思,这绑走微微的狂徒究竟有何阴谋,甚至不能明说,偏偏留下这不伦不类的字体?莫非想要提示什么?

“夫君……”林若西坐在一旁眼睛红肿,楚楚可怜,“我们苦命的女儿,究竟是做了什么孽啊?”说着眼泪哗啦啦,流的好不欢快。

“夫人莫急,微微为夫自会平安将她救出来。”放下手里的纸张,顾谦盛叹气,大步上前,将娇妻抱在怀里,“女儿福大命大,绝对不会出事。”

“我好怕……”她自微微淋雨之后醒过来,心里就不曾平静过,她很不安,在见不到女儿之前,她真的好怕,她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御医在微微出世过后,为她诊断过,她身子虚弱,再也要不成第二个孩子,她这一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不敢想象没了她,她会怎样。

“别怕,为夫在这里。”

这么多年的夫妻,他自然清楚她的想法,他只能给她更多的安全感。

“奇怪,今日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护卫队?”贩卖粗盐的小商贩疑惑的看着街道上面来来去去,不知道在巡逻什么的军队很是奇怪,平时这时候可没这么多军队啊……

“听说是宰相府出事儿了。”一旁摆水果摊的中年麻衣男子开口,眉宇间带着点儿,我知道的模样。

“哦?”年纪青青的小商贩好奇,“这宰相府又出了什么事啊?”前几日庶出小姐的艳情事件刚刚告磬,这又出新篇章了?

“听我那在在宰相府杀猪的二表哥说,好像是嫡小姐被狂徒掳走了,这不正找着呢?连护卫队都出现了,还没找到。

“真是作孽啊……”一旁卖糖葫芦的大婶叹气,“这相府最近不太平啊……”

顾花微捏着两支红艳艳的糖葫芦,嘴巴里有点出不下了,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明明她走的时候有给红叶留书信的啊,为什么大家还都以为她被绑匪绑架了,还到处找她?!

莫非她写的东西被风吹走了,被野猫儿叼走了,不然怎么会想到她被绑架了?

顾姑娘似乎从来没有想过,一五岁小孩儿她的毛笔字究竟写的有多烂,有没有人看得懂,估计把这事儿忘的一干二净了。

“晓明,赶紧走,我爹爹在找我!”一把扯过还在和冰糖葫芦作斗争的李晓明,顾花微第一次有了紧张的感觉。

一路上跌跌撞撞,顾姑娘脸蛋被撞的红彤彤的,终于拉着李晓明同学到家了。

一直守在门口的家丁一见自家小姐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一行人,跟见了亲人似的,眼眶红了,这要再不回来,宰相就要把他们活剥了啊,我的姑奶奶。

动漫关键词:成绩差成为全班的玩具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