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别墅里的肉奴不准穿衣服,小兔兔被男生咬着的图片

2022-06-07 13:06:4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夏花,你试试!”麦克利吩咐助手找来同色系的针线,递给了林夏花。“请无关人等先出去一下好吗?不然会打扰我。”林夏花手脚利索的穿针引线,捏起了婚纱被撕毁

“夏花,你试试!”麦克利吩咐助手找来同色系的针线,递给了林夏花。

“请无关人等先出去一下好吗?不然会打扰我。”林夏花手脚利索的穿针引线,捏起了婚纱被撕毁的两侧。

“那我们走吧,刺绣工作确实是很怕别的打扰的。”麦克利说着就要引林豆蔻和许以墨出去。

“我说的是无关人等,麦克利师父您要留在这里,如果我有哪里做的不好的地方,您可以给我适当的指导,不是吗?”林夏花满目的认真。

许以墨腮边咬起了冷硬的线条,盯着林夏花看了很久,才淡淡的应了一声好,搂着林豆蔻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后台。

林夏花,才离开他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有了下家了吗?

果然骨子里就是这种人,还想让他去相信,他凭什么相信她?

林豆蔻乖巧的依偎在许以墨的怀里,抬目便是男人冰冷的面容。她娇笑一声,小心翼翼道:“姐姐有的时候就是太不小心了,弄坏了裙子还不承认,幸好她会修补,不然麦克利先生的损失可就大了,不过就算修补的再好,也不会那么浑然天成了。”

许以墨嗤笑:“她就是那样一个人,永远不认错,永远推卸责任。”

“别这么说。”林豆蔻弱弱的反驳了一声,余光瞟到身后专注的检查婚纱的林夏花,意味深长的加了一句,“还是我没有能力,不能帮到妹妹,麦克利先生比较擅长这一方面呢。”

许以墨想到了无关人员四个字,眸光深处泛起了一丝怒意。

他预想的果然没错,说到底还是个只看利益的女人。

只不过在怒气的背后,隐藏着一丝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清晰,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挟林豆蔻到前台坐定,模特走秀已经开始,许以墨却一点都看不进去,脑海中总是浮现出林夏花对麦克利的笑,以及‘无关人员’四个字。

什么时候林夏花可以把他称作无关人员了?就算妻子只是名义上的,也不可能让她这样放肆。

许以墨渐渐握紧了拳头,神情越发的冷漠。

林豆蔻敏锐的察觉到了许以墨情绪的变化,心里很清楚是因为什么,不由得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林夏花,对别的男人有意思的帽子一旦扣到了头上,你就别想摘下来了,许以墨这种性格的人,断不会听你什么解释的。

不过没让她在麦克利那里陷入麻烦,还真是不开心呢。

来日方长,我们走着瞧。

后台中,麦克利联系了场务,将这件婚纱的展示推迟到了最后做压场,这样林夏花就有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来完成她的修补工作。

林夏花一旦沉浸在工作状态中,就将一切事情都置之度外了,丝线翻飞,时间一点点过去,图案也渐渐成形,急匆匆赶来的模特接过衣服,连忙去换了。

“怎么样了?”麦克利走了进来,他打刚才就想来看看林夏花的进度,结果被人拖着合影,一下就给耽误了。

“圆满完成任务。”林夏花揉了揉眼睛,刚才专注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一停下来,眼睛酸疼酸疼的。

“辛苦你了,下次一定要小心点,有些衣服的材质是很脆弱的,不是每一次都像今天这样能补救的回来。”麦克利嘱咐了一句。

“你也觉得是我扯坏的?”林夏花笑容里带了点苦涩。

“不是吗?”麦克利有点疑惑。

“当然不是!不过……哎,我解释也没用用的吧。”林夏花轻轻摇了摇头。

麦克利摆了个致歉的手势:“不是你呀?那就更该谢谢你了,帮我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要不是后台没有监控,我肯定要查查是谁弄坏的,扣他的工资补贴给你,不过……这样的话,等晚上结束了,我请你吃个饭吧,慰劳慰劳我的光芒。”

“你相信我说的话?”林夏花蓦然抬头,眼神中闪着一丝微光。

“为什么不相信你?”麦克利回答的理所应当。

林夏花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莫名觉得鼻尖有点发酸。

连一个外人都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为人,反而是她法律层面上最亲近的人,对她毫无信任可言,用各种手段摧残她的自尊。

压场的音乐已经响起,麦克利突然兴奋,转身就往前台走,一边走一边对林夏花说道:“我要去看看你的杰作了,紧张吗我的光芒。”

“当然不。”林夏花笑了,她对自己的手艺很有自信,待麦克利的身影消失在了后台,她才低声补了一句:“谢谢。”

麦克利走到前台的时候,正好看到模特正面对着他,在本是破损的裙摆处被绣上了一只展翅昂首的凤凰,丝线的颜色与裙子接近,刺绣的立体感又赋予了凤凰非一般的灵性。

麦克利心中得意,他的眼光果然是最独到的,收了一个好徒弟啊,假以时日,林夏花的成就绝对不会在他之下。

不知不觉的,模特一圈走完,这场秀已经接近了尾声,主持人上台,热情的将麦克利请上了台,用极具煽动性的声音响彻于整个会场:

“这位就是这场秀的主办方,相信大家有许多人都已经对他极其熟悉了,正是麦克利先生,他在艺术上的造诣无人能及,尤其是今天的压场婚纱,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麦克利点了点头,拿过话筒,微扬了扬头:

“我自然知道最后一件婚纱是最大的惊喜,但是,我要说的是,这件婚纱变成惊喜的过程,是我徒弟一个人完成的,现在,我要请她上台来!”

说着,他把话筒一放,去后台把正在收拾东西的林夏花牵了出来。

麦克利将林夏花揽向了他的身边,说道:“你们也许有很多人知道我有一个徒弟,但并不知道是谁,现在就给你们看看,这就是我的徒弟,婚纱上的凤凰,是她用两个小时不到临时补绣出来的,要不是她,这件婚纱就只能是个残次品,在仓库中度过余生了。”

场下掌声雷动,不愧是麦克利的徒弟,灵感和技术果然是一流的这些人里面仅有的没有动的两个人就是许以墨和林豆蔻,一个面沉似冰,一个目露嫉妒。

林豆蔻攥了攥手指,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踮着高跟鞋跑到了台上,给了林夏花一个大大的拥抱,甜甜的笑着说:“麦克利先生指导你不过两日,妹妹就有这么大的进步,我这个做姐姐的实在是太高兴了。”

她要让所有人知道,林夏花是抱了麦克利的大腿才会有这种成就的。

林夏花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她实在不想跟林豆蔻有过于亲密的身体接触。

“这位小姐不要这么说,夏花她本身就很有天赋,而且临时能够想起来用刺绣补起破损的婚纱,还丝毫没有想要追究肇事者的意思,夏花身上真的存在太多的惊喜。”麦克利丝毫不吝惜赞美之词。

“可是婚纱是妹妹不小心弄破的呀。”林豆蔻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到。

许以墨在下面听到,内心不由得冷笑,果然是个爱出风头的女人,自己撕破了婚纱,又装模作样的去补,为的就是站在台上的这一刻吧。

“林小姐。”麦克利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不要这么说,婚纱不是夏花跟我说过了,婚纱不是她弄破的,我相信她。”

“可是……我明明看到的呀……”林豆蔻用适当的音量自言自语,随后又绽放出了甜美的微笑,“妹妹说不是当然就不是了。”

林夏花笑笑,没有说话,向台下微微鞠了一躬,道谢过后转身进了后台,她斜过目,对上了许以墨望向她的目光。

虽然在心底告诫自己不要再在乎他的看法了,可又一次见到他不屑又冷漠的神情……

林夏花的拳头握紧,她深吸几气,决然地背过了身。

许以墨自然注意到了林夏花离去的背影,台上的麦克利还在不停的说着林夏花的天赋与努力。

他心里泛起了一丝压不下去的烦躁,在别的男人眼中,林夏花是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吗?

那个女人,明明是他的妻子,一切的夸奖或者挖苦都只能由他来做。

余光瞄见林夏花从后台侧面走出,向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他鬼使神差的站起了身,也跟了过去。

林豆蔻转身,见到座位上许以墨的身影消失不见,不由得有些疑惑。倏然,她心中警铃大作,悄悄的走进了后台,却没有发现熟悉的人影,没有许以墨,也没有林夏花。

他们去哪儿了?林豆蔻询问了工作人员,却得到许以墨并没有来后台的消息。

林夏花在卫生间吐的一塌糊涂,她本身身子就不是太好,再加上压力过度,导致刚才一到后台就忍不住的想吐,才急匆匆的跑到了洗手间。

走到洗手台前,捧了把水洗了洗脸,林夏花终于觉得精神了两分。

“林夏花,真没有想到,你来这里,竟然不是和你那所谓的师傅私会。”

身后突然传来了熟悉的男声,林夏花回头,入目的是男人熟悉的面容。

许以墨正斜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林夏花摆了摆手,她现在没有任何心情去跟眼前这个她爱过也伤她最深的男人斗智斗勇,觉得她怎样就是怎样吧,等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就跟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关系了。

对她没有一点的信任,与她的亲姐姐耳鬓厮磨,还带回家里同住,这一桩桩一件件,就算再深的爱恋都会一点点被消磨殆尽。

林夏花自认为不是那种为了一个男人卑微到骨子里去的人,性子里的骄傲和坚强让她不想再去忍让和委屈求全。

“我让你走了吗?”许以墨拦住了门口。

“你还想跟我说些什么呢?我说的话你一个字都不相信,还有什么意义?”林夏花低声的说道,她这会儿精神不算很好。

许以墨哼了一声,伸出两只手指捻起了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向自己:“就这么急着去见你的情人吗?嗯?还一口一个师父的叫着,谁知道你是不是背地里爬上了他的床呢?大腿很好抱是吧?”

“我只说一遍,我没有,至于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儿。”林夏花字字掷地有声,她再也不会在这个男人面前委曲求全了。

许以墨手上的力气加重了两分,换来面前的女人不适的皱起眉头,那股子脆弱又不屈服的劲儿让他内心的最深处突然有一丝波动。

“你说了我就要信?凭什么?你哪一件事情做的能够让我对你有信任了?嗯?”许以墨开口就是讥讽,除了这样他不知道还该怎样面对这个女人。

“既然这样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放开我,我还有工作要做。”林夏花向后摆头,却挣脱不了许以墨的钳制。

“你可别忘了你还是名正言顺的许夫人啊,怎么?做这些事情是要引起我的注意,激怒我吗?那我告诉你,你还真的成功了。”许以墨眼中藏着喑哑的光芒,一只手固定着林夏花的下颌,另一只手揽过了她的肩,往怀里一带,唇就压了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的心究竟怎么了,看到林夏花在别的男人身边大放光彩,他接受不了,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只能完完全全的属于他,就算他不屑于拥有,也不能让别人染指分毫。

“唔……”林夏花惊恐的正大了眼睛,事情来的太突然,她意识没有反应过来,轻巧的就被男人撬开了贝齿。

许以墨见得手的这么轻松,心中泛起了那么一丝丝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喜悦,很久没尝过了,这女人的味道竟然……

“啊!你!”

林夏花缓缓的收回踹到许以墨裆里的一脚,很满意的抱胸看着男人痛苦的弯下了腰。

许以墨疼的说不出话来,其实他有做好林夏花咬他一口的准备,谁知道这个女人下手,不对,下脚竟然会这么狠。

“别以为你能用这种手段强迫我一辈子。”林夏花淡淡的扔下了一句话,施施然路过了他身边,向外面走去。这时模特表演已经结束,后台有跟多东西要去收拾,林夏花急匆匆的回了后台,隐没在了忙碌的人群中。

许以墨弯着腰在卫生间呆了许久,再强硬的男人都有最脆弱的一点,那种从骨子里渗出的剧痛是谁都忍不了的。

林豆蔻没有找到许以墨,一直悄悄待在后台的角落,见到林夏花从外面回来,神色有异,她不禁有了点不好的联想。

许以墨对林夏花并非无情,只是一直被她压制着才没有展现出来,她不能给许以墨发现这份感情的机会,林夏花在所有人眼里必须是一个低贱卑微又有心计的人!

思及如此,林豆蔻施施然走上前,不声不响的站在了抱着一大推衣服的林夏花身前。

林夏花干起活来很麻利,手里抱着的衣服摞起来比她的人还高,不特意的偏头看根本看不到人。后台的人都很忙,她也根本没想到有人会故意站在前面。

砰的一声,衣服散落了一地,两人同时向后倒去。

林豆蔻穿了一双至少八公分的高跟鞋,嘤咛一声坐倒在了地上,脚腕崴到了,瞬间肿了个大包。

不过至少林豆蔻是有备而来,故意的装上去的,身体有自我保护机制,林夏花完全无防备下撞了个狠的,失去重心下再调整已经来不及了,后脑狠狠的撞上了身后脚手架尖锐的棱角。

一阵剧痛伴随着眩晕感,林夏花晃了晃,好悬才稳住身子没有倒下,回手一摸伤口,摸到了一把潮湿,伸手一看,全都是鲜血。

“你又对豆蔻做了什么!”许以墨低沉的声音传来,他终于克服了生理上的剧痛,找到了后台,在他这个面对两人侧面的角度,林夏花站在那里表情冷漠,林豆蔻坐在地上楚楚可怜。

“以墨!”林豆蔻转头,眼中含着点点水光:“你不要怪姐姐,她不是故意把我推倒的,是我自己没有站稳。”

她说着就要爬起来,结果倒吸一口凉气,又跌坐了回去,把脚腕上的肿胀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林夏花现在一阵阵的晕眩,鲜血在伤口处流出来,隐藏在了她浓密的长发中,并不显眼。

许以墨两步跨到林夏花身前,低头审视着她:“你为什么就不能善良一点?”

林夏花虚弱的笑了笑:“我就是太善良了。”

说完,她身子一晃。

“以墨,你不要为难姐姐,我们走吧,我的脚好疼。”林豆蔻踉跄的站起来,挽住了许以墨的臂弯。

“好,我们走。”许以墨话是给林豆蔻说的,眼睛却还盯着林夏花看。

林夏花抿紧了嘴唇站在那里,现在她满心想的就是不要在这两个人面前昏过去,不要示弱。

“夏花,你这是怎么了!”麦克利从另一边走过来,一眼就看见了林夏花刻意藏在身后的手掌中满是鲜血。

“没事。”林夏花僵硬的扯起一丝笑容,她真的快要撑不住了。

许以墨偏了偏头,顺着麦克利的目光看过去,眼神不由得一凝。

“以墨,我的脚真的好痛。”林豆蔻拖着哭腔,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在了许以墨的身上。

许以墨移开目光,反身将林豆蔻抱了起来:“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语罢,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临出门前,半偏过头,冷冷的丢下一句:“装都装不像。”

林夏花已经听不到他说的是什么了,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保持住自己还能站立,许以墨消失在门口的一瞬间,她腰眼一软,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林夏花环顾着满是洁白的房间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医院里。

门被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麦克利捧了一碗粥过来,见她醒了,把粥放在了床头柜上开始数落:“夏花,你是怎么搞的?自己撞到架子上脑震荡了知不知道?昏迷了半下午,真的是要把人吓死了。”

“对不起呀师父,我没注意才会出这种意外的。”林夏花笑了笑,在刚才的一瞬间,她竟然会奢望进来的人是许以墨。

“行了,你以后自己注意就好了,不然受罪的可还是自己,你昏迷了半天都没有吃东西,我想着醒来肯定会饿,在楼下给你买了碗粥,快喝了吧。”麦克利随意的坐在床旁边的凳子上,指了指那碗粥。

“麻烦师父费心了。”林夏花确实是有点饿了,端起粥来小口的吃着。

‘砰’的一声响,门又被推开了。

屋里的两人都抬头,目光聚焦在了来人的身上。

“许以墨?你来干什么?”林夏花放下了手里的碗,下意识的有些抗拒他,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伤痛和心酸已经够多的了。

许以墨在门口站了半晌,迈开长腿走了进来,这时林夏花才看到他手里还拎着个保温桶。

许以墨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床头柜上,打开盖子,里面是精致的饭菜,他看了一眼那碗已经被喝了一半的粥,抿了抿嘴唇说道:“吃这些。”

“不用你管。”林夏花看见他就想起林豆蔻,心情就不怎么好,干脆背过身去不与他对视。

许以墨挑了挑眉,掰过她的肩头强制性的让她面对他:“你别忘了你还怀着许家的血脉,我让你吃你就要吃掉。”

“我多希望没有这个孩子。”林夏花针锋相对。

“你……”许以墨语结,他将林豆蔻带回家后,心中总有点不安宁的感觉,最后还是让张妈做了许多林夏花喜欢吃的菜,找到了医院。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夏花喜欢吃什么东西,在他心中记得这么深。

“没有别的事儿你就走吧,孩子我一定会生下来的,然后我们之间就不用再有任何联系了。”林夏花拨开他抓着自己的手,淡淡的说。

“不行。”许以墨下意识的反驳,话一出口自己也愣了一下。

不行?什么不行?没有任何联系不行吗?可是跟这个女人离婚一直以来不就是他所希望的事儿吗?唯一的牵绊也就是孩子。

动漫关键词:小兔兔被男生咬着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