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把笔夹好了不许掉下来了作文,女同学小粉嫩夹住好舒服视频

2022-06-07 12:35:2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翌日,试镜片场。大型的片场中有几十来个试镜的女人,她们的打扮或清纯或妖艳,或平常或高档,总之是用尽一切机会去吸引导演的视线。但当林豆蔻和许以墨一入场时,众人皆闪瞎了双眼。

翌日,试镜片场。

大型的片场中有几十来个试镜的女人,她们的打扮或清纯或妖艳,或平常或高档,总之是用尽一切机会去吸引导演的视线。

但当林豆蔻和许以墨一入场时,众人皆闪瞎了双眼。

林豆蔻身着一身银色的长裙,脚上踩着一双白色的尖头高跟鞋,后背V领的设计让她的白皙肌肤更加细腻光泽。

最让人震惊的不是她的打扮,而且她身边的男人。

那可是许以墨啊,她何德何能站在许以墨的身边,所以当场就有人低语了起来。

导演几乎是跑着过来的,额头上冒出了大量的汗,动作激动又急促,他实在不明白今日怎么会有这个大人物前来?

“许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他战战兢兢的问,生怕一句话说得不对得罪了男人。

“导演你不用紧张,不是以墨找你,是我,我想试镜这个角色。”林豆蔻露出得体的微笑来,那唇角却忍不住上扬着。

周围的人都在议论她的身份以及她身上不菲的装扮,林豆蔻的腰杆都挺了几分,下颚高高的扬起,似与这个地方有些格格不入的模样。

导演听到她的话,抬眸打量了她一眼,心中却很惊异,她到底是谁?但无论她是谁,她最强最硬的背景是他死多少次也得罪不起的!

林豆蔻一路都是微笑,让人丝毫挑不出她的错误来,更因为她身边的男人而多了许多欣羡的目光,同时也夹杂了嫉妒和不甘。

“好,那你们两位稍等,我让人把剧本送过来。”说完转身而去,他背过去擦了擦汗,一路小跑,期间还明显的踉跄了下。

他虽不是什么大导演,但近年来因为几部热剧的播出,他的知名度也蹭蹭蹭的上升了不少,就在去年,还得了一次最佳导演奖。

而因此,这次的角色试镜的人也比往常多了许多。

两人被请到一旁的沙发上休息,周围的人非但没有消散还多了不少,他们仿若一对金童玉女一样格外引人关注。

可众人都知道,许以墨结婚了,所以他们的关注点大多数都在林豆蔻身上。

一只手状似无意的伸入男人的臂弯,林豆蔻轻轻柔柔的笑着,她侧目看了看身旁的男人,一路而来,她没有听见他说半句话。

抬眸只见男人黑沉着脸色,紧拧的眉头表明了他的不悦。

心中咯噔一声,林豆蔻的笑容收敛了几分,直至她挤出一抹难看的微笑,“以墨,你是不是因为我入演艺圈不开心,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可以放弃,我不想让你不开心。”

男人似乎没把这番话听进去,视线停在某一处。

林豆蔻笑容更加委屈,小心翼翼的开口,“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走吧,我告诉导演不用拿剧本过来了。”

她刚要走,男人才低沉开口,声音如雷震耳,“林夏花以前也是这样伶牙俐齿的?”

这句话与她刚才说的丝毫挂不上钩,林豆蔻心中震惊的同时也在嫉妒着,无名火冒得十分旺盛。

可也只能维持着脸上的表情,装出一副无知的模样,“夏花的口才确实很不错呢,有时候就连妈都说不过她,但有时候,她的话真的很伤我这个做姐姐的心。”

她微微笑了笑,说到最后,黯然神伤起来。

男人冷哼一声,反讽道,“也就只有她才这么本事!”

他咬牙切齿,脑中出现一张女人清纯的脸,心下的火愈加燃烧,就连他也没有察觉到,他对林夏花的厌恶中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意味。

话音刚落,导演就把剧本递上来了,虽然话不多,但很考验演技。

林豆蔻随着导演进入了试镜区,半晌才出来,脸上挂着羞涩的笑。

导演却是满面愁容,他踌躇的看了一眼男人才缓缓开口,“林小姐的形象很符合剧本的角色,演技也……我相信假以时日林小姐的演技一定可以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闻言,林豆蔻满意的勾勾唇,心中得意洋洋,她就知道,像她这么优秀的女人对于一个小小的角色来说还不是信手拈来。

她挽上男人的臂弯,撒娇似的道,“以墨,陪我回家吃个饭吧,我妈很久都没有见到我了,我也想她了。”

男人轻轻“嗯”了一声,没什么表情。

送走两人后,导演喘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才那番话,真希望林小姐能悟出点东西来。

迈巴赫行驶在路上,很快就到达了林家。

按了门铃,开门后,林母微笑的看着两人,从他们手中拿过礼物盒,笑着说道,“我之前就说过,回家就回家,还带什么礼物啊,这不是跟我这个妈见外了吗?”

对上林母热忱的表情,许以墨也只是点了一个头,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妈,我今天特地让以墨陪我回来,就是为了一起吃个饭,咱们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面了吧?”林豆蔻笑了笑,眉眼的笑意更加遮不住。

两人刚进门,就对上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睛,他们都愣了愣。

林豆蔻脸上的微笑僵了几分,许久才笑着说,“夏花也回来了啊,那正好,我们一家人就凑齐了。”

她偏头去看男人问,“以墨,你说是吗?”

男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视线自面前女人身上冷冷扫过扫过,眼神无意中对上林夏花的眼睛。

他们俨然像一对回门的新婚夫妻,林夏花心中酸楚痛苦,眼睛里流露出来的苦涩和无助再也遮不住。

许以墨皱眉看了看她,扯了扯薄唇,微微勾出几分讽刺的弧度。

还真是巧,情人挽着丈夫的手回家撞上正牌妻子,她还是那么淡定自若。

“是啊,真巧,没想到你们也回来了。”

林夏花定神看了看,最终还是难忍心痛的移开了眸子,放在身侧的手倏然握紧。

“你这说的什么话,怎么?就许你回来,还不许你姐姐回来了是吗?”林母话锋一转,锐利的语气问她。

林夏花也只是苦涩的扯了扯唇角。

就这么一秒,男人的心蓦然一沉,心头忽而涌出众多说不出的情绪。

像是想要伸手抓住什么东西,但它已经随风消散了。

在那一刻里,他竟然莫名的读懂了林夏花眼中的黯然。“妈,你说什么呢?夏花不可能这么想的,好了,我去把菜端出来,我们开饭吧!”林豆蔻挽住林母的臂弯,笑了笑撒娇的语气说道。

林母似被劝说住了一般,摇着头无奈的笑着说,“你啊你,都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还跟我为她求情。”

说到最后,又不争气的刮了刮她的鼻子。

林夏花看见这一幕心中有些莫名的滋味,这两人一唱一和,将她置于尴尬的处境。

而且她们分明就是故意的,林夏花侧眸去看了看男人,他倒是没什么表情,只是两人四目相对之时,她竟然发现男人的目光有些热和不明。

她从小没有享受过母爱,林母来到林家虽然明面上对她的关心也不会少,但她并没有从林母身上感受到母亲的感觉,反而与她有些疏离,到如今,林父去世后,她们之间的感情单薄得和陌生人相差无几。

“还不过来端菜,真的想让你姐姐和以墨饿着吗?”林母略微怒色,忍不住剜了她一眼,跟个木头一样,和她妈妈一样蠢。

林夏花目光深深地钉在林母身上,林母感觉到浑身不畅快的时候正要开口责骂,她又移开了目光,无声无息的进了厨房。

她不说,并不代表她没有脾气,林夏花深深的明白,她只是看在一家人的份上,更是看在林父的份上,才忍住了不悦的情绪。

饭菜上桌,许以墨扫了她一眼,温润的脸上苍白了许多,紧抿着的粉唇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的很是诱人。

林豆蔻注意到他的目光,心下惊慌了些,用眼神示意着林母该进行下一步了。

这一顿饭本就相当于鸿门宴,既然林夏花这么愚蠢,她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林夏花拿着碗正要盛饭,一个颇为尖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夏花,去把厨房那瓶酒拿过来,就在碗橱最上面。”

话落,她又突然笑着问另一个人,有些讨好的意味,“以墨啊,那瓶酒是豆蔻她爸生前最宝贵的,现在他不在了,我也不喝酒,那瓶酒我放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如就喝几口吧。”

她还没说完,林夏花就盛好了饭,重重的把碗放在桌上,淡淡的道,“我怀了身孕。”

那瓶酒放置的位置她也知道,她需要踩着凳子才能拿到,她如今怀了身孕,不可能用孩子去冒险。

“怀孕了又怎么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想当年我怀着你姐姐的时候,也还是一样做菜洗衣服。”林母脸上的表情都难看了几分,这死丫头,拿着怀孕这个借口想要威胁她,殊不知她就是因为林夏花怀孕才让她去拿酒的。

“妈,你别为难夏花了……”

见事态发展成这样,林豆蔻不得不站出来拉了拉林母的袖子,提醒她别说下去了。

“夏花你也是,你也不是不知道妈的脾气,别再惹妈生气了。”林豆蔻去拉林夏花的手。

空气一瞬间凝滞,林夏花躲开,双唇染了一丝笑意,“既然如此,那不如姐姐帮我去拿好了,这样妈也能消消气。”

话音刚落,两个女人的脸色都变了,那凳子,她们做了手脚……

“不用麻烦了,我等会要开车,不喝酒。”

许以墨皱眉,不愿再让这一幕继续发展下去,指节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似有些不悦。

“既然如此,我们快坐下来吃饭吧,菜都凉了,别辜负了妈的一片苦心。”林豆蔻忙出来打圆场面。

林母暗暗不满的白了林夏花一脸,这才坐下来,重新挂上了笑容。

这下林夏花再单纯也明白了,这个饭局并不简单。

至于目的,她想她很快就清楚了。

桌面又重新恢复了平静,林母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许以墨聊天,而男人也只是“嗯”的几声,并没有多大反应。

“豆蔻,还不夹菜给以墨,他累了一早上了,吃多点补一补才好。”林母微笑的看着两人,越看越满意,自己女儿和这个优秀的男人才应该是一对的。

闻言,林豆蔻娇羞的偷偷看了一眼男人。

看着这一幕,林夏花心中并不是没有感觉,只是她此刻明白,即使自己再不满也不能阻止这一切,所以她也只是无声的夹菜,默默的吃着。

她的心情正好说明了两人策划这个饭局的目的,怀着孕,被这么一刺激,再坚强的女人也会心里不舒服。

见她这幅样子,男人眉心一紧,看着她淡定的吃饭,他只觉得心烦气躁,口中的食物也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直到碗里空了一半,林夏花才放下筷子,正要离开之际,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在众人凝望之时,她只能顶着压力接起来。

“夏花,晚上有空吗?我有两张服装秀的入场券,不如陪我去看看?”电话那头是一个磁性的男声,低沉好听的声音犹如大提琴般缓缓流转在耳边。

“我……”林夏花为难的开口,他们不过是两个不生不熟的人,再加上他对自己有那种想法,她必须让他的想法扼杀在摇篮之中。

正要拒绝,许以墨已经不满的重重扔下了筷子,冷声道,“林夏花你别忘了你是林太太,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现在竟然这么不守妇道,还想要去跟其他男人鬼混!”

话很难听,林夏花也成功的黑了脸,握着手机,蓦然收紧。

“你能把情人带回家,就不许我出去鬼混?你面子真大,请恕我不从。”

她讥讽回去,下一刻,对着话筒缓缓道,“我晚上有空……”

男人浑身阴沉沉,浓眉皱起,冷眼看着她的动作,从鼻腔里哼出一声。

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嘴角危险的翘起,他早就警告或贺非鹤,让他不要纠缠林夏花,既然他如此不识趣,就别怪他手下无情!

气氛,突然之间变得僵冷。

一股来自男人的强烈的压迫感让林夏花觉得呼吸困难,心中也气了几分,口中苦涩。

收回手机,她淡漠的抿唇,从桌上起来,转身而去。

桌上的两个女人对这个结果无疑是满意的,两人无声的交换了眼神,都从双方的眼中看到了笑意和得意。

只是,林豆蔻忽然从男人的眼中察觉到了一丝不明的情绪,她突然有种不安感。林夏花回去换了身衣服。

一件稍微宽松的上衣和紧身牛仔裤,脚上是白色帆布鞋,素颜朝天,一身干净利落。

她转身去开门,手搭上门把上,却怎么都转不开。

她被反锁在屋里了!

动作利落的把包整个翻过来,她匆忙找到手机,找到许以墨的电话号码拨过去。

“是不是你干的?”心底有种烦躁逐渐在上涨,她只觉得气闷。

许以墨的声音低沉,富含磁性,从电话那头逐渐蔓延开:“是我,那又怎么样?”

“许以墨!你别太过分!”她脑中的神经紧紧绷起,握紧了手,指甲嵌入掌心,泛着丝丝疼痛。

“我过分?”许以墨轻笑,“你没这个资格。”

林夏花的声音拔高,紧握的手愈发的用力,咬牙,“你凭什么限制我!”

“凭你是我的合法妻子,一天没离婚,你就必须受限。”

他的声音骤然变冷,添了几分压迫。

林夏花冷笑一声:“我这辈子都不会签字的。”

她挂了电话,咬牙切齿,发泄一般的将手机砸向对面的橱窗,眼底多了些歇斯底里。

听到它“啪”的落地声,终于恢复了些理智。

既然他不同意,那她还就去定了!

林夏花冷静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的大开的窗户眼睛一亮,走近了才想起这里二层楼高。

她往下望了望,不远处就是一棵树,树的枝丫有些或粗或细蔓延到了这里。

林夏花紧紧锁眉,向外探了探身子,打量着高度,终于迈出窗户,踩在细长的横栏上,向空旷的地方缓慢移动。

锁就锁吧,她还能爬窗。

二层楼不算太高,起初还顺利,最后离地面还有两米多高时,不小心一个脚滑,狠狠摔在地上。

林夏花吃痛,手腕险些擦伤,白色的上衣多了几出泥印,柔顺的长发中还夹杂了几片摔过树杈边的叶子。她咬牙站起,不能在这里多逗留,现在算是偷跑出来的,如果被许以墨看到,估计再被关回去,就连窗户也一并锁了。

林夏花回头望了一眼许家,咬紧下唇离开了。

等林夏花一身狼狈匆忙到服装秀的会场,打量四周,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的贺非鹤。

会场边上,挺拔的身姿和俊朗的面庞格外引人注意。他脸上写满了着急,时不时朝门口张望着。

贺非鹤看到她那一瞬,眼里亮了亮,大步走来,关切:“怎么了?是不是路上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林夏花摆摆手,语气平淡,随手抓了两下头发,勉强正了正,才开口,“我没迟到吧?”

“没有。”贺非鹤伸手,想拉住她,“那走吧,正好我们一起去会场。”

她躲开了贺非鹤伸来的手,开口:“我不太和别人接触。”

贺非鹤点头,眼底的失落一闪而过,还是扬起温和的笑容圆场。带着林夏花往会场的入口方向走去。

她往会场里走,余光仿佛突然扫到了什么,明显一怔后迅速看去,眼中倏然多了几分诧异。

那个人,好像是许以墨!

原本她因为看错了,揉一揉眼,又看清高大身影旁边那娇小依人的身形,心下了然。

她唇角淡淡牵起一抹弧度,满是嘲讽。

看看,这就是她的丈夫,不让她出门,原来是自己带了女人。

她还没收回视线,许以墨就看过来了。只一眼,她就能确定他看到她了。

许以墨一怔,沉了脸,刹那间眼底掀起一片波澜,眸光直直的朝她这边看来,危险的讯息蔓延。

林夏花微微皱眉,心底冷笑。

他生气?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没一会儿,他身旁的女人也转过身。

林豆蔻!

林豆蔻身上是淡粉色的长裙,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张脸蛋愈发的娇媚,格外的动人。

看到她,一怔后迅速扬起笑容[矛盾点,男主和女配的亲昵,女配的出色,林夏花的心情],拉着许以墨过来打招呼。

“夏花,你也来了,好巧。”林豆蔻挽着许以墨的手,和他姿态亲密,仿佛在宣告占有权一般,继续开口,“没想到我们约的是同一场,那没准到时候我们还能坐在一起呢。”

林夏花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许以墨定定的在她和贺非鹤之间打量了几眼,眼中传来几分警告的意味,唇角稍稍扬起弧度,透着嘲讽,开口毫不留情。

“来的还真准时。”

林夏花冷笑:“至少,我明白最基本的守约,也不在背后做什么小动作。”

“守约?”许以墨沉了脸,发狠的咀嚼着这两个字,视线依紧紧锁着她,眼中的危险不言而喻。

“守约的前提下还不如学学尊重,穿成这样也是你对邀请者的尊重?”

她一顿,反驳的话堵在喉咙口,呛的她有些生疼。

的确,她一身普通装束,身上的衣服还多了擦不去的泥痕,脸上也没有任何精妆,与他带来的林豆蔻天壤地别。

林豆蔻一举一动中都携着气质,千娇百媚又带上几分端庄大气,两个人站在一起格外的登对。

贺非鹤神色一变,眼眸暗沉下来,稍稍向前一步护着她,开口反驳:“表哥,她是我请来的,指教的话还是改天吧。”

“表弟,这是我的事。”许以墨眼底的不悦清晰,不耐烦的开口。

“表弟”这两个字压得格外重,似乎是在提醒着什么。

“今天夏花是我请来的朋友。”贺非鹤丝毫不见退缩。

许以墨微微眯眼,眼中的危险气息逐渐扩散。

眼中手边林豆蔻察觉不对,轻轻拉了拉他:“算了,以墨,别在这里。”

这次难得许以墨没有将注意力放在林豆蔻身上,冷冷的瞥了她们一眼,眼眸中的温度降至零点,周身裹着冷气。

林夏花和许以墨生活了那么长时间,欢喜的和温柔的模样没见过,暴怒和嫌恶倒是不少。

他这个样子,显然就是暴怒的前兆。她不怀疑,如果这时候多说一句,一定会激怒他。

脑中在拼命思索着怎么离开,她还没想出来,就听到一阵爽朗的声音传来,一连串流利的英文朝着他们这边砸来。

“许先生,你来了!”

动漫关键词:把笔夹好了不许掉下来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