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公开高潮当众露出羞耻h_开小箩莉嫩苞H

2022-06-11 11:57:1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车上。

苏佳瑶皱着秀眉看着自己红肿的脚踝,内心的心里阴影面积可想而知。

沈文睿侧着脸看着苏佳瑶这皱着眉头的样子,忽然觉得好可爱,有木有?不禁看得出神。苏佳瑶看了一会儿,就

车上。

苏佳瑶皱着秀眉看着自己红肿的脚踝,内心的心里阴影面积可想而知。

沈文睿侧着脸看着苏佳瑶这皱着眉头的样子,忽然觉得好可爱,有木有?不禁看得出神。苏佳瑶看了一会儿,就放弃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再怎么看也没有用了。

她一抬头,就看到沈文睿正盯着自己看,苏佳瑶伸开手掌,在沈文睿眼前晃了晃,沈文睿还是没有反应,没办法,苏佳瑶只好推了推他。

“文睿?沈文睿?!”看什么看啊!她又不是怪物!

“啊?”经苏佳瑶这么一喊,沈文睿突然反过神来,“怎么了?”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在想什么呢?”苏佳瑶觉得最近沈文睿总是看着自己出神,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啊?没……没什么。”叫苏佳瑶这么一说,沈文睿才想起来刚才在苏佳瑶面前的失态,正想着如何缓解呢,恰好这时,助理拿完了药回到了车上。

“我先送你回去吧!”沈文睿正好借此岔开话题。

“嗯。”

说完,沈文睿吩咐助理开车,送苏佳瑶回家。

一路上,苏佳瑶安静的看着窗外,看着窗外的景色一帧帧的从眼前飞快的闪过,苏佳瑶的内心真的,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痛心?难过?讽刺?可笑?其实苏佳瑶也不清楚。

其实,没有过这样经历的人是不会体会到那种感觉的。当你知道你满心欢喜正准备跟他想好要在一起的时候,他却突然告知自己有女朋友而且不会喜欢你的时候,那时的你,怎么说呢?就像是折了翼的鸟儿,你突然间会褪去所有的激情,然后会丧失方向,甚至找不到接下来想要努力的动力!

甚至,你会怀疑自己,自己以前所做的种种究竟意义何在!

自己这么痛快的同意解除婚约,慕煜辰一定很开心吧?没有了她的阻碍,他一定会很顺利的娶她心爱的那个女孩儿了吧。原来,真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家。沈文睿先下了车,绕过去帮苏佳瑶打开了车门,随之,弯身将苏佳瑶抱了起来,往苏宅走去。

进屋。

听到开门的声音,家里的佣人梅姨只穿了一身单薄的睡衣就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由于已经是深夜了,苏父苏母早就已经睡下了。

“小姐?你不是去慕少家了吗?怎么会……”梅姨看到苏佳瑶是由沈文睿抱着进来的,况且现在是深更半夜,不免有些疑问。赶忙迎上前去,走近才发现苏佳瑶的右脚上缠着绷带,顿时吓了一跳,“这脚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严重?”

虽然梅姨是家里的佣人,但是自从苏母嫁到苏家来,梅姨就已经在这儿了,所以对于苏佳瑶,梅姨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

况且,家里的人都很尊重她,并不会对她颐指气使,苏父苏母平常都称呼她为阿梅,至于苏佳瑶跟一些小辈儿,都会尊称她一声梅姨。

正是因为这样,梅姨对苏佳瑶格外的好,加上先前梅姨年轻的时候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就没有再婚,因而膝下并没有子女,所以更是对苏佳瑶如同亲生女儿般对待。

刚才看到苏佳瑶受伤,才会担心的打紧。

看到梅姨焦急的样子,苏佳瑶赶紧解释着:“没事的,梅姨,就是不小心崴了一下,刚才去了医院,现在已经没事了。”

沈文睿将苏佳瑶放在了大厅的沙发上,顺手将手里的药放在了茶几上。

“梅姨,这是瑶瑶脚伤开的药,你记得帮瑶瑶上药,具体药量是什么,里面的说明书写的很清楚。”沈文睿冲着梅姨叮嘱着。

“嗯,好,我知道。”

由于沈文睿是苏佳瑶的大学同学,所以苏家的人都认识他。看着天已经很晚了,梅姨开口挽留道:“文睿好久都没来了吧!今天都这么晚了,要不就别走了。”

“不用了梅姨,我助理还在外面等我,我就先走了。”沈文睿微笑着推辞。

现在大家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做什么事情都要顾忌影响。一个大男人留宿一个女孩子家,虽然家里还有别人,大家也并无它意,不过,说出去不好听。

做者无意,不代表别人不会多想!所以沈文睿是万万不会呆在这儿的。

“行,那就不勉强留你了。”梅姨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并不糊涂,对于沈文睿的拒绝,梅姨还是理解明白的。

沈文睿又看了一眼沙发上的苏佳瑶,不放心地叮嘱道:“这两天你好好休息,不要随意乱走。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联系我……那……我就先走了。”

“嗯,注意安全。”苏佳瑶朝着沈文睿笑着说。

沈文睿嗯了一声算是答应,顺着冲梅姨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梅姨将沈文睿送到门口,就折身回来了,进了屋,她赶紧坐了下来,去查看苏佳瑶的脚伤,边看边念叨:“你啊,还是这么的不省心。明天要是让老爷夫人看到了,又是一顿担心。”

苏佳瑶吐了吐舌头:“我以后会注意的,梅姨,我想睡觉了。”

“唉。”梅姨叹了一口气,没再说什么,于是搀着苏佳瑶,慢慢的上了二楼卧室。

苏佳瑶回到卧室后,梅姨看她确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儿,外加苏佳瑶一个劲儿的催她回去休息,她只好回去了。

梅姨走后,苏佳瑶就准备休息了,现在这个样子,洗澡看样子是不大可能了。苏佳瑶只好拿毛巾随意的擦了擦身子,就上床睡了。

或许今天一天真的是折腾的太久了,苏佳瑶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大地上时,所有的生物都在走向苏醒,一切都是美好的,更是充满生机的。

昨天一天,因为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激情热吻之后,慕煜辰跟秦雨烟并没有接着做什么运动。

准确的来讲,慕煜辰跟秦雨烟在一起这么久,从来都没有碰过她。没错,一次都没有,他对她,仅停留在接吻这一个阶段,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尽管秦雨烟有时会给他很多暗示,比如沐浴后穿着性感的睡衣,睡觉时有意无意的撩拨等等,不得不说,那样的感觉真的很诱惑,慕煜辰不是柳下惠,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也会有需求,面对那样的秦雨烟更是会有感觉。

但是即便如此,慕煜辰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仅有的冲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觉得在没有给秦雨烟固定的名分之前,不忍心碰她,或者,有着其他,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原因。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十分专情又长情的男人,但这不能说明他就滥情!

因为这件事,秦雨烟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慕煜辰简单的解释后,秦雨烟就没有再介意,也相信,慕煜辰是不忍心碰她,想着以后娶了她之后,名正言顺的碰她。

慕煜辰先醒的,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卧室内的窗帘没有拉开,显得光线很暗。

他侧头,看到枕边的秦语烟还在睡,闲着无事,就静静地打量起秦语烟。不得不承认,秦语烟还是挺漂亮的,大眼睛,玲珑小口,给人的感觉很精致,柔柔弱弱的,给人一种保护欲。

看着看着,忽然,眼前秦雨烟的脸变成了苏佳瑶的脸,慕煜辰心里一惊,晃了晃脑袋,秦雨烟的脸又变了回来。慕煜辰想自己一定是疯了,否则怎么又会想到苏佳瑶!

回国后,这是第几次不经意间想到苏佳瑶了,慕煜辰不记得了,但是隐约觉得好多次了。

秦雨烟翻了个身,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就看到慕煜辰正盯着自己看的出神,秦雨烟满意的勾了勾唇,嗖的一下抬起头,朝着慕煜辰脸上印下了一个吻。

随着这个吻,慕煜辰才从发呆中缓了过来,发现秦雨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慕煜辰沉默了几分钟中开口道:“对了,一会儿起来收拾收拾跟我去公司。”

“呃?”秦雨烟显然没有料到慕煜辰会突然开口说话,先是楞了一下,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慕煜辰让她随着他去上班。

“你……给我安排好工作了?”秦雨烟很惊讶,没想到慕煜辰的速度这么快。

“做我秘书。”慕煜辰从床上起来,径直走到衣橱那儿,拿了一件淡蓝色的衬衫,穿了起来,一边扣着衣扣,一边告诉了秦雨烟的职位,也没有卖关子。

“辰,我太爱你。”说完,秦雨烟下床,来到慕煜辰面前,主动的给慕煜辰打领带,顺便又亲了慕煜辰一下。

“所以,你有的是时间来感—谢—我。”慕煜辰低头在秦雨烟的耳边,拿着很有磁性的语音说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秦雨烟的耳后,酥酥痒痒的,弄得秦雨烟不禁嬉笑连连。

原来,慕煜辰昨天晚上,趁着秦语烟睡着的时候,他就给助理陆灏发了条短信,让他明天在他上班之前,把秘书处再收拾出来一个位置。

让秦雨烟做自己的秘书,慕煜辰自然有自己的考量。既然秦雨烟想要工作,去哪儿都是一样的,况且……他不认为会有其他的地方比翔景更合适。最重要的是,以他对秦雨烟的了解,她想要出来工作,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让她进翔景,正合她意,既然如此,那何乐而不为?

苏家。

苏佳瑶正在睡觉,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翻动她的脚。她晕晕乎乎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母亲正坐在她的床边,把她的被子撩了个角儿起来,用手摸着她的脚踝,满脸的疼惜。

“妈。”苏佳瑶作势要起来,苏母听到声音,赶忙上前扶着她。

“慢点儿。”苏母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碰到了苏佳瑶的伤口,“怎么弄的啊这是?今天早晨我刚一下楼,梅姨就跟我说你脚扭伤了,还挺严重,我就赶紧过来了。你昨天不是去煜辰家了吗?怎么会搞成这样?”

“妈~。”苏佳瑶听着母亲的询问,嘟着个小嘴儿,脑海中就浮现出了自己昨天一天的狗血经历,瞬间可怜兮兮地扑倒了苏母的怀里。

以前不是没有跟母亲撒过娇,但是苏佳瑶觉得今天母亲的怀抱异常温暖,直到这时,她才觉得只有在母亲这儿,她可以不用任何隐瞒地倾吐着自己所有的感情。

“怎么了?”苏母觉察到苏佳瑶的情绪似乎不太对,就用手轻轻的抚着苏佳瑶的头发问道。

苏佳瑶也没有隐瞒,将昨天在慕家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母亲。

苏母听完苏佳瑶的话,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变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静静地听着。

苏佳瑶将事情的原委说完之后,停顿了几秒钟,又开口道:“妈,既然如此,我也想清楚了,那……就跟煜辰解除婚约吧。勉强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想好了?不后悔?”对于慕煜辰,苏母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儿在他的身上倾注了多少的感情。

后悔?不后悔?呵~苏佳瑶内心不禁自嘲地笑了笑,这个可以由自己决定吗?就算她不愿意能如何,后悔又能如何?难道可以因为自己不愿意、后悔,就改变现在这个状态,让慕煜辰喜欢上自己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否则她又何必再三思量才下定决心。

慕煜辰不喜欢自己,这个就是事实。

苏佳瑶从母亲的怀里坐起来,身子倚在后面的靠枕上,低着个脑袋,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指甲,“没有什么后不后悔的,就这样吧。妈,哪天我们把干妈约出来,将这件事说了吧。”

“行,一切都依你的。”苏母慈爱地看着苏佳瑶,微笑着说。

其实,苏母表面上这样痛快的答应,并不代表自己不心疼女儿。说实在的,对于苏佳瑶的这个决定,苏母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不是说她觉得慕煜辰做不成自己的女婿而烦心,她真正心疼的是自己的女儿,她是过来人,自然能看的出来,女儿并非真的不喜欢慕煜辰,心甘情愿的解除婚约。

她心里也明白,恐怕女儿此时的心里难过的正在滴血,一想到这儿,苏母心里就发堵。想当初,自己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办法自然受孕,所以,苏佳瑶是她用试管婴儿的方法,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因此,从小到大,她从没有让自己的女儿受过一丁点儿委屈,看到如今的一直被自己护着的宝贝女儿在感情这件事上如此难过,作为母亲,心情可想而知。

尽管如此,苏母也不能做什么。苏母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虽然慕煜辰也是她看着长大的,本来对于两个孩子能够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毕竟从心而论,慕煜辰这个孩子还是很优秀的,加上又是闺蜜的儿子,知根知底,要是两家能够因此喜结连理,亲上加亲,她还是很乐于其成的。

可是后来她慢慢发现,慕煜辰似乎对自己的女儿并不是很喜欢,不能说讨厌吧,但是从一个过来人的立场看,男女之情不重,要不然慕煜辰那小子也不会在订婚后,连一个招呼都不打,就悄悄的出国了。

现在听到女儿说解除婚约也好,长痛不如短痛。

“还有,妈,到时候就说是我不喜欢煜辰哥了,我……我不想让他为难。”苏佳瑶想着就让她为慕煜辰做最后一件事吧。

“好,这件事儿等你脚好了,我们在商量,嗯?”苏母望着女儿,柔声说道。

苏佳瑶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苏母觉得这一早晨,谈话的内容有些沉重,想着怎样才能缓解缓解,让自己的宝贝开心开心。

“对了,瑶瑶,中午想吃什么?告诉妈妈,妈妈马上去给你做。”想来想去,苏母觉的,没有什么比美食更具有诱惑性了,自己的女儿好哪一口,她比谁都清楚。

果不其然,听到吃的,苏佳瑶蓦的抬起了低着的小脑袋瓜子,脸上的阴郁一扫而空,丝毫看不到刚才的惆怅,眨巴着一双炯炯有神大眼睛,就差没有眼冒桃心了。

苏佳瑶那对小眼珠子滴溜的转着,想了一会,说:“嗯……我想吃糖醋排骨,粉蒸肉,还有……”苏佳瑶咬了咬嘴唇,想了想,“还有……糯米肉团。”

苏母看到女儿的心情好了不少,自己的心情也好了起来,连忙答应了苏佳瑶的要求。

“你啊!”苏母宠溺地捏了捏苏佳瑶的鼻子,“真是个小馋鬼。”

苏佳瑶听到母亲的调侃,耍赖的将头蒙在了被子里,苏母看着摇了摇头,起身就下楼去做饭了。

听到母亲走了,苏佳瑶赶紧地将自己从被子里解放了出来。

苏佳瑶躺在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出神,其实,刚才的欣喜都是装的,她只是不想让母亲担心罢了。

以前的时候,要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确实,只要母亲说做好吃的,自己瞬间元气满满。可是,眼下这件事情跟以前的事情可不一样,这可是自己的爱情大事儿啊!这个时候还吃,还长不长心了。

此时,耳边瞬间想起了宋小宝那句经典台词:海燕呐,你可长点儿心吧!

愣了一会儿,越想越烦,算了,不想了,爱咋咋地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苏佳瑶翻了个身,想了想自己似乎好久都没有联系自家闺蜜杜沛晴了,于是就给杜沛晴拨了个电话。

手机里面想了几声,就传来了温柔的机械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ry……”

“啊?搞什么啊!大周末的怎么会无法接通呢?”苏佳瑶看着手机,腹诽着。

正抗议者呢,结果手机就响了,杜沛晴就将电话拨了回来。

苏佳瑶按了接听键,上来就问:“喂,你刚才在干嘛呢?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只听那边传来了一个类似酒店服务员的声音“欢迎下次光临。”

下次光临?纳尼?这个傻缺去哪儿了?

“靠,别提了,我正在相亲呢!刚把那个男的打发走,这不就给你回过来了吗?”还没等苏佳瑶想出个所以然来,手机那头就传来了她家傻缺的声音。

“噗。”苏佳瑶差一点一口鲜血喷出来,“你着什么急啊?你才25,早着呢!”

听到苏佳瑶的话,杜沛晴在那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恨不得掐死她家的这个二货,她竟然也不懂自己,看样子这么多年是白混了。

“你以为我着急啊?是我爸妈,他俩总害怕我嫁不出去,说我到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马上就成老姑娘了,说我没长心。结果,一到周末就各种人各种介绍。啊啊啊啊啊啊!要疯了都。”

“呵呵。”苏佳瑶在电话这头同步地翻了个白眼,回复道,“你不会不去啊?”

“我倒想不去呢!我妈威胁我,我不去她就不吃饭,刚开始我以为她是在吓唬我,结果她给我动真格的。”说到这儿,杜沛晴真的是无语了,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苏佳瑶砸吧砸吧嘴,安慰着说:“好吧!可怜的娃儿!”

真是的,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这种看玩意儿不嫌事儿大的人,杜沛晴彻底被苏佳瑶这个二货ko了。

“算了吧,你可别跟我嘚啵嘚啵了。说吧,找我作甚?”

“我想你啦,不行?”

“拉倒吧!苏佳瑶,你每次都是这一个梗,你能不能换一个。撒谎也走点儿心,成不?”

“唉……我要跟慕煜辰解除婚约了。”说到这儿,苏佳瑶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情绪也没有之前那么高涨了。

“啊?怎么回事?”杜沛晴也是惊着了,让她换个梗儿,不至于拿她男神开玩笑吧,尽管上次她买醉自己对他俩的事知道点儿一二,但是不至于这么快就执行了吧。

面对闺蜜的疑惑,苏佳瑶只好说:“一言难尽啊,你来我家再说吧。”

“好吧。等我。”

杜沛晴挂了电话,拎起椅子上的包,抬腿走出了酒店。由于今天她的车限号,她就没有开车,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苏佳瑶家。

没了一会儿,就到了苏家,杜沛晴敲了敲门,开门的是梅姨。

“梅姨。”杜沛晴甜甜地叫了一下。

“哎。是小晴啊,快进来。”梅姨看到杜沛晴很是欢喜,这个小丫头经常来这里,古灵精怪的,梅姨很喜欢她。

“那个……岑阿姨呢?”杜沛晴换了拖鞋,眼睛扫了一圈客厅,并没有发现苏母的身影,不禁问道。

梅姨将杜沛晴的鞋子放好,才回应说:“小姐她说想吃夫人亲手做的饭,夫人正在厨房给小姐准备午饭呢。”

杜沛晴点了点头,去了厨房,看到苏母正在切菜。

“阿姨。”杜沛晴打着招呼。

“咦?沛晴来啦?”苏母停下自己手中的动作,看了看正站在厨房门口的杜沛晴。

“嗯,瑶瑶说让我过来陪陪她。还有啊,阿姨在做什么吃的啊?”

“就这些,瑶瑶爱吃的,一会儿中午你就留下来一起吃午饭。”

“好呀,那我就不客气喽~”杜沛晴跟苏佳瑶一样,遇到吃的就走不动路了。

不过两个人最气人的地方就是……怎么吃都不胖。

“客气什么啊,你呀,又不是第一次来蹭饭了。”对于女儿这个闺蜜,苏母也是当做自己的女儿来看待。

“哪有啊!”杜沛晴吐了吐舌头,“那个,阿姨,我先上去找瑶瑶了哈。”

苏母眨了眨眼睛,表示知道了,杜沛晴转身就上楼去了。

杜沛晴来到二楼,连门都没敲,就直接推门闯了进去,结果看到苏佳瑶正倚在床头上看书。

“哎呦,啧啧啧,苏大小姐真是好生活啊!”杜沛晴一边调侃着,一边将包放在了梳妆台上。

苏佳瑶头也没抬,依旧执着于手上的那本书:“何以见得?”

“你看你,你想吃什么,你妈就亲自给你做什么!哪像我,我妈拿个菜刀就跟拿手术刀一个姿势,切个肉都像是在做解剖,别说做饭了!唉!”说多了都是泪,一想到这儿,杜沛晴心里就发塞。

也不能怪杜沛晴埋怨,杜沛晴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她父亲母亲都是外科医生,尤其她父亲曾经在国外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在医院工作认识的她母亲,因为平常两个人工作都十分的忙碌,所以杜沛晴从小就交给家里保姆照顾,杜母真正陪在她身边的时间并不多。加上后来她父亲发展的越来越好,便自己开了一家私人医院,担任院长,就更加没有时间陪她了。面对闺蜜的吐槽,苏佳瑶完全可以理解。

苏佳瑶听到闺蜜的吐槽,实在没忍住,大笑着说:“哈哈哈,阿姨是外科医生,这是职业病,正常正常。”

吐槽归吐槽,不过杜沛晴还是很爱她的老爸老妈的,毕竟给了她一个十分富裕的生活不是?

“你今天怎么想着约我来你家了,不出去疯?”杜沛晴来到苏佳瑶床边,趴在了床上。

苏佳瑶将手里的书放了下来,伸手把身上盖着的小毯子掀开:“自己看,本宫的玉足。”

杜沛晴原本趴在床上,听到苏佳瑶让自己看她的脚,她就随意的瞅了一眼,这一瞅不要紧,杜沛晴一看她家二货的脚被纱布裹得跟个粽子似的,顿时像被电过了一般,坐了起来。

“靠!”刚才苏佳瑶盖着小毯子,杜沛晴还没发觉到什么异样,现在一看,“你的脚这是怎么了?你晚上睡觉饿了,做梦当猪蹄儿啃了?”

“滚!都什么时候了,还拿我开涮。”苏佳瑶抓起一个抱枕就朝杜沛晴扔了过去。

“那好,你说吧。”杜沛晴精准的接过抱枕,瞬间恢复了正经。

于是,苏佳瑶又把那天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又讲了一遍。

一直听苏佳瑶讲的过程中,杜沛晴一句话也没说。一直到苏佳瑶说完,杜沛晴实在是无法再淡定下去了。

“他丫的,慕煜辰是什么意思啊!他既然不喜欢你,那当初订婚的时候他死哪儿去了!现在倒好,领了个绿茶婊回来,说他不喜欢你,这个乌龟王八蛋!别让老娘看到他,否则老娘让他好看!”杜沛晴一边骂着一边将衣服袖子撸了起来,看架势,慕煜辰此刻要是真的在她面前,杜沛晴绝对会上去揍他一顿。

“好啦,你说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动不动就爆粗口,像什么样子啊!”

“哎呦,你个小白眼儿狼,我这是为谁,还不是替你打抱不平!”杜沛晴掐着腰,怒气冲冲地看向苏佳瑶,“好了,也别说那么多了。你就告诉我,你是不是同意了。”

苏佳瑶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看着苏佳瑶的样子,杜沛晴就知道这个二货肯定是答应了,杜沛晴拍了下脑门,原地转了三圈。

看着杜沛晴原地转圈,转的苏佳瑶都眼晕了,苏佳瑶开口说:“你别转了,我又不是西游记里的那棵树。”

听到苏佳瑶说话,杜沛晴果然停了下来,不过同时也吼了苏佳瑶一句:“你可给我闭嘴吧!你啊!”杜沛晴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戳了戳苏佳瑶的脑袋,“你就是太善良!凭什么就这么答应了,要是我,我就不答应,我不好过,那一对狗男女也别想好过。”

“我不答应又有什么用,我跟慕煜辰又没有结婚,他要是执意解除婚约,我也没有办法啊!现在这样,也挺好。”苏佳瑶低着脑袋,小声嘟囔着。

听着苏佳瑶的话,杜沛晴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想想也是,她家二货跟慕煜辰仅仅是订婚而已,又没有法律效应,就算是结婚了还能申请离婚,别说现在的解除婚约了。

“那……你真的就准备这样放弃了,你可是喜欢他整整二十年啊!你就这样……”杜沛晴使劲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真是感觉有点‘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架势。

苏佳瑶抬头就看见自家妞儿为了自己的事情那副纠结的样子,心里暖暖的:“别说二十年了,就是二百年,也只能放弃。”

杜沛晴见苏佳瑶是铁了心了,外加感情这种事情不是当事人别人也多说无益,只好出声安慰道:“唉,没事儿,就那个货色,不要也罢,就依咱的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那个人渣,既然那个绿茶婊喜欢,就扔给她好了。姐再给你物色个好的,比他强一千倍一万倍。”

说完杜沛晴还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一副恨恨的样子。

听到杜沛晴的这番话,苏佳瑶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她真的很开心,庆幸自己能有一个这样时时刻刻都为自己着想的闺蜜。

闺蜜是什么,无非就是在你开心的时候,分享你的快乐;在你受伤的时候,给予你安慰。

苏佳瑶看着杜沛晴义愤填膺的样子,不忍调侃道:“算了吧,与其让你操心给我物色,你还不如想想你自己呢!也省的你家里总是催你相亲。”

“哎,你丫的,我为你想,你却反过来嘲笑我。啊?看我不修理你!”

说着,杜沛晴就扑倒苏佳瑶的身上,伸出双手来痒痒苏佳瑶,而苏佳瑶呢……最怕的就是……别人痒痒她了。

“哈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哈哈,别痒了,脚啊,脚。
 

动漫关键词:开小箩莉嫩苞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