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新婚人妻沦为民工玩物,往下边塞东西不能掉出来

2022-06-07 12:36:2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好,麦克利先生!”“你是,许以墨先生?”麦克利听出了这是谁,不急不缓的回应。许以墨应了一声,寒暄了几句,直入主题。“听说麦克利先生最近在找一些代

“你好,麦克利先生!”

“你是,许以墨先生?”麦克利听出了这是谁,不急不缓的回应。

许以墨应了一声,寒暄了几句,直入主题。

“听说麦克利先生最近在找一些代言人,还在愁找不到人?”

“林夏花小姐要来?”麦克利几乎迅速察觉到了他的真实用意。

许以墨微微皱眉,不悦一闪而过,只是很快收敛好,沉声否认:“不是她,我有别的人选推荐。”

下午的太阳看上去还有些烈,许以墨禁不住稍稍扯开衣领,心底逐渐浮起一两分烦躁。

“抱歉,许先生,如果不是林夏花小姐愿意答应合作,其余人,我暂时还没有考虑。”

意思很明白,林夏花答应一起去合作,他才会考虑一下。

说来说去,还是一个林夏花。

许以墨压抑住脾气,和麦克利先生客套几句挂了电话后,眼底深沉的情绪如墨水般逐渐晕开。

麻烦的是,麦克利的身份地位也是公认的实力才拼搏到现在,有了成就。

这件事还真不是他随便说说就能解决的。

但是偏偏,林豆蔻想要他合作的一席位置。

许以墨觉得头疼,伸手按紧太阳穴,缓缓旋转,稍稍放松后。唇角抿直,心底有了思量。

时间走的不慢,到了下班时间,林夏花依旧没纠结出一个决定,干脆就这样继续拖下去,暂时放弃了想法回家。

一到家她就察觉不对,也许今晚是出了什么事,总觉得许以墨意外的不对劲。

例如,对她和颜悦色,再严重点的,就是问些贴切的生活问题。

和以前视她为脏秽物品般的许以墨几乎判若两人。

但是偏偏,这份嘘寒问暖却让她有了动容。

她对他的感情,是真的!

“其实你可以不上班,我还能养得起你。”

她跟着许以墨身后到了餐桌边,听到这句话,心底还是忍不住一跳。

许以墨说这句话,虽然是风轻云淡,但却好像注入了几分感情,让她觉得温柔,却又似乎有几分虚假。

就像是一个编织完美的梦境,散发着罂栗一般的诱惑,诱惑她沉沦在谎言中。

林夏花没有戳穿这一份虚假,只是不轻不重的避开了,没留下一点错处,从善如流。

他没多在意她的态度,只是一颔首,亲自去给她盛了一碗汤,小心的端到她面前。

修长白皙的手在碗的边缘摩挲,将这一晚汤递到她面前,小心放下,语气也尽是温柔:“慢慢喝。”

林夏花用汤勺稍稍搅拌了一下,却意外看到里面还有核桃,她多看了几眼,一言不发,对汤一动没动,放下汤勺,似乎是问什么,却又硬生生吞咽下去了。

即使这次的温柔来的太突然,但她还是不想打破。

反正都是他构造的,为什么自己要去打破?

现在的气氛,是她嫁到许家这么多年后唯一的温馨。

等的时机差不多了,许以墨终于开口提出。

“你还记得麦克利先生和你提过的合作吗?”

林夏花握着筷子的手一顿,不详的预感逐渐浮上来。

“记得。”

怎么不记得,那时候的合作,就是他爽快的拒绝了。

许以墨声音低沉,逐渐在耳边响起:“你去试试。”

她一顿,一时间没回过神。

许以墨不急不缓的开口。

“麦克利先生挑人一向苛刻。”

她一言不发,紧紧盯着他,心底却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你和麦克利先生合作了,你姐姐也会一起去,既然你们是姐妹,稍微注意一下。”

一切的温柔在这时候被撕裂的干干净净,还是露出了一切。

果然。

脸上的神情有些绷不住,林夏花冷笑,眼中的失望清晰明白。

“你是想让我去答应和麦克利的合作?”

许以墨微微皱眉,对她眼中的失望觉得不舒服,但到底还是点一点头。

林夏花唇角的弧度开始上扬,温度却冷了不少,声音也多了几分冲动和恼怒:“许以墨,既然你知道让我去答应合作会帮到我姐姐,那你知道,我对核桃过敏吗?”

眼前的男人微微眯眼,低头看去。

她目光直接,不躲闪也不逃避,直直的对上他,眼中多了几分质问。

质问?许以墨微微皱眉,没想出有什么不对。

“你给我的汤里面,就有核桃。”

林夏花笑得悲凉:“你的温柔不是寻常人能承受的,我是不行了,你另找他人吧。”

只一句话,就足够让许以墨变了脸色。

他咬牙切齿,有些不耐:“林夏花,你最好别蹬鼻子上脸。”

“你还是和麦克利先生好好说吧,既然当初你帮我拒绝的那么干净,那现在自己和麦克利反悔也比较方便,我不拦你。”

她知道,就凭他的自傲,怎么可能放下自尊心?

几句话下来,她终于成功挑怒了许以墨。

许以墨微微眯眼,眼中多了几分危险,打量着她,倏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大力的一把将她拖到沙发边,伸手按住肩,直直的往沙发上压,随即整个人附身而上。

一切的发生来的都太突然,林夏花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身上多了一种压迫感,带着一种危险扑面而来。

身上的男人只是冷笑,伸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毫不留情。

林夏花慌了,慌乱中堪堪拦住他的手,嘶吼道:“你干什么!”

“干什么?”许以墨唇角的弧度透着冰凉,高高在上的语调是她熟悉了好几年的,“你不就是想让我碰你吗?”

他一把甩开她的手,伸手从衣领处大力的一拽,衬衫的一排扣子都被扯掉,零零落落的散在沙发上和地毯上。“许以墨,你住手!”

身下人的声音有些颤抖,连带着,死死握着他的手也开始轻颤。

许以墨微微皱眉,没有搭理,一把将衬衫撕开。

林夏花停止了挣扎,别过头一言不发,鼻子一酸,眼眶红了,一吸鼻子,眼中的泪就忍不住往下滑。

这就是她喜欢过的男人,只要林豆蔻的一句话,他怎么都能去为她做。

她缓缓闭眼,眼底划过一道悲凉。

压在身上的男人动作一顿,将一切尽收眼底,一时停了手上的动作。

她在哭?

许以墨心情莫名的烦躁,微微皱眉,看着她脸庞逐渐划过的泪,意外的多了几分不忍。

明明,他恨她,但又怎么会觉得不忍?

林夏花有些哽咽,声音悲凉:“许以墨,我在你眼里,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或者,连东西都不算?不然他为什么能利用自己又甩开那么果断。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对自己有什么情愫。

许以墨唇线笔直,心头思绪烦乱,却仍旧冷冷开口:“你觉得你还能是什么东西?”

一个顶着许家夫人名分的卑劣女人?

林夏花隐约猜到回答,唇角牵起苦笑,伸手盖住脸,挡住泪流不止的狼狈。

许以墨心底的烦躁愈发的扩大,心底却又掺杂了一丝于心不忍,最后终于一手甩开,直直向后退了几步,抿唇留下一句话:“你没有让我碰你的资格。”

他没去看林夏花的反应,甩手离开,只觉得心里似乎有一块地方堵塞着,闷闷的。

等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林夏花才深呼吸了几口气,拢了拢衬衫,小心翼翼的拉紧,抿紧唇,带着满身的狼狈回了房间。

她在主卧,许以墨去了别的房间。

林夏花换了睡衣,抱紧了膝盖坐在床上,有些茫然。

她当初,是为什么执着的留下,认定只要有了孩子,一切都会变好?

既然那些幻想破灭了,许以墨心里的人也回来了,她们和好如初,恩恩爱爱,那她该怎么办?

到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她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夜的噩梦。

噩梦里,许以墨抱着林豆蔻,向她宣布,自己的一切都要让出来,包括孩子。

那个孩子,不被允许生下来,即使她力争理据,生下孩子,一出生,那个孩子就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

林豆蔻在梦里笑的温柔,温柔中似乎又带着几把刀子,向她缓缓开口:“林夏花,就算是当年我自己离开,你也没本事抓住他的心,现在连孩子都保护不住。”

最后在眼前晃过的是孩子的惨淡面容,和他们满脸的不屑。

她早上猛然被惊醒,才发现已经是大汗淋漓。

林夏花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注视着自己的惨白脸色,花了近半个小时,心中反复安慰,谨记这是梦,终于平复心情。

她还谨记,她有身孕,不能情绪过激。

即使她知道,梦境里的一切太真实,许以墨那样恨她,林豆蔻同样说几句话就能占据一切。

只因为,在许以墨心里,许家的主母永远都是林豆蔻。

等她起来后,才知道许以墨早就出门了。

今天正好缝上连然的婚纱店休假,她干脆待在家里,在书桌前,抽出了纸笔,在纸上勾勒出一套衣裙的轮廓。

昨天连然在建议她学设计的时候,她就打算先画出一套设计图。在设想的时候,脑中有了灵感,就抓着现在勾勒出了大概的轮廓的,然后一点点细化。

她从上午,连着忙碌到了晚上,成功了大半,还剩下一两个视角没去画。

林夏花托着下巴,打量着作品很久,喃喃开口:“总感觉还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

她还没想出来少了什么,身后突然探出一只手,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眼底一掠而过,一把将稿纸拿过。

林夏花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朝后去看,赫然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一时间晃了神。

许以墨站在她身后,手上拿着她的设计稿纸打量了几眼,薄唇中吐出几个字眼。

“设计画稿?”

这些东西,即使不学设计,许以墨照样认得出来。

只是有些诧异,林夏花竟然还会画这些。

林夏花一言不发,保持着静默。

倒是许以墨瞥了她一眼,开口声音平缓:“我倒是不知道我夫人原来还有这种爱好。”

林夏花听着不太自在,只是略一点头,没多说话。

“你要画给谁?”

“自己随便画画。”

“随便画画?”许以墨眼中多了几分深沉,似乎是想到什么,徐徐开口,“你现在是许家夫人,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许家夫人这四个字就像是一个重担一样压在她身上,明明以前,根本没有提起过。

林夏花紧紧抿唇,开口:“我知道。”

许以墨冷笑,手一抬,拿着稿纸边侧,手微动,纸边出现一个微小的裂口。

他打算撕了!

“等一下,”林夏花心底有些发凉,想到什么,却还是勉强开口问,“画一个设计图纸,也不公开出面,不算丢了许家的脸。”

许以墨没有回话,只是睨了她一眼。

林夏花这才后知后觉。只要他说错了,那就是错了。

“你应该还记得昨晚我和你说过的事。”许以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

林夏花心里一寒,视线触及到他微动的手,忙开口阻止:“我记得。”

“如果你答应,以后这些事,我不管。”

林夏花紧紧看着他手中的设计稿纸,眼底不甘。

他竟然,拿设计来威胁她!

但偏偏,连反抗都做不到。

他说的出,做得到。

凭什么,林豆蔻想要的东西非要她来承担。

林夏花稍稍垂眼,挣扎了许久,眼眸深处逐渐涌上一阵无奈,还是垂下头,淡淡开口:“好。”

“你准备一下,我会带你去见麦克利。”

林夏花唇线笔直,视线始终在稿纸上,脸上逐渐显现疲惫。

许以墨微微皱眉,毫不留情将稿纸扔到桌子上,再多余的一句话也没留,转身离开。

稿纸重新回到她手边,失而复得,却没有任何的愉悦感。

林夏花望着稿纸发怔,心底的酸楚逐渐发酵蔓延,泛着淡淡的疼痛,唇角淡淡泛起一阵冷笑。

许以墨,你还不是为了林豆蔻!

她倏然间没了心情,草草将设计图暂时圆了一遍,把它放在抽屉里的记事本中,胡乱洗了一遍,转身去床上沉沉睡去。许以墨给了她一天的准备时间,她花来完成自己的设计图。最后,在许以墨的阴沉的脸色下,做了点护肤,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一早,她就被拉去了摄影棚。

当林夏花完好的站在麦克利面前时,他说不出的兴奋,上前打招呼。

“林夏花小姐,你好。”

“化妆师在隔间等,你要现在过去吗?”

麦克利直奔主题,迫不及待。

林夏花打过招呼,去了隔壁的房间。

林夏花离开了,留下许以墨和麦克利,麦克利才慢悠悠感慨。

“原来和林小姐还有合作的机会。”

“这都是看麦克利先生的意愿。”

“嗯。”他当然记得。

林豆蔻底子也不差,再加上有林夏花,他不亏。

林夏花换了衣服,站在镜子面前有些发怔。

也许是因为上一套精灵系列衣服的缘故,这次麦克利给她选的衣服偏近精灵那种风格。脸上化了精妆,头发也做了淡卷,一缕缕搭在肩边,看上去柔和不少,却又透着一贯的冷清。

看上去,和上次差不多,依旧是这张脸,这个神情。

这次过了,许以墨应该会很满意吧。

她抿唇,握紧手转身向外走。

推开门,走到麦克利身边略一点头,声音清越:“麦克利先生,我准备好了。”

麦克利侧头看,眼前一亮,打量了许久,眼中满意,指着一边开口:“你去那边的棚子里,要是动作不会的话,有动作指导在,放松展现最好的一面就行了。”

林夏花点点头,多余的一眼都没看许以墨,转身去了摄影棚,站在边上听动作指导来讲解动作。

她没注意到,许以墨的目光牢牢的盯在她身上,眼中的微妙逐渐上涨。

从动作指导那边价格全部动过铭记于心,到摄影棚中心,依着动作和嘱咐的神情,逐渐开始摆动作。

摄影由麦克利亲自上场,这足以见证麦克利对这一套片的重视。

麦克利找了几个角度,手指却在快门键开始犹豫,几次尝试后再放下相机时,脸上的喜悦悄然褪去,逐渐摆上严肃,眉毛微皱,看着场上的林夏花很久,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在场的一些人经验多,看到麦克利放下摄影机的那一刹那就知道,林夏花没戏了。

麦克利招招手,让林夏花过来,失却了先前的热情,全都转成严肃,连同在一边的许以墨一同说。

“林夏花小姐,你的状态不太好。”

这句话一出口,许以墨就看向了林夏花,唇线抿直,眼底开始暗沉。

麦克利照旧说下去:“你之前在现场,很独特,有独一无二的光芒,但是现在没了。”

“就像是为了金钱的交易才来的,我要的模特,就是要那种光芒,而不是单纯的看脸和身材。”

“林夏花小姐,我很高兴你过来合作,但是很遗憾。”

意思再明白不过,林夏花没有达到他的要求,合作失败。

现场一时寂静,许以墨反应最快,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他什么结果都想过了,就是没想到林夏花会不合格。

她不合格,就没有能和麦克利谈话的条件了,但如果现在还奢求一点机会,可能会引起麦克利的反感。

一时间,他难得有些犹豫。

最先开口的反而还是林夏花,她识相开口:

“麦克利先生,辛苦你了,这次很抱歉打扰你的时间。”

麦克利挥挥手,客气的回了一句:“等你重拾光芒的时候,我欢迎你来。”

这一句话虽然和之前差不多,却多了生疏,冷却了大半的热情。

一个人被否认,就很再回到之前的肯定。

谁都能看得出来,麦克利现在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许以墨脸色一变,迅速恢复一贯的淡漠,情绪已经冷静下来,依旧保持着他的风度和礼节,不急不缓的开口:“既然这样,那我先带她回去了。”

麦克利点头,客气的站起,和许以墨说了几句。

等林夏花换了衣服卸了妆出来,许以墨微微点头,维持着最后的风度带着林夏花出场。

走出会场,许以墨的脸色才赫然变了一个色。

回家的一路上,许以墨始终沉着脸,眼眸暗沉,一直到了许家。

林夏花却意外的有些轻松,身上的重担仿佛卸掉了一些。

她打算回房间,也不打什么招呼,直接往楼梯上走,却意外的被人一把拉住了手腕。

手腕被人紧紧箍住,生疼生疼的。

“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反问句,只是单纯的陈述这个事。

林夏花只觉得心脏处似乎闪过一阵针扎的疼痛,唇角泛起一抹苦笑,一把甩开手,却没成功。

“我故意的?我故意的对我有什么好处?”

“你就是不想让豆蔻有这个机会。”许以墨眼眸深沉,直直看着她,眼中的锐利几乎要扎破她的忍耐。

林夏花深呼吸一口气,唇角泛起冷笑,言辞尖锐:“许以墨,你别拿你的心态去衡量别人。如果我拍了那一套宣传片,我的好处不一定比林豆蔻低。”

许以墨一时哑口无言。

的确,如果她成功了,麦克利应该会将重心放在她身上。

“我尽力了,但是今天没通过,那怪不得我,麦克利说的光芒,我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掷地有声,言辞中坚持。

许以墨凉凉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不疾不徐的开口:“你会不明白?你当年能不顾一切抢你姐姐的位置,现在照样能牺牲一切压制豆蔻。”

“所以在你看来,我就是那样的人?”

“难道不是吗?”他反问。

林夏花笑的悲凉,开口已经多了几分挫败:“随便你吧,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反正,我说再多你也不会信。”

许以墨要说出口的话一时卡在喉咙口,半天没能说出口。

眼前,林夏花站定在楼梯口,直直的看过来,眼中情绪莫测,声音多了几分凉意。

“许以墨!”

动漫关键词:往下边塞东西不能掉出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