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在玉势上抹春药调教她

2022-06-07 12:37:1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许以墨!我说我没有,我就没有。”“你信不信,我管不到,但是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过了,你答应我的事,我也希望你会去遵守!”她知道,许以墨那样骄傲的人,不会做反悔

“许以墨!我说我没有,我就没有。”

“你信不信,我管不到,但是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过了,你答应我的事,我也希望你会去遵守!”

她知道,许以墨那样骄傲的人,不会做反悔的事,但她还是不安心。

许以墨沉默片刻,抬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底失望,周身散着冷意,转身离开。

许以墨的态度让她捉摸不透,在他离开后,心底却仿佛卸下一块重担,轻松之余又意外的涌上些微妙情绪。

他从来就没信过她,她也不想再强求了。

只是总感觉,还有哪里不太对,好像会出什么事。

她不知道,许以墨一出门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对面的女音婉转动人。

听到这个声音,他心底的那些烦躁彻底涌起,又硬生生完全压住。

“豆蔻,你在哪?”

“我在家里,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现在过去。”他听到对面应了一声‘好’,挂了电话,手搭着方向盘,觉得有些闷的慌,干脆伸手解了衬衫的第一颗纽扣,注视着前面,天神精心雕琢的面容隐隐透着烦躁,凝望着窗外许久,终于一踩油门。

黑色的劳斯莱斯向前奔去,眨眼间消失在宽敞的马路尽头。

林豆蔻站在门口,已经开始等候,心底有些忐忑不安。

许以墨这个时候来找她,应该是麦克利那边的事情成了。

只要代言了麦克利的衣服,她离娱乐圈就更进一步,便捷不少。再加上有许以墨做后台,不愁得不到什么。

林夏花是什么性子她清楚,只要她把握的好,林夏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抓住了许以墨的心,许家夫人的位置也只是唾手可得。

她还在构想着以后的生活和打算,构想到一半,就听到眼前传来的熄火声。

林豆蔻一抬头,正巧看到从驾驶座出来的人,一身深色风衣,走路之间携带着几分果敢,那个男人眉眼中满是柔和,压抑了潜藏的一点烦躁。

光看外表,谁能知道他是商业界吃人不吐骨头的狠戾恶魔?要不是事先打听过了,她也不会轻易做出回国的打算。

林豆蔻唇角微微扬起弧度,多了些耐心,上前迎接,笑的温婉:“以墨,是不是麦克利先生做出决定了?那边这么说?”

许以墨唇线笔直,开口带了些懊恼的情绪:“没有。”

“没有?”

林豆蔻脸上的神情倏然僵硬,眼中点满不可置信,语气也连带着有些僵了。

“没有,是因为麦克利先生不同意我吗?”

许以墨没注意她的不自然,唇线笔直,想来想去,还是实话实说:“他不同意林夏花,说林夏花失去了他当时看中的光芒。”

光芒?林夏花还能有什么光芒?

林豆蔻眼底掠过一道不甘,还是开口问:“别的余地都没有吗?”

“麦克利现在对我们的印象没有能加分的,但是单凭交情还是能见一面,也只能见一见。”

如果再提一些建议的话,也不见得有用。

林豆蔻听懂了这句话,脸色有些苍白。

她原本预设的第一条路,就这么断了。

都是因为林夏花没有被选上!都是林夏花!

眼底的不甘和怨恨一闪而过,林豆蔻收敛过激的情绪,微微皱眉,该说的言辞在心里过了一遍,终于软软的开口。

“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是我欠夏花的,当做偿还也是。”

“欠她?”许以墨握紧手,眼底藏了些看不透的情绪。

“本来,你和夏花好好的,我又回来了,夏花心里不好受肯定也有,麦克利要求的光芒,应该是夏花在全盛状态的时候吧。”林豆蔻低头,缓缓开口,可怜的模样几乎做足了。

许以墨倏然明白了什么,稍稍握紧了手,眼底闪过几道暗光。

“你也不要想多,从一开始我就想过了,没事的。”

许以墨没说话,林豆蔻干脆伸手挽住他,脸上写满了担忧,开口:“你别不高兴了,没有就没有了,我不是那么在意的,你不要怪夏花,让夏花自己调节一下情绪吧。”

许以墨转过头,沉沉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林夏花,是故意发挥不好才让林豆蔻没机会接下代言的!

本该坚定这个念头,,但是,他又突然莫名想起林夏花站在楼梯口,一字一顿向他说的那些话,倏然间有了些犹豫。

“是我对不起夏花在先,我也许不该回来。”林豆蔻微微低头,唇角苦笑牵起,正映入许以墨眼中。

许以墨握紧了她的手,声音低低的:“豆蔻,许家的夫人,本来就是你的位置。”

林豆蔻靠在他的肩上,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唇角扬起一抹弧度,缓缓开口:“但是……”

“没有但是。”

林豆蔻抬头,眼底划过一道情绪,缓缓开口:“你说,夏花会不会记恨我?”

“记恨?”许以墨冷笑,“她也要有那个资格。”

这个女人,已经开始把他主动推给别人,又怎么可能会记恨?

“豆蔻,等下我先出去一下。”

许家。

林夏花换了套方便休闲的衣服,从书桌柜子里翻出设计图,眼底掠过一阵满意。

这是她亲自设计的第一套!

她不想让它就这样被藏在记事本里。

林夏花小心把它夹回记事本中,放在包里,裹了件外套打算出门。

才刚走到许家大门,刚握上把手,一开门,却撞上刚回家的许以墨。

她下意识抬头,看清人,心底却咯噔一声,不详的预感逐渐蔓延。。

许以墨心情看起来不好,沉着脸,周身散着冷气,久居上位者的自负和威压多多少少的渗透着,给人一种压迫感。

林夏花握紧了手中的包,咬唇。

多年下来,她早就能判断出来了。

他心情不好,或者,是生气了!

是谁招惹了这个疯子!

许以墨扫了一眼,看到她的装扮,唇角的弧度稍稍牵起,映衬着眼底的暗沉,多了几分危险意味,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在她耳边响起。

“你这是,要出门?”林夏花稍稍抿唇,略一点头,不由自主握紧了手中的包,手指一点点蜷缩起。

“你还想去哪?”

许以墨浑身携带着暴戾的气息,冷意扑面而来,硬生生让她停了手中的动作。

林夏花一顿,心底不详的预感逐渐向上爬:“我不能出去吗?”

面前的人唇角稍稍向上扬起,弧度透着嘲讽,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力道加大,阴着脸直接把她硬生生拖回来。

手腕就像是一副铁链一样,死死绑定,她清晰的感受到力道在一点点扩大。

她倒吸一口气,手腕处被拉的生疼,终于开始挣扎。

“许以墨,你放手!”

“你弄疼我了!”

许以墨的情绪突变,她怎么都没想明白。

男人依旧铁青着脸,眼底暗沉,手上的力道没任何改变,仍旧拖拽着她上楼,自顾自前行到主卧门口,一把踢开门,抓着她的手腕狠狠砸向床上。

林夏花终于反应过来,眼底带了防备,一把从床上爬起,警惕的看着他。

不怪她想多,只因为曾经不止一次,许以墨也对她用过不止一次这样的动作神情。

只是这次出乎意料,许以墨只是站在门口,唇角的弧度依旧是轻轻上扬,透着嘲讽,看着她的神色异常冰冷,只是冷冷的凝视了她片刻,转身去了窗台,动作利落的关窗,“咔哒”一声,将窗子反锁。

林夏花在一刹那间想明白了,再抬头,只看到他不急不缓往门口离开身影。

一时惊慌失措,她狼狈的上前,抓住了许以墨的衣角,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你不能关着我!”

许以墨微微弯腰,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颊,淡淡的开口笑,声音却冰冷:“林夏花,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你给我呆在这,哪都别想去!”

话音刚落,她就被甩开了手,紧接着门口传来“咔哒”的声音。

门也被反锁了!

林夏花勉强维持住情绪,扬声反驳:“许以墨!你凭什么关我!”

说的好听点,是关着,实际上,也就是软禁。

门那边没任何声响,她要的回答一句也没。

林夏花被反锁在房间中,剥夺了和外界联系的一切办法和能力,她唯一的联系,就是定时会有人送饭。

林夏花不愿意过这种被软禁的生活,却无可奈何,最后,选择了绝食来抗议。

她不知道,许以墨在将她反锁在家后,直接去了公司,连着在公司加班了两天,才回了许家。

许以墨认定,林夏花既然敢这样故意出丑,那也不会让她好过。

当他向女佣无意中问她的状况,却勃然大怒。

“绝食?绝食到现在?我要你们是干什么的,这件事怎么不早说!”

被训的女佣有些错愕,停顿下来,显然在组织语言。

都说许家夫人地位不高,闹绝食的时候她还在背地里和其他人嘲讽做作了很久,但现在,许以墨的反应,没有预料中的平淡。

女佣想来想去,还是减去了原打算中的刻意轻蔑,倒还算毕恭毕敬:“我们联系不上您,所以……”

许以墨脸色阴沉,眼眸深处晦暗不明,心底一瞬闪过各种念头。

绝食?她怎么敢!

“行了,我自己过去。”

恰逢晚餐时间点,他带了餐点上去,却在开门的时候听到一声沉闷的“咚”,宛若是重物落地。

许以墨心底划过一分不安,加快脚步,入眼却是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的林夏花。

倏然间,心脏里好像多了一种惊慌。

他镇定下来,抿紧唇,将餐点放在一边,毫不犹豫的拿过上面的糕点塞过去,递到她嘴边,带了点强迫意味。

“吃!”

熟悉的声音在耳侧响起,林夏花费力抬头看了一眼,重重垂下头,无力的倚着床边,缓缓摇头。

她现在,浑身都没有力气,绝食两天,几乎连水都没怎么喝,现在本就奄奄一息,但凡许以墨再晚来一天,她可能就在这个房间里终结这一生了。

许以墨当然看出她的身体状况,手中的糕点有些发抖,止不住的喂给她,却被她一别头仍旧拒绝了。

“林夏花!你吃不吃!”

“我让你吃!”

林夏花费力抬头,看着他,唇角稍稍扬起一抹弧度缓缓摇头,开口虚弱:“你不是想关我?很好随了你的意,不用浪费外界的一点东西。”

说这句话,她已经是大喘气,一字一顿,尽力做到咬字清晰。

“你以为我是为了你?我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孩子出事了,你也别想好过。”

林夏花笑了,笑的淡然:“反正我已经这样来了,再保孩子也保不住,一起上路也好,多个伴。”

“林夏花,你敢!”

林夏花豁的抬头,眼底多了几分闪烁:“我不敢,但这是你逼我的。”

许以墨一时语塞,手僵硬在空中,半晌,终于将手中的糕点无力的往旁边一丢,凉凉的语气带了点自嘲的意味:“好,我不逼你,我允许你出去,你现在就给我把东西吞下去!”

谁能想到,他最后竟然还是向一个女人先妥协了。

能不限制她出去,已经是争取到的最大地步了。

林夏花下意识的摸了摸腹部,终于撑着床沿边,小心翼翼的爬到桌柜边,端了里面的粥,伸手拿汤勺的时候,竟然意外的手抖,险些没拿稳摔了粥。

许以墨终于看不下去,伸手拿过,眼底压下了些凉意,帮她扶着粥,看她低头小心翼翼的模样,心里多了分不忍,却还是开口说。

“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有事。”

林夏花的手僵了片刻,唇边的苦笑泛起,略一点头,声音沙哑:“你放心。”

你放心,就算不用你来说,如果我没事,孩子就一定会被护好。

孩子对她来说,是最重要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偏激,她永远也不会拿孩子和自己一起冒险。

“林夏花,我虽然答应你了,但是!”“但是你今天不能出去,这几天在许家好好把身体养回来,等孩子平安无事后,再随便你。”

林夏花别过头,从一旁细小镜子里的倒影看清自己,一时语塞,脸色的苍白和眼瞳的暗淡,的确吓人。

林夏花没吭声,只是用汤勺小心的勺着粥,小口小口往下喝,情绪终于逐渐恢复下来。

连着两天绝食,她的胃受了不少的影响,缩了不少,现在也不能猛吃,喝了小半碗的粥就吃不下,在许以墨的威胁下,又含糊吞下了一些补品菜,被勒令到床上休息。

她听话躺在床上,仍旧心神不安。在亲眼看到许以墨将窗户开锁后,终于多了分安心,渐渐失去意识,沉沉睡去。

许以墨侧头,看到她安睡的模样,紧紧抿唇,心底的情绪却逐渐开始异常。

如果他再晚来一步,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管怎么样,他现在不能让她这样出事。

许以墨起身,烦躁的走向窗台,心里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情绪。

翌日,林夏花被许以墨推去了私人医院,在精细的检查下,医生几次嘱咐调节饮食注意营养后,不易激动,这种事不能有第二次等等之后,她才算是解除了软禁。

林夏花被迫留在许家两天时间,养好身体的胃和饮食均衡,直到面色稍微好些了,她才在第三天带上包和设计图,直接赶去了婚纱店。

先前两天她没来得及请假就消失不见,再出现的时候倒是让连然错愕了很久,才红着眼上来拍她。

“你去哪儿了?这件打电话给你都不接,你那天刚让我下午等你,我等了几天才等到的你啊!”

林夏花笑了笑,拍了拍连然的肩,带了点安抚的意味,缓缓开口:“那天,出了点意外,来不及和你说,就断了联系,现在没事了。”

连然想追问下去,却在她脸色之间权衡,还是放弃,转而起了别的话题。

“你那天找我,是想和我说什么事?”

“我设计了一套设计图,有我的署名。”林夏花从包里拿出记事本,抽出那张设计图平摊在桌上,眼底多了几分满意,徐徐开口,“小然,我不太清楚这些投到哪里可靠,我想请你帮忙,你在这一块涉及……”

“我在这一块涉及广泛。”连然接过话,手上已经拿过设计图,眼中多了一分热,开口,“你的设计图,真的,很有价值,如果随便投了一个地方,是可惜了。”

林夏花松了口气,眼底多了几分放心:“谢谢。”

“没事,我们就不用说什么谢了。”连然挥挥手,打量着设计图感慨,“我就知道,你肯定有这个天赋。”

这一次还真被连然说中了。

林夏花唇角稍稍泛起笑容,和连然扯到了家常,下午干脆留在婚纱店帮忙,等关门了,才慢悠悠的回了许家。

设计图终于有着落了,林夏花的心情高昂了许多,回去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到了许家,她推开门,才刚走到大厅,耳边赫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线。

“去哪儿了?”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朝夕相处三年,这个声线的每个情绪她几乎都能熟读于心,现在,这个声音情绪并不太好。

林夏花神情淡然,仍旧记着软禁她的事,语气冷淡:“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许以墨琢磨了一下这几个字,倏然笑了,眼眸中隐约透着危险,缓缓开口:“和我没关系?林夏花,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了?”

“我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嘀——”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要说出口的话,林夏花一顿,下意识拿出手机,视线一扫,屏幕上两个大字闪跃着。

“连然”

林夏花心里一紧,不详的预感逐渐蔓延,稍稍走开了几步,侧过身子接了电话。

“喂?”

“夏花!出事了!”

连然的语气有些惊慌,却又强行镇定下来。

林夏花呼吸一窒,紧紧抿唇,保持淡然,开口问:“怎么了?”

“我投了几家比较靠谱的,但是它们都拒收了,理由,都是你的设计稿被封了,不允许被投稿。”

林夏花一愣,脸色倏然有些苍白,刷的转头看向了许以墨,心底隐约猜到了什么。

许以墨脸上神情淡然,面不改色,看向她的眼中却多了几分嘲讽。

“林夏花,你只要好好做好许家夫人的身份就足够了。”

果然是他搞的鬼。

林夏花已经肯定,不由得气笑了:“许以墨,我做的这些事不会影响到许家颜面,你之前也反明明答应过我不会再插手?”

“我不插手的前提是不会有任何影响,林夏花,守好你的位置,几个月后,你就是想留也留不住。”许以墨的声音冷淡,带着十足的警告。

林夏花看了眼他,笑容有些悲凉。

她早就该知道,许以墨从来就不打算放过她。

在许以墨向她妥协放她自由的时候,她天真的信了。

从一开始,许以墨就从没对她好过。

“我知道了。”她声音倏然冷淡,眉眼中透着漠然和生疏,略一点头,距离被拉开。

许以墨微微皱眉,心底涌起些不悦,刚想开口说些站住,话语却卡在喉咙口。

让她站住后做什么?

他难得一瞬迷茫,一时语塞,错过这一个时间,林夏花的背影就消失在楼梯转角。

林夏花回了房间,顺着门滑坐在地上,握紧了手机。

手机上,连然刚才传来了讯息,大概是鼓励她的话,她现在无心去看。

本以为能靠设计图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现在看来,还没走出两步,就已经被堵死了。

林夏花抓紧了手,眼底划过不甘,脑中回荡的是许以墨漠然的声音。

‘你只要好好做好许家夫人的身份就足够了’

林夏花紧紧抿唇,深呼吸一口气,从包里翻来覆去,终于找回了一张名片,名片上熟悉的大字‘麦克利’在上面夺人目光。

林夏花眼底划过一瞬孤注一掷的决然,找到电话号码,终于拨过去了。

“喂?”

动漫关键词:在玉势上抹春药调教她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