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没有命令一滴都尿不出来,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2022-06-11 11:59:2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顾倾城颤颤微微的把两盘糕点端进来,顾花微暗叹一句林妹妹,便在小姑娘泪汪汪的表情下,填饱肚子。“姐姐,我一点也不喜欢衡阳王了。”

想了想女主那逆天的金手指,顾花微

顾倾城颤颤微微的把两盘糕点端进来,顾花微暗叹一句林妹妹,便在小姑娘泪汪汪的表情下,填饱肚子。“姐姐,我一点也不喜欢衡阳王了。”

想了想女主那逆天的金手指,顾花微伤不起的要撇清关系了,“以后也不会喜欢他的。”

“妹妹,我知道,你是因为姐姐,姐姐绝对不会再和衡阳王有来往了,妹妹千万别气着身体,是姐姐错了,考虑不周,是姐姐做错的事,妹妹可千万别怪姐姐的母亲。”小白花又开始哭哭啼啼,泪眼朦胧,见到的人一定会以为,女恶霸在欺负良家妇女,瞧,这女子哭的好不凄凉。

“你和衡阳王两情相悦,郎才女貌,何错之有?”擦擦有些油腻的手指头,顾花微,只想笑死。

原文中曾经说,顾倾城在未去云宗门之前,是暗地里发誓要嫁给陈国最封神俊朗的王爷衡阳王的,但是,这衡阳王却和顾花微这一巨没存在感的炮灰有婚约,顾倾城姑娘用尽了吃奶的劲儿让衡阳王龙玉与她相识,并且在她的计划里面爱上她,立下非卿不娶的誓言,而这具身体的原主就是因为和女主争宠,在一个下雨的夜里看见女主和龙玉在雨中打伞散步,少年和少女,天生一对的样子,让仅有五岁的小姑娘大受打击(原谅古代炮灰的早熟吧,不仅争男人,还争风吃醋),淋了一场大雨,发了高烧。

而原主真正的悲剧却是从高烧过后,云宗门在陈国王都凉城收弟子开始的。

“妹妹,我与衡阳王不过是知己之交,绝无男女之情。”仿佛是被顾花微的反常吓到,顾倾城有些慌乱的辩口:“我愿与妹妹立下誓言。”

誓言?顾花微心里冷笑,笑眯眯的开口:“我自然是信姐姐的,不过,衡阳王不喜花微已然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姐姐与衡阳王更是为知己,不若姐姐替妹妹应了这婚约?”

顾倾城的眼里划过丝丝喜色,瞬息又恢复了淡定可怜模样,喏喏,“妹妹,姐姐绝不会做这等对不起妹妹之事,父亲母亲若是知道了,姐姐也绝无好果子吃。”

“姐姐,大可放心,这事妹妹与父亲亲自说。”将手帕丢在地上,顾花微华丽丽的起身,侍在一边的丫头立刻便前来伺候。”妹妹……”顾倾城还要说些什么,顾花微食指抵至女孩儿的唇边。“此事交给妹妹即好。”

顾花微不顾小白花脸上究竟是悲是喜,她只要能甩掉龙族这个炮灰男,顾倾城就有的受,传闻陈国的衡阳王冷血邪气,不仅位高权重,还对正在用的女人独占性强,床第之间甚至有些不为人知的特殊嗜好,不可畏不神秘。

小说里有原主这个傻缺在,拖住了龙玉,而顾倾城上了云宗门,迷上了门派师兄师尊,龙玉自然已经不够看了,但是现在,顾倾城只要和龙玉有一纸婚约,谁知道龙玉会在顾倾城有了其他男人后,会干出些什么炮灰男要做的事情。

她只要坐山观虎斗就好。

小说里面没有太多提及顾家宅子的描写,这只能说明顾小柔写小说的肤浅,可是顾花微出了小院的门,还是被古代官宦世家的奢华给狠狠的打击了。

这山不是假山,上面绿草如茵,还长了树,这花也不是假花,方圆十里全是荷塘,碧波荡漾,格外销魂。

青石小道从这座阁楼穿梭到那片大殿,一路上奇花盛开,莺歌燕舞,芳香阵阵。

“小姐,老爷在书房,小奴这就带您过去。”

带路的小侍女名为红叶,乖巧懂事,低眉顺眼的,看的顾花微一阵烦闷,咋从社会主义穿越到封建资本来了……

“带我过去吧。”话说这顾老爹是乱世九国,陈国的宰相,实在是应该住在这里啊。

“小姐,这就是书房了,老爷在里面翻阅典记,您进去即可。”红叶乖巧的候在一边,顾花微做了做心理准备,推开了朱色的门。

入眼的是一个坐在檀香桌边上,一身青衣,面目宁和的男子,男子抬眼,见到是自己钟爱的女儿,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意,“微微,来了也不和爹说一声。”

说罢,走过来抱住了她,“爹的乖宝宝,找爹有何事啊?”

“爹爹,微微想爹了。”揪住男人胸前的衣襟,顾花微才能微微体会到,这宰相真的是喜爱这个女儿的。

“想爹了和红叶说一声,爹爹就前去看你,身子如此虚弱,微微可不许乱跑。”顾谦盛摸摸女儿的脑袋,想到女儿这次寒气入体的因由,不禁微微叹气。

“爹,女儿还想要和爹商量一件事情。”五岁小女孩儿一本正经的声音让顾谦盛笑了。“微微要和爹商量什么啊?告诉爹爹。”

“女儿不要和衡阳王哥哥一起玩了,他是个坏人!”说着,小姑娘的眼圈红了,肿了,难看了,“他欺负我,他不要和我成亲,我不要他了!”

“微微……”顾老爷心中一痛,看着女儿又要哭,心疼了,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遥想当年父亲曾为破败的陈国南征北战,征服了周边其他小国,让陈国成为九国之一,无人敢前来应战,陈国战神的名讳让顾家和父亲成为了陈国的保护神,皇帝感念父亲护国有功,特别赐婚给自己的后人,明里说是自己的嫡女可以和当时已经出生的衡阳王结成婚约,世代荣华,可父亲才去了几年,这衡阳王就敢和庶女私通,让微微身处险境,简直是有辱皇家尊严,更是忘恩负义的好皇子!

“乖,微微不是最喜欢衡阳王哥哥吗?”抱着女儿,顾谦盛怜爱不已,“微微真的不要衡阳王哥哥了吗?”

他只怕自己年幼的女儿只是一时兴起,他日反悔,该如何是好。

“不,微微绝对不会后悔!”小姑娘举了举拳头,又是哭又是笑的,“衡阳王哥哥喜欢了姐姐,我才不要不喜欢我的东西。”

衡阳王龙玉在她顾花微的眼里可不就是一件东西吗,还是件可以送过来送过去的东西。

“倾城不懂事,衡阳王也是个不知事的。”想到将来以后,如若衡阳王真的不喜欢微微,微微将一生受苦,顾谦盛,立即便做出了决定,即便不做这陈国的宰相,也决不能断送了女儿一生的福祉。

“爹爹立刻进宫,拒了这门婚事。”放下顾花微,顾谦盛显然是个行动派。

“爹爹,衡阳王哥哥喜欢的是倾城姐姐,我不想倾城姐姐难过……”要比演技的话,顾花微绝对不会比顾倾城差到哪里去,哭哭啼啼,假扮好人,都是手到擒来。

“那孽女,不知礼仪廉耻,微微不必为她说话!”提起顾倾城顾谦盛就满肚子气,顾倾城,明知衡阳王乃嫡妹的未婚夫,还每日与衡阳王来往,生怕王都没有人不知道衡阳王不喜微微喜欢的是她吗?!宰相府的颜面都被她丢尽了!

“爹爹,微微不想爹爹难为,也不愿姐姐难过,婚约还是照旧,能让姐姐嫁给衡阳王哥哥吗?姐姐是很喜欢衡阳王哥哥的……”

“微微,别再为你那孽畜姐姐说话,爹绝不会让你受委屈!”这顾谦盛显然是正义感太强了,顾花微不禁想扶额,还以为这原主在顾老爹的面前有求必应呢,看来,让顾老爹把顾倾城嫁给龙玉是不成了,必须另觅他法来搞定这桩婚事了。

“爹爹,明日再去成吗,今天,微微想和爹爹还有娘亲在一起。”

揪着宽宽的袖子,顾花微可耻的眨眼献吻的撒娇了。得到了爱女香甜的吻,顾谦盛暂时熄了心中的火焰,牵着女儿的小手寻找她的亲娘去了。

如果说,顾谦盛的儒雅带着温和谦虚,正气凛然,那么林若西的温柔就是致命的毒药。一身浅蓝色海棠罗裙,幽幽的站立于丁香盛放的花树下,貌似盛放的丁香幽柔,又比海棠少了些许生气。这是个多愁善感的娘亲,顾花微心里无限吐槽,这样的娘,生出来的应该是顾倾城那样的小白花类型的美人,怎么会生出原主这么个泼辣没有气质的姑娘?“夫君,微微好些了么?”花树下的林若西见丈夫带着女儿前来,秀丽的脸上少了些忧愁,带上了徐徐笑容。

“娘,我好多了呢。”从顾谦盛的怀里挣脱出去,扑进美人娘亲的怀抱,顾花微还是觉得女人抱起来更软和些,不像男人硬邦邦的。

接住女儿,林若西的眼眶不知怎么的红了红,感伤,“微微上好,娘便安心了。”说罢用衣袖擦擦眼角,这还是一个林妹妹一样的角色。

“夫人无须担心,这婚事为夫自会为微微退去。”顾谦盛连连表态,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他从来都是疼爱万分的。

“退婚?为何要退婚?”林若西显然没有料到顾谦盛已经决定要和衡阳王退婚的事情,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女儿,一定会是这陈国最尊贵的女人,享尽荣华富贵,即便那衡阳王喜爱的是顾倾城那个没有边儿的庶女,那也是决技不敢嫁娶的,一切还是女儿为大,不料今日丈夫突提要取消婚约。

“夫人,那衡阳王绝对不是微微的良人,这婚约,不如退了也罢。”顾谦盛显然不将婚约放在眼里,但林若西可不这样认为。

“夫君,你退了这桩婚事,日后微微可怎么嫁的出去,谁还敢要皇子不敢要的女子,这婚不能退。”将女儿死死抱住,林若西显然顾虑很大,“莫非夫君是要成全顾倾城那对母女?”

“夫人!”对林若西,顾谦盛是十分头疼的,她是她的原配,本来二人琴瑟和谐,相敬如宾的好好过一辈子,只是,出现了顾倾城的母亲罗茜,一切就又不同了,那是皇上赐下的妾,他不敢不认。

他是对不住她的。

“我自认为不会错待微微,夫人无需怀疑。”

“我一生已经是失败,不愿我的女儿得不到幸福。”林若西显然进入了一个牛角尖,看不到日后事态的严重性,顾谦盛叹气,不知该如何劝说自己多愁善感的夫人。

“娘亲,我不喜欢衡阳王哥哥,他不和我玩,只和姐姐玩,他也不喜欢我,他还打我,他说我是个白痴,说我有娘生没娘养,比不上姐姐一根汗毛,他不喜欢我,他讨厌我……”顾花微委屈的抓紧自己娘亲的衣袖,眼泪汪汪的,好不委屈,“他说,他长大以后,绝不会娶我,他要娶的是姐姐,我不要喜欢他了!呜呜~~我讨厌他……”眼泪大颗大颗的从肉嘟嘟的脸上滑落,小姑娘的模样说不出的可怜巴巴,边哭还边打嗝。

“什么?!”听了这话,顾宰相立刻火冒三丈,“这些微微怎么不早告诉爹爹,衡阳王简直是目中无人,当我顾家是死的吗?!”

“妾身还以为衡阳王识大体,是个靠得住的,哪想在不知晓的地方,我的乖女儿竟受了如此大的屈辱。”林若西眼睛红红的,被女儿曾经没有说出来的话,弄得又心疼又生气,“这陈国皇子我顾家嫡母还高攀不起了,看来也就只有些上不了台面的能嫁给咱们的衡阳王了。”

“娘亲……”顾花微抱紧了身边的女人,眼睛也红了,这便是世间最珍贵的亲情了吧。

“夫人,明早我便去把这婚事退了,微微绝对不会受委屈!”顾谦盛立刻又表态,他不想让心爱的女人再生气了。

“都听夫君的。”林若西向顾谦盛身边靠了靠,男人心满意足的抱住了生命里两个最重要的女人,心里更是暗下决定,日后要加倍补偿母女俩。

顾花微想起原文,龙玉和顾倾城两人小时候就从来没有善待过原主,顾倾城顾忌原主是嫡女自然不敢多口舌乱说话,可是那高高在上的衡阳王虽说日后冷酷无情,但少年时候毒舌又没品,对于原主这个鼻涕虫可以说是能打击到,就绝不放过,他才不会管你是五岁还是五十岁。

可见,这种渣人,是多么渣,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顾宰相和美人娘亲之间的暧昧越来越重,顾花微这种二十二岁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剩女无法歪继续当几百瓦的聚光灯了,找了个要去吃糕点的理由,跟着红叶溜了。

在屋里没有看见林妹妹顾倾城,顾花微松了口气,幸好林妹妹不在,否则她都不知道剧情该怎么继续……

在她看来婚约自然是要退的,提出退婚的一方也必须是顾家,只是需要一个好的理由才对,不然这一点也不划算。

四月日光明媚,一身玄色锦衣的少年,漠然站立在花园中,望着远处倾国倾城的牡丹,饮尽杯中美酒,稚嫩的眉宇之间透露着丝丝思念,也不知是在思念谁人,而谁又能让这般风华雍容的少年思念?

“王爷,有您的飞鸽传书。”候在一旁的管家接过一只鸽子,麻利的取出纸筒,恭恭敬敬送到少年面前。

少年饶有兴致的取出笺纸,看到上面娟秀又有些稚嫩的字迹,面无表情的脸上透出丝丝欢喜。

他闻了闻纸上淡雅的气息,似乎双手都沾上了那好闻的香气。

“收拾收拾,本王下午有要事外出。”将笺纸折叠好放在心口,少年恢复了淡漠的模样,准备外出。

“是。”管家闻着空气里面的特殊香气,皱了皱眉,慢慢退下。

顾花微放出第二只白鸽,见那只鸽子飞往不远处的小阁楼,肉肉的小脸蛋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如果能在一定范围之内算计到自己日后躲不掉的敌人,那么,她绝对会毫不留情的出手,最好能打击到,你不仁我不义,看最后,鹿死谁手。

动漫关键词: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