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把女邻居弄到潮喷的性经历,啊~CAO死你个小SAO货视频

2022-06-07 13:08:3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林夏花真的很重视这次的机会,暂时推了连然那里所有婚纱设计的单子,沉下心来专注的准备自己的参赛图稿。男装设计林夏花还是第一次,与婚纱相比较起来有许多不同的地方,真正开始设

林夏花真的很重视这次的机会,暂时推了连然那里所有婚纱设计的单子,沉下心来专注的准备自己的参赛图稿。

男装设计林夏花还是第一次,与婚纱相比较起来有许多不同的地方,真正开始设计之后遇到了不少让她为难的细节。

所幸努力是一定不会被辜负的,没日没夜整整两个礼拜,她终于是设计出了自己的初稿,拜托连然去找了靠谱的手做师父,拿到样衣以后,林夏花突然想起来一个十分致命的问题——她没有合适的模特。

林夏花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遇到了最大的挑战,抱着样衣和手稿在床上打滚,烦的连然直想把她扫地出门。

就在俩人打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大门被敲响了,连然一个枕头甩过去KO了林夏花,收拾了一下衣服跑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明姜。

“快进来吧。”连然热情的招呼着,明姜这一阵子总是上门来,已经算是比较熟悉的了。

明姜推门而入,好脾气的笑了笑,举起手上拎着的食盒说道:“我最近准备考厨师证,这是我试验的几道新菜,我家里也没有别的人,就送来让你们两个给点建议。”

两人欢呼一声,也不客气,分了碗筷就开始大吃特吃。

“怎么样?口味合适吗?”明姜看林夏花吃的开心,忍不住开口问。

“很棒了啊!都是你自己做的吗?”林夏花吃的两腮鼓鼓的,闷声闷气的说。

“是呀,你觉得好吃下次我吃饭的时候多做点,给你们送过来。”明姜不自觉的跟着笑。

“啊……那多辛苦你。”林夏花还不忘了客气一下。

“没事儿。”明姜换了个坐姿,一只手搭在了把手上,没注意摸到了厚厚一叠纸。

“这是什么?”明姜随手拿起来,上面画的图案他很是熟悉,职业的敏感性让他瞬间就认出了这是什么:“服装设计图?”

林夏花看了一眼:“嗯,我最新最伟大的设计。”说完想起点什么:“你能看得懂这个?”

“当然。”明姜点头,又将资料放了回去,设计师的手稿一般都是很私密性的东西,没有很熟悉的关系一般都不会给外人看。

“唔……你也是做设计这一方面的吗?”林夏花有点好奇。

明姜站起了身,挺直了腰板,双臂自然下垂,两脚微微分开呈半丁字,表情也瞬间冷峻了下来。

“看出来了吧,我是个模特。”明姜瞬间收敛了气势,笑眯眯的说道:“还是很专业的那一种哟。”

“给我做模特怎么样!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就按照你的市场价收费就好。”林夏花整个人都兴奋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刚刚还在为男模特的事情烦心,一顿好吃的吃完,事情竟然有了转机。

“当然好啊。”明姜见她高兴,一口答应。

这时,工作狂连然接了个电话,一位老顾客点名要她接待,她连忙擦了擦嘴站起身来,一转眼就换了一套职业装。

“有顾客找,我先走了哈,你俩慢慢商量。”连然给两人打了声招呼,拎包出了门。

林夏花啥也不管了,拽着明姜就往卧室里走。

进了卧室关上门,她吩咐道:“脱衣服!”

“这大白天的,合适吗?”明姜随口开了句玩笑,从善如流的开始解衬衫扣子,专门做这一行的,当然明白林夏花让他脱衣服是为了啥。

林夏花是在他解开第二粒扣子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白皙的小脸上蓦然就泛上了一丝红色,一双眼睛躲躲闪闪,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好。

“嗯……你先……那个……样衣就在衣架上挂着,你换好了喊我。”林夏花低着头说完这一席话,火速的离开了卧室。

明姜在卧室里,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挑,刚才那个女人如同一只受惊的鹿,要不是她脸红的太明显,明姜还真以为自己吓到她了。

林夏花在门外等了有一会儿,才听到里面说了一声好了。

进门一看,明姜已经穿戴整齐。

虽说是自己的作品,自夸有点不太好,林夏花还是由衷的在心底赞叹了一声真的很棒。

明姜身材高大又不显笨重,胸膛宽阔,腰线乍然收紧,臀部……很是挺翘却不夸张,没有许多亚种男人扁平臀的劣势,两条腿又长又直,线条漂亮轮廓又好,简直是不可多得的极品。

“怎么样?还可以吧?”明姜摆了个最常见的站台动作。

林夏花上下打量了几遍,感觉是到位了,不过样衣的尺寸并不是按照明姜的身材量身定做的,总归会有些不贴合。

林夏花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确定可以做我的模特吗?开展的日期是下个月6号,时间从选拔到决赛大概是一个月左右,你的时间可以安排过来吗?”

“当然没问题的。”明姜答应的不假思索,他希望能让面前这个女人开心。

林夏花说:“那……这套衣服不是很适合你,我要给你重新量体,为你专门制作一身,而且比赛的话,肯定不会只有这一套的衣服的,以后大概是要经常麻烦你了。”

“荣幸之极。”明姜单手扶在小肚子上,给林夏花行了个脱帽礼。

林夏花找来了软尺,准备给明姜测量,她犹豫了半天,还是呐呐的开口道:“要不你还是先把衣服脱了吧,不然我没办法量的太准确。”

“好啊。”明姜干脆的应了一声,只解开了领口的一颗扣子,伸手就把衣服从头顶拽了下来,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

林夏花偷眼瞧着明姜的身体,不自觉的小小咽了下口水,这人的身材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啊!

明姜穿上衣服很显瘦,就是个高大的中等身材的男人,甚至视觉上会感觉有些偏瘦,但是脱了衣服才能看到,他的一身肌肉恰到好处。

两块微微凸起的胸肌,强壮又不会太夸张,再往下八块腹肌整齐的排列着,随着呼吸的节奏浅浅的起伏,皮肤是最恰当的浅小麦色,肌肉纹理清晰线条流畅,两条人鱼线延伸进了裤子里。再次醒来的时候,苏染鼻端萦绕着刺鼻的消毒水味。

下半身没有任何知觉,头顶是白亮的无影灯,视野里戴口罩的医生,白晃晃的手术刀……

苏染骤然惶恐起来,想要挥动双手却发现被绑在了床沿。

她瞳孔蓦地放大,慌乱地喊他的名字,“顾祈彦呢?我要见顾祈彦!听到了没!我不能做手术,我不能捐肾!”

“夫人,现在正在手术中,请你保持冷静。”

镜片后,是一双双冷漠的眼睛……

苏染不顾一切地扭动着身子,泪珠终于滚滚而下,哀求起来,“顾祈彦,我求你……我不能做手术……求你了,只要不做手术,我愿意躲得远远的,再也不见你……我错了,我再也不爱你了,我同意离婚……”

手术室外,院长听着里面一声紧过一声的凄厉呼唤,为难地转过脸看着旁边的男人,战战兢兢。

“顾总,您看,这……”

男人周身萦绕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尤其在听到里面的声音之后,脸色更是冷得像坚冰。

不爱他?离婚?她怎么敢!

这个手术之后,他会把她绑在身边,让她知道欺骗他的后果!

他们的时间还有很长……

里面又是一声惨叫传来,顾祈彦闭了闭眼睛,以手捏住鼻梁,冷硬道,“给她打镇定剂。”

“是。”院长恭敬地应了。

“赵院长。我警告你,手术中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院长被那森寒的语气骇了一跳,连连点头,“这是我们的义务,一定会尽全力保证珊小姐的生命安全!”

顾祈彦声音里像是揉进了一把冰渣子,一字一顿,“我说的是,另一个。”

“……是。”

手术刀划破皮肉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渗人,苏染手指抽筋地抓紧床单,挣扎着,声音嘶哑,“顾祈彦!顾祈彦!”

尖锐的针头刺进皮肤,液体冰冷地推进,她意识终于逐渐模糊,昏了过去。

手术室门口红灯常亮。

齐美娴搓着手和苏显宏站在一起,有些焦虑,“不会发生排异吧?珊珊那丫头一向不喜欢属于苏染的东西……”

“别多想!”苏显宏压低声音,“如果真的排异,咱们就想办法让她把另一个肾也捐出来!”

当初他屈服于老父亲才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而苏染,就是他留下来的证据!

对他来讲,她就是此生最想抹杀的污点,根本不会在乎她的死活!

齐美娴倒抽一口冷气,随即眯起眼睛,“也好……”

反正那个贱丫头一死,大笔的遗产就是他们的!这样想着,齐美娴反而有点期待起排异来了。

“也好什么?”

阴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人皆是吓了一跳,“祈彦?”

还是齐美娴先反应过来,讨好地笑了笑,试探道,“祈彦啊,正所谓好事多磨。不如这次手术后,你和珊珊就把婚结了吧。毕竟当初是苏染那么不知廉耻,咱们忍了她这么多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顾祈彦指尖夹着一支雪茄,云雾缭绕中看不清神情,却更显出尘。

“我答应过苏染,做完手术就不和她离婚。”

“难道你不是骗她的?”苏显宏惊疑不定起来,“祈彦,那贱丫头诡计多端,你可不能被他骗了!咱们珊珊等你这么久,你还想辜负她不成?”

顾祈彦眼底掠过一丝冷意,将烟蒂用力碾灭在垃圾箱,就听到护士惊叫着跑过来。

“谁是病人家属?医院血库告急,捐献者大出血又有孕在身,现在情况很不好!”有孕在身?

顾祈彦只觉得呼吸一窒,胸口像是被谁狠狠打了一拳,手指微抖,烟灰抖落了一地。

他胸口剧烈起伏,三步并作两步跨过去,一把扣住了护士的肩膀!

“有孕?什么有孕?你们医院敢胡乱误诊,我要了你们的命!”

该死!这群酒囊饭袋的庸医,他们要为自己所说出的话负责任!

顾祈彦几乎要吃人的目光死死锁定着护士,猩红的眼里带着沉怒与凶光,护士被他吓得浑身发抖,好不容易才磕磕巴巴地把话说明白。

“捐献者大出血,生命特征微弱,且本身有先天性心瓣闭合不全,不宜妊娠!现在血库告急……”

顾祈彦耳朵嗡嗡作响,只能看到护士嘴唇不停开合,能听见声音,却不能理解对方想表达的东西。

血库告急?什么意思,那个女人有危险了吗?

不,不可能!

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易从他身边逃离?

“闭嘴!”顾祈彦一拳捶在墙壁上,震下一层石灰,“我没有时间听你讲这些废话!如果她有什么意外,你们整个医院都要跟着去陪葬!大出血就输血!血呢?血呢!”

“血库本就存血不多,手术前签字时,是您亲自默认先救患者……”

“滚!”

护士刹那间噤声,顾祈彦只觉得手上伤口连着心脏疼得发慌,喘着粗气,烦躁地一把揪起匆匆赶来的院长的衣领。

“你们就是这样为捐献者负责的?现在呢,有什么解决办法!”

院长被领带勒得喘不过气来,脸色青紫,死死扒住顾祈彦的手,“顾总,这……”

他完全不知道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明明几个小时前,这个可怕的男人还为了情人,不顾一切地把妻子打晕送上了手术台,现在怎么又……一定是因为那个孩子!

院长艰难地呼吸,冒死开口,“顾总,这个孩子,本身保住的概率也不大……”

他求助地朝苏氏夫妇看去,齐美娴立刻会意上前,讨好笑着想要把两人分开。

“对啊祈彦,你先别动怒。那个小蹄子本身就像是来讨债的,就算能生出孩子不也是个短命鬼?她故意想引你同情,你可别为她一个外人伤了和气。你要真喜欢孩子的话,等你和珊珊结婚了,想生他十个八个……啊!”

齐美娴说到一半,顾祈彦血红的眼睛就瞪过来,吓得她后退好几步,几乎摔倒!

顾祈彦手一扬,扔开院长,直直把齐美娴逼得一屁股坐在长椅上!

“你的意思是,为了你女儿的一个肾,我活该赔上我的亲生骨肉?”

那语调里带着阴郁的煞气,齐美娴吓得拽住了丈夫的衣角,拼命摇头,“祈彦,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祈彦哪里还听得进她说话,满脑子都呼啸着苏染虚弱的声音。

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有了孩子,所以才拼死不愿意做手术……而他,却以为她仅仅是自私!

他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她……那一瞬,顾祈彦竟然不受控制地心慌起来。

他脑袋几乎要炸开,恶狠狠地一把揪住苏显宏就扔到了医生面前!

“抽他的血!即使抽干也给我保住孩子!在我回来之前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你们所有人都要把牢底坐穿!”

撂下狠话,顾祈彦一掀衣摆,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动漫关键词:把女邻居弄到潮喷的性经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