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奶奶说我是你奶奶快停下来&双性美人受哭酸深捣h

2022-06-11 12:00:4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微微和明儿先跑到树后去躲一躲,哥哥一会就来。”眼见耐不住性子的三阶妖兽已经对离得最近的小姑娘出手,李大明心里更加不安。

“好。”顾花微皱了皱眉

“微微和明儿先跑到树后去躲一躲,哥哥一会就来。”眼见耐不住性子的三阶妖兽已经对离得最近的小姑娘出手,李大明心里更加不安。

“好。”顾花微皱了皱眉头,拉起还在嚼桂花糕的李晓明往一边的草丛里躲去,两个小小的孩童,只要不出声,那深深的杂草就可以将他们的身影完全遮盖。

此时,那站在前方小女孩,一身鹅黄色的桃花裙,衣袂翩翩,小巧精致的脸蛋上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退却之意,身边的三个小小少年也是蓄势待发,稚嫩的脸上带着丝丝坚毅,只要那孽畜敢上来就绝对不会手软。

“俊杰,待会儿剑齿虎上来,你只要主攻它的面门,弄瞎它的眼睛,潇司,负责对它肚子的部位下狠手,至于年耀,吸引它的注意力就好。”八九岁的女孩子侃侃而谈,小小的手指摸了摸腰间朴实无华的弯刀,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还站在身后,没有上前也没有后退的李大明,眼里全是轻蔑。

这等懦夫也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不过这个不止想等死还妄想跟他们分这剑齿虎一杯羹,想得到是美!

“云影,放心好了,这些都不在话下。”紫衣小少年抽出腰间的软剑,直指剑齿虎面门,另外一边的两个白衣少年也拿出腰上的剑,显然,这几个小少年都是有准备的。

三阶妖兽一见刀光,立刻就呲起了大嘴,一越就朝面前的紫衣少年扑过来,锋利的爪子扫过地面散落的树叶,没有一片是完好的。

年耀转身就死命的往小路深处跑去,剑齿虎飞快地追了上去,蓄势待发的杨俊杰一剑刺向妖兽凶神恶煞的面目,长剑及目,却因为少年力道不足,只划伤了妖兽嘴角,血迹点点,剑齿虎受痛,长啸一声,怒气十足,石榴眼直直瞪住杨俊杰,上下牙齿“呲呲”的磨了磨,一个扑腾就又追了上去,速度快如疾风,瞬间就将白衣少年死死的扑倒在地,锋利的牙齿狠狠的咬住了少年细嫩的脖颈,张嘴就要咬断少年的脑袋!

“畜牲!”被妖兽的凶狠吓到了,潇司惊恐的一剑狠狠刺向剑齿虎的肚子,锋利的剑刃狠狠的刺透了妖兽软软的肚皮,鲜血溅了少年一脸。

“吼!!!”剑齿虎怒极,没有太多智商的妖兽立刻就松开了奄奄一息的猎物,转而去攻击带给它伤害更大的少年,只要一个瞬息它就能让这个坏人,死的不能再死!

“不要!”跑回来的年耀见一旁已经被吓得呆滞的少年,一把推开少年,剑齿虎尖利的牙齿落在他并不结实的肩膀上,尖利的牙齿刺穿他肩膀的那一刻,一边一直没动静的小女孩,立刻拿出腰间的匕首,狠狠的刺进妖兽凶狠嗜血的眼睛里面,一边刺一边冲呆滞的少年喊:“还愣着做什么,快点用你的剑刺它的眼睛!”

少年回神,在女孩儿将匕首刺进的时候,也把剑狠狠刺进了妖兽另一只眼里,妖兽没有防范,双眼血流如注,发出悲鸣的惨叫,如同发了魔一般,狠狠甩掉身上的少年少女,一头将嘴里昏死过去的年耀狠狠摔到一棵树上,嚎声怨恨暴怒,恨不得将这几人的肉全都食了,它要他们都死在它的嘴巴里面!

尖利的爪子狠狠的刨了刨地上的尘土,立刻就出现一个一米左右的深坑,雪白的毛发也被鲜血染透,面目全非的模样,说不出的骇人恐怖!

“咳咳……”被摔倒在一旁的小女孩儿,痛苦的咳了咳,努力地爬起身,抬眼看到捂着李晓明嘴的顾花微,原来他们一直蹲在草丛里面看戏,看了一眼自己的狼狈和对方的萌萌哒,顿时,怒气十足的质问:“为什么不出来帮忙?!难道你们想做收渔翁之利?”凭什么他们在那里拼死拼活,这样的蠢货却在一旁看他们的笑话?!这不公平!

顾花微默默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变态彪悍,喜欢和妖兽打架吗?老子五岁可不懂什么坐收渔翁之利,倒是你,不藏着等待救援,硬要拉着小伙伴火拼,弄得九死一生,好不风光。

“我怕我要等仙人来救我们。”诺诺的开口,顾姑娘无比纯洁的眨眨眼睛,“微微打不过大老虎,微微不想死……”

“胆小鬼!你要是一直这么胆小永远没出息!”冷哼一声,女孩子似乎找到了令自己有所骄傲的地方,收回了凌厉的眼神,这才扶起口吐鲜血不知死活的少年,她拍拍少年的肩膀,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担忧:“潇司,不要睡觉!”

“云影,去看看年耀,我没事。”死死抓住女孩子的手,少年努力睁开眼睛,留下一句话,就晕死过去,云影将潇司放在一边,心中也有些不好过。

那边,妖兽已经锁定了对自己伤害最大的目标,挪动着步子,一步一步朝这个方向走过来,一步一个深坑,霸气侧漏的样子,让顾花微心里麻了又麻,暗骂一声倒霉,这该死的云影好死不死的落在他们边上,这下子谁都别想好过。

李晓明同学狠狠的咬住顾姑娘的手腕,眼泪吧嗒吧嗒落个不停,但这会儿不知是被吓得还是咋得了,他终于不嚎了!

“吼吼吼!!!”仰天长啸一声,剑齿虎狠狠的对着云影冲了过来,要知道,只要是动物,就对气味记得格外清楚,谁害了它谁救了它,只要气味不变,他们都可以认得出来。

“微微快过来!”李大明站在不远处,看到妖兽发了疯,快步的跑过来,拉起李晓明的就要跑开,可一边狼狈不堪的云影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

“哥哥哥哥……”李晓明放开顾花微的手,眼泪汪汪的抱住李大明,终于哭出了声,李大明抱住李晓明就跑,顾姑娘跟在一边,无比头痛的听着越来越近的破风声,大喊:“跑快点,有危险!”

但是显然已经来不及!

云影已经跑到李大明的前面,她回头,狠狠的推了一把因为抱着李晓明跑得不快的李大明,少年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追过来的三阶妖兽狠狠的把前爪抓进了少年热乎乎的心窝,鲜血染红了七岁孩子脸庞。

他呐呐的张开嘴,长大的嘴巴里面,再也不可以哭出声音。

顾花微跌倒在地,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在原著里面,从来就没有过李大明这个少年的存在。

可是,她知道的,却是这样晚。

这世上,或者真的有一些人,注定要给他人,当配角,即便足够的优秀,也从来没能有选择的机会。

利剑破风的声音利落地传来,在少年寂灭的眼眸里面,那三阶妖兽眉心插入破空而来的长剑,重重倒在他的身边,就好象他那个一直抱住他的哥哥,用背挡住了他,永远的倒下。

在弱者面前,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顾花微爬到李晓明的身边,李大明已经不行了,嘴巴里不停的冒出血水,眼睛却直直的盯住他唯一的弟弟,眼里是划不开的担忧。

“晓明……”他咳,死死抓住弟弟的手,断断续续的对他说:“不要为,咳咳,哥……哥报仇,你一定要好好的……”血水像永远也流不完一样,打湿少年的胸口。

“一定要……照顾好爹娘……还有,还有……不可以再流眼泪……”他的弟弟只有七岁,他放心不下,但是,也没有选择。

“哥。”七岁的孩子眨着眼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始终不曾落下,“你不要死。”他知道是自己错了,是自己的胆小与怯弱害了哥哥,他已经知道错了,他的哥哥,能不能别走……

“哥不怪你……”少年宽容的笑笑,抬起的手永远的垂了下去,睁大的眼睛却没有摆脱担忧。

“哥!”李晓明大喊,死死的抱住还有余热的身体,他没有哭,眼神呆滞,没有神思,顾花微在一边,替他哭的撕心裂肺。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前一秒还好好的人,后一秒就可以这样决绝的离开人世。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爹娘,一定会为你报仇!”他望着云影消失的方向,眼中一片森冷恨意!他的哥哥绝对不能白白惨死!此仇不报,他李晓明誓不为人!

低低的声音除了顾花微,没有谁听见。

“还有孩子吗?”后方传来中年男子沉沉的声音,那是一个筑基人士,他抱着脸色惨白的云影,身后跟着几个炼气期弟子,显然现在才注意到还有孩子活着。

“仙人,我们还活着。”顾花微擦擦眼泪爬起来,云影的脸色立刻越发惨白,她跑远了,以为这三个碍眼的已经被三阶妖兽杀死,却没有料到,云宗门会这么快派人来,只死掉了一个,剩下两个废物!

“我哥哥,被妖兽杀死了。”说着又哭起来,好不可怜。

那筑基修士立即把云影交给身后之人,抱起了把脸哭的脏兮兮的顾花微,有些心疼,“别哭别哭,哥哥只是去了更远的地方,他会一直活在你的心里。”筑基修士用手帕擦擦她的脸,叹了口气。

谁也没能料到一直被检查很严的迷雾森林竟然会有三阶妖兽出没,还害了几个孩子,这次云宗门,可真是要给陈姜两国一个交代了。

“我想哥哥。”顾姑娘停止了哭泣,见一旁愤恨的李晓明终于恢复了正常,这才要求下来,拉住李晓明的手,两人一起将李大明抱着,远离一旁的剑齿虎,把他放在一边的草丛里,这才将李大明的脸清理干净,感觉热乎乎的少年身体已经冰冷,正太和萝莉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

那筑基修士检查了已经不知道死活的三个少年,脸色更加沉闷,那三个少年无一不是深受重伤,恐怕此生修道无望。

“怎么样仙人,他们会不会有事啊?”云影也没有了当时杀妖兽时的得意忘形,见到筑基修士难看的脸色,心里有些害怕,缩在抱着自己的人怀里,像要哭了。她虽说比一般的小姑娘成熟狠毒,但也只是个小姑娘而已。

“都送回去吧。”没有理会一旁吵吵嚷嚷,眼泪朦胧的云影,筑基修士吩咐了身后的弟子,倾身走过来,就要抱走顾花微和李晓明。

“我的哥哥,我要带着。”李晓明立刻不愿意,他不能让他们送哥哥回家,他绝对不能让家里的爹娘知道哥哥已死,他也绝对不会让他的哥哥暴尸荒野,他要带着他的哥哥,让他亲眼看着他,手刃仇人!

“好。”筑基修士似乎很能理解一个小孩子的心情,当即放了一个火折子在草丛里,绿油油的青草裹着李大明的尸体乎乎的燃烧起来,不足三刻钟,地上只剩下一堆烟灰放在一张白色的绸缎上。

李晓明用绸缎裹住哥哥的骨灰,那筑基修士递过来一个瓷瓶,便将骨灰放了进去。

他稚嫩的脸上松了松,终于没有那么苦大愁深。

筑基修士见事情都已交代好,抱起浑身颤抖的李晓明和顾花微,召唤出一炳流光四溢的长剑,剑柄雕龙刻画,穿有玉石,剑身修长锋利,很是威风。

修士站在凌空的长剑上,御剑而行,穿梭过森林,直冲云霄,瞬时迷雾森林就不见踪影。

顾花微咂咂舌头,她以后也绝对要学习御剑,就像现代一样,跟开车似的,这个还能边开车边看风景,多有闲情逸致。眼见森林退却,湖泊尽显,迷雾森林远去,长剑飞速的划过山颠的边缘,报时花在正午开的格外美好。

修士逐渐放慢了速度,在一处热闹非凡的都城停了下来,远远的就看到都城的门匾:秦川。

那是姜国西部的一个大城市,与陈国相隔不远,以运送物资为主,在陈姜二国之间有巨大作用。

修士在离城门不远处停了下来,长剑化作一道流光不见了踪影,他抱着两个孩子,徒步朝城里走去。

“仙人,我们要去哪里啊?”顾花微见李晓明同学还在伤怀,假装好奇的开口:“是带我们去仙门当神仙吗?”

“师门在秦川测试灵根,你们要测试了灵根之后才能决定去留。”筑基修士见怀里的小姑娘年幼懂事,不免更加温和了些,“若是有灵根上佳者,必然毁伤师门的。”

“那要是灵根不好的呢?”顾花微担忧啊,她这五灵根废柴莫非要被刷掉?她虽然相信原文,可自从三阶妖兽剑齿虎出现之后,她就不确定了,她这蝴蝶翅膀扇一下会改变许多的事情。

谁知道这次会不会死的太凄惨……

“没有灵根的必然遣送回家,至于他人,虽进不了内门,但能通过第一道考验可见心性极坚,也会有别的去处。”当然不是什么好的去处,顾花微心头冷笑,所有的好处都是留给有前途的,没有天赋的,只有打酱油的份儿。

“那微微如果通过,以后可以跟着仙人吗?”眨巴眨巴大大的眼睛,顾花微不得不为自己以后进入云宗门痛苦的生活做点准备,勾搭上一个筑基修士也是好的,就怕勾搭不上。

“一切都由师门安排,我不能插手。”筑基修士脸红了红,梗着脖子,不好意思告诉怀里的小姑娘,他是个没本事的。

筑基修士在云宗门的地位也不过普通弟子,他当然没资格说话,顾花微的打算也并不是真的跟着他,她只想被罩着,少走点弯路,快点干掉顾倾城才是大事。

“那仙人可以常常来看看微微吗?微微只和晓明哥哥在一起,很怕……”

“我会常去看你的。”摸摸泪汪汪的小姑娘,筑基修士有些心疼,年幼失亲,勇敢又懂事的小姑娘,在王公贵族间尤为少见,这小女孩,也算是极好的了,若是有个上佳的灵根,日后前途必不可量。显然

筑基修士还不知道李大明是谁的哥哥这件事。当然知道了,也会心疼五岁的小姑娘的。

“谢谢仙人,您真好。”顾姑娘欢喜的抱抱筑基修士,这只是一点小小的福利,日后她会加倍收回来,筑基修士日后知道了现在惹得是什么麻烦,一定会哭的。

不过,顾花微可不会管他的。

她拉着李晓明的手,无声的安慰,暗暗对自己叮嘱:一定要加倍小心行事,若无大事发生,她就会沿着这一条修真大路,死拼到底!

秦川不愧是西姜最大的城池,城墙以九国最坚利的重基石打磨累积铸造,打开城门就可以看到城门入口一列列驻守的军队,为防止秦川附近土匪下山打劫而时刻准备着。

入了街市,两边都是琳琅满目的商品,有陈国出品的名剑,把把利剑,日光下熠熠生辉,格外扎眼,也有姜国北部口感极好的荞面,大周国的异域服饰,梁国的各国列志……

吃食和物资交换充斥着,顾花微有些愣神,才真正发现这里真的不是所谓的二十一世纪了,这里是顾小柔笔下虚构的九国,人人崇尚修仙,崇尚武力,强者为尊。

“仙人,我们还要走多久?”街市慢慢远去,亭台楼阁一一出现,还没有看到测试灵根的地方,顾花微有些着急,她必须在日落时分,回到宰相府,她只用书信告知了婢女红叶自己出去了,就从院子里的狗洞钻出来,却没能告诉自己苦逼的娘亲和爹爹,要是日落不回家,还不得急死人啊。

“马上便到。”

说着,不远处,便有一个地方聚满了人,不少修道人士站在一边,一座高台在亭台楼阁包围中屹立着,重基石为底,白玉做台,檀香木为栏杆,雾水和风雪的痕迹在檀香木上刻落下来,很明显,这座高台存在时间已久。

三个青衣修士,束发整洁,腰带长剑,满脸坚毅,正儿八经的站在高台上,为首一个青衣修士左手执软册,右手拿墨笔,认真的写着什么。顾花微好奇的看了过去

动漫关键词:双性美人受哭酸深捣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