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健身房被疯狂双龙BL 男主从小哄骗女主含H

2022-06-09 12:04:2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秦堔面带苦涩,她已经和阿明这样熟稔了,说话的骄傲任性样子,就和对自己的一样,阿明对她一定很重要吧。阿明就站在不远处,他想,这恐怕是旁观者清,所以深处其中的秦堔没发现,时瑶那整个

秦堔面带苦涩,她已经和阿明这样熟稔了,说话的骄傲任性样子,就和对自己的一样,阿明对她一定很重要吧。

阿明就站在不远处,他想,这恐怕是旁观者清,所以深处其中的秦堔没发现,时瑶那整个活过来一样的鲜活模样,就像终于沐浴甘霖,重获新生。

这是,又在骗他了。

就像她曾骄傲说起的话,这辈子她做的最好的事,就是骗到了秦堔。

时瑶其实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小小姑娘,三年又三年,她如今也已经二十九岁,可在秦堔眼里,她还是曾经被他小心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房间收拾了。”

“衣服洗了。”

秦堔做好面端到她面前时,时瑶就这么说了,还催着他快去。

当秦堔看到几件贴身衣服的时候,失落感更重,阿明一定没说实话吧,她需要的不是他,是阿明吧。

患得患失那么多年,秦堔完全找不回自信。

时瑶哭了,就在秦堔没有反驳转身的时候,她小心翼翼难受的哽咽,颤抖的手连筷子都拿不稳,没吃一口,眼泪都会掉进碗里。

明明自己浑身都是缺点,娇蛮又任性,可秦堔被依旧二十二年如一日,娇纵包容她,甚至放在了骨子里,就像是本能一样。

这样的人,她怎么会不爱啊……

时瑶抽抽搭搭,眼泪一直掉。

秦堔做的果然比阿明好吃一百倍,真不知道那么难吃的饭,他女朋友是怎么有勇气夸出口的,还是秦堔好。

她的秦堔,最好的秦堔,终于回来了。

秦堔出来的时候,时瑶在哭,很委屈的那种哭,不敢发出声音又很难受的那种呜咽,听的他也心痛。

走过去,秦堔收起碗筷时,时瑶抓住了他的手腕:“为什么还是不说话?”

秦堔沉默了许久,转身走了。

时瑶有些失落,他明明愿意对自己好,为什么就是不肯说话。

阿明其实猜错了,时瑶从一开始就没有骗他秦堔,而且因为怕他还在怨恨自己的狠心,这才小心过头,连连他都不敢,以至于秦堔才是误会的那个。

以为,她在依赖阿明。

一直到夜里,秦堔都没有和时瑶说话。

卧室里,时瑶坐在坐在床边发呆,她不管怎么问,他都不理自己,一定很生气吧。

夜里,晚风吹拂,这里比寒冬腊月的海市温柔许多。

秦堔接开水,半跪在地毯上帮她洗脚,认真的模样,和多年前如出一辙。

时瑶被蛊惑了,缓缓伸手,抚摸住他的脸。

秦堔浑身一僵,抬头看向时瑶,此时的她双目水光萦绕,眉目染愁,可他知道,这是她动情的样子。

她,爱上阿明了?

这种想法一瞬间侵占了秦堔的大脑,他感觉灵魂开始被撕裂,整个世界天塌地陷。

他张嘴,很想告诉她是自己,可他不敢。

时瑶叫他分明有话却欲言又止,她猛然捧住了他的脸:“我能吻你吗?”

若说刚才就已经够痛,那么这一刻,秦堔就在承受凌迟。

他艰难的点头,有些渴望,哪怕是以其他男人的身份。

可时瑶突然就哭了,她捧住他的脸,用力吻过去,哽咽着抽泣:“堔哥,你让我吻你,是不是还愿意爱我?”

门外的阿明轻笑,一个女人此时也缓缓走过来,将他拉走,她是时瑶的另一个医生。

而两人,各自骗了两人,让他们有了这么一个美好的误会。

阿明确定知道他们终于在一起时,终于松了一口气。

时瑶教会了他什么叫爱,他不想她永远痛苦下去,不如推一把。

剩下的,就是两个人的坦诚以对了。翌日一早,苏念按约定好的时间出现在民政局门口。

言逸凡已经早早的在那儿等待,他单手插兜靠在车上,长指夹着烟卷,吞吐着烟圈。他挺拔的身姿依旧,神情却稍显落寞。

苏念愣了一下,随即越过他,往里走:“进去吧。”

蓦地,长指捏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了回来,撞进他胸口。

“苏念,我后悔了,这个婚,我不离了。”

苏念又急又恼:“为什么?昨天不是都说好了吗?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她越是急不可耐,他越是气不打一处来,“想要我同意离婚也可以,你得先把一个亿的赔偿给我还清了。”

他严肃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苏念猛然一怔,他这分明是刁难:“我的资产不是都已经被你冻结了吗?你想要尽管拿去。”

“还差的远呢,就那么点资产就想打发我了?”他长指越收越紧,直捏的她表情扭曲,苦不堪言。

“痛!”苏念快要被他逼疯:“言逸凡,你到底想怎样?”

“你不是还有夏之恒这个相好吗?让他替你还,现在、立刻、马上还。”

“你妄想!”苏念气到浑身发抖。

别说夏之恒根本没有义务替她偿还债务,就单是这数字,也不是处在家族夺权战中的夏之恒所能承受的。

“怎么,心疼了?”言逸凡黑瞳骤然放大,神情可怖:“你不是等着我这张离婚证好跟他名正言顺吗?你在他眼里难道都不值这一个亿?”

苏念冷嗤一声,满眼鄙夷:“我们的感情从来都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只有你这种利益熏心的小人,才会什么都算价值,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

言逸凡胸口剧烈起伏着,呼吸越来越沉。他恼恨至极的将她扔进了商务车里,反锁车门,将一切嬉笑闹骂隔绝于外。

他狩猎一般发红的眼睛,让苏念一阵头皮发麻,空气里安静的只剩下两个人深长低缓的喘西声。

“你的意思是,你爱上他了?”嫉妒使他心态崩塌,他明明该毫无所谓的,可是在听到她口口声声都是夏之恒时,他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拧了一下。

他言逸凡的妻子,竟然爱上了别的男人,还在他面前叫嚣,他们当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愤怒,使他对苏念又憎恶了几分。

苏念的心颤了又颤,她爱谁这个问题,他在乎吗?他介意吗?如果是搁在三年前,也许她会开心的以为他在乎她的心,可如今她不会了。除了将锥心蚀骨的痛压制在心底,她不敢再对他抱有一丝期待。

苏念捏紧双拳,佯装镇定:“是。”

只这一个字,就让言逸凡的心态全面崩塌。

“好,很好。”言逸凡勾起唇角,将阴狠没入眼底。

他拿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只说“行动”两个字,便挂了电话。

苏念直觉绝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果然不消片刻,电话便响了起来,是夏之恒打来的。

“对不起,小念,伯母的康复治疗费我没有交成功。”夏之恒已经极力保持镇定,微颤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的着急。

苏念挂完电话,立刻将视线投向言逸凡:“你对他做了什么?”

“没什么,一点小教训。”言逸凡懒懒的靠进座椅里,看戏:“夏家现在估计上上下下都在开会应对股价暴跌的问题,资产遭银监会冻结,哪还有闲钱和闲心思去槽心你的问题。”

“卑鄙!”苏念气红了眼,扬起手就朝着他的脸上挥去。苏念落下的手腕被牢牢扣住,再反手一拧,她整个人就跌到了他面前。

零点一毫米的距离,让苏念能感觉得到他的呼吸都是冰冷的。

“言逸凡,你作恶多端就不怕遭报应吗?”

“那你呢?你把小萱害的这么惨,如果这世上有报应这回事,你早就该死一万次了。”阴翳的黑眸摄住她,他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苏念不想跟他再纠缠这些陈年往事,她知道她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此刻她只想尽快解决夏家的问题,不能让夏之恒受到无辜牵连。

事急从全,苏念服软道:“我求求你,夏之恒是无辜的,我欠你的赔偿费我会慢慢还给你,不行我现在就给你打个欠条,只要你放过他。”

“晚了。”他冷冷的朝她脸上吹出两个字。

苏念压制住颤抖,着急道:“不晚,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不晚。”

她越是紧张夏之恒,他越是来气。

一把捏住她的双颊,把她的小嘴捏的微微开启。

苏念痛到腮腺止不住流水,晶莹的液体像是饮诱,让言逸凡毫不怜惜的咬了下去。

“唔……”剧痛,让她眼泪婆娑。

苏念情绪已经完全崩溃,除了委屈的大哭,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待他松口的时候,她的双唇已经有了血痕。

“唔唔唔……”怒骂的话从疼痛不已的嘴巴里出来,变成了一连串的吴侬,只剩下她愤恨至极的怒视,盯着一脸冷酷的始作俑者。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是不是已经爱上了夏之恒,还为他生了个孩子?”

所有的恨意都凝结在指尖,直捏的她骨节发白,整个人都要痛虚脱了。

苏念浑身一怔,惊恐的瞪着他。

他竟然知道了孩子的事情?

不,她决不能让他知道孩子的秘密,苏依宝是她的命,谁也别想抢走。

“是。”艰难的挤出一个字,足以回答言逸凡提出的一切质疑。

“哈哈哈。”言逸凡用大笑掩去眼底一闪而过的疼痛,再看向她时已恢复一片冰冷,“既然你们已经有‘爱的结晶’,那也该成全我和小萱了。就当是赎罪,我这两天就安排手术,让你把卵巢移植给小萱。”

“不……”苏念摇头,她绝不可能牺牲自己去成全陷害她一生的罪人。她苏念自认为没那么圣母。

“先别急着拒绝,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他大手一推,一把将她扔到椅背里,“那一个亿的赔偿款就当是你捐献后的营养费,不用还了。等你捐献手术之后,我就答应把离婚手续办妥,让你和姓夏的名正言顺。”

最后四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凝着一个名义上丈夫最后的忍耐和退让。

苏念苏直可笑到想哭,他把对她的压榨掠夺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脸上是笑的,眼睛里却有了晶莹闪亮的水珠。她的心像猫爪似的,血淋淋的疼。

“言逸凡,”她看着他,抑制不住声音里的颤抖:“你诚实点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被她希冀的眼神扎痛,他恼羞成怒的掐住她的脖子:“爱你?你这种蛇蝎心肠的毒妇也配吗?一个婚内出鬼,与别的男人私奔生子的淫娃荡妇,也配得到我的爱?”

直到苏念白眼外翻,停止了一切挣扎,言逸凡才猛然惊醒般,慌张的松开手。

像是摸到了让人恶心的脏东西,言逸凡打开车门,猛然将她推了下去。

“明天上午,是你最后期限。”

伴随着重重的关车门声,黑色商务车在民政局门口绝尘而去。

动漫关键词:男主从小哄骗女主含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