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被合租糙汉室友CAO到哭H&被吊起来用各种道具玩弄失禁

2022-06-11 11:57:5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这边。

早晨上班慕煜辰就将秦雨烟一起带到了公司。

慕煜辰刚一走进公司大厅,前台小姐正准备跟他打招呼,结果却看到了慕煜辰身边的秦雨烟。

我的天哪!一向清心寡欲的冷面大总

这边。

早晨上班慕煜辰就将秦雨烟一起带到了公司。

慕煜辰刚一走进公司大厅,前台小姐正准备跟他打招呼,结果却看到了慕煜辰身边的秦雨烟。

我的天哪!一向清心寡欲的冷面大总裁,今天是什么情况?这个女的是谁啊?她怎么会跟着总裁一起来?难不成,是……

慕煜辰去总裁办的一路上,公司里的每个职员几乎全都变成了一只猫,好奇心爆表了简直。

面对大家投来诧异的目光以及想入非非的猜测,秦雨烟的嘴角不禁轻轻地上扬了起来。

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不用解释也不要声明什么,就这样任由着大家猜测。

因为,人们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它所带给你的,绝对是你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她相信,这种效果一定是她所希望的那样。

一路跟随着慕煜辰来到了总裁办的外面,秦雨烟就看到了自己工作的位置。

“从今天起,你就做我的秘书,一会儿会有人给你安排工作,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直接问陆灏。”

秦雨烟‘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慕煜辰轻轻地颔首就转身进了办公室。

翔景集团的规模很大,集团本身坐落于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在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翔景本身就单独占了一栋楼。集团一共七十层,而总裁办就在七十层,自己单独占了一个楼层。秘书处就在总裁办的外面,占了很大的面积,不算陆灏这个特助,秘书就有六个人,她们分别负责不同的工作,有专门打字的,专门整理文件的……,这样分工极为细致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高效的完成工作,毕竟对于翔景而言,每天需要处理的文件是外面普通公司的十倍之多。

在翔景,从来不养闲人。之所以每一个人只负责看似很简单的一小块工作,那是因为要求准确性极高,只要有一次出错,就要立马走人,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不要怪翔景不近人情,社会就是这样的现实,你要清楚,中国十三亿人口之多,最不缺的就是人才。

你不行,多的是人接替你的位置。

你要做的就是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只有你好了,才能配得上更好的!

现如今,加上秦雨烟,秘书处已经有七个人了。其实,说实话,七个人确实有点儿多了。不过,没办法,既然安排秦雨烟过来工作,慕煜辰当然要护在眼皮子底下了。

慕煜辰进了办公室,就开始处理堆积在办公桌上的文件。

“会议半个小时后开始。”

“是。”

“还有,秘书处给秦雨烟安排的工作,你懂的。”

“明白。”

“出去吧!”

“是。”

陆灏出去后,就开始着手安排秦雨烟的工作,大boss的意思,做为心腹的陆灏心里当然明白,这个特助他可不是白当的,自然是怎么轻快怎么来了呗!

于是,他就找到了秘书处的处长陈玫,让她安排一些简单轻快的工作给秦雨烟,说白的就是走走形式,养个“闲人”,虽说翔景不养闲人,但是要是养的话必然养的起。

陈玫被陆灏叫到办公室,原以为会有什么大事,结果竟然是给总裁带来的那个女的安排工作,能让总裁特助亲自安排工作,那必然是总裁授权的,看样子那个女孩子有些来头,陈玫也不禁八卦起来:“对了,灏哥,那个秦雨烟是什么身份啊?能让总裁这么牵肠挂肚?”

陆灏停止手上转笔的动作,抬起头看向陈玫:“你管的太多了,身为总裁的秘书这么久,你应该懂的什么事情你应该知道,什么事情不该知道。”

“呵呵。”让陆灏这么一说,陈玫尴尬的笑了笑,“是是,灏哥,那……没事儿我就先出去了。”

说完,陈玫便离开了陆灏的办公室。

其实,就像陆灏说的,身为总裁的秘书,除了工作方面的事情,其余的任何事情,都与你无关,陈玫自然也明白这一点,要不然她也不会坐上秘书处处长这个位置而且还做了这么久。

只不过,今天看到了向来不近女色的总裁竟然亲自带了个女的过来而且还如此关照,这让一向严谨的陈玫,都忍不住想要八卦一下,可想而知,其他的员工内心的好奇程度。

陈玫回到了秘书处,把所有需要处理的文件都拿给了秦雨烟,让她分门别类的整理好,然后分别送到相应处理的人员那里。

“这些文件都是总裁今天需要看的,你整理好,然后送过去。”陈玫把一摞文件放在了秦雨烟的桌子上,平静地吩咐着。

“知道了,陈秘书长。”秦雨烟微微一笑。

对于秦雨烟的微笑,陈玫还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女孩子会这样,她以为会很高冷呢。

秦雨烟可不傻,刚来这个公司,她才不会跟没长脑子似的四处树敌。

陈玫也回以淡淡的微笑就离开了。

秦雨烟本来学的就是管理学,即便是让她处理相关的文件她都可以信手捏来,何况是让她整理分类一下文件,这对她而言根本没有一丁点儿难度。

秦雨烟把所有的资料都逐一看了一遍,大致了解了一下这些文件都是有关于什么的,以便于分类。

整理了一会儿,她就听到了旁边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嗳,你说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啊?”

“我哪里会知道,这么多年,总裁身边除了他那个青梅竹马,订了婚约的苏氏千金之外,总裁身边就没有一个雌性的生物体。”

“难不成……是总裁包养的……”那个小秘书想着,就把包养两个字一不小心的提了两个音量。

“喂,小点声!八卦还这么大声,你不想干了是不是?”另一个小秘书赶忙捂住了她的嘴。

本来那两个人说话的声音,秦雨烟是听不见内容的,但是‘包养’这两个字,秦雨烟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秦雨烟听着,不禁握紧了自己手里的签字笔。

是啊?所有的人都知道翔景集团的大总裁的未婚妻是早些年定下来的青梅竹马、苏氏千金,苏佳瑶,她的出现,除了被定义为包养的情妇还会有什么?

‘包养’两个字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了秦雨烟的心里,弄的她极度的不舒服。慕煜辰明明喜欢的就是自己,凭什么自己却是被包养的那个!

生活就是这么的不公平,有些人,生下来就是千金大小姐,从小锦衣玉食,她们即便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出国留学,拥有一个高学历,然后嫁给一个高富帅,一生便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而她呢?想想自己曾经的过往,秦雨烟自己都感觉到恶心,直到遇到慕煜辰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过这种生活。秦雨烟暗自告诉自己,既然自己已经遇到了这个机会,她便会不惜一切的抓紧这个机会,谁也别想阻碍自己。

否则,她遇佛杀佛,见鬼杀鬼!
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时间是最公平的,无论你是谁,它都不会因你而停止。

日子依旧继续着,每个人各自忙着各自的工作,大家相安无事的自己过着自己的生活。看似平静的生活表面,其实隐藏的是不时而来的波澜。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秦雨烟在公司工作的事情还是让顾母知道了。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慕煜辰当初既然安排秦雨烟来公司工作,而且还是安排在自己身边当秘书,他就没想着瞒着顾母,恰恰相反,母亲竟然在一周之后才知道这件事情,反倒是让他倍感意外。

咚咚的敲门声打破了办公室原有的安静。

“进”

得到慕煜辰的许可,陆灏才推门而入:“总裁,夫人来了,现在正在会客室,说要见你。”

慕煜辰扫完文件的最后一个字,紧接着洋洋洒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一笔千万的单子,就这样成了。

听到陆灏的话,慕煜辰没有停止手头的工作,转而又拿起了一份合同开始浏览。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陆灏点了一下头,准备出去,刚走没几步,背后就传来了慕煜辰的声音。

“对了,你顺便把这份文件拿回去看一下。城西的那块地,突然间的竞标价涨了起来,这块地众所周知是我们用来开发下一届楼盘用的,看来,有人是想给我上眼药。”说着,慕煜辰眼里便闪过一道寒光,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哼,想跟我玩,我玩死他。”

陆灏拿过文件,大致的扫了一眼,发现这块地竞标底价比之前竟然上涨了20%,陆灏顿时也觉得有问题。

没错,城西那块地确实有一些价值。但是,有个问题就是,由于这块地位于郊区,交通并不是十分的便利,因而并不适合开发商业区。不过,由于周围的生态环境很好,倒是很适合开发养生的项目,例如建造养老院,但是建造养老院又有些大材小用了,所以最好的利润构造就是开发房地产。

所以,翔景早就跟这块地的负责人打好了招呼,准备到时候竞标过来开发高级别墅群。现在的有钱人,都想要回归自然,所以高级别墅的开发,绝对会获得很大的利益空间。

同样的,事情都是相对的。这块地的竞标价也是很高的,加上市面上多多少少知道翔景在竞标这块地,所以,一般的小企业是根本不会来竞价的,毕竟,这个效益的回归周期还是挺长的。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块地是翔景看上的东西,除非你不想在商业圈混了,否则,谁会自不量力到跟翔景竞争,从而得罪一个这么大的敌人。

因此,这样一来,看似是表面上单纯地提高价格,可是,实际上就是有人冲着翔景来的。

所以,到底是谁临阵在给翔景摆了一道呢?

陆灏合上了文件,跟慕煜辰打了招呼,就走出了办公室。

慕煜辰交代完这件事情后,也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起身去会客室,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来了。

推开会客室的门,慕煜辰就看到顾母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妈,你怎么来了?”慕煜辰淡淡的问道,尽管几乎已经确定母亲今天来的意图,但他还是问了一句。

顾母早已发觉慕煜辰进来了,可是她丝毫没有想要抬起头看他的意思。

顾母依旧在翻着手里的杂志:“我以为你会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

慕煜辰心里冷哼了一声,果然不出他所料,母亲公司里的眼线可不是吃干饭的。

“妈,我还是那句话,秦雨烟,我娶定了!”慕煜辰看着顾母,眼神异常坚定。

“啪”的一声,顾母使劲的将手中的杂志摔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你敢!你娶一个试试!”不愧是母子,顾母以同样的眼神回看着慕煜辰。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母子二人谁也不肯先低头,就这样僵持着,似乎过了很久,慕煜辰率先打破了僵局。

“妈,爱情不是感恩!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你不能因为当年的那件事,就要让我用婚姻来偿还?”

听到‘当年那件事’这几个字眼,顾母的脸色明显一变。

“什么……什么当年的事情?”顾母猜测慕煜辰十有八九是知道了。

“我什么都知道了,妈。我知道,当年您生我的时候难产大出血,是岑阿姨输血救了您,要不然您可能已经……我也不会活着。结果,导致当年的岑阿姨不能再孕,现在的她身体又特别不好,我知道,您觉得内心亏欠,一直想要补偿。但是,补偿的方式有很多,为什么非要牺牲我的婚姻!”说到这儿,慕煜辰不免有些激动。

“我……”就像煜辰说的那样,顾母确实很内疚,所以对苏佳瑶从小到大便当亲生女儿般对待,尤其在知道小丫头喜欢慕煜辰之后,心里更是认准了这个儿媳妇。

不过,顾母也并非完全为了感恩才这样做。如果苏佳瑶不好,顾母也不会应允这件婚事。关键在于苏佳瑶这个丫头无论从品行还是性格,各个方面都是无可挑剔的。并不是顾母护短才如此认为,顾母几乎是从小看着苏佳瑶长大,所以苏佳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顾母从来没有将当年的事情说给慕煜辰听,她怕慕煜辰会抵触这种看似利用他的报恩行为,不过,没想到,他还是知道了。

“怎么样?无话可说了?你逼我娶苏佳瑶就是为了满足你的一己私心!”

“啪。”听到慕煜辰越说越离谱,顾母一气之下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混账!一己私心?!这就是你跟我说话的态度!”顾母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你是我儿子,我难道会害你不成?!”

“我让你跟佳瑶订婚,不单单是因为那个原因,更是因为,我知道佳瑶比秦雨烟要适合你!”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雨烟就不适合我!”被母亲扇了一巴掌的慕煜辰,情绪十分激动。

“她?就那个秦雨烟,你了解她吗?你知道她的身家背景吗?你知道……”

“够了!”还没等顾母把话说完,就被慕煜辰打断了,“说到底你还是介意雨烟的身份!”

“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否认,是,我的确是介意她的身份。但是,这不是我拒绝她的根本原因!那个秦雨烟绝对没有你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妈是过来人,绝对不会看错的!”顾母可谓是苦口婆心,生怕慕煜辰一时赌气,到头来做了不该做的,追悔莫及。

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顾母的确是对的。

慕煜辰突然间好想笑,老人都喜欢说这句话吗?什么我走过的路比你吃过的盐还多,什么我是过来人,听我的准没错……

可是,每一个人不都是不一样的吗?为什么非要拿自己的标准来限定别人!

“过来人?妈,跟她在一起的人是我,跟她生活的人还是我,她是什么人,没有谁比我更清楚!”

“你……”

“行了,这件事情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你接受就接受,不接受除非你不想要我这个儿子了。否则,你应该知道的!”多说无益,慕煜辰也不想再多费口舌。

“你这是再威胁我?”顾母一看,儿子看样子是心意已决了。

“随你怎么想!”说完,慕煜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会客室。

顾母跌坐在沙发上,慕煜辰的这番话气的她顿时感觉自己的血压在急剧上升。

“煜辰啊煜辰,你要妈怎么做才能相信妈说的呢!”顾母喃喃自语,很是无奈。
慕煜辰从会客室出来后就直接回到了办公室。

坐在大班椅上,慕煜辰的心情简直差到了极点。

他就知道今天必然又要跟母亲吵一架,可是没想到吵完这一架,心情会如此糟糕。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份合同,打开看了几眼,实在是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看进去,索性一把将手中的文件甩了出去!

他觉得还不解气,紧接着又挥手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扫到了地上。然后拉开抽屉,将里面的烟拿了出来,抽出一根,吸了起来。

慕煜辰本身是不吸烟的。因为当初他跟苏佳瑶还在上中学的时候,苏佳瑶见到学校的男生有的会吸烟,那群男生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她闻着他们身上的烟味,就会皱着鼻子,一脸的嫌弃,嘴里还会小声嘟囔:“吸吸吸!再吸就熏成腊肉了,小小年纪不学好。”然后转过头就会笑眯眯地对他说:“煜辰哥哥,你以后可不要吸烟哦,我不要你变成腊肉。我要让你永远做我的小鲜肉。”

当时的他还十分不屑,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心里鄙夷的想,苏佳瑶真蠢,吸烟就会熏成腊肉?谁教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小鲜肉?什么鬼,当他是馄钝啊!

可是,不得不说,从那以后,他就真的不吸烟了,除非他心情极度郁闷或者不爽时才会抽一根,缓解一下心情与压力。

见鬼,怎么又想到苏佳瑶了!TMD,一定是最近脑抽了!

慕煜辰想到这儿,烦躁地用手使劲地揉了下头发,将手里没吸完的半根烟掐灭了,又重新点了一根。

她不是不喜欢他吸烟吗?哼,他就偏吸!

慕煜辰踱步来到窗前,定神望着窗外。其实,站在七十层的高楼往下看,人就像蚂蚁一样,根本就看不清楚。

但是如果你要是平视窗外,你就会发现,视野真的很开阔。的确,七十层的高度,整个A市的景色,几乎一览无余。

站的越高,看的就越远!

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慕煜辰陷入沉思,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竟然划过一丝丝怀疑秦雨烟的念头。

自己确实从来没有调查过她,难道……

不对,怎么可能!慕煜辰转头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秦雨烟可是救过自己的命啊!况且在国外的时候,她对自己的照顾,根本就不像是假的!

慕煜辰就这样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久久不能回神,以至于连办公室里进来了人,他都没有发觉。

秦雨烟今天上午去吃茶水间倒咖啡,听到茶水间有的同事在小声议论,才知道顾母今天来了公司。

她不用想顾母来公司的目的,就知道肯定跟自己有关。

之前就说过了,秦雨烟绝对不是一个糊涂的人。

她看到顾母的第一眼就知道顾母不喜欢自己,而且,她本身就是一个十分敏感的人,曾经的经历,早就练就了她看人脸色行事的能力。

她发现顾母不仅不喜欢自己,从顾母的眼里,秦雨烟甚至看到了顾母对她的厌恶,对,是厌恶,这种讨厌是不可逆的!

秦雨烟知道,除非她现在紧紧地抓住慕煜辰,否则一旦失去慕煜辰的喜欢,那么自己现在所有得到的一切将会犹如昙花一现。

她推开门,入目的便是那散落一地的文件,以及凌乱不堪的办公室。

慕煜辰就那样直挺挺地站在落地窗前,正在抽着烟,不用想,他此刻的心情一定是最坏的。

秦雨烟弯腰,默默地将文件一个个的捡了起来,分门别类的摆好,放在了办公桌上,然后悄声地走到了慕煜辰身边。

“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慕煜辰从沉思中猛然的拉了回来,他转过头看到秦雨烟不知何时地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慕煜辰将手中的烟掐灭,问道:“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进来不久……对不起,辰,因为我……你……”一句话,秦雨烟断断续续地还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不用跟我道歉,该道歉的人是我,是我没有处理好所有的关系。”慕煜辰转而握住了秦雨烟的手,将她带到了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

秦雨烟紧紧地反握着慕煜辰的手,说:“辰,不要再因为我……再跟阿姨吵架了,我……”

慕煜辰看着秦雨烟那我见犹怜的样子,以及宁愿委屈自己也要为他考虑的做法,越发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一把将秦雨烟抱在了怀里。

“雨烟,别说话,就让我静静的抱你一会儿。”慕煜辰闭上眼睛,将头埋在秦雨烟的颈窝,“雨烟,告诉我,你值得我为你这么做,对吗?”

慕煜辰问着这句话,不知到底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秦雨烟听的。

听到慕煜辰的话,秦雨烟的脸色明显闪过一丝不自然。由于背着慕煜辰,慕煜辰并没有发觉。

值得吗?他为什么这么问,是他察觉到了什么,还是那个老太婆在他面前说了什么……

“当……当然!”秦雨烟虽然忐忑,但还是违心地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雨烟,永远不要试图欺骗我,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

紧接着慕煜辰又说了这么一句话,听着秦雨烟心里‘咯噔’一下。

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间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会啊,辰,我怎么可能欺骗你。”说完,秦雨烟就回抱着慕煜辰,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

看来,故事越来越精彩了……
 

动漫关键词:被合租糙汉室友CAO到哭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