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寺庙求子僧人播种_掀起衣服含着奶头H

2022-06-09 10:15:0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黎菲伸手指向霍青城,白到透明的手指筛抖起来。“等等,当年明明是她先跟我提出的分手。”霍青城眼色微微一滞,一丝不确定的疑惑在心中升腾。他低头冷睨了眼墓碑上的照

黎菲伸手指向霍青城,白到透明的手指筛抖起来。

“等等,当年明明是她先跟我提出的分手。”霍青城眼色微微一滞,一丝不确定的疑惑在心中升腾。

他低头冷睨了眼墓碑上的照片,疑惑在心底逐渐扩大,那些疑虑在心中翻腾着,让他无法平静。

慕子衿曾经跟他说过,黎菲是她最好的闺蜜,她什么话都对她说,她们之间是没有秘密可言的。

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

心头微微一紧,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挖去了一块。他双手紧握成拳,手臂上青筋暴起。

“慕子衿,为什么要说谎,那是你最好的朋友。”

“子衿说谎?最先提出分手的人是她?”

黎菲腥红的眸底也有了一丝迟疑,霍青城的反应不像是装得。她心头微微一颤,颤抖的手无力的垂落,遂又紧握成拳。

“霍青城,当年你们在国外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眸底的恨意瞬间转化成焦躁不安。

这么多年,虽然子衿不再国内,不在她身边,可是从子衿的e—mail,和同她的视频中,她对他们之间的爱情早就参与其中。

慕子衿那样疯狂爱上的男人不该是个渣男。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当年……”

霍青城微微闭目,又陡然睁开。那些不敢提及的往事瞬间接踵而至,硬生生的将他在心中修建的堤坝活生生的扯出一道口子。

他吞咽了下口水,喉结不安的上下滚动,晦涩的声音从菲薄的唇瓣中倾泻而出。

“当年,我换上了严重的血液病,差一点就死掉了。在我最艰难的时刻,她丢下我一个人回国。”

呼吸和声音都在颤抖着,那是他不愿意揭开的伤疤。每每回想心中的痛都会将他宛若从人间拉扯到十八层地狱走一个来回,那种痛让再坚强的人也无法忍受。

“等我手术成功后醒来,再得到的消息是她转身投入到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成了那人的未婚妻……现在,她竟然又为了一个野种去死,难道我不该恨她么?”

松开的手又陡然紧握成拳,手背上有青筋暴跳。

“霍青城,你不可以这样说子衿。她要是不爱一个男人,她绝对不会为那个男人生孩子。她的孩子不是野种。”

想起当年的过往,黎菲脸色瞬间变得灰败,那深褐色的眸底晕染着难以自持的悲痛:“当年子衿的胎像并不是很好,如果贸然生产会危机她的生命。

我不是没有劝过她,警告过她。是她哭着求我,硬要我帮她把孩子生下来。不顾自己生命安危。

没有人知道她为了那个孩子受了多少苦。

那孩子早产,不到七个月就生产了。子衿大出血,要不是她命大,也许早就死了。

她为了保住那孩子,还忍痛把孩子送去孤儿院,你没有亲临过她曾经遭受过的苦难,所以你没资格评判她。更没有资格说那个孩子是野种。”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霍青城的瞳孔陡然紧缩,他的脸瞬间变得灰败。晦涩的声音从喉咙处迸发而出,呼吸颤抖。

“你说,那孩子不到七个月就出生了?”心头又难以遏制的恐慌冒出来,让他不安而立。

还不确定的自责内疚像是破土而出的杂草紧紧的控制住他的心,让他无法自持。

算算时间,那孩子是他的骨肉,难怪他看着那孩子竟然跟他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霍青城,你这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你竟然骂你的孩子是野种。那个女人为了保住你的孩子差一点丢了自己的命,你却骂她是贱人,是世界上最恶毒的女人。

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最自私,最无耻的人多年建立起了的仇恨轰然倒塌。心房震颤的血肉模糊。

身上骨血像是瞬间被人抽走,瞬间变成了纸片,哪怕是在微小的风都能让其站立不稳。

空气里像是被人撒了针,就连最清浅的呼吸都会带来难以遏制的痛。

他颀长的身影晃了晃,靠在慕子衿的墓碑上。

“霍青城,你这个笨蛋。子衿这么做一定有她的苦衷。”黎菲愤恨的声音远远的传来,陡然变得飘忽。

“青城,如果有来世,我们就做一对海鸥吧。”耳边瞬间传来慕子衿的声音,以及当时的她对他说这些的画面,她眸底那隐隐的忧郁终于在他脑海中无尽放大。

他陡然转身,迈开大步离开。慌乱的像个失去理智的疯子。

“霍青城,你去哪?”身后传来黎菲的呼唤声,仍旧无法阻止他离开的脚步。

“霍总!”

胡东迎上来,眸底晕染这一抹浓重的担忧。

“把我的电话号码给她,警告她,不许把慕子衿的事告诉给任何人。”

等我查到所有真相,你们所有欺负过他的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你们给我等着,都给我等着。

黄昏,近郊别墅。

偌大的静谧空间被女人突兀闯入的高跟鞋声陡然打破。

霍高俊斜坐在沙发上,手中晃动着红酒杯,轻轻抬起头。橘黄色的夕阳从西窗打进来,有道光落在他的脸上。

光线夺目,却遮挡不掉他眼中阴鸷的光。

他冷睨了眼苏思琪,唇畔扬起一抹森冷的弧度:“你这样明目张胆的闯进来,就不怕被你相好的知道。”

“对不起,大少爷,苏小姐她……”身后紧随而至的佣人一脸紧张,连忙解释。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霍高俊伸手制止,他挥了挥手,佣人识趣的退了出去。

“霍高俊,你知不知道霍青城现在正在调查那个贱人以前的事?”

苏思琪情绪激动,挑高的声线在偌大的老宅子的回荡,震档得四周的空气嗡嗡作响。

霍高俊苍白的手紧捏着红酒杯,摇晃了两下,不紧不慢的品了口红酒:“那又如何,随他调查去好了。”

“那怎么行,要是被他知道那个贱人的孩子是他的,他就更忘不了那个贱人了,不行,我要去找他,阻止他。”她眸底腥红,垂落在身侧的两手下意识的收拢,很用力,有尖锐的痛从掌心蔓延。

她努力了那么久,眼看着就要有所回报,她绝对不允许就要到手的东西就这样轻易溜走。既然霍高俊不帮她,她就靠自己。

“苏大小姐,你要冷静,你这样怎么做大事。”霍高俊将双腿交叠,悠闲的摇晃着酒杯。

眸底的阴鸷越发的森冷。

“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现在霍青城的心都在那个贱人身上,我才是他未婚妻。”

苏思琪上前一步,居高临下愤怒的瞪着霍高俊,脸上精致的妆容无法掩饰她脸上的狰狞和暴戾:“这都要怪你,要不是你非要我们回国,他就不会遇到那贱人,如果他们没有相遇,就不会发生这么多麻烦事。我真不懂,你为什么要当着他的面那样对那个贱人,你们不该是秀恩爱的么,让他更恨那个女人。”霍高俊阴冷的扯唇,从沙发上骤然起身:“原因很简单,我就是想看看他们之间到底还有没有奸情。”

他仰起头,一口喝干酒杯中的红酒,他紧紧攥住酒杯眸底陡然变得腥红:“没想到,还真有。”

他冷冷的干笑了几声,大手一个用力,手中的酒杯竟然被他捏的粉碎。

那些玻璃碎片染着暗红的鲜血散落了一地,他暗灰的眸色中骤然染上了一层地狱而来的杀机。

“所以我就弄死他最在乎的人,看到他难过,我就特别高兴。你真的不知道,那种感觉真的是爽爆了,爽到不能在爽。”

霍高俊仰头大笑,干涩阴森的笑声在空气中炸裂,空气骤然降低了数度,苏思琪只觉得脊背寒凉。

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双目微闭,遂又睁开:“不可能,那时他那么恨她,恨她不在乎他。他恨不得她死,要不是你多此一举,事情又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你别做梦了!”霍高俊低下头,朝着苏思琪紧逼了两步,低下头时阴森可怖的气息朝着她扑面而来。

苏思琪只觉得脊背寒凉,瞳孔骤然紧缩,她下意识的后退,霍高俊随即而上,步步紧逼,他一伸手捏住她尖细的下巴。

寒凉的冷意紧紧将她包裹,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抬眼看着霍高俊,眸底晕染着难以掩饰的惶恐。

警觉中骤然惊醒,她像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魔鬼,只是现在再抽身,是否还来得及?

霍高俊却笑了,那阴森的笑声宛若尖锐的刀在玻璃上划过:“你别自欺欺人了。别以为当初霍青城醒来看到的人是你,就真的忘记慕子衿爱上你,你对他的那点恩情怎么比得过他们两个之间的奸情,就凭你……”

霍高俊冷嗤一声,骤然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只是冷睨着她的目光却越发阴鸷:“你想过没有,如果他知道你骗了他,后果会是什么?以他的性子就算是不杀了你,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苏思琪瞳孔骤然紧缩,她望向他,眸底掀起惊惧的波涛:“霍高俊,你根本就不爱慕子衿,你和我合作根本不是为了得到她,而是为了对付霍青城?”

爱,他怎么会爱一个身心都属于他仇人的女人。那个贱人,就连捐献角膜也是另有目的。

他恨她,恨不得毁了属于她所有的东西。

眼角处又传来丝丝拉拉的痛,那感觉让他痛不欲生。他恨不得伸手将属于那个女人的角膜扣出去。他用力攥紧清白的大手,强压下心中咆哮的愤怒,他冷笑起来,阴冷的笑如刀:“你现在知道还不算太晚。”

看着霍高俊阴冷的面色,苏思琪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她被面前这个男人利用了。利用的很彻底:“你们到底有什么仇怨,让你这么恨他。”为了毁掉他无所不用极其。

手心传来一阵剧痛,让霍高俊微微蹙眉,他张开手心,硬生生的将陷入其中的一块碎玻璃拔出来。

他拿着那块碎玻璃放在阳光下,天空中随后一道余光投射到碎玻璃上,在他脸上映霞一片腥红,他眸底瞬间刮过一阵血雨腥风:“血海深仇!霍高俊冷笑起来,面色瞬间变得平静,他丢掉手中的碎玻璃朝着客厅一隅角落里的书桌走去。

再回来时,染红了的手中捏着一个白色的小药瓶。

在苏思琪不解的眼神中,他将那药瓶塞进她手里:“把这药拿回去给他吃,一天一粒。”

苏思琪握着那小药片,掌心仿若传来炙热的灼烫,让她心神南安:“这是什么药?”

霍高俊微微勾唇,眸底划过一抹阴鸷:“你照做就是,这药不会让他死,只会让他对你忠心。让他永远不会在想起慕子衿那个贱人,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起,难道这不是你乐于见到的事么?”

掌心中的炙热陡然消失,苏思琪紧握住那药瓶,像是握住一个珍宝,她定定的看着霍高俊,最终点了点头。

夜幕降临,苏思琪轻轻打开公寓大门。

霍青城的高档定制皮鞋整齐的摆放在门口,

灰白色调的客厅却没有人。

“青城,你在么?”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只有洗浴间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苏思琪不安的眸光略过洗浴间白色的琉璃窗,她手提着寿司盒,扭手蹑脚的靠过去,侧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在确认霍青城不会马上出来后,又快速走到餐桌面前,她放下寿司盒,倒了一杯水,双手颤抖着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白色小药片丢进去。

咚的一声,白色药片在平静的水面激起一朵小小的水花之后,迅速沉入水面。

紧接着冒出一团细小的白色泡泡迅速溶入水中。

苏思琪端起水杯,放在鼻子间嗅了嗅,再三确认不会露出马脚后迅速将水杯放在桌子上。

身后骤然传来开门声,她心脏一紧,陡然跳漏了一拍。

“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身后传开霍青城低沉略带疲惫的声音,还有刻意压抑着的不满。

她深吸口气,调整呼吸,再转身时,迅速隐去眸底的不安,她微微勾唇,尽量露出自己的微笑:“好久不见了你了,过来看看你。我带了你最爱的寿司。”

苏思琪提起桌子上的寿司盒,献宝似的举起。

“我不饿。”他朝着餐桌走过来,白色浴袍下健硕的胸肌隐隐而出。

墨黑的发沾染着水珠,一滴滴的略下来,顺势滴落在他完美的脸庞上,不舍的离开。

他拿着手中的白色浴巾一边擦头,一边射出骨节分明的大手抓起桌子上的水杯。

他把水杯放到唇边仰起头。

看着霍青城的动作,苏思琪双瞳骤然瞪大,她唇瓣微微开启,到了嘴边的话却又被她硬生生咽下。

她眼见着霍青城将杯子中的水一饮而尽,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

“青城……”她话音还未落下,却眼见着霍青城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眉峰微蹙间大手按住胸口心脏的位置。

霍思琪面色紧跟着变得灰败,惊恐的神色无法遏制的从双瞳中渗透出来,她快走一步来到他面前,伸手搀住他的胳膊:“青城,你怎么了?”

霍青城摇摇头,坐在椅子上顺势从她的臂弯中抽开胳膊,灰败的面色略微有了缓和:“我没事,可能是最近公司事多,累的。”

动漫关键词:掀起衣服含着奶头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