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误以为是老公全力配合 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

2022-06-07 12:35:5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一个金发蓝眸的男人朝这边走来,脸上是和善的笑容,冲许以墨客气。许以墨收起脸色,唇角笔直,冲来人点头致敬。这是这次服装秀请来的设计大师麦克利。麦克利一口地道的英语,流利的开

一个金发蓝眸的男人朝这边走来,脸上是和善的笑容,冲许以墨客气。

许以墨收起脸色,唇角笔直,冲来人点头致敬。

这是这次服装秀请来的设计大师麦克利。

麦克利一口地道的英语,流利的开口:“许先生,你好。”

许以墨稍稍扬起唇角,一个标准的公式化笑容,淡淡道:“麦克利先生,好久不见。”

麦克利咧嘴笑,开口还想再说点什么,被身边来的一个工作人员打断了话。

“麦克利先生!我们的模特临时出了问题!”

林夏花亲眼看着一句话让热情过度的笑容硬生生冷却下来。

麦克林一时错愕,脸色难看,反应迅速。

“有没有替补的?”

工作人员诚实回答:“没有。”

麦克利紧紧皱眉,眼中逐渐涌起焦虑。

许以墨突然开口:“麦克利先生,打扰一下。”

“你缺模特的话,我有一个推荐。”

听到“模特”这两个字,麦克利就转头按着他,眼中热。

许以墨把林豆蔻往前拉了拉,眼中轻微笑意。林豆蔻顺从的上前一步,扬起笑容。脸上是精致的妆,再配上脸上得体大方的笑容,愈发显得她娇俏动人。

林夏花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果然!

麦克利上下打量了几眼,多了几分心动和满意。

他衡量了很久,终于开口:“去试一下吧。”

林豆蔻笑的大方,点头道谢,眼中自信,和工作人员去后台换了衣服。

麦克利偶然张望一下更衣室,眼中隐约有些急促。

没多久,更衣室终于开门,里面的人缓缓走出来,一步步带着端庄大方。

精灵系列,大都讲究高傲,清纯,又要脱俗和一尘不染,其中,气质相符最为重要。

而眼前,林豆蔻唇角稍稍勾起笑,独特的气质尽显出来,长发披散在两侧,添了柔和,神韵中多了几分动人。

林夏花无意中看到许以墨满意的淡笑,视线顿了顿,迅速撇开。

麦克利打量了许久,眼中惋惜,却还是摇头。

“抱歉,这位小姐,你很美,但是不适合这一件衣服。”

气质不符合,没有精灵的出尘。

他虽然缺人,但要求却不会降下。

林豆蔻脸上笑容有一瞬的僵硬,眼底浮起质疑。

这可是出名的设计大师麦克利,一旦和他有了合作,自己的路会好走很多。

只一瞬间,就恢复常态,仍旧笑盈盈:“没关系,是我和它无缘。真遗憾,我很希望能和麦克利先生合作一次。”

麦克利笑了笑,开口:“如果有缘分的话,那会的。”

还是错失了一个机会!

林豆蔻不甘,最后的争取也没能成功。

她微微咬紧下唇,稍稍向旁边瞥了眼,正看到一身简陋的林夏花站在一旁冷淡看着。

自己被拒绝的场面怎么能让她看着!

林豆蔻开口:“麦克利先生,我还有一个人想推荐一下。”

“谁?”麦克利有些着急。

“是我妹妹。”林豆蔻朝身后看去,开口温和,“我觉得她应该可以。”

麦克利循着她的视线看去,看清了穿着打扮简单普通的林夏花,微微皱眉,没说话,上下打量了很久。

林夏花素颜对人,仍旧落落大方,眼中是一贯的淡漠。

察觉到麦克利的视线,淡淡的扫过一眼,略微一点头,以示尊重。

林豆蔻会好心推荐她?

“去试装吧。”麦克利一视同仁,却没察觉许以墨的脸色变了几分。

林豆蔻注意到了,换了衣服回来继续附着他,关心道:“以墨,怎么了?”

许以墨脸上神态恢复,语气稍稍柔和:“为什么推荐她?”

林豆蔻蹭了蹭他,唇角扬起一抹笑,却稍稍透着嘲讽:“她是我的妹妹,我不行,那她也许就行呢?”

“轮不到她。”男人语气生硬。

她怎么能都台上抛头露面,至少现在还顶着许家夫人的身份。

更何况,林豆蔻都没能成功,更别提她了。

林豆蔻轻拍了一下,眼底的笑意迅速划过:“你啊,不要对夏花那么大偏见,她很好的。”

男人冷哼一声,不再开口说话。

林豆蔻被淘汰下的心情逐渐好转,脸上笑容愈发的真心实意。

许以墨的交际圈太广泛,同来参加时装秀的一个商业界实力名人来找他搭话,他敷衍了几句,打发了他转头,却看到从更衣室附近徐徐走来一个人。

他一怔,微微眯眼仔细看去,却听到麦克利的惊呼。

“oh,mygod!”

他一顿,下意识抬头,想看清楚站在中央一身光芒的女人。

她稍稍抬头,面上依旧是素颜,柔顺的头发放下,分在两侧,愈发凸显的小脸娇俏,眼眸的淡漠却恰好的凸显出那一分高傲,轻轻转移视线,冷清显现出来,出尘不染的精灵活灵活现的出现在她们眼前。

这个人,是林夏花?

他从来都没想到,林夏花可以这么美!

麦克利抢先上前一步,手有些轻颤,上下打量了许久,一时没说话。

林豆蔻微微抿唇,心底乐观。

她刚出场,也不是这样?最后还不是被拒绝了。

“天呐,你就是我的女神!”

麦克利语气激动,眼底多了肯定。

林豆蔻脸上有些僵硬,依旧带笑,眼底的情绪却逐渐涌现,不甘,错愕,懊恼,悔恨,还有那一分,嫉妒。

她失策了!

竟然被林夏花抢了这个机会!

台上的林夏花,仿佛笼罩着光芒,初现她的矜傲和淡雅。

活生生的一个精灵诞生!

麦克利抢先上前,语气恭敬:“这位小姐,你愿意参加这次的走秀吗?拜托,请当做是帮我一个忙!”

话说到这里,林夏花也清楚。

麦克利的话无疑是卖给她一个人情。

她没回绝,只是好心提出问题:“我没有学过任何流程,如果一旦没走好台……”

“没关系,就是那么几步的事,我们后台的舞蹈老师也在,她会负责动作指导。”

林夏花一顿,答应了。

毕竟,这件事对她,粗略看去,百利而无一害。

“我亲爱的女神,我带你去熟悉流程吧!”麦克利语气恭敬,多了几分欣赏。

林夏花点点头,神情恭敬。

“等等!”

她停住脚步,回头看。

许以墨正看着她,眼中似乎有些复杂,但最后仍是略一点头,说了一句:“好好做。”

林夏花一顿,既没点头也没摇头,紧跟着麦克利去了后台做准备。

时间紧迫,林夏花匆忙的了解了走秀的过程,在工作人员的提醒和麦克利的鼓励目光中,深吸一口气,终于走上台。

依循着刚学会的步子走到舞台中央,按着记忆中的模样摆了两个pose,林夏花心中谨记着麦克利嘱咐的。

‘你只要记住,你是一个精灵,保持你的高傲和矜贵就可以了,它们很适合你。’

高傲?矜贵?

她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那些不是早就被许以墨消磨的一干二净了吗?

她眼中神情淡漠,在台上,第一次恢复了她的矜傲。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离的有些近的,她隐约能听到几句话。

“那是哪个模特?我怎么都不知道?”

“你看看能不能多拍点!这个模特我觉得以后可能会红!”

“那个人好仙啊!”

“……”

她面不改色,只顾走完自己的路,回身时依旧淡然从容。

精灵服饰的尾摆有些长了,她初次穿,还不太适应。

踩着高跟鞋,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绊,踩住了尾摆,在距离地面高一米多的台阶上,摇曳的衣裙舞动,仿佛失去重力的精灵,向下坠落。

林夏花慌忙抬手,试图侧过身子减轻疼痛,意料之外,竟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接住她的人手很稳,在确定她站稳后松了手。

她抬头,只看到站在一旁依旧淡漠的许以墨。

林夏花抿唇,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赶来的麦克利打断了微妙的气氛。

“林小姐!你表现的真是太好了!甚至比我原先定的模特还要好!”

林夏花微微颔首,语气恭敬:“能帮上您的忙就好。”

麦克利眼中闪过些别的,开口带了商量的语气:“不知道林小姐你有没有想法来签约?”

“可能是我说的太直白了。”麦克利想来想去有些不妥当,补上几句话,“我觉得你很有潜力,你愿意来签约吗?可以做我的专属模特。”

麦克利的专属模特,名誉和名声,以及实力,都不是随便说说的。

林夏花心下一犹豫,还没做出决定,耳边熟悉的低沉嗓音响起。

“她不签。”

“不签?”麦克利有些困惑,偏头看许以墨。

“麦克利先生,很抱歉,她是我的妻子,因为家庭的一些原因,不方便作为模特发展,请见谅。”话语听上去恭敬,神情却看不出任何的歉意。

麦克利转念想清楚,遗憾的点头。

林夏花在身边,一言未发,就听着这个男人给她定了方向。

她抬手试图想说什么,又放下了。

这个男人,喜欢听话的女人,她再清楚不过了。

在服装秀上继续简单的客套了几句,她转身去卸妆换了衣服,等她回来的时候,服装秀也开始散场。

贺非鹤唇角带笑,看着她眼中多了几分悸动。

这就是他一直都喜欢的女人,身上依旧有闪耀的光芒,只是……

他握紧了手,不甘从眼底闪过。

为什么就嫁给了许以墨!

心底千回百转后,面上仍旧保持的冷静,上前关切的问:“夏花,我送你回去吧!”

林夏花一顿,偏头往他这边看,几乎脱口想答应的时候,被另外一道冷然的声音打断。

“不行。”

林夏花对这个声音有些敏感,一回头,赫然看到许以墨站在面前,周身散着冷气,语气强硬。

“我只是送她回去。”贺非鹤脸色也有些难看。

“你送她?”许以墨尾声稍稍上扬,分明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却隐约让人感觉到丝丝危险。

身边男人的变化,女人是最敏感的。

许以墨话才说出口,林豆蔻隐约意识到了什么,朝他们这边多打量了几眼,看清许以墨有几个瞬间将视线放在林夏花身上,登时脸色有点难看。

她知道,这个时候的许以墨,要顺着。

越违背着来,他可能会对林夏花兴趣越大。

林豆蔻握紧手,眼底划过不甘,只是呼吸了几回合后终于冷静下来,缓缓吐了一口气,维持着一贯的笑容,圆场。

“以墨的意思是,他和夏花要回同一个地方,所以方便。如果你方便的话,不如送一下我?我还没人送呢!”

这一句话出口,她还盘算着许以墨开口反驳的话,她应该如何下台阶,却没想过,许以墨脸色稍稍缓和,但一言不发。

贺非鹤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微微皱眉,没接话。

林豆蔻余光扫了一眼,只看到许以墨一如既往的淡漠,再看林夏花,心底都了两份恨意。

如果今天在台上的是她,林夏花就不可能会引起许以墨的注意。

“不能送我吗?不能的话我还是自己走回去吧。”她脸上仍旧笑盈盈。

贺非鹤略微一点头,做足了客气的模样。

许以墨还是带走了林夏花,看她安静的跟着自己到了门口。远远看着一辆劳斯莱斯停在门口,开了后门,秉着一贯的绅士风度让她先进去。

林夏花微微一顿,还是进去了。

她挨着车门,很近,仿佛是在刻意远离许以墨。

倒是许以墨,淡淡的看着前面,忽略了司机,缓缓开口:“在台上呆的还不错,看来是找到能用的地方了。”

她的确给了他一个惊喜,惊艳了他的眼。

现在看去,眉眼中的淡然也掺杂了漠然。

林夏花稍稍弯了唇角,带着点嘲讽,缓缓开口:“我有没有用,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带满火星味。

她倒是觉得,许以墨这句话,听上去像是嘲讽。

“林夏花,你最好缓缓你的情绪,不是谁都和麦克利一样缺一个模特。”许以墨微微皱眉,却意外比以往多了几分耐心。

“我一直都这样。”林夏花说完这句话,想起在场上他对林豆蔻的肯定,唇角微微下撇,“你如果不满,可以不看。”

许以墨微微皱眉,淡淡开口:“你还是许家夫人。”

许家夫人,许家夫人!

如果没有这个名头,她根本不会被他多看一眼。

林夏花笑的悲凉,凉凉开口:“既然你只是……”

话音未落,手腕倏然传来一阵力道,她被狠狠拉入怀中,被迫抬起下巴,唇上倏然覆上一阵温热。

直到许以墨松开手放开她的身后,她都没能回过神。

刚才,是许以墨,吻了她吗?

事情来的太突然,林夏花措手不及,心脏却不争气的在急促跳动。

等她终于回过神,就听到耳边传来的熟悉声音,带着低沉和略微的沙哑,缓缓吐露一个字。

“吵!”

刚才的气氛崩塌瓦解,只剩下一些微妙在其中发酵。

林夏花没说话,别过头,眼底的情绪却复杂了几分,心底的情绪却按捺住了。

她猜不透许以墨的心思。

许以墨再没有其他动作,这一个吻也没改变任何东西,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她仍旧一如既往的生活。

即使身上顶着许家夫人的身份,但她依旧做不到单单坐在许家不劳而获,如果是急需用钱,对着许以墨,她也开不了口,好在连然请她去婚纱店。

林夏花算准时间去上班,到了地方就安安静静,恪守本分。

婚纱店的门是自动门,林夏花只需要住在门口附近,等着客人来。

自动门一开,就会有小型的铃响,能准确的提醒她。

林夏花坐在台前,打量着前面的婚纱有些发怔,被耳边的一阵铃响传的回过神来。

她一抬头,入眼看到一个女人急急忙忙的进来,直接往前台方向来。

女人瘦瘦高高的,有些雷厉风行的感觉。

她还来不及说上一句欢迎光临,就被那个女人抢先开口。

“你们这里前四天预定的婚纱可以拿了吗?”

“可以,请问您的名字是?”

办完手续,林夏花在前面领路去拿婚纱。

她打开柜门,才拿出来一点,顾客就抢过了,她速度太快,林夏花还没能拿出来婚纱全部,她已经扯出来了。

这么匆忙,林夏花几乎以为她是在赶着去结婚现场。

尽管动作小心翼翼,林夏花还是隐约听到一阵微弱的声音。

“刺——”

婚纱拿出来了,那人才冷静下来,拿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平静下来。

“这件婚纱我今天拿走。”那个女人开口,“做一遍最后的检查我就提前带走了。”

“好的。”林夏花点头,语气恭敬,伸手接过婚纱,逐步检查过去。

果然,在裙摆处,有一个小口子,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

没等她开口,那名客户已经眼尖的看到了。

“这里怎么多了个口子?”

她好心提醒:“可能是刚才拿的太着急了。”

客户抬头直接问:“现在能补好吗?”

林夏花望着婚纱裙摆处,略一思索,和客人说了几句,直接去了前天,拿了备用的针线,当着顾客的面征得修补的同意,才在婚纱上开始穿针引线。

如果是将婚纱重新修补,到看不出破损的那种程度,根本来不及,现在已经下午了,修补好最快也要明天上午。正巧她会一点针线活,补到看不出明显的瑕疵,她还是有这个自信的。

顾客看着她动作娴熟,却还是微微皱眉,仍旧不放心。

直到她亲眼看着林夏花飞快的补好这个瑕疵,为了更好的掩盖,在上面秀了个花朵形状,看上去仿佛和原来没什么差异,眼底才划过一抹惊艳和感慨,感慨民间出高手。

“你的针线活很不错啊。”顾客忍不住上前说一句。

林夏花略一点头,唇角洋溢着浅笑:“谢谢夸奖。”

“手艺不错啊,花也放的好看,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个手艺。”

林夏花下意识抬头向后看,入眼是略显熟悉的脸。

是连然。

唇角的淡笑扬起,她淡淡开口:“这是小事,又不用特意说出来。”

“诶,”连然应了一声,建议带了几分玩笑和认真,“你要是去专业学设计,应该会不错。”

林夏花收了手上的这根线,唇上一贯的淡笑,缓缓开口说:“也许吧。”

去学设计?

她想起之前麦克利,碍于许以墨的原因,背地里给了她一张名片,上面的联系方式写的清清楚楚。

她还记得麦克利向她发出的邀请。

“我希望我们还有机会能合作!”

麦克利的设计,是众多人认同的。

她动摇了。

说实话,她更向往设计这一行业。

连然的话点到为止,夸了几句后确认婚纱的流程,,看着这门交易成功。

林夏花收拾了全部的东西,继续坐在位置上等客人。

只是她下意识的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包,在小包里翻来覆去,终于找到那张名片。

名片封面设计很简单,色彩搭配也清新,上面金色的大字显摆着。

‘麦克利xxxxx’

她双手紧紧捏着名片,略一犹豫,还是暂时放回了包里。

林夏花不清楚犹豫的真正原因,更不知道,她犹豫的东西,多的是人惦记着,其中就有她的姐姐。

林豆蔻依旧和许以墨保持联系,只是最近开始感慨起来,麦克利的成绩和钦佩。

“如果愿意和麦克利先生合作,哪怕是随便一个代言,我都觉得心满意足了。”林豆蔻说的卑微,“麦克利先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可惜我排不上,连合作都没有可能吧!”

许以墨微微皱眉,只是转瞬即逝。

他面部表情控制的很好,安慰了林豆蔻,没给出任何承诺。

依着直觉,林豆蔻是想通过他来走一条捷径。但林豆蔻以前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人?

林豆蔻有所察觉,苦笑一声,徐徐开口,话语中带了些伤感:“不过我也就是说一说,你别当真,那天我都没能入麦克利先生的眼,反而夏花更好,更别说是现在了,可能是我真的比不上夏花。”

“别乱想,你比她好很多。”

安慰没什么用,林豆蔻始终闷闷不乐。

“她可以的,你照样也可以。”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悦耳。

许以墨眼中划过一道暗光,转身拨了个电话。

林夏花那个女人都可以,为什么林豆蔻不行?

“喂?”

动漫关键词: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