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渺渺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丝袜好紧…老师我要进去了

2022-06-09 12:04:5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苏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客厅里坐了多久,直到康复疗养院的院长打电话来,她才恍然已经时过晌午了。“对不起,苏小姐,我们也不想这样做,费用只是一方面问

苏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客厅里坐了多久,直到康复疗养院的院长打电话来,她才恍然已经时过晌午了。

“对不起,苏小姐,我们也不想这样做,费用只是一方面问题,还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顾院长,您再给我一天的时间好吗?”

“嘟嘟嘟……”

电话被切断,苏念不得不赶紧出门去路口接白桦。

疗养院因为费用没有到位,竟然将白桦送到了小区路口。

至于顾院长说的另一些方面的问题,苏念猜出了七八分,不是言逸凡在逼她,就是秦芳和苏博凡在使坏。

恨,随着初秋薄凉的冷风,又深了一些。

接到白桦,母女俩都红了眼眶,一句话没有多说,相携着往家走。

刚进屋,就有人敲门,是法院执法人员要贴封条,说是要封房子待拍卖。

苏念恨到牙根发痒,言逸凡不是说了明天上午才是最后期限,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要把她逼到绝路?

她现在就告诉他答案,那就是她宁愿和他同归于尽,也不可能把卵巢捐献给苏家萱。

电话一遍一遍的拨出去,一次次提醒无法接通。

“小念,我们的家是不是也没有了?”白桦颤巍巍的哭了起来,指缝里滑出的眼泪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中年妇女强烈的不安。

苏念胡乱抹了一把眼睛,她不能在母亲面前露出一丝怯懦,“妈,别担心,一切都只是暂时的。”

银行卡早就被冻结,她身上的一点现金撑不了几天,她得想别的办法。

她躲到墙角去给夏之恒打电话,一抬头看见电视里放着有关夏氏新闻。

夏氏企业刚刚上市便被银监会调查,涉嫌资质不足空壳上市,内部人员违规购股,低买高卖,上市一周便连连跌停,被迫停牌。涉事高管均带走调查,被警察押上警车的人里,夏之恒赫然在列。

电话还没有拨出去,苏念便收回了口袋。

她的一切后路似乎都已经断了,她知道这都是言逸凡的杰作。

苏念感觉自己的心都绞在了一起,她最不愿连累的就是夏之恒,可现在不止是夏之恒,而是整个夏家都被她害惨了。

苏念正急的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只听见白桦一声嚎哭过后瘫在了地上。

“妈,你怎么了?”苏念飞也似的冲到门厅,白桦手里的电话还没有挂断。

“苏小姐,不好了,小少爷在花园玩的好好的突然不见了,只留下个一个纸条。”

电话是夏家佣人打来的,她口中的小少爷只有苏依宝。

“上面说什么?”苏念用尽全部毅力才让自己没倒下,拿着电话的手抖得像个箩筛。

“想要孩子,到梁园路173号来。”

是绑架!

“轰”的一声,苏念整个耳朵都鸣了。

“妈!妈,你醒醒!”白桦彻底昏死过去。

情况危急,苏念没有时间多做他想,只能跟执法人员一起,将白桦送到市立医院。

家、孩子、母亲、挚友,一时间全部出事,就是钢铁巨人也经受不住这一连串的打击。

苏念几乎是爬上出租车的。

电话终于接通,言逸凡声音出现的一瞬,苏念就绷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声音是撕心裂肺的吼叫,“言逸凡,你这个王八蛋,你把我的孩子弄到哪里去了?有什么事你冲我来,你抓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你说什么?”电话那头声音一顿。

“你少跟我装糊涂,你搞这些事不就是为了要我的一个卵巢?我给你就是,如果我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跟你同归于尽!”

“苏念,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手机断电关机,电话被迫中止,苏念的嗓子也吼哑了。

指缝里的眼泪捂也捂不住,她从来没觉得出租车开的这么慢过,心急如焚,度秒如年。

梁园路在开发区,是通往郊区的小道。空旷的野地里,一座烂尾厂房格外显眼,苏念跳下车就往里跑。

“依宝,依宝你在哪?”苏念推开铁皮大门,昏暗密闭的空间里,她两眼一黑,然后整个人被腾空抬起。

尖叫声被一条胶带封住,苏念只觉得手背一痛,紧接着就失去了知觉,她甚至什么都没有看见。

“医生在手术室等着呢,快把她送过去。”一道粗犷阴险的男声响起,几声附和之后,苏念被抬进了车子里。

手术室里,约瑟夫医生已经全面就位,在等待了。

“确定好两个都摘掉吗?”什么肾脏移植、肝移植已经屡见不鲜,卵巢移植还是世界首例,约瑟夫难掩兴奋,为他的成名一战充满期待。

苏家萱一脸阴狠:“确定。你之前说的如果有排异反应,可以及时摘除,不会影响我的健康,能保证吗?”

“你不信我,还能不信厉先生吗?我可是他花大价钱找来的全世界最好的外科医生。”

看约瑟夫信心满满,苏家萱也不再多疑,吩咐到:“我只要一个,另一个摘下来喂狗。”

约瑟夫耸肩:“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看着躺在身边的待宰羔羊,苏家萱难以抑制心中的得意,用约瑟夫听不懂的中文跟她告别,“苏念,你要恨就恨言逸凡吧,等你死了,我一定会好好利用你的卵巢为我的下半生幸福造福。”

“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吧。”约瑟夫催促。

苏家萱给了助手护士一个眼神,护士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准备好了。”苏家萱躺在手术台上,麻药同时推进她的身体,醒来便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手术室的灯,“啪”的一声,亮了。

手机的最后定位在梁园路郊外,言逸凡正疾驰而去。刚子来电,他一秒接下,“到底什么情况?”

“言总,不好了,太太被一群黑衣保镖绑走,现在在约瑟夫医生临时租用的私人诊所里,苏小姐也去了。”

言逸凡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方向盘猛然一转,掉头就往市中心赶,“他妈的,谁给他们的胆子绑人?你给我立刻赶过去,无论如何都要制止这场手术。”

手术室里,冰冷的手术刀贴在肌肤的一刹那,苏念的眼皮微微颤动了一下。微睁的细缝还没有看清主刀医生的脸,便被加大剂量的麻醉药重新麻晕了过去。

时间随着仪器的嘀嗒声一点点推移。突然,心脏监护仪的波动降至一条直线,发出尖锐的鸣笛。

护士满手鲜血的从手术室里冲了出来,大惊失色,“不好了,不好了!病人大出血死亡,快通知家属!”言逸凡接到苏博凡电话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说的话,他说:苏念死了。

不可能!

他已经让刚子以最快的速度去解救她,她怎么可能会出事。

他不相信她像蟑螂一样又长又硬的命,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说没就没。

他们一定是骗他的。

“啊——”言逸凡声色凄厉的嘶吼一声,猩红的眼睛里蕴着浊雾,“苏念,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

车子以二百二十码的速度在市区的马路上穿行,他恨不得立刻飞到手术室里。他谁也不信,他要亲眼看看苏念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

“砰!”

“砰砰!”

一道道门被接连踹开,挡路的推车、器械应声倒地。

言逸凡冲到手术室的时候,几个护士正推着一架担架从手术室里出来,那担架上的人脸上盖着白布,往太平间走。

言逸凡的心一下子揪在一起,痛到呼吸凝滞。

他一下子扑到担架上,抱住白布下的躯体,缓缓塌下去。

眼泪第一次从他的眼睛里掉落下来,他尝到了酸苦的滋味。

心如刀割,说的就是他现在的感觉。

“苏念,你给我醒过来!我没同意你死,你怎么敢死?”他吼她,用尽全身力气想要骂醒她,“你这个蠢女人,谁让你答应捐献卵巢的?我没有同意,就算你擅自捐了,我也不会承认。你不是还要找到孩子,保住夏家?你起来跟我斗啊?你快起来,我告诉你我这个人耐心是有限的。”

言逸凡已经痛到无语轮次,任他怎么拼命摇晃,担架上的人就是没有任何要醒来的意思。

他不敢看她面如死灰的脸,他不愿意相信她真的死了。

心,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痛过,他也没有像现在这么不知所措过。

他瘫在担架上哭泣的样子,像个孩子,孤独又绝望。

“先生,如果您是逝者的家属,请到太平间外等待,我们要先把逝者送过去整理仪容仪表。”护士拍了拍他的肩膀。

“滚!”言逸凡一把拂开她的手,“她没有死!你们都给我滚开!”

“言总?”护士们正被他发狂的样子吓得不知所措,一道声音从另一端的手术室门口传了过来。

刚子发现言逸凡,立刻快步跑了过来,将他从地上扶起,“言总,你在这做什么?太太被送到市立医院抢救,你快过去吧。”

“你说什么?苏念没死?”言逸凡额上青筋暴突,两眼放光。

“没有。我踢开手术室的门冲进来的时候,约瑟夫的刀刚刚划破皮肤,我就立刻阻止了手术。只是不知道太太被注射了什么药品,昏迷不醒,现在已经在市立医院抢救了。我正配合警方将约瑟夫和注射药剂的护士带走调查。”

言逸凡一刻不再耽误,立马往市立医院赶去。

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苏念几乎全身换了一遍血才抢救回来。

麻药的剂量加重了几倍,她们是想让她永远不再醒来。

病房里,言逸凡看见苏念胸口起伏的弧度,才终于将一颗心缓缓落下,但仍心有余悸。

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的不只是她,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还有他。

动漫关键词:渺渺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